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五章 殺人嫌疑  
   
第十五章 殺人嫌疑

胡靚是被一雙粗糙的手拍醒的,他迷迷糊糊地張開雙眼,依稀記得自己是被一陣尖叫鬧暈過去的,但普通的尖叫聲是無法讓他暈厥過去的,讓他暈厥的真正原因是那尖叫聲中暗藏的怨力,那種對生者隱含著極度的怨和恨在胡靚稍一接觸之後,便讓他不得不以暈厥來保護自己的意識不受其影響,胡靚撐起身體半坐起來,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想不通一具剛死掉的尸體為何能夠產生這種深刻的怨恨,如果是一具百年老尸,那他還可以理解。 但暈沉的腦袋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便見一張黑實的大臉充斥了視線的全部,胡靚嚇了一頭,腦袋倒是給這一嚇嚇得清醒了,那大臉出現得太過突然,胡靚差點就一掌拍過去,還好他眼尖,看到了人家那身上的警服,那已經抽起來的手才又按回地面去。 “醒了?” 警察站了起來,胡靚才發現這警察就像一座鐵塔一樣,他站起來的時候,直接把後頭的光線都擋住了,身後的光線在他的身體周圍產生了一輪光圈。 “喂,你醒了沒,清醒了的話就說句話啊。”那警察看胡靚一副呆泄的樣子,不由皺著眉頭說道,他還有許多話要問眼前這小子,要是他總是這副樣子,還讓自己怎麼問話啊。 胡靚倒是聽出警察話中的不耐煩,連忙從地上也站了起來:“醒了,警察同志,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警察冷笑了一聲:“我還想問你呢。” 胡靚朝四周看了一眼,他還是在閱覽室里,一具蓋著白布的尸體就放在邊上,穿著白大褂的軍醫正在檢查著那具女尸,而在胡靚的身後,閱覽室的門口處,有兩個警員正和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錄著口供,看那女人身上的穿著,應該是圖書館的管理員。 “喂,看哪呢你,問你話呢。” 警察的話讓胡靚回過頭來,他看到警察身後的窗口,卻吃了一驚,原來窗外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分,金黃的陽光從窗口射了進來,把窗沿染成一片金黃,但胡靚卻沒心思欣賞窗外美景,讓他吃驚的是,他這一暈,竟然暈了一個下午,要知道他可是在上課鈴敲響沒多久就進到圖書館來的。 “到邊上坐下吧,同學,有幾個問題我要請教你。” 警察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說道,胡靚聽他嘴上說得客氣,但臉上卻罩著一臉寒霜,他從剛才的環境看來,這警察沒准把自己當成了殺人犯看待,這樣的話,那他的處境可就不妙了。 依言在椅子上坐下後,胡靚馬上把自己的遭遇再想了一遍,心中連連喊糟,他那時來到閱讀室時,並沒有第三者在場,也就是說,他沒有最直接的不在場證據,那要擺脫警察的懷疑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警察先生看胡靚眼神數變,臉色一沉,一掌就拍在旁邊的桌子上,啪的一聲響頓時把閱讀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但除了胡靚外,其它人很快收回了目光專注干起自己的工作來。 “聽著,這位同學,我勸你有什麼話還是實話實說的好,不用想著糊弄我,我張大勇干警察干了十幾年,什麼樣的人物沒見過,你要是想著胡亂找些話來搪塞我,那你可是自討苦吃。” 胡靚心知這叫張大勇的警察誤會了自己,但現在說什麼也沒用,只得苦笑道:“警察先生,你要問什麼話只管問吧,我一定據實回答。” “那好,首先,告訴我你的名字。” “胡靚” 張大勇點了點頭,看在胡靚還算合作的份上,他的臉色緩和了一些:“好吧,胡同學,那麼請你說說,你是什麼時候來到這閱覽室里的,還有,你怎麼會暈倒在地上,以及你的身邊為何會有一具女尸,這些問題請你詳細地解釋一遍,要不然,我恐怕你會有大麻煩。” “沒問題。”胡靚說道,他剛才已經在心中打了腹稿,一些事情自己無法據實向警察說出來,但他可以站在一個普通人的角度把事情重新說上一遍:“是這樣的,警察先生,我是下午兩點左右到圖書館來的,因為課題上的原因,我要到圖書館來查閱一些資料,但來到圖書館的時候,館里一個人也沒有,管理員也不知哪里去了,于是我自己先到一層的藏書櫃里找資料,但在那時候,我聽見二樓有一些動靜,便來到二樓查看,那時二樓閱覽室里的氣氛很奇怪,雖然我在外頭看不到里面有什麼東西,但總覺得有人躲在室內一般,哦,對了,當時的光線很明亮,所以我很難看清室里的一切東西,所以我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走到室內來,卻在這閱覽室的角落里發現一個女生的背影,理所當然的,我打了聲招呼,但那女生卻沒有回答我的話,我覺得奇怪,于是走了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誰知道,她的頭仰了過來,臉上全是血,我被嚇了一跳,然後不小心摔上一跤,腦袋直接磕上地板,就暈過去了,直到你拍醒了我,過程就是這樣。” 張大勇一邊聽著胡靚說的話,一邊拿著鋼筆和本子在一旁做著記錄,胡靚所說的話都在情理之中,而他們剛才檢查過女尸,確實在尸體的肩頭上發現有胡靚的手印,但是,根據他們之前與管理員所提供的口供對比,胡靚的話里出現了一個漏洞。 干咳一聲,張大勇朝胡靚說道:“胡同學,麻煩你回憶一下,當時你進來圖書館時,確實只有你一個人?” “是啊,怎麼?” “你撒謊!”張大勇指著胡靚的鼻子低喝一聲:“根據管理員提供的口供,她從下午便一直呆在圖書館的前台處,直到傍晚快要下班的時候,她按照規定要巡視圖書館一圈,這才在一號閱覽室里發現了暈倒的你還有那具女尸,通過圖書館的閉路監察系統,我們看到管理員一直呆在前台的影像,那就是說,她的口供是可以相信的。而你現在卻說進來的時候沒有看到一個人,包括了管理員在內,你倒是給我解釋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管理員是透明的不成。” 胡靚的鼻尖開始冒出汗水,心里直喊,這是一個圈套,按照張大勇的話來看,管理員是一直都在圖書館的,但自己卻視而不已,唯一的解釋便是有人以術蒙蔽了他的感知,從而讓他陷入眼前這種局面,那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是有人察覺到自己想調查第四校區,從而以這種方法來阻止自己,還是只是單純的陷害? “胡同學,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胡靚深吸了一口氣,這個問題他回答不了,難道警察會相信他是追著一個鬼魂來到圖書館,然後又給死了的女尸發出尖叫聲給弄暈過去,只怕他說出來,明天他就得去精神病院和李哲作伴了。 “警察先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在懷疑我,懷疑我是殺生那名女生的凶手是吧,我相信,在這具尸體上面,除了肩頭,其它地方應該沒有我的掌紋吧,那是因為,我確實只拍過她的肩頭,也確實給她嚇暈過去,我想如果沒有直接的證據,警察是不能判定我是殺人凶手吧,無論如何,請你相信我,我沒有殺那名女生,你完全可以給我做心理測試,看看我是否是那些無端殺人的心理病患者,總而言之,我根本就沒有殺那名女生的理由,甚至,我連她是誰還不知道……” 張大勇揮手打斷了胡靚的話,在他看來,為自己辯解的胡靚似乎是在掩飾一些什麼事情,而這只會讓他的嫌疑變得更大:“好了,胡同學,我只要求你解釋你的話里,和管理員的口供之間的矛盾。” 胡靚苦笑:“我解釋不了。” “那麼很遺憾,我們只能把你當成最大的嫌疑人拘留起來。”張大勇面無表情地說道,他希望胡靚會感到害怕,然後說出他想要知道的東西。 遺憾的是,胡靚沒有表現出任何一丁點的懼意,他只是皺著眉頭說道:“沒有直接殺人證據的話,警方只能拘留我48個小時吧。” “你知道的東西很多,胡同學。”張大勇叫來一個警員,讓他把胡靚帶回警察局。 被警員帶走的胡靚,在閱覽室門口卻停了下來,他朝張大勇喊道:“張警官,我並不是殺人者,希望你們的調查,不要走錯了方向。” 張大勇看著說完話後便大步離開的胡靚,他的眉頭都快皺到一塊去了,胡靚表現出來的鎮定,完全不該是一個學生所擁有的,甚至這最後一句話,還在暗示他凶手另有其人,他歎了一口氣,叫來一個警員說道:“調查胡靚這個人,包括找他的同學和老師問話,我要在明天就看到這份調查報告。” 目送著警員領命離開,張大勇在心里說道,只盼像胡靚這樣的學生就只有他一個,要不然,他這調查起來就太有難度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四章 魅影潛藏     下篇:第十六章 探望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