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三章 蘇丹丹的異狀  
   
第十三章 蘇丹丹的異狀

一天之內連續出現三宗命案,讓S校沉浸在不安的氣氛中,有的人說學校被詛咒了,有的人則說學校里藏著變態殺人犯,四起的謠言讓這份不安更加的凝重,即使是學校里巡邏的保安比平時增加了不少,即使來到學校的警方一再保證要盡快破案,但每個人心底的那份沉重,卻沒有稍減的趨勢。 學校的課程還是照常進行,並沒有因為出現凶殺案而停課,但坐在教室里的同學都完全沒有把心思放在學業上,這從上課時還不斷傳出的竊竊私語便可看得出來,這放在平時絕對會引來上課老師怒斥的行為,在今天卻意外的得到默許。 胡靚從早上開始,心情便沒有輕松過,一方面自然是為了學校出現的那三具尸體,另一方面卻為早上來到教室,卻看到蘇丹丹那空著的桌椅。 在早上發現那腐爛的尸體後,胡靚本來打算直接上後山去看看那扇紅色大門,但怕周茹靜和蘇丹丹擔心,于是他還是選擇來上課,心底下卻打算等晚上便上後山走一趟,誰知道來到教室後,直到上課鈴打響,也沒看到蘇丹丹來上課,看到那空著的桌椅,胡靚的心情更沉重了。 啪的一聲輕響,一小塊紙團打在胡靚的手臂上,胡靚收回看向蘇丹丹座位的目光,看向地上的紙團,然後撿起來打開。 在擔心丹丹? 字跡清秀,胡靚認出是周茹靜的字跡,他看向周茹靜,周茹靜朝她扮了一個鬼臉,他笑了笑,這是今天他第一個笑容。 下課時,周茹靜走到胡靚的身邊,大刺刺就在他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胡靚連忙往里邊挪一挪,不然周茹靜的整個身體都要貼到他身上來了。 “你在擔心丹丹?”周茹靜問道。 胡靚點了點頭,默不作聲的作出了回答,周茹靜小嘴一努,假裝生氣地說道:“在想著別的女生也不怕我吃醋,死胡靚,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大了。” 胡靚知道周茹靜在逗他,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那些什麼假裝出來的醋意都捏到了九宵云外,周茹靜紅著臉想要抽回手,但這個平時看起來會害羞的家伙現在卻厚著臉皮死抓著她的手不放,讓她一時間手足無措起來。 “我在擔心丹丹,因為害怕她也和曉風一樣突然就失蹤了,但我更擔心你,茹靜,這個學校變得不安全了,我感覺得出來,所以,你把這東西收好。”胡靚在周茹靜的耳邊說道。 周茹靜聽得一呆,這時她才感覺到手中有硬物的感覺,她翻起手掌一看,掌中卻是一尊小巧的觀音娘娘像,青玉質地的觀音像流動著幽幽光芒。 胡靚用手把周茹靜的小手輕輕握住,他正色對周茹靜說道:“你把這觀音像戴起來,這是我那師父給我的護身符,上面加持了辟邪之力,你放在身上,有危險的時候它會保護你的。” 周茹靜鼻子一酸,她想不到胡靚會把保命的東西送給她,胡靚的本事她見識過一次,那他師父的本事就更不小了,這小小的觀音像既然是他的師父親自加持,威力自然不凡,但現在他卻毫不遲疑地把保命的東西交給她,這份感動,就像一塊石頭投進了湖面一般,不斷地在她的心里擴散開來。 觀音像用一條紅色的繩子穿著,周茹靜珍重地把它戴在自己的脖子上,胡靚看著她戴得小心翼翼的樣子,不由輕聲說道:“喜歡麼?” “喜歡。這可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禮物呢。”周茹靜報以微笑,但隨後又泛起一絲憂色:“但你把這保命的東西交給了我,那你呢,我知道你一定會去調查曉風他們的事情,那會很危險吧,還有今天學校里這三宗命案一定也和曉風他們的事情有關對吧,胡靚,答應我,如果太危險就別查下去,你不是要找你的師父來幫忙嗎,要不等他們來了再說。” 胡靚輕輕歎道:“只怕他們來到時,已經遲了。” “這樣子啊。”周茹靜也不由一陣沉默,隨後她又揚起頭笑著說道:“這事我可能幫不上你什麼忙,但我可以幫你問問丹丹的事情,她不是沒來上課吧,等下我去問問她宿舍的人不就知道了。” “嗯,那就好,嘿,我就是想去問也不好意思。”胡靚撓著頭說道。 “我才不會給你這個可以和女孩子搭訕的機會呢。” 這時,上課鈴響了,周茹靜也從椅子上起來,輕聲在胡靚耳邊說道:“下課後我就給你問去,你就安心聽課吧,別一個不好成績給落下了,我還得給你補習,那就麻煩死了。” 胡靚連連點頭,這一堂課,他的心情稍微輕松了一些,老師在上面講的東西,倒給他聽進了不少,時間便這麼一點點地過去,等到下課鈴再響起時,這天早上的課總算全部上完了,如果是平時的話,胡靚現在已經找上周茹靜到學校食堂吃飯去了,但周茹靜一下課便去找和蘇丹丹同宿舍的同學問話,胡靚不好意思滲和到一群女孩子當中去,只得一個人先往食堂走去。 一到中午用飯時間,食堂里便熱鬧得不得了,但今天的食堂卻沒有往常那份喧鬧的景像,每個人都是默默地排隊打飯,連平時最愛玩鬧的同學,在學校連續死了三人的現在,也失去了玩鬧的心思,胡靚打了飯後,便找了一處安靜的角落安靜地扒起飯來,這平時吃起來挺可口的午餐,現在胡靚卻食之無味,因為他的身邊少了三個人的身影。 胡靚想起了好多事情,那時候剛來學校的時候,第一次和曉風三人到食堂用餐的時候,被趙鋒硬拖著去玩網游的時候,胡靚想起了很多很多,但現在,李哲瘋了,而他的身邊,已經變得靜悄悄起來,沒有了趙鋒的呱吵,沒有了曉風的笑聲,沒有了李哲不時蹦出來的冷笑話,胡靚突然覺得這世界變得有一些陌生。 他就拿著手中的湯匙呆呆地想著,最後想到了一身血汙的李哲,胡靚的眼里跳出的怒火,一根鋁制的湯匙不知不覺就給他掰成了兩斷,湯匙斷掉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來,還好胡靚坐在角落里,並沒有人看到他弄斷了一根湯匙,他連忙把斷成了兩斷的東西扔到一邊,這時香風吹來,周茹靜拿著午餐自他身後走過,然後坐到了他的面前。 看了看被丟在角落里的湯匙,周茹靜為之莞爾,她把自己的那根給了胡靚,自己卻用起了筷子,胡靚拿著新的湯匙,卻沒有吃飯的意思:“怎麼樣,丹丹她沒事吧。” “沒事。”周茹靜往自己嘴里夾了一小撮白飯:“不過她住院了,就在我們學校的醫護室里?” “住院?怎麼回事?”胡靚呆了呆,昨天見到她時還好好的,怎麼今天就住院了。 “可能是感冒了吧。”周茹靜邊吃邊說道:“據她宿舍的人說,她們早上起來的時候,在門外發現暈倒的丹丹,好像是受了涼暈倒在外頭一樣。” “暈倒在宿舍外?”胡靚更奇怪了:“她好端端的不在宿舍睡覺,跑到外頭去干嘛。” “這種事我哪會知道。”周茹靜沒好氣地說道,不過她臉上又露出思索的表情:“不過有一件事挺奇怪的,丹丹宿舍的人說,她們昨晚逛街回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她睡著了,但早上起來時,她卻不再屋子里,打開了房門才看到了她,但是,她們開門的時候,發現房門還是反鎖著的,你知道我們宿舍的門鎖,是要用鑰匙才反鎖得了,可丹丹的身上卻沒有鑰匙,那她是怎麼出了房間,再把門反鎖的呢。” 胡靚還沒說話,周茹靜又接著說道:“還有更奇怪的,丹丹宿舍的人說,她們發現丹丹的時候,丹丹沒有穿著鞋,好像是赤著腳跑到外面去的,而且從她的腳上還看到了濕土和草葉,像是在樹林里回來一樣,可這大半夜的,一個女孩子敢跑去樹林里嗎,總之,蘇丹丹的行為很奇怪,你說,她會不會……” 周茹靜扮了一個鬼臉說道:“會不會被鬼迷了,小時候聽老人說,被鬼迷的人會莫名其妙地跑去一些地方,就像丹丹這樣。” “別胡說。”胡靚說道:“不過蘇丹丹的情況真是很奇怪,這樣吧,我們吃完飯去醫護室看看她,怎麼樣。” “嗯,我就知道你要去看她,她住在醫護室二樓的第一間房間,你自己去吧,我就不陪你去了。” 胡靚答應了一聲,三兩口便把飯吃完,等周茹靜好不容易消滅了午餐後,兩人再一起走出了食堂,但兩人卻在食堂門口分道揚鑣,周茹靜和幾個約好的同學走向教學區的方向,而胡靚則自己走向了學校的醫護室。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二章 死亡序曲     下篇:第十三章 蘇丹丹的異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