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二章 死亡序曲  
   
第十二章 死亡序曲

看著一步步靠近的歐陽曉風,蘇丹丹的精神已經快崩潰了,眼前的是什麼,曉風的鬼魂麼?還是自己的幻覺?蘇丹丹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快瘋了。 她張開嘴,就要再叫一聲,曉風的手卻突然掩在了她的臉上,讓她的尖叫聲在嘴里變成了“嗚嗚”聲,蘇丹丹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看到了曉風的臉,那張往日總是掛著陽光般笑容的臉,現在卻布滿了橫七豎八的血痕,像是被什麼東西刮裂了,然後又用針線縫補起來一般,那血痕不斷地淌出血,流過曉風的臉,滴到了蘇丹丹的臉上,她的眼睛因恐懼而睜得通圓,不敢相信地看著曉風臉上的血淌過她的臉,然後流到她的嘴邊,就在嘴唇邊上流過,帶著一點咸味,還有一絲腥臭。 丹丹,別害怕,你忘了嗎,我可是最愛你的人,我,怎麼可能傷害你呢。 曉風抱住了蘇丹丹,在讓人窒息的血腥味中,蘇丹丹差點沒暈過去,曉風身上的血染上了她白色的衣裙,那曾經溫暖的雙手如今比冰還寒冷,蘇丹丹感覺不到一點以往的安全感,有的,只是無邊的恐懼。 但曉風的話卻像帶著極大的魔力一般,蘇丹丹一聽,心中的驚懼卻漸漸稍減。 曉風繼續說著,訴說著他對蘇丹丹的愛慕,把平時不會說出口的話一股腦地說了出來,蘇丹丹突然有一種錯覺,仿佛現在他們不是在陰暗的宿舍中,而是在陽光滿地的花園里;仿佛站在她身前的不是滿身是血的曉風,而是那個依舊笑得陽光的男孩,漸漸的,蘇丹丹的雙眼變得迷惘起來,便像她在後山時聽到那個呼喚她的聲音時一樣,眼光迷離,像一個夜游症患者一般,癡癡地聽著曉風的話。 和我來,丹丹,我帶你去,我們的天堂。 曉風輕輕說道,然後他牽著蘇丹丹的手,她任由曉風牽著,一步步走向了宿舍門口,曉風的身影漸漸地透明起來,便這樣穿過了大門,而蘇丹丹則輕輕打開了房門,她赤著雙腳,悄無聲息地走了出去,走向漆黑的走廊。 蘇丹丹離開之後,房門無風自動地合上,就像是從來沒有打開過一般,宿舍里只有夢囈聲斷續傳出,像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似的,除了桌子下的一地玻璃碎片,和一張還留有余溫的空床。 半夜的校園中,一個白色的身影像一條幽魂一般輕飄飄地走向了教學區後山的方向,濃得化不開的夜色中,蘇丹丹追逐著前方那男生的身影,曉風不斷在前邊的道路上呼喚著她,蘇丹丹想追上他,但無論怎樣,曉風永遠走在她的前面,就像一個永遠停不下來的夢一般,蘇丹丹不停地走著,她走過了教學區,走到了後山,踏著腐葉和朽枝,她走上了山坡,來到那個曾經讓她驚恐萬分的紅色大門前。 過來這兒,丹丹。 曉風站在大門前朝她招著手,笑容像往常一般充滿了陽光,蘇丹丹微微一笑,便走了過去,但不知為何,越是走近曉風,蘇丹丹便覺得曉風的身後好黑,好暗,像是一陣濃霧在他的身後翻滾著一般,黑色的霧漸漸從曉風的腳下淌過,像小溪般流向了蘇丹丹。 蘇丹丹突然立定,曉風依然在笑著,但蘇丹丹卻本能地感覺到危險,她的眼神數變,似是在掙紮著,拼盡力氣地要掙脫一個黑暗的囚牢一般,最後,她成功了,眼睛不見了迷離的色彩,漸漸地清澈起來,然後她看到,曉風的身後突然飄出了一叢黑發,接著,一雙充滿怨恨的紫色眼睛從曉風的腦袋後邊露了出來。 接著,蘇丹丹聽到了淒厲的尖叫聲,那尖叫聲就像一把刀,一把鋒利的刀,狠狠地切過她的神經,蘇丹丹腦中嗡的一聲,人便失去了意識摔倒在了地上,黑色的霧漸漸把蘇丹丹包裹起來,就像一個黑色大繭一般,繭中,一個女子的身影飄向了地上的蘇丹丹,她伏下了身,然後臥倒在蘇丹丹身上,黑霧瞬間便把兩道身影都包裹了起來。 一陣山風吹過,黑霧被吹散,地上的蘇丹丹緩緩站了起來,她面向著紅色的大門,然後雙肩漸漸抽動起來,蘇丹丹發出一陣笑聲,隨後又低泣起來,最後,兩行漆黑的淚水狠狠劃過她的臉,滴到了地上,地上的草葉被黑淚一滴,竟迅速地腐朽。 “走吧。”蘇丹丹輕聲說道,聲音里帶著深深的怨恨:“讓那些已經把我們遺忘的人,再次讓他們記起來吧,記起被遺棄的我們,我們所受的痛苦,還有冰冷絕望的孤單。” 她轉過身體,再不看那大門一眼,緩緩向山坡下走去,在她的身後,兩團黑氣從草葉下冒出來,從她左右兩邊掠向了山下。 不知何時,蘇丹丹的雙眼竟是一片紫色。 清晨,當陽光偷偷溜進胡靚的宿舍時,他醒了過來,自從修練雷法之後,他睡的時間極短,但精力卻無比充沛,但胡靚才剛睜開眼睛,樓頂上便傳來一聲尖叫聲,胡靚一呆,那聲音是男生發出來的,又有什麼樣的事情能夠讓一個男生在清晨便發出這樣的大叫。 胡靚馬上從床上翻了下來,他本能地覺得不對勁,匆匆地穿上拖鞋,他一手打開宿舍門便沖出了走廊,走廊里陸續有其它學生打開了門,他們都聽到了同樣的叫聲,那叫聲充滿了恐懼,讓人聽了不寒而栗。 叫聲是從樓上傳來的,胡靚馬上奔向了樓梯,他稍稍用上了雷法,腳下便輕快了幾分,腳一邁,便躍起幾級的樓梯,胡靚迅速地奔上了樓上,到五樓的時候,那走廊里圍滿了學生,幾個男生跌跌撞撞地從一間宿舍里跑出來,一奔出了房間,其中一個已經軟倒在地上。 胡靚馬上跑過去,分開圍觀的同學,他來到那軟倒在地上的男生身旁,這是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胡靚來到他身邊他還毫無所覺,只是那眼鏡後面的一雙眼卻驚恐地看著房間內,胡靚還來不及問他,眼鏡男生“哇”的一聲便從地上爬起來,然後沒命地朝樓梯下跑去。 房間里飄蕩著一股惡臭,像是里面堆滿了垃圾一般,由于那從房間里跑出來的三個學生驚恐的樣子嚇住了其它的人,他們雖然圍在房間門口,看著房門半掩的宿舍,卻沒有一人敢推門進去一看。 胡靚站起來,體內雷法暗運,一步步朝門口走去,每走近一步,中人欲嘔的臭味便從房間里飄了出來,那味道就像里面放著一些腐爛的肉塊,又像一具死去多時的尸體所散發出來的尸臭。 手按到了門上,胡靚緩緩地推開了門,房門一開,胡靚的身後便響起了一片吸氣的聲音,然後干嘔聲也隨著傳來,而胡靚自己也感到一陣胸悶,在宿舍里的一張床上,堆著一堆人形的肉塊,胡靚想別過臉,但還是強迫自己朝那人形肉塊看去。 那應該是一個人,他像是剛要從床上下來,但全身卻迅速潰爛,所以才會出現這麼一灘流著黃色的濃汁,全身血肉都稀爛開來的情景,而那惡臭,便是從那堆肉泥上散發出來,而那肉泥之上,還裹著背心短褲。 “這是什麼,好惡心啊。” “那該不會是個人吧,天啊,怎麼這樣子。” 胡靚的身後已經開始響起了學生的討論聲,雖然身邊漸漸熱鬧起來,但胡靚卻覺得如置冰窖。 這是怎麼回事,是邪術所致,還是惡鬼所為。一時間,胡靚腦中諸念紛呈,卻是沒有一個頭緒,突然,在那一片混亂的思緒中,卻冒出了四個字。 第四校區! 胡靚一征,難道眼前這具尸體和那第四校區有關,那如此一來,李哲三人之事或許只是一個開端而已,突然之間,胡靚泛起不安的感覺,他隱隱覺得,事情在一夜之間已經變得棘手起來。 “走開,都走開,你們都上課去,別呆在這里。” 樓道里傳來了一把男人的聲音,保安室主任帶著幾個學校保安從樓梯上來,他們驅散了圍觀的學生,自然也包括胡靚在內,但當他們看到房間里那一堆肉泥時,其中兩個保安當場就干嘔了起來,連保安主任也呆住了,他雖然是退役士兵,但何時看過如此慘狀,半晌,他才懂得朝其中一個保安吼道。 “報警,還不快報警!” 那一天,S校像是中了邪一般,自早上出現一具爛尸之後,過不到一個鍾頭,便有學生在人工湖的草叢里發現一具被肢解的尸體,而中午,到學校樹林里乘涼的同學又發現了一具吊死在樹上的女尸,不安與恐懼開始在學校漫延,但死亡的序曲,卻只是剛剛奏響而已。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一章 午夜幽魂     下篇:第十三章 蘇丹丹的異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