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一章 午夜幽魂  
   
第十一章 午夜幽魂

胡靚看著前面的蘇丹丹,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不是不清楚這個女孩對他的有感覺,只是一來他自己並不喜歡蘇丹丹這種類型的女孩,二來蘇丹丹的愛情來得熱烈了一些,讓他本能有些退縮,但現在胡靚卻和她最要好的朋友周茹靜走到了一起,雖然周茹靜沒有說什麼,胡靚卻還是感覺得到蘇丹丹兩人之間的友情已經出現了裂隙,而從蘇丹丹剛才的話中,胡靚更是聞到了淡淡的醋味,至于蘇丹丹要找他干什麼,他心里也是猜到了七分。 曉風是因為蘇丹丹的緣故才去查那第四校區的事情,而趙鋒和李哲更是被牽涉了進來,自然,蘇丹丹是不會知道趙鋒和李哲的事情,但她一定會問曉風的情況,即使她對曉風沒有男女之間的好感,但對于這個關心她的大男生,蘇丹丹還無法視若無睹。 曉風的班級和胡靚的只隔了幾個課室,相信蘇丹丹今天已經知道曉風沒有來上課,所以現在引著胡靚走向人工湖的蘇丹丹,問的必是曉風的事情。 人工湖上,微風徐徐,吹得湖面蕩起了一圈圈水波,吹得蘇丹丹一頭青絲也隨著揚起,胡靚就站在她的身後,蘇丹丹來到這里便一直站著看著湖面,沒有說一句話,倒鬧得胡靚緊張得不得了。 “昨天,曉風就是在這里安慰我的,胡靚你知道嗎,當我看到你和周茹靜在一起時,我覺得心好痛,如果不是曉風不停地安慰我,大概我現在不會這麼平靜地站在這里。”蘇丹丹沒有回過身,依然向著湖面說道。 胡靚張開了嘴巴想說些什麼,但他一向不擅措辭,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喃喃地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對不起?”蘇丹丹笑道,她轉過身子看著胡靚,難道自己滿懷的愛戀就只換來這三個字麼:“你不用說對不起,胡靚,愛情這種東西本來就是自私的,不過我現在找你來不是為了談這些,告訴我,曉風去哪了,為什麼今天我一天都沒有看到他。” 果然是這事。胡靚在心底說道,他思緒電轉,瞬間決定不能向蘇丹丹說出曉風是因為她而失蹤的。 “曉風,我也不知道他哪去了,可能去哪個朋友還是親戚家玩了吧。”胡靚撓著頭,編著拙劣的謊言。 蘇丹丹看著胡靚,然後笑了:“胡靚,你真的不會說謊啊,怪不得連哄我開心也不會,你還是說實話吧,曉風他到底哪去了,你和他是同個宿舍的,我聽別的班級說,趙鋒和李哲今天也沒有來上課,他們全都是你的宿友,別跟我說你一點也不知道。” 胡靚有些心虛,他不敢去看蘇丹丹那像會灼傷人的眼神:“我真的不知道,丹丹,要是知道我早就去找他們了。” “你還在撒謊。”蘇丹丹淡淡說道。 “我沒有。”胡靚說得心虛。 “如果沒有,為什麼連看著我的勇氣也沒有,胡靚。”蘇丹丹緊追不舍:“你那連敗言武堂十位師兄的豪勇都哪去了,竟然連看一下我這個弱女子的勇氣也沒有嗎,還是說,你知道一些事情而不肯告訴我。” 頓了頓,蘇丹丹說道:“是不是和昨晚的警笛有關,我看到救護車和警車都駛向了教學區那邊,那時候,你也在那里對吧。” “你別問了,丹丹。”胡靚大聲說道,他實在是被這個女孩逼得急了,顧不得大聲說話引來其它學生的側目:“總之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我不會向你說什麼的,但無論如何請相信我,丹丹,我是為了你好,你別再滲和到這事上來了。” “為了我好就告訴我吧,胡靚,曉風他,是不是跑去查那紅色的大門了。”蘇丹丹的聲音顫抖著,她自己曾經領教過那扇大門的恐怖,只是接近它就會有一種要被吃了的感覺,而她昨天和曉風說過這事,第二天曉風便失蹤了,她馬上就想到這個可能性,只是自己不願意去相信而已。 胡靚一聽卻身體微微一震,心里有個聲音在大聲叫道,她猜到了,她猜到了! 看到胡靚的反應,蘇丹丹流下了兩行清淚,人也跟著坐下了石椅,用兩手捂著嘴顫聲說道:“果然是這樣麼,曉風果然是因為我不見了麼,他會在哪,在那大門里?” 胡靚走到蘇丹丹身旁,兩手按在她的肩上:“聽我說,丹丹,這事情眼下還沒有搞清楚,你不要太自責了,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調查的,但你也得答應我,不要再過問這件事情了。” 一聽到胡靚要調查這件事,蘇丹丹沒有高興,反而吃了一驚,她反手捉住胡靚的手說道:“不行,你也別管這事,曉風沒了,我不想第二天也看不到你,胡靚,這事就讓警察去處理,你千萬不要插手,那扇門,我就知道那扇門不是什麼好東西。” 胡靚看著蘇丹丹張慌失措的樣子,不忍心再給她壓力,便假裝答應的點點頭,隨後和蘇丹丹回了教室,周茹靜在看到蘇丹丹臉上明顯的淚痕時呆了一呆,卻沒有問胡靚什麼,一天便這麼過去了。 用過晚飯後,胡靚回到宿舍考慮要怎麼入手調查這件事情,而蘇丹丹則食之無味,她只是象征性地扒了幾口飯,就回宿舍去了,一個晚上,她都是抱著腿縮在床的一角,不知道呆呆想著些什麼,宿舍的其它同學打算去逛街,蘇丹丹說自己不舒服而拒絕了她們的邀請,同學見蘇丹丹神色怪異,也就不強拖著她去,到她們回來的時候,蘇丹丹已經在床上睡著了。 蘇丹丹睡得很不安穩,她連連發著怪夢,一會夢到了胡靚牽著周茹靜的手在前邊歡快的走著,而她則在後邊追著,卻怎麼也追不上;一會又夢到了曉風,他滿身是血地站在她面前,說是蘇丹丹害了他。 突然,蘇丹丹渾身一抖,卻醒了過來,看著床頭的瑩光時鍾,現在才是晚上兩點鍾,蘇丹丹覺得喉嚨干燥得很,像是火在烤著一般,她雖然不願意在床上起來,但還是撐起了身體,窗外的月光照了進來,屋子來還能視物,她也不打算開燈,就這麼摸索著走向桌子,桌子上有水瓶,她要喝上一口水,讓喉嚨好過一些。 摸到了桌沿,蘇丹丹提起了水瓶,瓶蓋波一聲被她拔了出來,便在這時,她的身後傳來一聲低低的聲音。 聲音低沉,像是曉風的聲音,蘇丹丹搖了搖頭,心想自己一定是聽錯了,她拿起水瓶就往杯子里倒水,晶瑩的液體咕嚕嚕地倒進了她的杯子里,但這時候,聲音又響了起來。 丹丹—— 蘇丹丹手一擅,水便倒到了杯子外去,流過了桌子,滴到了她的腳上,她縮了縮腳,然後把水瓶放好,卻沒敢回過頭去,房間里突然吹起了一陣風,但她記得清楚,房間里唯一的一扇窗戶現在正關得好好的,那麼,風從哪里來? 風在蘇丹丹的背後溫柔地拂動著,便像一個溫柔的情人正撫著她的背一般,然後那聲音直接在丹丹的耳旁響了起來。 丹丹,我回來了,我回來找你了。 蘇丹丹的血液一瞬間便凍結了起來,她想叫,卻已經驚駭得叫不出聲來,那分明是曉風的聲音,但這三更半夜的,他不可能出現在女生宿舍里,除非,他是…… 後面的蘇丹丹沒敢想下去,因為她的目光被一雙自她身後伸出來的雙吸引住了,這雙手的手掌很大,能輕易地握住一個籃球,也能夠給人安全感,但現在這雙手卻是蒼白得,像是用白色的紙糊起來一般,它帶著無盡的冰冷,緩緩的,緩緩的按上蘇丹丹的手。 蘇丹丹馬上尖叫了一聲,並轉過了身體,奇怪的是,她的這事尖叫並沒有嚇醒其它同學,而她的身後,卻什麼也沒有,沒有曉風,沒有那雙蒼白的手。 她長出一口氣,心里嘲笑自己嚇到了自己,心里想著自己會不會今天太過緊張了,所以才出現這樣的幻覺,蘇丹丹回身拿起杯子就想喝上一口,但拿起的杯子卻停在了半空,她睜大了眼睛,愕然地看著桌子上放著的一面鏡子,鏡中,曉風的身影正站在門邊向她微笑。 杯子摔到了地上,馬上便粉身碎骨,里面的水濺了一地,其中一小塊玻璃還劃到了蘇丹丹的腳,在她潔白的腳掌上劃出一條細細的血痕,蘇白白卻猶若未覺,她喘著氣轉過身體,曉風正倚在門上,揮著手朝她說道。 丹丹,我回來了。 蘇丹丹搖著頭,她微微張開了嘴,因緊張而大口地喘著氣,在她的眼中,曉風的身體突然像被人擰緊的毛巾一般,所不同的是毛巾擰出來的是水,而曉風身體上冒出來的卻是血,粘稠的,發著魚腥味的血。 蘇丹丹終于忍不住又是一聲尖叫,但宿舍的其它人卻沒有一絲醒過來的打算,而變成了血人的曉風,則一步步接近驚恐萬分的蘇丹丹。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章 你隱瞞了什麼     下篇:第十一章 午夜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