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三章 誅妖  
   
第四十三章 誅妖

古玥的死,讓我心里某個角落傳來一聲脆響,然後眉間泥丸之穴狂跳不止,像是某個古老的意識在我的靈魂深處蘇醒過來一般,仰天怒吼的我突然看到了一雙金色的眼睛,金瞳之中,銘符時隱時現,隱現之間,頓見輪回。 “讓我來教你,如何戰斗吧,可別墮了斬天之名啊。” 一把冷漠無情的聲音在我腦海之中響起,只覺得腦海深處像是有什麼爆炸開來,無數的意識如江河入海,全部流入了我的腦海中,我再睜開眼時,兩眼所見已是一片銀白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隱藏它的秘密,我雙眼所及之處,一切事物的信息便倒流回我識海之中,我不清楚自己是如何進入這個狀態的,但這個狀態卻讓我感到熟悉,仿佛很早以前,我便擁有這能夠看破萬物真相的能力一般,只是,我還覺得,我還缺少一些東西,至于那是什麼,我卻想不起來了。 “軒轅三鎖,一鎖鎖念,念鎖即已打開,天下萬物再無秘密可言,縱使是萬年天狐,那又如何……” 那聲音繼續在我耳邊細碎念道,他似是在教與我一些我本來知道,卻忘記了的東西,我進入了一種催眠般的狀態,忘記了古玥身死的傷悲,忘記了身體受創的疼痛,我只記得一件事,那便是殺了天狐妲已。 當這個念頭浮起時,它馬上變得清晰無比起來,占據了我整個腦海的意念,讓我喃喃說道:“此妖,當誅!” 話音方落,妲已的身影便出現在我眼中。 妲已正與空虛纏斗著,和尚在對付窮奇時已經受了不少傷,但他佛力纏長,即使在爭斗中,也能夠借由回氣的瞬間緩緩回複佛力,再加上他諸般印法正是妖邪的克星,何況還不時發出“卻邪印”,因而雖勝不了妲已,卻也一時不致于落敗。 而空虛保得不敗的原因當中,妲已自身受創占是一個最直接的原因,萬年天狐先是由修羅所創,到現在她還沒時間回複左肩的傷勢,因而她的左臂使喚不靈,再加上後來與畢方的纏斗中,被這頭炎之神鳥燒傷了多處,畢方的炎力到現在還在她的體內肆虐著,妲已的一身妖力倒有五分用在阻止畢方炎勁侵體之上,因而才讓空虛纏上了許久。 對上空虛這種久侍佛前之人,妲已的媚功幻相無從施起,而殺氣狂猛的惡斧卻又為修羅所斷,如今妲已所持不過是死氣利爪,當然,如果她願意回複天狐本體的話,擊殺空虛也不是一件難事,只是一旦回複了天狐本體,要重新化為人形,便又要用上一些時間,急于回複全盛期力量好殺上天庭報仇的妲已,便將這個念頭強壓了下來,只是加緊自身傷勢的回複和逼出體內炎勁,只要給她時間,擊殺空虛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卻在這纏斗之時,妲已突然打了一個冷戰,她突然泛起一種成為了獵物般的感覺,然後眼前一花,她和空虛之間突然插進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剛才差點就被她殺了,現在卻充斥著莫名卻又讓妲已害怕的氣息的男人。 妲已見他看向自己,那雙沒有感情一般的銀色雙瞳中,妲已看到自己驚恐的面容,天狐微微一愣,自己是在害怕麼? 她問自己,這種軟弱的情緒,她以為自從成為九尾天狐後,便已經被她所忘記,即使當年有諸多神人相助的姜尚殺上鹿台之時,即使她為捆仙索所縛,眼見打神鞭即將落之下來之時,她也沒有浮上這種情緒,但現在,她卻感到了害怕,害怕那雙銀瞳這樣盯著她。 于是妲已尖叫一聲,竟然向後飛退。 我看著妲已抽身飛退,卻一點也沒急著追上她,因為我知道,現在的我,空間距離再不能束縛得了我,帶著一點戲謔的表情,我看著妲已在我眼中迅速飛退,然後才朝前跨出了一步,頓時,我出現在了這絕代妖嬈的身後。 反手一劍,“斬魂”透明無形的劍鋒劃出漫天雨水,一道無形的劍痕朝妲已橫腰攔至。 空虛站在了原地,任由漫天紅雨把他淋濕,他看著天台另一邊的戰斗,妲已竟然出現了完全的守勢,那萬年天狐,竟然苦苦防守著一個在數分鍾前差點就被她擊殺的男人。 剛才他來到自己身邊時,那氣息是如此的陌生,空虛感到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那種氣息,冰冷無情,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劍。 歎得一聲,知道眼前的戰斗已經不是自己能夠插手得了,也沒必要插手,他走回小夏身邊,小夏正努力邁著虛浮的步伐朝古玥的尸體走過去,空虛扶了她一把,兩人很快來到古玥尸體之旁。 “那個人,是他麼?”空虛輕輕問道。 小夏點點頭,人卻坐倒在地上,她看著古玥,良久卻說出話來:“謝謝你,謝謝你救了他,哪怕在以後的日子里,他的心中會永遠留著另一個女人的身影,哪怕我再不能占據他身心的全部,我還是要謝謝你。” 說完這句話,小夏抬起頭看著空虛,和尚看到她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只聽小夏說道:“我很自私是吧,但只要他還活著,我就算再自私個千萬倍也願意,女人,本來就是自私的動物,不是麼?” 空虛搖了搖頭,情之一物,為雙刃之劍,傷已亦傷人,和尚蹲了下來:“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活著的人,必須擔起比死都更多的責任,如果你覺得欠古玥什麼,就加倍的愛那個男人好了,把古玥的份,也一起給他吧。” 聽空虛如此說道,小夏再也忍不住,哇一聲哭了出來,空虛拍著她的背,眼睛卻望向妖狐的方向:“只是,他現在變得如此狠絕無情,卻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小夏從空虛身後揚起了頭說道:“他現在如此無情,卻是過于著重感情之故,就像那時候,他覺得保護不了我一般,眼下古玥又為他而死,他其實是在自責啊。” “自責麼?”空虛說道,像是在問別人,更像是在問自己,對于和尚來說,入世本身也是一項修行,生或死在他的眼中無非是輪回的一種過程,但現在,他突然感到一絲淡淡的哀傷。 妲已完全轉為守勢,她不想這樣,卻沒有辦法,面對眼前這個男人全無痕跡可尋的攻擊,妲已只能將每一分力量都用來防守,她想不明白,為何這個男人前一刻還差點死在她的手上,下一刻卻厲害得要自己全力防守,妲已心想,莫非他之前保留了實力,但這個想法旋即被她否定,眼前這個男人的力量並沒有比之前強上多少,但對于技巧的運用,卻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看著那雙一刻也沒有忘了盯著她的銀瞳,妲已想,大概一開始就不能去招惹這個男人才對,但現在,她卻已經連後悔的時間都沒有。 那男人的每一劍,皆是從毫無可能的角度出現,似乎他完全可以無視空間,總能從妲已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擊來,因此妲已雖然在防守,卻守得相當狼狽。 我一手往妲已虛按,數道紫炎自天狐身後出現,紫炎如蛇般繞著妲已身體盤繞,紫炎的正力把妲已的行動封鎖了下來,看著這幾道如鎖鏈般的紫炎,妲已尖嘯一聲,渾身妖氣爆發,但炎鏈卻只漲得一漲,並沒有如妲已想象般應身而斷。 舉起了虛無劍鋒的“斬魂”,我輕輕往下一劃,立時,我身後的空間中出現八道淡淡水痕,隨即,雨水激射,八道紫焰天刀狂飆而出,焰刀斬破了雨幕,在蒸蒸水汽中,焰刀如龍,直往被封鎖了行動的妲已撞去。 妲已尖叫一聲,雙手利爪暴長,白光閃動幾次,炎鏈之上出現道道細痕,天狐雙臂再一撐,炎鏈終四裂而開,妲已一掙脫炎鏈的束縛,馬上便側身閃過最先到達的一發焰刀。 紫焰轟鳴,每一發焰刀便引起一朵紫云,大廈天台在不斷搖晃著,紫焰的正力把天台表面的硬殼與其中的腸管狀物燒得灰煙直冒,妲已便在這焰刀紫云間左穿右插,堪堪閃開八發紫焰天刀,但待得她停下身來,臉色卻一片蒼白,身體也跟著搖晃起來。 原來,她雖則避過了焰刀之威,但天台的其它死物卻置身于我這斬天一式的殺傷范圍中,不僅地面紫殼與管狀物被毀去了一片,連天台邊緣三四方柱台也盡皆毀去,這都天邪陣的控制中樞被毀掉了一些,似乎連天上落下的紅雨便開始有減弱的趨勢。 “我的都天之陣…”妲已看著被紫焰轟得只剩下台腳的中樞柱台喃喃說道,隨後,她眉心的紅玉射出急劇的紅光。“毀我大陣,害我報仇無望,天下男人,果真都是該死之輩!” 妲已利叫一聲,眉心紅玉綻放奪目紅光,從城市的上空望下去,那大廈天台之頂似是升起了一輪紅日,紅日之中,妲已利叫不絕,竟也震得大廈微微顫動起來。 在一片紅光中,妲已浮空而起,她屈起了身體環抱而坐,紅光突然一漲,便又縮了回去,最後綻放出一股讓人無法目視的強光,即使以我那可看破世間萬物其本源的銀瞳,也只能看到那一團紅光中,漸漸生成一團巨大的陰影。 最後,紅光呼嘯一聲,化成一道巨大的光柱沖上了云宵,激得天空冥云紛紛散開,而妲已的妖氣,卻變得比方才更加強盛了。 砰—— 在那紅光中,一只雪白的爪子踩落地面,地面上的紫殼頓時裂開了幾分,紅光漸漸散去,一只如坦克般大小的巨大狐狸出現在天台之頂,巨狐毛發雪白,一雙幽藍的雙瞳之上嵌著一顆銀紋為里的紅玉,這巨大的狐狸仰首長嘯,刷一聲,它的身後九條尾巴如扇形排開,一股強烈的妖氣便自那九尾展開之際彌漫而開。 空虛和小夏微微張開著嘴巴,他們自地上站了起來,兩人面面相覷,卻齊聲叫道:“天狐真身?” “人類,能逼我現出真身,你已足以自傲。”巨狐鼻間噴出一口白氣,它發出妲已的聲音說道:“想我自青丘之國來到人間,即使姜尚打神鞭加身,也未能逼我現出原形,但現在,我卻不得不現出九尾真身。” 我看著這頭一口便能夠吞下我的狐狸,冷冷笑道:“姜子牙當年擊下打神鞭之時,不是未能將你逼現原形,而是你不願意吧,一旦你現出天狐原形,再受那打神鞭一擊,只怕你再修練個萬年,也得灰飛煙滅,可見你這天狐原形,是不得以而為之,所以現在也不用在那邊大放闕詞了。” 天狐的眼中閃過一絲懼色,我卻只覺得可笑,在我眼中,天地皆無秘密可言,何況是一只萬年狐妖,在進入念鎖解放的狀態後,我便看出天狐的本體深藏在妲已這付身體之下,方才那一式斬天劍,如若能擊中她最好,若擊之不中,也好毀了邪陣中樞的柱台,好死了妲已逆天回力的心思。 果然,見回天無望,這天狐自問憑妲已肉身根本無法和我對抗,便逐了我的願回複了九尾天狐的本相,也只有它回複了本相,我才能夠徹底殺了它,而不必像當年的姜子牙一般只是將它封印。 只有殺了它,才能給古玥報仇。 一想到這點,我心中便是一痛,同時殺機潮湧而起。 感覺到我的殺機,天狐長嘯一聲,便往我撲來,我看著它不斷接近的身體,緩緩舉起了透明劍鋒的“斬魂”,天狐一聲怪叫,巨爪便朝我撲下,我的身影在原地一閃,巨狐只撲中了我的殘像,空中風聲微響,我已經來到天狐的上空,一劍悠悠劃下。 一道淡淡的劍痕掠起連串水珠朝天狐背部落去,它方察覺到我的動作,雪白的背部卻已經多了一道紅色的血痕,血痕不斷擴大,把它兩邊的毛發都染成了紅色。 天狐哀鳴中,我淡淡說道:“原來狐妖的血,也是紅色的啊。” 白影掠起,天狐一個轉身,一雙狐眼中閃爍著翻騰怒火,它嘶叫一聲,身後九條尾巴一擺,九道白色死氣便朝我射來,我身體朝前微微一傾,身影再次閃動,便來到天狐身後。 紅雨中白痕一閃而沒。 天狐再次尖叫一聲,一條碩大的尾巴齊根而斷,血水狂噴中,天狐發了狂地轉身朝我捉來,但見它一只巨爪伸出五只銀光閃閃的尖爪,撕碎了雨水空氣捉向我的頭部,我看著那白爪,便想起了古玥被五爪穿胸的畫面。 一聲清鳴響起,我和天狐之間的雨幕中徐徐劃過一道劍痕,天狐那巨爪立時從中裂開,大半個爪子連著血肉裂了開來,天狐一個吃痛,頓時撲倒在了地上。 我看著與我相隔不過半米的巨頭,舉起了劍就欲斬下,巨狐眼中閃過懼色,它低鳴一聲,剩下的一只前爪在地上一撐,便向後跳了起來,巨狐在半空中看著變得如螞蟻般大小的我,然後它又看到了空虛和小夏二人,那狐眼中凶光一閃。 我看著躍向了高空的天狐,然後又看到它的巨頭望向了小夏的方向,突然,一股不祥之兆浮上心頭,只見天狐剩下的八條尾巴一擺,道道死氣如龍游下,跟著,天狐半空一個翻騰,巨大的身軀跟在死氣之後也撲了下來,務求將小夏二人一擊必殺。 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憤怒,身形一晃,我便消失在了原地。 轟—— 死氣巨狐讓天台爆起一朵灰白的巨大煙云,連不斷灑下的紅雨也被一擊的沖擊波震得飛離這片區域,在天台的搖晃中,小夏一個立足不穩摔倒在地上,天狐的攻擊來得過于突然,她和空虛完全沒有應變的時間,眼看死氣妖狐襲至,二人自問必死,卻沒想到一根頭發也傷不著。 這一切,全因他們身前的一個身影。 灰煙滾滾而散,天狐睜大了眼睛,它不敢相信,死氣再加上它舍身一擊,竟也被眼前這男人接了下來,它看著自己另一只被斬斷了的前肢,跟著便發出一聲嘶鳴。 在那間不容發之際,我來到小夏二人身前,以“斬魂”無影之鋒接下了八道死氣,但卻來不及化解天狐的全力一撲,還好銀瞳狀態下的我對自身力量運用圓通自如,利爪及身時我道力急運,卸去了天狐絕大部分的力道,才沒被它一抓撕裂了身體。 但五道深可見骨的血痕卻出現在我的身體左側,我看著天狐仰天慘嚎,右手虛劃一劍,天狐叫聲戛然而止,然後,一道血線出現在它的脖子之上。 我回身朝小夏走去,身後撲嗤一聲,九尾天狐的腦袋便裂了開來,最後碰一聲掉到了地上,巨頭一落,天狐那巨大的身體也跟著軟倒在地上,巨軀落地,便震得大廈又是一搖,但這萬年天狐,卻就此沒了聲息。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二章 問情     下篇:第四十四章 重見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