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四章 傾城  
   
第三十四章 傾城

甕澗河西南方的草地上,我和小夏並肩而行,這一片地方不知什麼原因,雜草長得比其它地方要茂盛得多,差不多每一根雜草都要長到我們的腰際來,人走在這草海中,幾乎不能辨別方向。 自走過了鐵道,漸漸深入到這一片草海中來,我們已經走了大半個鍾頭,但這片地方何其廣闊,要找到一個荒廢已久,且不知會否被埋掉的殘塚又談何容易,只是逐漸深入到草海中來,我們便感覺到了一絲妖氣,那像是曾經有妖怪出沒過,然後在此處遺留下幾分妖氣一般。 我們便循著這一絲淡淡的妖氣,在草叢里深一腳淺一腳地前進著。 “小夏,你看那妲已塚里會否真個埋著妲已的尸體?”這草叢里又悶又熱,走得我好不難受,這開口說話多少分散一些精神,也好讓郁悶的心情好過一些。 小夏隨手分開一絲青黃色的雜草,一邊說道:“有沒有尸體不知道,但我總覺得應該和妲已這個人物多少扯上點關系,要不然,也不會以妲已塚命名。” “但願不要和那天下狐妖的老祖宗對上才好。”我笑道,一手把擋在前方的草叢往旁邊一掰。 突然,前方草海中白影一閃,我看得草海里一陣搖晃,便沒有了那白色的影子。 “誰在那!”我大喝,但草海里只有我的聲音和悠悠的風聲在回蕩,並沒有其它的聲響。 小夏稍落後我一些,她並沒有看到在草叢中一晃而過的白影,見我忽然大喝出聲,不由問了一聲“怎麼了”。 “我看到前面有白影閃過,但一下子就沒了。”撓了撓頭,我自個有些不太敢確定地說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如果有妖怪接近,我們應該能感覺到妖氣才對,但現在除了剛才便一直存在的那一絲快消失的妖氣,便沒有其它感應,真奇怪。” 小夏聽完我的話之後,便撤出了辟邪棍:“小心一些總是好的,我有一種直覺,真相就快出現在我們眼前。” “真相往往是伴隨著危險同至的。”我笑著說道,同時將“斬魂”握在手中,以求在遇敵時能夠第一時間進入狀態。 要了防止被突然襲擊,我們前進起來便慢了不少,我在前方開路,而小夏則小心翼翼地跟在我的身後,務必一旦出現危險可以馬上做出反應,但自剛才看到白影後,便再沒有見到什麼異常的東西,可這麼走上十幾分鍾後,那一直指引著我們前行的淡淡妖氣卻消失了。 我們停了下來,盲目的前進太鹵莽了。 “妖氣消失了,你看是被人處理掉還是自然消失?”我問著小夏,眼睛卻盯緊了四周的草叢,一種被盯上的感覺在心頭浮了上來。 小夏另一手拿出數張符錄冷笑著說道:“我看是前者居多,看來我們已經踩到人家的地盤了。” 小夏話音方落,草叢里便響起一陣“悉悉”之聲,一道素白長緞如靈蛇般在草叢中閃電般游至,長緞所過之處,青黃的雜草便迅速的變得灰白,然後枯萎在了地上。 在快到我們腳邊時,長緞自下竄起,向我的面門點來,還好我一直處于警惕的狀態,幾乎白緞方現,我已經展開了“斬魂”紅鋒,那長緞向我點來時,我一劍便朝它削了過去。 哪知長緞卻在半空突然走了一個折角,讓我一劍撲了個空,白緞如毒蛇點信般繞過了我點向小夏,小夏不退反進,辟邪棍輕輕點出,與白緞一觸即分。 小夏冷哼一聲,身形微顫之下向後飄退,而長緞則呈波浪形震動起來,小夏止住退勢,身體向前一傾,卻又迅速無比地撲了上來,她左手連彈,幾張火符破空而去貼上了長緞。 頓時,長緞青煙冒起,符錄盡化烈焰燒了起來,並沿著白緞一路燒去,那素白長緞便向導火線般燒了起來,同時為我們標明了一道清晰的路線。 我們二話不說,腳下用力沿著白緞的來處奔去,卻跑不出數米,便看見一截尚燃燒的緞子飄落在枯灰的草地上,顯是這截長緞剛被人棄下。 草叢里再次出現異響,這一次,我和小夏都看到一道白影迅速無比地奔向遠方的草地,白影只晃得幾晃,便失去了蹤影。 小夏叫道:“快追!” 我卻不等她叫喚,已經奔在了她的前方,顧不得迅速前進雜草抽在臉上的熱辣痛感,我邁開大步前進著,不多時已經看到了一道白影在草海里時隱時現。 再追得片刻,我便看到了一頭黑得發亮的長發,以及長發下高高豎起的一對白毛茸茸的耳朵,這可不正是妖怪麼? “斬魂”嗡得一聲,散發出道道焰紋,把四周雜草紛紛割開,前方的視野頓時清晰起來,我叫得一聲“往哪跑”,人便騰空而起,自上而下斜飄向下文的那一道白影,“斬魂”朝前遞出,嗡嗡聲中,我一劍指向白影後背,一點朱紅出現在了那白影之後。 似是感應到我一劍的殺機,那白影突然回頭朝我望來,三千青絲漫天揚起,然後我便看到了那青絲之下的一雙剪水鳳瞳,這雙讓人一見便移不開視線的妙眼中帶著一分哀怨,九分嫵媚,似是在埋怨我不敢對它如此狠心,讓我滿腔的殺機頓時一窒,動作也跟著緩了起來。 “別看它的眼睛!” 小夏的清咤在耳邊突然炸響,我渾身一顫,雙眼迅速閉上,卻感覺到臉門勁風撲面,想到沒想,“斬魂”改刺為削,一股大力瞬間沿著紅鋒襲了過來,我馬上再睜開眼睛,只見我一劍格開了一道差點要了性命的長緞。 我暗暗心驚,剛才與那白影之間尚差上數米的距離,但那眼睛卻似近在眼前一般,且吃它這麼一盯,竟讓我瞬間便迷失了心神,若不是小夏那一喝,說不定我已經傷在那一長緞之下了。 但受這麼一耽擱,我的身形不受控制地向一旁落去,再到踏實地面進,小夏已經搶到了我的前方,微歎一聲,我知道已經錯過絕佳的阻擊機會,只得緊跟在小夏身後,只望小夏能夠將之攔下。 但追了許久,小夏只能緊跟著前方的白影,卻因為距離所限,無法作出有效的攔截,再過得片刻,眼前突然一花,我們竟跑出了草海,來到一片灰白的空地之上。 這片空地全鋪著死灰的草根等物,方圓十米之內,連生命力最頑強的雜草也無法在這片灰地上立足,這一個呈園形的死灰之地,與周邊那高及人腰的草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生與死的界限在這里強烈地表現了出來。 我們站在這一片死地之上,卻追丟了那白色的身影。 “這是什麼地方?”我環視了一眼,除了滿地的草灰外,我並沒有看出此地有任何特殊之處。 小夏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去:“不要太意,它即有意引我們來到此處,自有它的用意,而且從那背影的形象看來,它應該是妖怪無疑,只不知道它是那狐妖,還是手下的嘍啰。” 她邊說邊走,卻在走出十幾步時,便停了下來,小夏在原地蹲下,用手掌輕輕貼于其上:“奇怪,這地面之下似乎是中空的,而且里面還存在著淡淡的妖氣,要不是走得近了,還真感覺不出來。” “會不會是妲已塚就在這下面。”我猜測道。 小夏笑道:“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她舉起辟邪棍,然後用力插下,短棍沒有遇到任何阻撓,竟差些齊根盡沒,這一地草灰之下,卻是沒有泥沙等物,只是一層厚實的草葉鋪于其上,小夏短棍揮起,便撥出了一地的腐草,而底下的妖氣便冒了出來。 但我和小夏感覺到這股妖氣時,臉色卻為之一變,這股妖氣雖然甚是微弱,卻蘊含了極其強烈的妖魔之氣,那感覺比之新婦羅或者混沌這種上古妖魔尚要強烈幾分,我們二人一觸之下,便下意識地退開了幾步。 “妲已塚,妖魔之氣……”小夏來回地念著這幾字,然後臉色難看地說道:“看來我們這次真的中了大獎了,能夠散發出如此強烈的妖魔之氣,那地下所葬的,除了妲已這絕世妖魔,還會有誰。” 我還末答話,卻聽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四面八方響起,一股再無隱藏的妖氣自我們頭頂上方出現,那妖氣雖然強盛,卻斂而不露,如一柄只出半鞘的寶劍一般,洗盡了鉛華,卻更顯得可怕。 小夏與我同時抬頭望上天空,只見一白衣素裝女子緩緩自天而降。 細看此女,只見她柳眉鳳目,凝肌纖頸,眼波流轉間百媚自生,只是看著她的眼睛,便妖麗得讓人為之窒息。她身上只著一套素白宮紗,長紗樸素無華,但自裙褂間大膽裸露出來的半截玉足,卻散發著致命的誘惑氣息。 如此絕色,堪稱傾城!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三章 傳說     下篇:第三十四章 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