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九章 血殤  
   
第三十九章 血殤

安培一夜都沒有合眼,事實上,他也睡不著,看著J市一步步變成妖怪惡鬼的游樂場,他怎麼還會睡得著,雖則出現的黑衣人不懈地消滅著街市上游蕩的諸多奇異生物,但隨著奇異生物越來越多,黑衣人一方漸漸自攻擊轉為防守,只死死地守住市民所在的各個住宅區,而無力再反撲其它妖怪。 警察局長自窗外望下去,在黎明將至的蒙蒙晨光里,J市的市區卻漸漸為不斷透出的紅光所淹沒,眼看那按辟邪符錄所點亮的路燈逐一熄滅,那紅光似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著,而隨著紅光越盛,一聲聲攝人的奇異呼嘯便自那紅光中發出,嘯聲如同來自九幽之下,讓安培感到一陣陣冰寒。 紅光越盛,妖獸也跟著多了起來,這些平時難得一見的奇異生物不知從何而來,它們正緩慢卻堅定地增加著自己一方的數量,從安培這個角度看下去,警察大樓的樓下,已經圍了密密麻麻的一圈妖獸,但它們暫時還突破不了由黑衣人組成的保護圈,只是安培心底也沒底,這份脆弱的安全能夠維持到什麼時候。 此時,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了悅耳的鈴聲,剛被凶獸混沌破壞的局長室里,也就臨時找來這麼一張辦公桌,手機震得長方型的桌子嗡嗡直響,安培吸了一口氣,走了過去拿起了手機。 “喂,趙小姐?”一看是小夏的電話,安培臉上才現出一絲喜色,這個奇異的女子和她的同伴是這城市唯一的希望,安培希望她能給自己帶來一些好消息。 “是我。”話筒里傳來小夏爽朗的聲音,讓安培聽得心中一寬。“安局,麻煩你現在給安排一輛車子過來行麼?” “這沒問題。”安培走到窗口說道:“只是眼下街道上都被那些你們稱為妖獸的生物占領著,恐怕我們的車過不了你們那邊,要不,你們可以到酒店的停車場去拿一輛車開,我想那里應該還有未曾開走的車子。” “那也可以,有安局這句話,那我們可就不是什麼盜車賊了。” “哈哈,趙小姐真會開玩笑。”安培倚在了窗口,他聽出小夏語氣里沒有之前的那份緊張,想是他們已經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這時,安培的發稍搖晃了起來,接著,他感到了風,一陣陣風從遠處吹來,又掠到了天的彼方,安培回過身,面向著窗外他伸出了手,用手指感受著風的流動,接著,他的手輕輕一涼,濕潤的感覺隨著傳來。 同時傳來的,還有淡淡的血腥之味。 安培頓時愣住了,他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他看的是如此入神,以至連小夏的電話也忘了聽了,只見他的手指上,正淌濕著一點朱紅,紅色的水,像血! 他伸出頭望向了天空,一滴液體滴在他的臉上,又緩緩流了下來,在他嘴邊輕輕淌過,他的嘴唇不自學地咂了咂,唇間傳來一種咸味,像海水,亦像人血。 然後,紅色的絲線劃過他的眼睛,安培張大了嘴,連連退後,直到撞到了身後辦公桌,他看著窗外,窗外的天地已經被紅線切割成無數個立面,紅色的,鮮紅的雨自天而降,如血一般傾倒在這座城市之上。 “安局,安局?”手機的那一頭,小夏的聲音傳來,讓安培回過神來。 他拿起手機連忙說道:“趙小姐,這是怎麼回事,天啊,外面下起了紅色的雨!” 電話那邊的小夏輕輕一歎:“就如你所見的,安局,幽氣已經開始進入第三階段了,過得今天中午十二點,J市便會完全淪為煉獄。” “那怎麼辦?”安培顫聲說道。 “我們現在已經找出陣眼所在,現在我們正要前往,務必在十二點前擊潰整個陣眼,只要陣眼一破,J市便有救了。” “那,那需要我提供什麼幫助嗎?” “不用了,謝謝。”小夏回絕了安培。“如果非說幫助的話,就請為我們祈禱吧。” 說完,小夏掛了電話,安培卻從她最後一句話中,嗅出了不祥的氣息,他放下電話,看著窗外不斷落下的紅雨,頓時心事如潮,連手機掉到了地上也不知道。 酒店中,小夏放下手機,看著窗外漫天紅雨,淡淡說道:“時間到了,走吧。” “走吧。” 我隨口應道,便先出了房間,房間外的走廊上,空虛一身灰袍,他站在電梯旁,朝我們點了點頭。 我們坐電梯直接到了酒店的地下一層,這停車場里果真還放著不少汽車,想是人們忘了拿了,我們也不客氣,選了其中一輛黑色跑車,時間緊迫,我一拳擊在車窗上,紫炎一吐,車窗玻璃頓時化成了液體流了下來,我伸手進車里一按,啪一聲車門便打了開來。 三人上車之後,我學電影中的情節一般扯下電線一陣把弄,車子卻半晌沒個動靜,心中一急,我不由狠拍了一下方向盤,卻不想車子一震之後,倒是把電源接通了,在小夏的抿嘴輕笑中,我一把拉上車門,油門一踩,車子便朝著地下車庫外駛去。 汽車轉了個彎後,消失在一雙眼睛的視線中。 “你很想跟上去吧,也罷,我們還得跟著他們,就帶你走這一趟,只是你別忘了,答應我們的事卻沒有做到,我想下場你也相當清楚吧。” 一把冷漠的聲音在車庫的某個角落里響了起來,一個纖弱的女子身影從一輛紅色汽車後走了出來:“我知道,但在那時刻來臨之前,讓我再看看他吧。” “哼,知道最好,我就權當做一次好事,走吧。” 一道黑影掠過女子身旁,車庫中憑空卷起一股幽青色的旋風,風散,女子已經消失在原來的地方。 車子沖上了街道,馬上帶起了一蓬紅色的雨水,整個J市無論天空還是地面已經是血紅一片,車前的兩把刷子不斷地劃涮著,才讓我勉強看清眼前的景象。 血雨漫天,妖獸遍地,J市一付末日之像,我們便驅車行走在這岌岌可危的城市間,帶著萬二分沉重的心情,在導航系統的指示下向騰飛大廈前進著。 似乎感覺到我們的威脅,那騰飛大廈的方向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妖力波動,同一時間,我們在車中皆抬頭望向天空,一道水霧在遠處騰空而起,然後一股股波動朝我們這個方向掠來。 小夏臉色一變說道:“不好,她在驅使這城里的妖獸惡鬼前來阻截我們!” 果然,小夏的話音方落,一匹渾身漆黑的狼獸便自街道旁的商店中躍了出來,我們的車子剛駛過它的身旁,只聽它仰天一陣長嘯,我在車鏡中看得真切,一匹匹差不多大小的黑狼逐一出現在我們的車後,然後它們便朝著我們奔將過來,這些黑狼行動如風,竟沒兩下子便追到了車尾,我一咬牙,汽車咆哮一聲,馬上提速將它們甩在了後面。 我還沒來得及得意一下,車頂便是一震,接著便傳來了一聲獸吼,那精鋼所制的車頂竟冒出了連串火花,一道道裂痕自上方出現,車上不知被什麼妖獸所據,我猛然一甩方向盤,車子發出尖銳的叫聲朝路肩方向狂甩,只聽上方一聲大吼,一只虎頭豹身的怪物被甩飛在一根路燈之上,我見甩掉了妖獸,方向盤往另一邊一轉,車子擦過路肩,擦出連串火花,卻又駛回了路中。 “哇,看不出你還會飆車。”小夏捉著座位,一臉興奮地說道。 我老臉一紅,轉過臉說道:“別胡說,我平時可是正經八百的開車,眼下還不是被逼的麼。” 小夏想笑,笑容卻才出現,便指著前方叫道:“小心前面!” 我連忙回過頭,卻見一群形態各異的妖獸從四面八方湧了出來,血水四濺中,它們或奔或走地朝我們圍了過來,照這樣下去,我們勢必被擋在路上而不能前進一分。 小夏拿出數張本星真符:“沖過去,它們讓我對付!” 她這話音方落,卻聽另一把聲音在車外說道:“小女娃,別浪費力氣,這些小東西就交給我打發好了。” 我們均覺眼前一花,黑衣長發的馬面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車子的左側,他朝我們笑了笑,手中青刀一轉,馬面長嘯一聲,身形加速,在車前留下一道清晰的水線,長刀前遞,破開漫天紅雨便殺進了妖獸群中。 只見前方青光迸射,不斷有妖獸被挑飛,小夏愣了半晌,才將星符再次收了起來。 汽車順利開過了青光為我們開出的通路,我一邊開著車,一邊看著鏡中後方的情景,馬面長發飛揚,一把青刀大開大合,每當光芒一閃,便有數不清的妖獸被斬得飛起,這黃泉軍曹的左指揮使,竟靠一人一刀,便將萬千妖獸盡皆攔下。 再駛過一個彎道,騰飛大廈已經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這棟外表沒有一分特殊的大樓外,依然圍繞著數量無以計數的妖獸群,我一發狠,車子的速度提到了極致,便試圖硬沖過去。 卻只見車前紅光一閃,一道人影比汽車更快地沖向了妖獸群,此人亂發紅戟,卻不是牛頭是誰。 巨喝聲中,牛頭朱紅長戟一陣狂舞,比馬面亦不惶多讓的挑起無數妖獸,他化作一道移動的紅嵐狂卷,將一只只近身的妖獸擊得四飛而起,長戟所到之處,獸血漫射上半空,與那紅雨一起又落回了地面,頓時間,街道飄散著濃郁的血腥之氣。 我們在牛頭的開道下順利地接近大廈,車輪飛轉間,卷起一蓬蓬混和著獸血的水珠,也不知輾過了多少只獸尸,才終于來到大廈前,我速度不減,最後車子一擦路肩,整一輛跑車便飛了起來,一直撞進了大廈之中。 玻璃大門呻吟一聲,便轟然四碎,我們在車上均震得一震,汽車方停了下來,一輛好好的跑車卻已經變得不堪入目,我們自車上下來,只見牛頭來到了大門口,紅戟紛飛中,把一頭頭試圖竄入大廈之中的妖獸盡皆屠戮。 看著外頭已經化為血色的世界,小夏輕輕說道:“走吧,是做個了斷的時候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八章 畢方     下篇:第四十章 窮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