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九章 黃泉軍曹  
   
第二十九章 黃泉軍曹

下午方被我重傷的混沌,卻于傍晚的此刻又出現在我的眼前,但我現在這個樣子卻不宜做出太大的動作,可僅憑小夏一人,又怎能對付得了這頭上古妖魔。 混沌似乎已經發現了我們,它沒用上多久的功夫便把嘴中的食物吞食完畢,那沒有眼鼻的大頭轉向了我們,發出一聲如蛇蟲般的叫聲,便朝我們游來。 “小夏,保護安局!”我叫道,人卻撲向大門,雙手連揮數記紫色焰刀,紫天之炎的正力讓這頭妖獸多少有些顧忌,而這走廊呈一直線,沒有多余的空間讓它閃躲,這上古妖魔只得張起全身黑鱗,硬接我的焰刀。 紫焰在走廊中爆炸開來,焰流一縮一漲,便將兩旁雪白的牆壁烤得黑焦,而門窗的玻璃更是融化成水滴往地面,但混沌受到的實質傷害並不嚴重,它全身的黑鱗刀槍不入,水火不侵,而紫炎那遇邪永燃的特性卻為混沌鱗片一張一吸,便皆吸入了體內,可受到我焰刀的阻撓,終究讓它的動作緩得一緩。 我將大門關上,又再推得旁邊的桌子擋于門前,方朝小夏叫道:“把修羅召喚出來,單憑你我是無法對付這怪物的,快,我怕這門是擋不了多久的了。” 從一看到混沌我就知道,單靠我和小夏根本拿這頭怪物沒辦法,看它連紫天之炎都能夠硬搞,那小夏的其它道術大概只能給它撓癢癢,大概只有以修羅的絕倫力量才能一舉破開混沌的變態防禦力。 然而小夏還沒拿出召喚的符錄,大門便發出一聲巨響,當中幾塊木片被混沌撞得飛裂射出,要不是我躲得快,大概就得被木片削到,看著大門露出的大洞之我,混沌正退後准備第二次沖擊,我大吼一聲,便再發出紫炎招呼。 而這一次,混沌不帶一絲猶豫便朝著紫炎撞上來,我看得心中一涼,人馬上往旁邊躍開,果然,這頭妖魔竟然和著紫炎一同撞上大門,經受不住二次撞擊的大門馬上碎裂,而擋在前方的桌子更是直接飛了起來,砸到牆壁上的文件櫃,頓時,一陣陣碎響中,大門前方的牆壁直接就龜裂開來。 我臉色發白地看著混沌悠然自得的緩緩游進室內,心中連連喊糟,這室內空間有限得緊,而這混沌個頭又不小,如此一來,我們幾乎沒什麼空間能夠閃躲它的攻擊。 混沌似乎看得出我們的處境,它得意地叫喚了一聲,尾巴一抽便向我們甩來,我和小夏兩人分兩旁躍開,而安培則一早躲到了角落里,當中的辦公桌被混沌一尾巴給抽成了破爛,而地磚更是因為它的一擊而裂了開來。 眼見混沌厲害如斯,安培拿起手槍便是對它一陣射擊,一連串的槍聲中,混沌的身上不斷跳躍著點點火芒,但為黑鱗所包裹的它卻毫發無傷,子彈只在它的鱗片上留下數點白痕,混沌為安培的槍彈所激怒,它張開了大嘴,一陣聲波便近距離的發了出來。 地上的雜物被音浪激得飛了起來,通通砸向了角落里的安培,我低歎一聲,閃身來到安培前方,焰刀再起,與音浪狠狠撞在一起,頓時,爆鳴聲中,我身上的衣服為聲波炸得盡皆碎裂,而安培則被震得鼻間留下兩道血痕,人兩眼一翻便往地上倒去。 “天地無極,南帝星動,朱鳥展翅,火云始降,炎部諸將,聽我號令。蒼炎,破邪!” 小夏在旁邊甩出一張符紙,她施展了四象帝星之術,所謂四象帝星,指的便是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以及北方玄武四大星君,而小夏現在施展的術便是以本星真符引帝星之力制敵,像“白電”之術便屬于青龍之力,只是平時為了方便施展,小夏並沒有配合真符使用,若是道術與真符配合,那威力便將連跳幾個等級。 如此際一般,和“白電”同屬一個層次的“蒼炎”,再配以真符的帝星之力後,豔紅的火焰與符紙同化成一只展翅長呤的火鳥,火鳥方一出現,室內的空氣便炎熱了許多,這火紅的大鳥周身發出陣陣熱浪,便朝著混沌俯沖而下。 混沌似是識得厲害,這上古妖魔尾巴盤上了巨頭,卻變成一顆真正的巨球,火鳥撞上混沌,炎炎熱浪便吹了開來,火浪“轟”一聲四散而開,隨後又卷向了上方,頓時,局長室的天花板便被融開了一個焦黑的大洞。 而混沌的周身更焰起熊熊烈焰,豔豔火光中,只見那大黑球突然憑空出現了強勁吸力,那周圍的火焰被吸成一條條火線流入了混沌體內,我和小夏皆看得目瞪口呆,這“蒼炎”竟如此輕易地被化解。 吸收了火焰之後,混沌尾巴一甩,一條黑線抽向小夏,那速度之快,快得黑線過後,破空之聲方才傳來,小夏方想躲閃,但這念頭方起,身體便為之一震,卻已經被混沌一尾抽到了牆上,我看著她被混沌之尾抽到牆上,人再緩緩滑倒在牆角,卻已經沒有了知覺,頓時,我頭腦一片空白,然後怒火灼痛了我的神經。 低吼一聲,“斬魂”被我拿了出來,紅鋒立時展開,並伴隨著小蛇般的紫炎在其上纏繞,我手執“斬魂”,身體往前一傾,身影已經來到混沌身前,再一喝,身體拔地而起,我高舉“斬魂”,紅鋒刺入了頭上的天花板,再劃拉開一條紅線,隨著我全力斬下,一道淒利的紅色閃電劈向了混沌。 混沌尖叫一聲,它那黑色的身體出現了一條紅線,然後,紅線向兩旁卷開,一大片黑色的汙血便從混沌體內激噴而出,我怒極一斬,竟然破開了它的黑鱗,直接傷害到混沌的身體,但混沌豈是易與之物,狂怒中的妖魔巨頭一擺,便撞中我的身體,我只聽得身體中一聲骨裂之聲傳來,人便飛向了安培的方向,卻還在半空,混沌打橫一尾抽至,尾巴方擊打在我的左臂之上,便又是一聲碎響,左小臂骨被混沌硬生生的一尾抽斷,我還來不及痛叫一聲,人已經撞到了牆上,後腦袋直接撞在牆上的強烈震動差點沒讓我當場就暈了過去,但我輕咬舌尖,借助痛覺刺激著自己不至于暈迷,不然的話,下一秒我必定會被混沌所殺。 等腦袋里那陣暈眩過去後,我勉力拿著“斬魂”站了起來,身體才略一活動,腹腔之內便傳來一陣劇痛,想是肋骨已經斷了幾根,而左手臂更是紅腫一片,整條手臂已經毫無知覺,我苦笑一聲,憑現在這種狀態,只怕再怎麼拼命,也只不過把死亡的時間拖久一些而已。 身體拉出老大一道口子的混沌仍不斷流淌著黑色的汙血,它那浮游在半空的巨大軀體下,黑血已經彙成一大片,但它似是一點也不在意,滴溜溜轉了一圈,面對著巍巍顫顫的我,它張開了巨口一聲嘶鳴,尾巴便向我抽了過來,我舉劍欲擋,那混沌之尾卻在半空改抽為卷,一下子卷實我的手腕,便提了起來甩向了另一邊。 這一摔,差點沒把我摔死,但“斬魂”卻被摔到了一邊,沒有我掌握之後,“斬魂”紅鋒斂去,我掙紮著在地上坐了起來,卻見混沌巨嘴大開,一個魚躍便向我當頭罩下,頓時,我的雙眼皆為混沌的黑影所遮,看不到一絲光線。 我不由在心中大叫一聲完了。 就在這幾乎絕望之時,一青一紅兩道光芒憑空出現,紅青二光交叉在我的跟前,混沌撞在兩光之上,一陣劇烈的搖晃後,混沌一撲之勢竟被擋了下來。 然後,一頭長發飛入了我的視線中,長發之後,一雙如星辰般的眼睛含著笑意正看向了我。 “嘿,沒想到,在這里也會見到你這娃娃,斬天劍的傳人便當如此,不錯不錯。”那人的聲音讓我熟悉之極,卻見長發拂下後,露出一張俊美的臉,而他的臉上,赫然紋著一個“馬”字! “黃泉軍曹左指揮馬面?”我不由驚叫出聲,這天下之大,除了馬面之外,又會有誰在其臉上紋一“馬”字。 馬面依然一身黑衣,他把手中青色長刀一拉,沒好氣地說道:“你這娃娃好沒禮貌,即使我不是虛長你幾歲,便是憑著剛才救你一命的恩德,你便當喚我一聲馬大哥,哪有像你這樣直呼其名的。” 我聽得連連稱是,心想你老人家何止比我虛長幾歲,應該虛長了幾千幾萬歲了吧。 另一個如雷怒吼般的聲音響了起來:“馬面,這個時候先別拉交情了,還是把這家伙打發了,要述舊再述個夠吧。” 我聽得兩耳發痛,這才注意到馬面的旁邊還站著一個高大的男子,男子手執一把朱紅長戟,精赤著的上身,塊塊肌肉賁張欲裂,他寬臉大耳,頭上飄揚著一頭火紅亂發,在額頭眉心處卻紋著一個“牛”字。 我指著他,舌頭打結的說道:“難道,難道他是……” “不錯。”馬面嘿嘿一笑:“他就是右指揮使牛頭!” 馬面這一說,我頓時腦袋一片空白,天,怎麼這突然之間,便竄出了兩個傳說級別的人物,牛頭馬面啊,這黃泉軍曹的兩個頭頭齊至,這是否說明地府也開始參與此事。 “行了,有什麼話呆會再說吧。”牛頭一振紅戟,大吼一聲,一步步朝混沌走去,他每走一步,地面便搖動一分,端的是威勢無雙。 馬面搖了搖頭,手里長刀轉動,數息後,旋轉不休的青色長刀便只剩下一個青光閃爍的虛圓,馬面便手執這個虛園,從另一個方向走向了混沌。 被牛頭馬面盯上的混沌退意頓生,它雖然身為上古妖魔,但還沒強到可以同時對付黃泉軍曹的兩大強將,混沌低鳴一聲,身體迅速轉了起來,混沌朝地面鑽去,便欲逃走。 牛頭大吼一聲,紅戟砸上地面,整個大樓頓時便是一晃,一道紅光自地下透出,把剛觸到地面的混沌彈了起來。 黑色的大肉球才一彈起,空間中青光數閃,然後馬面的身影出現在了混沌之後,混沌慘叫一聲,身體表面上交錯的幾道青線裂開,大股大股的黑血噴得滿室皆是。 混沌終位烈上古妖魔,它在吃痛之下凶性驟生,全身鱗片盡皆掀起,道道黑氣便自它的體內釋放出來,黑氣在它身旁不斷盤繞,最後化為數顆巨大的黑色妖氣團,這妖氣團朝牛頭馬面砸下,在途中更連連變幻著諸多臉孔和惡鬼形象,顯是其中更摻雜著不少怨恨之氣。 牛頭馬面卻是不懼,雙雙冷笑聲中,一紅一青兩道光芒隨即出現,黑氣一觸光芒便消散而開,卻傷不得他們分毫,而馬面更是趁著混沌黑鱗盡張之時,身影在原地一陣模糊,人已經來到混沌身旁,青刀掀起一片光浪,長刀橫刮向混沌,黑鱗頓時片片飛起,這混沌慘遭刮鱗之痛,巨大的肉球在慘叫聲中左右狂擺,逼得馬面也只能暫時退卻。 但馬面方退,牛頭便自後迎上,朱紅長戟脫手而出,半空紅電一閃,卻已經穿過混沌的身體插在了天花板上,牛頭再喝一聲,鐵塔般的身體跌上了半空,單手一握紅戟,但猛然向下一拉。 紅光一閃而沒,混沌的身體中心出現一條拇指粗的紅色虛線,接著,紅線裂開,混沌的血肉自內而外的翻卷,黑色肉球哀嚎一聲便砸落了地面,黑血如噴泉般不斷自它的體內噴出,把室內濺得如塗上了一層黑墨。 馬面低嘯一聲,人飛身而起,青刀如龍長呤,如疾電般自上空落下,深深插進了混沌體內,“呯”一聲響,混沌的殘軀被這一刀之力激得微微向上飄起,爾後才再重重砸下,地面又是一搖,但混沌卻失去了聲息。 這頭四凶之一的上古妖魔,便在牛頭馬面的夾擊之下飲恨當場,我看這兩人連大氣都未曾喘上一口,顯是未盡全力,心下不由對這兩人的實力暗自咋舌。 牛頭在混沌的巨軀旁釋放出一道黃色的火焰,這黃焰殊是奇怪,它並不引燃其它物質,卻把混沌的身體和滿地的汙血漸漸燒掉,馬面卻自走到我的身前,也不和我說話,蹲下身來用手掌貼在我腹部斷骨之處,一股溫暖的熱力透體而入,我那斷了的骨頭竟漸漸的複原起來。 我大感驚訝:“這,這是……” “不要說話,我正為你療傷呢。”馬面微笑,他貼著我腹部的手掌透進了源源不絕的奇異力量,迅速修補著我的身體。 我的腹部黃光彌漫,過得數分鍾後,腹下斷骨已經完好如初,馬面便把手掌移向我的左臂,依法施為地為我續上斷裂的臂骨。 等我全身傷勢盡愈後,馬面長身而起,我也跟著在站了起來,發現後頭混沌的身體和黑血已經被牛頭的黃焰燒了個精光,這粗豪的大漢朝馬面說道:“我先到外頭等你,你趕緊過來。” 馬面點了點頭,便朝我說道:“你也看到了,九幽之氣不斷泄出人間,已經引起我們地府的注意,地府之中已經啟動了應急機制,不但開始修補幽氣泄出人間的空間漏洞,並且派出我們黃泉軍曹直接駕臨人間,以防受幽氣吸引而來的妖魔惡鬼伺機為害人間。” 我哈哈一笑:“那真是太好了,我們還擔心僅憑我們這幾人,根本無法守住這麼大一個城市,既然有地府的軍團插手,那這城市總算有救了。” “你別高興得太早。”馬面收起笑容正聲道:“我們來人間之前,曾受人授意,黃泉軍曹只負責對付因幽氣引來的妖魔惡鬼,至于引起幽氣的罪魁禍首,則還需你們人間自行解決。” “這是為什麼?”我一聽便覺郁悶,不算黃泉軍曹的其它成員,單是牛頭馬面這兩人便是絕大的戰力,若有他們相助,相信即使是要擊殺那布此邪陣的千年之妖也並非難事,卻不知他們這舉手便可為之的事情,卻為何不肯助我們一臂之力。 “那人說過,一切皆有定數,人間即有此劫,便該由人間自行解決,此為應劫,且黃泉軍曹插手此事,已是對人間絕大的助力,其它的事情,我們實不宜再強挺插一手。”馬面說完,便轉身走向大門:“城市其它惡鬼妖獸便交給我們處理好了,你們就安心對付那布此邪陣的妖孽好了。” 我叫住了他:“等下,你說的那人是?” 馬面回過頭:“還會有誰,當然是鎮守在地獄第十八層那位大人了。” 說完這句話,馬面的身影便直接消失在空氣里,我卻聽得心中驚震不已,鎮守在地獄第十八層的還會有誰,當然是發無上宏願的地藏王菩薩他老人家。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八章 混沌來襲     下篇:第三十章 十二都天陰冥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