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一章 投毒  
   
第三十一章 投毒

小夏這種說法,也非完全沒有可能,妖怪要修練至位列仙班,那比人類還要困難上百倍,妖怪之所以修練有成後都選擇變化成人類,那是因為人類這個軀體更有利于修行,而更重要的是,妖怪希望以人類這個形象瞞天過海。 但外形可變,妖怪一身妖氣卻是改變不了的,因此以人形修練的妖怪,會先從去盡一身妖氣先做起,但這個過程險難重重,一個不小心便是萬劫不複的結果,且最終能夠成功的幾乎是龍鱗鳳爪,因此,有的妖怪便另尋捷徑,這如陰冥邪陣這般功可亂入陰陽,逆天改命的邪陣異術便應運而生。 一只活了上千年甚至更久的妖怪,渴望以魔軀飛升天庭並非不可能的事,事實上,它已經朝這個方向在走,當然,這種為一已私欲而不惜將人間化為地獄的事情,我們一定不會坐視不管,但目前有兩個問題需待解決。 其一,此妖的身份、力量還有能力我們目前尚未清楚,而我們這一兩天在城市里為邪陣奔波的事情決對瞞不過這種老妖怪,若不巧遇上,在敵暗我明的情況之下,那吃虧的必定是我們。 其二,十二都天陰冥陣的陣眼也是一個急需解決的情況,若是能夠擊潰陣眼,那便能崩解整個邪陣,從而讓幽氣消散,J市便能重見天日。 但這兩個問題,無論哪一個都相當棘手。 我們三人看著這地圖各自想著心事,良久,小夏方說道:“空虛師兄,這陰冥邪陣只有你才略有所聞,看來這找出陣眼的事也只能請你繼續研究下去;至于狐妖之事,便交給我和阿強吧,這事雖然也不好辦,卻不是全無辦法可想,因為此陣功能逆天,必定與四季氣脈走向有莫大的聯系,如果不是長期觀察J市的氣脈走向,是無法輕易布陣的,所以我想明天我們去查查這城市的資料,看看在以往的記載里,有沒有出現一些詭異的事件,或許可以此綜合起來判斷此妖身份,進而將它找出來。” “就這樣吧,邪陣的事我來辦,明天我再到其它地支方位查看,看看能不能找出陣眼所在。”空虛說罷,便立起身來,一手拉開窗簾,窗外是黃云籠罩下的城市:“空虛受命入世,必不會負了恩師所托,小夏只管放心,空虛即使禪盡心智,也會找出那陣眼之所在,還此城一個朗朗乾坤。” 空虛話音方落,門外便傳來了敲門聲,隨後,房門被推了開來,古玥推著一輛餐車走了進來,她笑著說道:“大家都歇歇吧,我剛在餐廳廚房找到一些蔬菜和瘦肉,就煮了一鍋菜粥,大師和趙小姐都來嘗嘗吧。” 古玥輕輕揭開車上鋁鍋,頓時,一股清新的清粥香氣便飄蕩在房間里,我們忙了一天,有事情干的時候倒沒什麼感覺,卻給古玥這麼一說,再聞得那香氣,肚子便打起了鼓來。 古玥也甚是機靈,她從架上拿出另外一碗粥遞給空虛說道:“大師你喝這一份吧,這粥里只下青菜,連油用的也是花生油,可不是犖的。” 空虛謝過古玥,便接過粥走到窗旁淺嘗起來,小夏笑道:“有勞古小姐了,阿強,你也喝一碗吧。” 我剛想也盛上一碗,古玥卻說道:“你先別吃,強哥,我給你准備了一碗雞湯放在趙小姐的房間里了,這雞湯可以補身子的,你今天受了那麼重的傷,一定很傷元氣的。” “不妨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我拍了拍自己胸口,就算有什麼傷,也早在傍晚時給馬面給隨手治愈了,現在的我,狀態好得不能再好。 “真的一口也不喝麼?”古玥低下頭輕輕說道,她輕咬著嘴唇,神態甚是委屈。 小夏看她這個樣子,便用手肘輕輕撞了我一下:“你這人真不識好歹,古小姐可是千金之軀,都親自給你下廚弄碗雞湯,你怎麼能不領悟,快去快去,湯要是涼了就不好了。” 我知道小夏這是不欲讓古玥難堪,再說現在已經托安培代為尋找古振聲,這一個不好明天便能送古玥回去,既然這樣的話,這碗雞湯倒是非喝不可,要不倒顯得我做作了。 于是我起身說道:“好吧,既然是玥玥的一番心意,我怎麼能不喝呢,雞湯在那邊是吧,我自個喝去,你也累了一天,趕緊先喝碗粥吧。” “我知道的。”古玥說道,卻似是不願看我,邊為小夏和自己盛上兩碗清粥,一邊說道:“強哥快過去喝吧,免得湯涼了。” 我看她不拿正眼瞧我,以為是她知道自己回家在際,心里有些難受故不願面對我,我也不以為然,朝小夏點點頭,便走到隔壁房間。 房間里果然彌漫著一股香味,一碗濃湯正置于桌子上,我上前一看,只見湯中飄浮著洋參、枸杞等物,顯是古玥花了不少功夫,看著這湯,我便不由想起和古玥相識的經過,從為她安神定魄到與她半夜相遇,再因她引起和小夏的誤會到現在于J市中經曆的種種,發現我們相識的時間雖短,卻已經不知不覺的共同經曆了如此多的事情。 心想即使不能接納古玥,但以後有時間還是和她多聯系,就當是多個朋友吧,我這樣想著,然後拿起了雞湯,將之放到了唇邊。 空虛的房間里,古玥遞給小夏一碗菜粥,不知是否錯覺,小夏覺得古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再到遞給自己粥時,她的手竟然顫抖了起來,小夏不由關心地問道:“古小姐,你沒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誰料古玥卻像是沒聽到小夏的話一般,她兩眼發直的望著前方,似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身體一個勁地發著抖,然後以她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不斷說道:“不行,不行,他對我那麼好,我怎麼害他……” 突然,古玥尖叫一聲,手一松,便任由小夏那碗粥跌翻在地上,小夏和空虛不由一愣,古玥卻已經跑出了房間,她沖入小夏的房間時,我正好拿起雞湯想一飲而盡。 “強哥,不要!”古玥大叫一聲,沖上來便是一手掃出,把我手中的雞湯還有瓷碗都掃到了牆角,瓷碗迸碎,里面的雞湯灑了一地毯,頓時,室內彌漫著濃郁之極的肉香味。 小夏和空虛也跑了過來,但他們並沒進來,就只站在了門口,我看著角落里的碎碗,一時說不出話來,不知道古玥這又是為了哪般,這好端端的一碗雞湯倒讓她一手打飛了。 “玥玥,你這是?”我回頭不解問道,卻見古玥淚流滿面,她雙肩不斷顫抖,似是害怕,又像是傷心到了極點。 我想伸手去扶住她,手還沒按到她肩上,古玥卻推開了我退到了門口,一邊哭一邊說道:“強哥,對不起,我對不起你,我根本就不配和趙小姐爭你,我是個壞女人,玥玥是個壞女人……。” “玥玥你說什麼啊。”我聽她一個勁說自己壞,心里沒來由的突然一痛,便要去捉住她。 古玥大叫一聲,然後掩著臉奪門而出,連站在門口的小夏二人也給她撞得身體一晃。 我連忙搶出門去:“玥玥,你要去哪,快回來!” 古玥卻不理會我的喊叫,過得一會,卻已經跑下了樓梯,我大急下想追上去,卻給小夏捉了下來。 “小夏你干什麼,快讓我先把她追回來啊。”我急忙叫道。 小夏搖搖頭,朝我說道:“你先看看那碗灑了一地的湯吧。” “湯有什麼好看的。”我說道,但還是轉身看向房內,這一看,卻讓我臉如土色。 那角落里被雞湯灑濕了一大片的紅地毯,竟冒出陣陣青色的煙氣,我看著房間,又回過頭看著小夏二人,舌頭像打結了般說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湯里有毒。”空虛歎了一口氣說道,青年僧人說完這句話,便走回自己的房間去。 空虛的話像一把錘子砸在了我的胸口,我頓覺胸口一陣郁悶,搖著頭說道:“不可能,古玥怎麼會對我下毒,即使我不接受她,她也不至于做到這種程度啊。” 小夏看我甚是激動,便挽著我一條胳膊,和我到房間里的床上坐下:“你也別太激動,我看她剛才臉色便已經不太對勁,而且看她這個樣子,似是早有預謀一般,說不定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會接近你的,我現在甚至在想,會不會古振聲的委托本身也是一個圈套。” “這,這怎麼會是這樣。”我搖著頭,始終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古玥雖然蠻不講理,但她在談及自己以前的身世時,我可以感覺得到她心底的那份善良,可為什麼,她卻要向我下毒呢,是為了情,還是為其它事情? 此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無精打采地接聽,手機里傳來的卻是安培的聲音:“王先生,你托我找古振聲這個人,現在有一點情況。” 我聽安培的聲音甚是古怪,便問道:“有什麼問題麼?” “你確定古振聲現在在J市?”安培說道:“但我們得到的消息卻是,這個B市的地產巨子五天前已經去了美國,現在還未回來啊。” 我一聽,腦子里便是“轟”的一聲,五天前,不正是遇上古玥的那天晚上麼,如此說來,她一早便是在騙我?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章 十二都天陰冥陣     下篇:第三十二章 妲已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