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四章 重見天日  
   
第四十四章 重見天日

我走向小夏,眼中的世界漸漸回複平常的顏色,到了小夏身邊時,眼中的銀色銘符已經完全消失,我感到一陣脫力,身上的傷口也開始滲出血來。 “阿強…”小夏看著已經和血人沒什麼兩樣的我,心痛的看著我。 我朝她點點頭,然後看向小夏身後的古玥,小夏和空虛馬上讓了開來,我走前兩步,跪坐到地上。 紅雨不斷拍打在古玥的臉上,在她眼下彙成兩道細細的溪流,我伸出手,撫著她的臉:“玥玥,對不起,若我能早些殺了這妖狐,你便不用為我而死了…” 雨中,小夏看著我的背影,心中不忍,便在後面一把抱住了我。 感受到身後的那團溫暖,一陣泛力的感覺襲上心頭,我雙眼一黑,便暈將過去,在那兩眼迷糊的瞬間,我似乎看到了在雨中的遠方,古玥微笑著和我揮手。 “再見了,強哥,你要,好好活下去,帶著我的思念,好好地活著…” 柔膩細碎的聲音在我耳邊低低地響起,像兒時的一首童謠,又如母親輕輕哼著的夜曲,我覺得眼皮越來越重,最後,意識沉入了靜穆的黑暗中,我暈睡了過去。 “阿強!” 小夏叫道,她只覺得懷中男人一重,便往古玥的尸體趴下,她道力用盡,身體四肢均感到乏力,男人這一趴,她無力扶起,倒也跟著一起趴在地上。 空虛連忙扶起了小夏,她看著男人的身下漸漸淌出了一地的血水,心中一驚,身體便是一陣無力,如果不是空虛扶著,怕馬上又會摔倒在地上。 和尚給小夏渡過一道佛力,瞬間游遍了她的四肢百穴,小夏那枯竭的道力便又生出了一小股來,漸漸在她體內醞釀起來。 “你先給王先生包紮傷口,這破壞陣眼之事便交與我處理便可,這陣眼雖給破壞了小半,但邪陣還沒有完全停止,恐怕得將剩余的柱台全部破壞才行。”空虛見小夏臉色有了一絲紅潤,方松開了手。 小夏點點頭,就要蹲下身為重傷的男人處理傷口,卻在這時,空中風聲忽起,漫天紅雨被吹得四散飄零,小夏二人均覺眼前一花,那四散的水花中,立時便出現了兩道身影。 一高一矮的兩道身影出現在天狐的尸體之旁,空虛馬上護到了小夏身前,若來者不善,眼下也只剩下他一人還有再戰之力。 出現在空虛眼中的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小孩,男人三十歲左右,臉上有一道刀疤,而小孩則十多歲的樣子,掛著人蓄無害的笑容,兩只眼睛笑得都快眯在一起,卻在那一雙眼縫之中,不時射出一道精芒。 小夏一見那男人,便記起在排水村時,手持噬魂邪兵,搶走了金紋黑石的男人,不禁脫口叫道:“是你?” 那男人點點頭,用沙啞的聲音說道:“不錯,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小夏問道,隨後又看了身後的古玥一眼,旋又叫出聲來:“莫非便是你們控制著古玥?” “真是遲鈍哦,姐姐。”小孩插口說道,他雙手插在褲兜里,蹦跳著往空虛數人走近,待雙方之間的距離不足三米時,方停下了腳步,小孩踮起腳尖,朝小夏身後的古玥看了一眼:“真是可惜,那個漂亮的姐姐我還想和她多玩一些時候呢。” 想起古玥被逼著給所愛的人下毒時的無奈,小夏便覺心頭火起:“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逼迫古玥,為什麼你們要對王強下毒,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男人冷笑道:“那叫古玥的,我們可沒有逼她,我們救了她的性命,然後和她作一些交易而已,本來她只要接近你身後的男人,然後把我們要的東西拿到手便可,可她卻愛上了他,我們便只能要他死了,誰知道她甯願自己死,也不向那男人下毒,她那晚跑出了酒店,如果不是我們,她早就死在滿城的妖獸嘴中,我還想著制造一些機會讓她再接近你們,誰知道這笨女子卻自己跑出來送死,不過算了,反正現在,這個結果和我們預料的也差不上多少。” “至于我們的目的嘛。”男人手掌一翻,已經多了一把青氣彌漫的匕首,他反手一握,便朝著身後天狐插了進去,匕首轉了一圈,將嵌在天狐額頭的紅玉給挖了出來:“我們要的,便是這個。” 小孩也跟著嘻嘻笑道:“還有那男人頸上帶的石頭,我們也很想要啊,姐姐就把它拿過來給我們吧。” “要是不照我們說的做的話。”小孩收斂了臉上的笑容,慢慢睜開了雙眼,雙眼之中,凶芳畢現:“後果會非常可怕的,很可怕!” 男人手握紅石,緩緩走到小孩身旁,他舉起匕首直指小夏,匕首青光繚繞,一道道幽青的影子自匕首中飛了出來,繞著男人悠悠地轉著,只聽男人厲聲說道:“把他頸上的蚩尤石拿下來,否則,你們全得死。” 卻不想男人的話引起了空虛的注意,和尚大吃一驚,隨後踏前一步:“蚩尤石?你們竟然打著蚩尤石的主意,難道你們不知道,傳聞這玉石中封印著上古魔神蚩尤的靈魂碎片麼?” “小和尚真笨啊。”小男孩嘻嘻笑道,他從袋子里摸出一個黑色魔方:“就是因為知道,我們才要找齊了它啊。” 看著男孩手中的魔方,再看男人手中匕首,空虛喃喃說道:“魔器無盡立方,還有邪兵噬魂,聽聞最近一個世紀以來,有一個組織收羅了五件位列洪荒的邪道兵器,莫非你們便是?” 男人和小孩互看了一眼,隨後哈哈笑道:“不錯,我們便是‘暗影’!” 舉起手中匕首,幽魂呼嘯著自邪兵中釋放,它們繞著男人轉起了青色的旋風:“狄傑,代號——操魂使!” “我叫小明,哥哥姐姐好”小孩嘻笑著轉動手中的魔方,不多時,那魔方竟被他拆了開來,卻組成了一個人偶,他把這人偶往身後一丟,人偶的每一部分突然分割成無數的立方體,這些立方體又自行增殖起來,下一刻,由無數立方體所增殖組合的巨大人偶便站在了小孩的身後,他看了看身後黑色的人偶笑道:“但他們更喜歡叫我做操偶師!” “操魂使,操偶師?”空虛看著青嵐和人偶,臉色漸現凝重,和尚朝前再踏一步,身上灰袍無風自起,那灰袍之下,卻有縷縷金光透出。 空虛在胸前不斷結出諸般法印,然後輕輕一喝:“咄!” 頓時,天台微微晃了一下,隨後,空虛身後金光大盛,無數金光如蛇般在其身後游走,隨即凝聚成一個個金光大字,空虛法印再變,他的一身灰袍幾欲飛起,一篇由金光大字組成的般若經文卻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 “大般若卻邪經陣?”青色龍卷中的狄傑雙眼微微一眯,隨即大笑出口:“小和尚倒有兩分本事,可惜啊,這經陣要是普世禪院的宗主親自使出,或許我會顧忌幾分,只是由你這個一身佛力只剩下半的和尚使來,我倒要看看你能支持了多久!” 狄傑匕首一揚,幽魂龍卷便朝著空虛鑽去,他身旁的小孩也哈哈一笑,小手往前一指,他身後的巨大人偶發出金鳴之志,大腳一邁便越過了兩人,人偶手一提,便欲舉拳擊向空虛身後經陣。 空虛法印一變,身後經陣便發生了變化,他正想以經陣防禦,空中卻突然出現一紅一青兩道閃電。 青紅二色閃電交叉劈下,把幽魂旋風和魔方人偶震得往向退去,狄傑二人臉上雙雙現出沉重神色,這由邪兵魔器所發動的攻勢,竟被這青紅二電輕易地震開,那說明來人的力量,尚在他們之上。 二色閃電擊在地面之上,光芒暗下,一柄青色長刀和一方朱紅長戟交叉擋在狄傑二人身前,隨後,兩道身影徐徐自天而降,看著這兩道身影,空虛馬上收起了身後經陣,有這兩人在此,自己這邊三人的性命可保無憂了。 握上青刀,馬面將之拔起,對著狄傑二人悠悠說道:“你們走吧,有我和老牛在此,你們不用打他們的主意了。” 狄傑不甘地說道:“地府的人,何時開始插手人間之事了。” 馬面朝倒在地上的男人看了一眼,頭也不回地說道:“他和那位大人有莫大的關系,這次就算是違反了規定,但他的命,我是保定了!” 牛頭一揮長戟,不耐煩地說道:“你們走是不走,若還留下,便與我老牛戰上一場再說。” 狄傑二人面面相覷,均同時收起了人偶幽魂。 “黃泉軍曹的左右指揮使,我們可得罪不起,只是不知道,二位能夠保得了他多少時候!”狄傑丟下此話,便見小孩轉動手中魔方,他們身後的空間出現無數立方,然後立方體散了開來把兩人包圍了起來。 小孩揮了揮手,無數的立方體迅速地組合起來,把空間的裂隙填補著,而狄傑二人的身影,便在立方體完全填補了空間之後,消失在眾人眼前。 馬面手持青刀,轉身走到小夏身邊,小夏馬上讓開,馬面蹲下身體,一手按在暈倒的男人背上,一陣蒙蒙的黃光自手掌透出,緩緩地流入男人體內。 “他,他怎麼樣?”小夏算是第二次見到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帶著一絲敬畏,又帶著一絲惶急,她不由脫口問道。 馬面朝她露出一個微笑:“有我在,他還死不了。” 有馬面這一句話,小夏終放下心來,于是她站在一邊,便這樣默默地看著馬面為地上的男人治愈著傷勢,而另一邊,空虛已經開始著手破壞著其余的邪陣中樞,牛頭則像處理混沌的尸體一般,手放黃火,將九尾天狐的巨大尸體逐一燒化。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漸漸又恢複了意識,睜開眼睛,我看到的是一個模糊的笑臉,像古玥,又像是小夏,再過得片刻,我的視線才清晰起來,這才看到小夏雙眼帶淚的笑臉。 “小夏。”我輕輕喚道。 “你再歇會,不要說話。” 小夏說道,接著扶起我的肩頭,讓我輕輕地轉過身體,她小心地把我的頭放到了她的腿上,讓我可以看著天空。 天空之上,冥云正漸漸地散去,一道道陽光從那厚重的云層後射了下來,像一道道金箭一般射穿了冥云,一縷金光照在我的臉上,我舉手摸向那一點溫暖,輕輕問道:“都結束了?” “嗯,都結束了!” J市的天空漸漸為陽光所籠罩,冥云散去,紅雨漸止,感受不到幽氣,諸多妖獸和惡魂也跟著散去,當陽光灑在街道上時,黃泉軍也消失在了角落里,一付劫後余生般的景相出現在J市的市區里,但隨著人群歡呼著跑上街道,那躍動的活力,卻把城市的死氣,一點一滴地替代著。 在經曆了數天的冥氣圍城之後,J市,終于重見天日! 一個月後,A市的南山墓園中。 我和小夏站在古玥的墓前。 J市的危機解除之後,我們親自把古玥的尸體送回了B市古振聲處,剛從美國回來的古振聲看到自己女兒的尸體時,幾乎暈了過去,我們把事情的始末如實托出,沒有一分隱瞞,古振聲一直安靜地聽著,並沒有我預想中的暴跳如雷,最後,他還要求把古玥安葬在A市的墓園里,他說,他的女兒一定也會希望,可以葬在離愛人最近的地方,我們當然不會拒絕古振聲的要求,于是第二天,一場盛大的葬禮在南山墓園舉行。 在古玥葬禮的一個星期後,我們便聽聞古振聲變賣了所有家產,然後把財產的絕大部分捐給了世界紅十字會,自己則離開了B市不知所蹤,這個喪失了妻女的男人,大概不敢再呆在這個讓他傷心欲絕的城市,我們得知這個消息時,只能在心中默默為古振聲祈禱,祈禱他可以找到自己的新生。 把一把雛菊放在古玥的墓前,我蹲下身輕輕撫過她的像片,古玥雖然死了,但我會永遠把她記住,讓她就這樣活在我心中的某個角落里。 “接下來要怎麼辦?” 身後的小夏輕輕問道,我站了起來,拿出頸間的綠色玉石。 “一切的事情皆因它而起,所以,我想先弄清它是什麼,蚩尤石,究竟是什麼?” “那麼,我們只能走一趟普世禪院羅?” “只能如此。”我捉住小夏的手:“你會和我一起去吧。” “當然。”小夏笑道:“別說普世禪院,即使是天涯海角,我也會跟著你的。” “我知道,那我們快走吧,別讓空虛等太久了。” 拖起小夏的手,我走下了梯道,沒有向古玥告別,只因為,我相信,那一道倩影,就如小夏方才所說一般,無論是天之涯還是海之角,她都會在我的身後,默默地,看著我!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三章 誅妖     下篇:第四十四章 重見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