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八章 混沌來襲  
   
第二十八章 混沌來襲

J市的龍源湖樂園位于塔南路和豐收路的交彙處,以其占地極廣、游樂項目最多而著稱的城市樂園,同時也是J市三大休閑旅游代表景觀之一。 可這平時人頭攢動的城市樂園,現在不僅沒看到一個游人,而且在樂園的雕塑廣場方向,更傳來了隱隱的槍聲。 樂園這河南省面積最大的雕塑廣場上,這平時供人游玩觀看的眾多雕塑邊,卻游蕩著數不清的白色半透明的影子,它們沒有意識,形態男女老少皆不相同,但無一例外的是,它們都兩眼發直,白而透明的身影只是在廣場上徘徊著,有時穿過雕塑,有時卻靜止不動,雖則沒有明顯的攻擊行為,卻讓廣場邊緣的警員看得頭皮發麻。 這一隊十二名警員是在市區巡邏時,接到報告,得知龍源湖樂園出現了異常情況,等他們趕到此處時,便發現了這麼一大群半透明的影子,或者可以稱它們為鬼。 這些鬼魂看似無害,但有一個警員不小心被鬼魂穿體而過,那名警員當場便倒在地上,然後其它人便看到倒地的警員身體上浮起一道白色的影子,白影扭曲,漸漸成型後便形成該名警員的形象,最終,成為了鬼魂一份子的警員也加入了鬼魂的行列,沒有意識地在廣場上徘徊著。 見此狀況,警員中數人拔槍朝這些鬼魂射擊,但子彈一射中它們,鬼魂便會爆為粉末,但過不了多久,卻會重新凝聚成型,就在警員為這些鬼魂頭痛的時候,廣場中突然又響起了猿啼之聲,但這城市樂園可不是動物園,卻又哪來的猴子。 猿啼之聲由遠及近,眾人只覺眼前一花,那眾多的雕塑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十幾頭不知道什麼種類的猿猴,它們的臉長滿了白毛,但四肢卻是朱紅之色,這些猿猴比普通的猴子體型要大上許多,它們人立而起時,都差不多有半人高了。 警員對這些突然出現的猴子還末作出判斷,這些猿猴卻開始攻擊起在場的人類,它們的行動相當迅捷,在移動的時候,它們只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在眾人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它們業已近身,然後揚起黑而幽亮的利爪便朝著眾人招呼。 猿猴的爪子鋒利得很,往身上一抓,“嘩啦”一聲便會給它們拉下一大片衣物,由于是夏天,警員身上也就一件夏季的警服,單薄的衣服經不起這些白面猴的輕輕一帶,基本上衣服拉開幾道口子的同時,人的身上也同時見紅,甚至有的人被抓到了沒有衣物的手臂等處,馬上便被拉下了幾絲皮肉。 于是,警員把目標全都鎖定到這些行動迅速,而又富有攻擊性的怪猴身上。 但這些猴子的行動實在快得嚇人,而且它們近身搏斗竟然也攻守有道,警員不敢在這種距離下開槍,怕射傷了自己人,但隨身攜帶的警棍卻拿這些猴子一點辦法也沒有,于是他們也只能向總部求援。 警察局長安培馬上命令他們撤退,但這說得容易,做起來可一點也不簡單,警員一邊向樂園的大門方向撤,但白面猴卻怪叫著跟在他們的身後,還沒等撤到大門,有一名警員被怪猴抓得傷痕累累,全身冒血,最後更被兩只猴子撲倒,這警員才剛倒地,其它猴子便一擁而上,利爪紛飛中,衣物和血肉紛紛飛上了半空,警員發出讓人心寒的叫聲,其它人連忙對著猴群開槍,碰巧射中了其中幾只,但其它的猴子卻迅速地躲開,猴子散開後,眾人看到那名警員已經活活被抓死,而散開的怪猴卻不逃開,而是圍著圈在旁邊轉悠,其中幾只更把爪中殘留的人類血肉送至嘴邊舔嘗,雙眼中射出凶殘至極的光芒。 就在這些怪猴再度發動攻擊之際,十幾顆紫紅兩色交纏的火球漫天落下,這些猴子似是對火球相當顧忌,怪叫著連連退後,但還不等它們退遠,數道巨大的雷電便從天而降落在了猴群中,大半的猴子逃之不及,便被雷電擊成了焦死,剩下的幾頭怪猴相繼逃跑,卻為銜尾而至的幾發火球擊中,頓時全身燃起了烈焰,吱吱慘叫著,一只只凶劣的猴子終于倒地不動。 看著一地的猴尸,警員猶在夢中,後方傳來了腳步聲,一對男女在一名警員的引領下朝這邊走來。 我們接到安培的報告後,便驅車往出現了鬼魂和妖獸的地點趕來,總算還來得及時,在我和小夏的配合下,幾個照面便把這群類猴的妖獸擊殺精光。 那名帶我們來這的警員上前和其它人說明了我們的身份,不多時,一位似乎是隊長模樣的中年男人上前朝我們警了一禮:“謝過兩位援手,要不然,說不定我們這隊人便為給這些猴子干掉了,奇怪,這到底是什麼猴子,性情比最凶猛的銀背大猩猩還要凶殘幾分。” “這些不是普通的猴子,准確的說,它們是一種叫做朱厭的妖獸,有極高的智慧和高度攻擊性,普通人類不會是它們的對手,你們不敵也是正常的。”小夏說道:“這里便交給我們處理吧,你們趕快到醫院包紮傷口,免得感染那就麻煩了。” 隊長再敬一禮,便帶著其它隊員離開,他和我們報告完雕塑廣場那邊出現大批鬼魂的情況後,便走在後頭跟著其它隊員走出了樂園大門。 小夏拿出一張辟邪符給了駕車的警員,並讓他回到車上待命後,我們便朝雕塑廣場的方向走去,來到廣場邊緣,我看到那一群不下百只的鬼魂時,一時愣住了,這種盛況可不是平時想看就看得了的。 “這些東西是什麼?”我看它們不斷在廣場轉著圈,時而穿透雕像,時而又停留在原地。 小夏開始拿出符錄,一邊說道:“它們是由幽氣引出來的殘魂,簡單來說,它們都是殘缺的靈魂,魂魄不齊的它們無法投胎,只能在人間不斷地徘徊,但平時是不會同一時間見到如此數量的殘魂,你看這個廣場,雕塑多為金屬,記得我說過鐵器不通陰陽吧,這里的眾多鐵器把這里的陰陽氣息擾亂了,所以這群被幽氣引出來的殘魂不知不覺被吸引到此處,卻一直走不出去。” “那怎麼辦,這數量可不少,如果我們要把它們全滅,大概要耗上不少功夫。”我皺著眉頭說道。 小夏笑著說:“那可不成,上天有好生之德,它們之所以會成為殘魂,有的是為人所害,有的則可能觸到某種禁制,因種種原因而成為殘魂的它們,平時是不會主動害人的,除非不小心被它們透體而過,才會被其帶走靈魂,你幫我把這些往生符貼滿整個廣場邊緣吧,希望能以往生大陣把它們引下黃泉,就算它們魂魄不全無法投胎做人,但也總比當只殘魂強。” 我答應一聲,便從小夏手中接過大量的往生符,和她一左一右繞著廣場把張張往生符錄不斷貼在邊緣的雕像上,這其中還要避免不小心讓殘魂撞上,像我們這種修行的人,自有道力加護靈魂,自然不會為它們輕易帶走,但一碰上,道力受損卻是難免的,所以我們都小心地回避著它們,當整個廣場都貼滿了符錄後,小夏向我借用“斬魂”,以作啟陣之用。 只見她站于陣外,手持“斬魂”默頌道咒,隨著她念頌著咒語,廣場上每張往生符都發出了朦朧的黃光,無數的黃光把廣場圈成了一個圓,殘魂們似乎為黃光所吸引,它們都停了下來,小夏咒語頌罷,便一劍刺在地面,頓時,廣場下湧起大片的黃泉冥光,這些黃色的光氣讓殘魂漸漸地沉入了地面。 卻在小夏為眾魂引渡之際,一聲如犬似狼的吠聲響了起來,一股腥風自我們後面吹來,我回頭一看,一頭黃色的大虎自石道的林木中竄出,它狀似猛虎,卻長著一條像牛一樣的尾巴,這虎身牛尾的怪物看著我們,口中低叫,卻是犬聲。 “彘?阿強,不要讓它接近,否則我的往生大陣便功虧一簣,不過你要小心,這家伙比惡虎還凶悍。”小夏正維持著往生陣的運行,自然抽不開身。 我點點頭,連妖獸里最凶悍的四凶之一混沌我都遇過,又豈會怕這一頭只是厲害了一些的虎獸。 天火隨念而發,融合了紫炎的火球威力比普通的“南離天火”要高上了一個層次,而且這個最低階的道術我修練到現在已經可以默不出聲便隨手發出十幾枚之多,這虎獸見紫紅火球突然朝它罩下,獸天性懼火,即使是妖獸也回避不了這個規律,彘發出一聲犬吠聲,便四足一蹬朝後躍起。 我暗暗一笑,獸就是獸,果然智慧有限,看不破我那起手的天火為的就是逼它退後,于是,按照之前預想好的攻擊步驟,我兩手騰起紫炎,再撮掌成刀狀,雙手交叉揮斬,兩道紫炎刀焰便交替斬出,掠著地面朝彘斬去。 那虎獸終究不同于普通猛虎,它那似牛般的尾巴突然朝前一抽,竟然把我的兩記焰刀抽散,紫炎四飛中,彘安然落地,但它的一條尾巴卻已焦黑了大半,而且還有幾朵紫焰附于其上不斷燃燒著。 它哀鳴一聲,知道我們兩人並不是那麼好惹的,便轉身欲逃,我可不打算讓它逃出去,要是普通人撞上它那就不得了了,于是我雙掌連劃,帶起幾發焰刀斬向它的前方,這一次,彘可不敢再拿它的尾巴去抽,但它身體的其它地方好似又不敢硬碰紫焰,虎獸無奈只得打消了逃跑的主意,它看著我,眼睛里射出懾人的凶光,低吼一聲便朝著我撲來。 我見彘朝我撲來,這正中我的下懷,焰刀連續斬出,但這虎獸卻靈活得很,無論焰刀直斬橫削,它總能在間不容發中避過,幾個起落已經到了我的身前,彘高高一躍,然後自頭頂向我撲落,我沒想到它靈活至此,竟能閃過所有焰刀,一不小心便給這惡獸撲到了地面上。 彘的四肢踩實了我的手和腳,讓我一點也動彈不得,它大首一擺,那血盆大口便向我咬來,情急之下,我雙手紫焰噴發,頓時,兩頭焰流如怒龍般撞在了它的腹部,把彘沖得飛上了半空。 紫炎一觸惡獸,便在它全身燒了開來,彘在半空變成一團紫火球,它哀叫連連,再跌到地上時,已經動搖不得,只是身體被紫焰燒得“噼啪”作響。 我舒出一口氣,才自地上站起,那一邊,小夏的往生大陣已經結束,黃泉之光將所有的殘魂都引領下了陰司,好讓它們不用再受那不斷游蕩之苦味。 做完這一切後,我和小夏皆松了一口氣,看著又恢複了平靜的雕塑廣場,我們轉身欲走,手機卻又響了起來,一聽到手機的鈴聲,我們的臉色又為之一緊。 “喂,可是趙小姐。”手機里傳來一個男人關著的聲音,我連忙把電話遞給了小夏。 “我是。” “趙小姐,不好了。”電話的另一邊又是安培這個局長,只聽他急急說道:“在城區的幾處地方,也出現了奇怪生物和鬼魂,而且有的已經在攻擊民居,我們該如何辦才好。” 小夏一聽,泛起了一陣疲累之感,這妖獸鬼魂層出不窮,顯是九幽之氣第三階段將要成形,這J市的龐大幽氣,已經吸引了大量妖穢前來,如果不能想出一個萬全的方法,單靠已方這幾個修行者,根本無法對抗數量眾多的妖獸鬼魂,而隨著幽氣的強盛,更厲害的妖怪和凶鬼也會出現,到那個時候,自己這幾人只怕為了保護J市就得疲于奔命,又哪有時間和精力去找出驅使邪陣的狐妖。 “安局,我們這就回局里找你,單靠我們幾人是沒辦法顧全整個城市的,何況我們還要對付那只狐妖,我想我們必須找出一個辦法,一個可以讓普通人也能對付這些鬼魂妖獸的方法,如此一來,你們的警力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 聽小夏這樣說,安培自然同意,他也清楚,要保護整個城市,並不是單靠幾個人就能辦到的。 和安培結束通話後,我們匆忙出了樂園大門,在門口待命的警車馬上發動起來,朝著J市警察總局駛去,這一路之上,我們不斷在街市里見到妖獸的影子,它們有的聚而成群,有的卻單獨徘徊在某處,更有一些低等的惡魂在城市的陰影角落里時隱時現,看得我們擔心不已。 來到警局,我們便直奔安培的局長室,大門一開,正在里面著急的轉著圈的安培馬上迎了上來。 “趙小姐,你總算來了,我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各地區出現的生物還好辦,槍支彈藥還能夠傷害它們,但那些鬼魂,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別說槍支彈藥了,就算我們的人拿著平時從佛寺道觀里弄來的符紙往前扔也沒用,這城市到底怎麼了,竟跑出這麼多要命的東西。” “為什麼會出現這些東西,我以後再向你解釋,現在還是看看怎樣能夠讓普通人也能對付這些東西要緊。”小夏說道,她大步走到安培的桌子前,把一些符錄都掏了出來:“安局長,你們那些所謂的符紙只是一些江湖騙子騙人的玩意,那些東西本身不帶任何道術法力,自然沒辦法傷害到鬼魂或妖獸,你把我這些符拿去燒化,然後混水拌之,再配備警員一些水槍,用符水射之,便可對這些東西造成傷害。” 安培一聽來了精神,馬上叫來幾名警員,把符紙都拿了下去依小夏所言依法炮制去了,小夏再拿出數十張一早准備好的辟邪錄。 “安局,可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找來若干桃木?” “有,市勞科院里便種植有桃樹,你要用,我馬上讓人弄去。”安培連忙說道。 “那最好。”小夏點頭說道:“你讓人斬了十幾顆桃樹,然後取其根部削樹為棍,長約五十公分左右便可,最後將這些符紙小心包貼在桃木之上,便可以之對敵,桃木辟邪,再加上有我這辟邪錄之助,即使來的是凶鬼也有得一拼。” 小夏的話一出,安培連忙照做,看著桌子上的辟邪錄被拿了個精光,小夏呼出一口氣說道:“我現在所能想到的也就這些,但恐怕還不夠,只是現在時間有限,只能先拿這些東西頂著,其它的容我再想想。” 安培走到窗前,看著夜晚逐漸降臨的城市,臉上現出凝重的憂色:“趙小姐,你實話說吧,這個城市還有得救麼?” “只要我們不放棄,就一定會有希望的。”小夏淡淡說道,人的心態最重要,要是抱著灰心悲觀的心情,那J市自然沒救,以城市現在的情況來看,若不抱著死中求生的心態,那就真的沒希望了。 “不放棄,不放棄啊…”安培來回默念著這幾句話。 卻于此時,警察大樓里似乎響起了雜亂的聲音,那聲音迅速地傳進了局長室,我們聽得臉色大變,這一波波的聲浪里,最多的竟然是慘叫聲。 “呯”一聲巨響,局長室的大門被一股氣流掀開,洞開的大門外,在走廊的拐角處,幾名警員被什麼東西撞得飛砸在牆壁上,頓時在雪白的牆面上留下鮮紅的血跡,卻在他們的身體尚未掉下地面之際,一條粗大的黑色尾巴竄了出來,把他們通通卷住,然後,一顆黑色的大肉球悠然地從拐角處漂浮了出來,它把尾巴上的警員提到自己跟前,接著黑球之上裂開一張大嘴,尾巴一松,警員便全都掉進了黑球的大口中,隨著它大嘴一合,一股股血箭自它的嘴中噴出,一時之間,走廊里彌漫著聞之欲嘔的血腥之味。 我和小夏一看那怪物,卻同時驚叫出聲:“凶獸混沌?”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七章 合作     下篇:第二十九章 黃泉軍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