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七章 殺戮  
   
第三十七章 殺戮

J市的街角,出現一付相當怪異的畫面,一個和尚同時為三個美麗非常的女子所包圍,任誰看到這付情景都會大歎這和尚豔福不淺,這三個女子無不是傾國傾城的絕色之姿,平時要見上一個都難,而此時卻有三人之多,但被這三女所圍的空虛卻沒有這份閑心,這三個絕色女子的眼睛盯著他的全身亂轉,正在尋找著將他一擊必殺的契機。 空虛知道自己拖得越久,便對自己越不利,面對三只千年之妖,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死中求生。 一聲佛號自他口中頌出,佛號之音自低而高,轉眼間便響徹了整個街道,這蘊含空虛全身佛力的佛號震得兩邊商店的玻璃頻頻震動,而圍著他的三女亦同時眉頭一皺,三人同時向空虛發動了攻擊。 紫衣女子眼眉含著笑意,她赤足一點,便向空虛飄去,纖手朝空虛一點,空虛眼前魔像頓生,但這次和尚早有准備,心中金剛法印暗結,任它魔像叢生,也影響不了空虛分毫。 在他的眼中,紫衣女子雙手揮揚,配合著她的纖纖身段,竟似歌似舞的朝他飄送,那看不到半分殺機的妙舞中,空虛卻看到了枯骨成灰的景象,在過去的歲月里,不知有多少人喪命于此女這毫無殺戮之意的天魔妙舞下。 “卻邪印”威力無匹,但現在同時對上三只千年妖怪,空虛不敢順便使用這種絕學,但他禪宗諸般手印密法威力亦是不弱,當下空虛便手結大金剛禪印,手指如變戲法般不斷相扣而結,最後兩根拇指同時按向紫衣女子眉間,和尚對即將拂上他心口的一雙纖手視而不見,若被拂中,他自是不免受傷,但紫衣女子也不會好受。 見空虛用上這種兩敗俱傷的打法,紫衣女子秀眉一皺,當下便飄了開來,她這邊還有兩人相助,自是犯不著正面硬撼空虛。 紫衣女剛退,空虛便感後背風色大作,凌厲之極的殺機帶著無邊的深寒自身後卷至,不用問,此等絕厲殺機必是來自那黑色惡斧。與此同時,一道帶著濃郁死氣的素白長緞從旁卷至,白緞所過之地,竟留下一道灰白的痕跡,這一斧一緞自後方左側同時襲向空虛,務令他應接不暇。 空虛原地一轉,面向左側白緞,他將襲向紫衣女子的金剛手印轉贈于這襲來的白緞,兩根拇指和白緞一觸,佛力和死氣便激撞開來,那白緞呈波浪形劇烈地震動起來,空虛低喝一聲,兩指再一按實,“波”的一聲,白緞震了開去,剛好甩向那來勢凶猛的黑斧紅衣。 紅衣女悶哼一聲,似是不願和那死氣白緞接觸,纖手一揚,那黑色巨斧改砍為削,速度不變朝空虛腰際橫掠,巨斧雖惡,卻飄然無聲,實是古怪之極,空虛臉色一變,金剛印再化外縛獅子印,和尚一聲大喝,一拳樸實無華地擊出,同樣無聲無息地擊實在巨斧鋒緣。 箏! 一聲高亢的金鳴之聲響起,空虛和紅衣女如遭電殲,兩人全身劇震皆各自飛退,而那一拳一斧相擊之處,其下之地卻無聲地裂開蛛紋密網。 空虛那俊美的臉上一陣蒼白,但旋又回複了紅潤,而紅衣女更不好過,那獅子印比金剛印尚要剛烈上幾分,兩人這一交手,這十分力道,空虛分得三分,倒有七分落在了紅衣女身上,她方一飛退,一行血絲便自其嘴角滲出。 但紅衣女有時間休息調理,空虛可就沒這個便宜了,紫衣女子嬌笑一聲,天魔妙舞再起,無數紫色花葉悠悠朝空虛飛去,那漫天花雨中,紫衣女十指如蘭,漫妙之極地撫向了空虛。 而一旁的白衣女子也沒閑著,她赤足在地上一點,人便飄身而起,卻在半空身體一旋,數道白緞便自她身上卷出,白緞所過,刺耳之極的聲音隨著響起,像是空氣如紙般撕裂,發出不甘的呻吟。 紫雨白緞同至,空虛心中暗歎,他方才與那黑色惡斧硬拼一記,表面毫發無傷,但空虛自知已經受了一點不輕不重的內傷,而他剛要運氣調理,卻在這要命的時刻,紫白二女同時出手,完全不給他一分喘息的時間。 紫雨罩下,空虛手中法印另結,由獅子印轉水瓶印,兩掌一牽一引,漫天花雨被其勁力牽引,皆收為一束,空虛雙掌虛抱,那無數紫花在他雙掌中化為一個工整無比的紫圓,空虛托著紫圓向上一拋,那花雨再度激散開來,卻與白緞交彙在了一起。 頓時,數道白緞竟被花葉割得粉碎,可見那美豔的花葉,卻蘊含著致命的殺機。 但化解了白衣女的攻勢,然而紫衣女子那如蘭纖手已經拂上中門大開的空虛,和尚雙眼一睜,眼睛里亮起一點精芒,在這間不容發之際,他一腳在地上一跺,街磚塊塊碎裂,空虛卻騰身而起,雙腿連環踢出,把紫衣女的攻勢一一擋下。 卻在此時,風鳴聲突起,一彎黑色月牙破空而至,空虛人在半空,半分取巧不得,又剛化解了紫白二女的攻勢,正是新力未生,舊力已盡的時候,這月牙來勢凶猛,若不擋下,必是身死之局,空虛大喝一聲,雙拳聚起兩團金光,毫無花巧地擊在黑色月牙之上。 空中爆鳴突起,金光黑線四射,空虛吐出一口鮮血,如斷線風箏一般地落下,卻在那一團金芒之中,一道紅線電射而至,紅衣女眼眉含煞,纖手揮揚,黑色惡斧化為一團黑影,那黑影之中斧光連現,便朝著空虛斬去。 眼看黑云襲至,空虛微微一笑,雙掌推出一團金光,金光一觸黑云,便又爆射而開,這團光氣雖阻不了黑云惡斧,卻推得空虛快上一線落到地面,一觸地面,空虛便就地一滾,雙掌再一撐,人馬上彈向臨街商店,那黑云慢上一分才觸及地面,頓時,轟然大響中,人行道上的泥沙潮湧,包裹著水泥磚塊等物沖上了半空,大街之上憑空飄起了一朵灰云。 這朵灰云剛好擋住了三女的視線,空虛背梁一挺,身後商店的玻璃片片裂開,空虛飛退進了商店,腳下不停,便沖向了商店後門,身後冷哼聲起,三女自是不會任他逃脫,也跟了進來。 這商店是一間小型的超市,其中商品繁多,空虛心中暗道一聲罪過,雙掌不斷翻飛,那諸多商品紛紛被他拋向了後方,眼見數不清的東西罩頭而至,三女氣得哼聲連連,這些東西自是傷不得她們分毫,卻多少拖延了她們一點時間。 當下,紅衣女黑斧連閃,一堆商品如電視機等物便憑空四裂而開,她不再疾奔,反而停下了腳步,嘴中清咤一聲,黑斧高舉斬落,卻只落一分便停。 斧鋒雖停,那一斧中蘊含碎山開岳之勢卻驟然而發,轟然聲中,三女眼前諸多物品皆往兩旁激射,一道清晰的碎痕直追著前方空虛而去。 空虛只覺後方斧氣激蕩,獅子印再結,他亦大喝一聲,回身便是一拳擊在銜尾而至的斧氣之上,身形便又加快幾分朝後門方向飛掠,若被他出了後門,只要收斂一身佛力氣息,三女便絕難在這高樓林立的城市里把和尚再找出來。 紅衣女為了開路而停步,但紫白二女卻速度不減,眼看空虛即將逃脫,兩女清咤一聲,皆飛身而起,身形拉出一白一紫兩道虛線,飛快地射向空虛,但空虛終究比她們快上一線,眼看朱紅大門將至,只要出得此門,空虛便會盡斂氣息,那時這三女要在尋上他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卻在此時,空虛突然眼前一花,視線里的世界竟然變得青白起來,他只覺得方才那迅速無比的身形,如今卻似淌在水泥地中一般,每前進一分都要耗上相當大的力氣。 和尚還不清楚對方用上了何種秘術來拖延自己的速度,頓時,一股邪惡的意念如針般刺入他的識海之中,空虛大驚失色,能夠輕易侵入自己識海的這份功夫,可不是普通的高強,空虛心中法印連結,卻分毫阻不得這股意念的侵入,頓時,空虛只覺識海深處爆發出一股冰寒的氣息,他幾乎全身為之凍僵,在這緊要關頭,和尚輕咬舌尖,噴出一股熱血,體內陰寒立減。 但他卻突然看到了一付畫面,就如同初時被紫衣女的天魔幻象所影響一般,空虛看到了瓊宮玉室,看到了以美玉為飾的樓台亭閣,一座巍峨秀麗高台出現在他眼前,他方想看個究竟,畫面一變,他已經來到高台之上。 那高台上,鑲金飾銀,極盡奢侈之能事,一群華衣佳人正在台中翩翩起舞,而高台主位之上設有一案,案旁一男一女相擁而坐,男子長相粗豪,女子媚色無雙,這付場景空虛只覺似是在哪見過,卻不想那案上女子突然向他望來,空虛心頭一震,剛想別過臉去,一雙冰冷無情的眼睛已經占據了他視線的全部。 下一刻,高台為熊熊烈火所焚,台下只剩下那妖媚女子,她仍然盯著空虛,嘴色含笑,語氣卻冰冷之極地說道:“世間男子,皆是那見不得美色之輩,小和尚雖然修佛十載,見了奴家還不是照樣眼眨都不眨一下。” 空虛聽得全身一震,在一瞬間,他已經知道眼前此女是何人物。 卻還未等他叫出聲來,空虛頓覺全身一痛,立時,那高台美人全皆消失,他還是在那超市商台之中,離朱紅大門亦只數步之遙,但現在這幾步的距離,卻成為了鴻溝。 他的全身飄灑著無數紫色花葉,紫花如刀,切得他體無完膚,但身上那袈裟終非凡物,其中南海觀音淨業咒發揮了作用,一層蒙蒙藍光罩住空虛胸口等重要部分,保得他不為花雨奪去性命。 空虛自知方才自己為幻象所攝,才會落得如今先機盡失的地步,還好第一道攻擊是漫天花雨,這遍身發痛倒把他從幻覺中拉回了現實,若是那惡斧臨身,怕是早已命喪黃泉。 但花雨侵襲之後,兩道白緞卻纏上了他的雙腳,空虛剛從幻覺中擺脫出來,反應比平時慢了不少,等得白緞纏身,方為驚覺,腳底一緊,空虛身體一晃,便被拖倒在地,卻還不等他去解那白緞,一朵紅云便當頭罩下,那黑斧精光四射朝他斬來。 空虛心中暗喊一聲“我命休矣”,卻在此時,焚風龍卷憑地而起,將紅衣女的一斧擋了開去,一個高鐵般的身影出現在空虛身前,此人手中一揚,一柄朱紅長戟便挑掉了空虛腳下白緞,他回過頭,粗豪的臉上紋著一個“牛”字。 “小和尚,此間便交給俺牛頭,你速速去查明其它地支方位,也好盡早了結了此事,俺老牛可在人間呆膩味了。” 空虛一愣,他雖然聽說牛頭馬面奉命來到人間,卻沒想到此際竟會在這等危險關頭遇上,還被人家救了一命,當下倒是有些呆住了,牛頭見空虛還愣在一邊,不由猛一跺腳喝道:“還愣著干嘛,等人家拿斧子來割你腦袋麼?” 一邊的白衣女子卻喝道:“地府牛頭,難道你們忘了地府天庭不得插手人間之事的規定,現在硬要插上一手嗎?” 牛頭嘿嘿笑道:“三只小妖也知道此事,可惜,那鎮守地獄十八層的大人在我們來之前只說過,不讓我們插手人間與你們之間的事情,可他沒說過不能在你們手底下救人啊。” “想在我們手底下救人,那倒要看看你的本事。” 白衣女嬌咤一聲,便當先襲至,紅紫二女亦從旁掠來,牛頭大喝一聲,聲若洪雷,那朱紅長戟旋風再起,便舞出無數戟影將三女盡數接下。 空虛見狀,馬上從地上起來,一手推開大門便跑出了商店的後巷,他知道牛頭是有心要幫他,他們雖然不能直接參與人間之事,但從旁協助卻沒有明令禁止,這才讓牛頭他們鑽了空子,順利地救下了他空虛一命。 既然命撿了回來,而那三只千年妖怪又有牛頭攔著,空虛哪還不趁此良機,盡快找出其它三處地支方位來。 于是,這妖魔處處的城市里,便多了一個滿身汙血的身影。 天上,那黑云和幽氣越積越厚,已有往下方壓下之勢,受冥云幽氣的影響,一道道厲絕紅光不斷自地底透出,那紅光中鬼嘯連連,十八層的諸多厲鬼已經有破土而出之勢。 紅光厲絕,冥云漫天,卻時已近黃昏。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六章 伏擊     下篇:第三十八章 畢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