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六章 探望李哲  
   
第十六章 探望李哲

“整件事情就是這樣。” 咖啡廳里,胡靚如是說道,他這一談,便是說了整個下午,但卻讓我們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經過,我和小夏都是默默地聽著,胡靚雖然沒有殺人的直接評劇,但警方已經把他當成最大嫌疑人來看待,如果要洗脫胡靚的嫌疑,那麼這件事我們便必須插手幫他解決才行,因為從胡靚所講述的事情來看,這事件的難度已經不是他一人所能解決的了的。 “你怎麼看,小夏?”我見小夏從剛才開始便一直拿著隨身帶的本子在記錄著,知道她已經開始在分析這件事情,雖然我也想到了一些,但恐怕想得不夠她詳細。 “第四校區!”小夏在紙上把這四個字畫了一個圈:“整件事情都是圍繞著這個神秘的地區而發生的,這所謂的第四校區里究竟有什麼,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連續殺人案件的出現,胡靚的兩個同學去哪了,還有另一個同學為什麼會發瘋,這一切的疑問,都圍繞著這所謂的第四校區。” “嗯,還有校方為什麼不肯透露這第四校區的資料,而且還嚴禁學生去調查它,在網絡上也封殺所有有關的內容,學校肯定是知道什麼的,但他們為什麼要保密,這個第四校區里,究竟有什麼樣的秘密存在。”我補充說道。 “還有一點,那就是開始有人在阻止我去追查第四校區的秘密,要不然,我也不至于被警方當作嫌疑人處理,總之,這第四校區只怕牽涉的人和事都不少,只有我一人的話,恐怕很難查清楚,還好師父你們兩個來了。”胡靚跟著說道。 小夏沒好氣地朝他翻了一個白眼:“你別跟我們打哈哈,像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才懶得理,而且看這一天就死了四人的開場,鬧不好最後我們會碰到鬼王或妖魔級的對手,那就更賠大了。” 聽得小夏的抱怨,胡靚只得連連賠笑,我在一邊打著圓場說道:“好了好了,我們還是先說說要怎樣混入學校里去吧,要不然,這事情還要怎麼調查。” “這個沒什麼問題。”胡靚正色說道:“學校並不禁學生家屬出入,只要我和你們一起進學校的話,校警是不會為難我們的,除了登記身份這些必要的手續外,基本上你們可以在學校里逗留上幾天的時間。” “那就好辦。”我回頭朝小夏說道:“不如我們明天早上就進校園里調查好了。” “學校肯定是要進去的,但是,明天我們還可以先做一件事情。”小夏笑著說道:“你們忘了李哲這個人了?他可是從第四校區里出來的人,所以,我覺得我們必須先和他接觸一番,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李哲?”我皺著眉頭說道:“他不是瘋了嗎,難道一個瘋子你也能和他溝通?” “瘋是瘋了,但是你能保證他不是裝瘋,你要知道,他們三人一起進入第四校區,但卻只有李哲一個人能夠出來,單憑這一點,這個人就有接觸的必要。”小夏用手指敲著桌子說道:“而且,胡靚不是說過李哲這個人喜歡研究中外一些靈異事件,保不准他會知道一些奇功異法,才能讓他活著走出第四校區也說不定。” 胡靚撓著腦袋說道:“不會吧,李哲看上去就很普通的一個人,除了喜歡說一些神秘的事情之外,我看不出他哪一點特殊了。” “胡靚,不要小看每一個人,就算再普通的人,他或許有一些你所不能企及的能力,既然李哲能夠從第四校區里走出來,那麼他一定有什麼我們所不知道的能力,所以我贊同小夏的意見,明天我們先去見見你的這個同學。” “那好吧,明天早上我們在校門口見,然後我再帶你們去市精神病院吧。” “時間就約在八點好了。”小夏補充說道:“現在天也不早了,要不我們一起去吃個飯,然後胡靚回學校去,我們兩個再找間酒店落腳好了。” 我和胡靚都點頭同意,這外面的天何止不早了,現在外頭已經亮起了一排排路燈,街上的商店紛紛開起五顏六色的燈光,招徠著客人的到來,于是我們結了帳後,便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飯館大塊朵頤,今天為了保釋胡靚,這中午飯我就吃得匆忙,眼下這肚子早就打起鼓來,而胡靚在警察局里的伙食自然也沒有那麼理想,因此這一餐飯倒屬我們兩個吃得最凶,小夏只是在一旁皺著眉頭,對我們的吃相頗有異議,她自己只吃了幾口小菜便放下了筷子,擺出一付不認識我們的樣子從到一旁去。 從飯館出來後,胡靚便和我們告別,我們自己打了輛出租車,這司機倒也熱情,一聽我們要找酒店住,馬上便介紹一家服務不錯,而且價格適中的酒店給我們,但最重要的是,它離S校還不遠,我們一聽便答應了,半個鍾頭後,我們已經在酒店里辦理好入住的手續,和小夏一人拿著一張房卡回到房間里。 我推開窗戶,夜風灌進這間在十二層樓高的房間里,從窗戶往外看,不遠處的S校便像一只巨獸般蟄伏在夜色里,飄著幾朵紅云的天空下,S校那巨大的陰影中,流淌著讓人不安的氣氛,我只是望向那個方向,便覺得胸口一陣發悶,不由深吸了幾口清涼的夜風。 “怎麼,你在擔心嗎?” 小夏不知什麼時候來到我的身後,她輕輕地從後面抱住我,輕聲問道。 “有一點。”我說道:“不知為什麼,我看向那個方向的時候,感覺到一種威脅,就像一條龍守護著自己的寶藏,而我們則是那尋寶的人,那個學校里,有什麼東西不願意讓我們揭開它所守護的秘密。” “天下沒有永遠的秘密。”小夏在我背後說道:“這事情關系到胡靚,我們更要去揭開它不是嗎,而且那學校里還有許許多多像胡靚一般年紀的學生,那些都是年輕的生命,如果我們不知道這件事情也就罷了,如今知道了,那更是非把它解決了不可,要不然,我只怕會有更多的生命葬送在那神秘的第四校區下。” “你說得對,看來我的膽子變小了,這事情還沒有調查就變得畏手畏腳起來。”我笑著說道。 小夏放開了我,卻輕聲歎道:“你不是膽子變小了,你只是害怕古玥的事件重演吧。” 我的笑容頓時凝固住了,腦海里又閃過古玥擋在我前面的畫面,不知不覺,我的手已握成了拳:“不,我一定不會讓那樣的事情再發生。” 小夏的手握住了我的拳頭,她把頭靠在我的背上說道:“對不起,讓你想起不愉快的事情來了。” “沒關系的,小夏,你說得對,剛才我確實是在害怕,像在J市時,我總以為自己已經變得夠強了,但當古玥在我眼前死去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是多少的弱小,那種無力感,才是我最害怕的東西,害怕自己守護不了你,甚或其它身邊的人,所以我才會急于了解‘軒轅鎖’的秘密,因為我要得到更大的力量,來保護我所要保護的人啊。” “你這樣想的話未免太自私了!” 小夏笑道:“難道我趙小夏在你眼中是那麼軟弱的女人嗎,可不要忘記了,當初的你,還不是因為我才撿回了一命,所以說,別盡說一些什麼要保護我的話,只要答應我,無論什麼事都和我一起去面對,這就足夠了。” 我轉過身來,看著小夏,良久才說道:“至少,讓我站在你的前面吧。” 小夏突然撲嗤一聲笑道:“要站哪都隨便你,好啦,別擺出那麼嚴肅的一張臉,不早了,睡覺吧,明天還有得忙呢。” 我點了點頭,看著小夏走出了房間,才使勁打了打自己的臉,我確實是想得太多了,即使那S校里藏著一只像天狐妲已那樣的老妖怪,也等碰到再說好了,要不然現在就開始擔心這擔心那,這事情還怎麼查下去,退一萬步講,即使遇到和天狐同一個等級甚至更強的妖魔,也不見得我們便毫無辦法可想,所謂事在人為嘛。 只是在心里,我還是朝自己說道,絕不能讓古玥的事情在我眼前重演,要不然,我可能會崩潰的。 熄了燈,躺在了床上,我翻來覆去了好一會兒,這才睡著,人是睡著了,卻做了一個奇怪的夢里。 我夢見了古玥,夢見她正在一處花園里種著花,夢中的古玥,我只看到了她的側臉,她的臉上神情安詳和愉快,她正小心翼翼地給花澆著水,我正想走過去和她招呼,她似是察覺到我的到來,古玥從花叢里站了起來,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她正要朝我迎來,突然,她的臉色一變,一大片黑霧在她身邊的地下翻湧而起,無數美麗的花朵在接觸到那片黑霧後便迅速地枯萎下去,我看得大急,朝古玥奔過去,卻無論如何也接近不了和她之間哪怕一丁點的距離。 在黑霧里的古玥漸漸模糊起來,我看到她像影子般扭曲著,改變著,片刻之後,一個穿著民國初期的學生裝,剪著一頭中長頭發的女孩背影出現在我的眼前,她漸漸地轉過身來,我看到的是一張秀氣的臉,她雖然閉著眼睛,但那如詩如畫的五官卻讓人幾張她是自畫中而來。 可隨著那一雙眼睛的睜開,頓時,天使變成了惡魔。 那是一雙紫色的眼睛,我在那一雙眼睛里只看到了恨和怨,除此之外,竟沒有其它的感情色彩,我看著那雙眼睛,一時之間竟移不開視線,突然,畫面一變,我的眼前,那紫瞳的女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席卷天地的巨浪,那海平線上卷起了一道白線,然後那白線迅速無比地擴大著,足有百米之高的巨大海牆朝我壓來,在那一刻,恐懼再一次揪住了我的心髒。 我大叫一聲。 卻從床上坐了起來,我還是呆在酒店的房間里,沒有古玥,沒有紫瞳女孩,也沒有滔天的巨浪,只有縷縷金線從窗簾外射了進來,我一手拖開窗簾,頓時,燦爛的陽光照得我眯起了雙眼。 不知不覺中,原來已經過了一夜。 按照和胡靚昨天的約定,我們在S校的大門口相遇,然後胡靚帶著我們去了Q市的精神病院。 這座市立的精神病院位位Q市市郊,倚山靠水的,環境相當優美,我們走過足有數百米寬度的大草坪,來到病院的大門口,胡靚出示了學生證件後,向當值的護士小姐說明了來意。 “我們想見一個叫做李哲的人,他是我的同學,是前兩天過來的,我們想見見他。” 護士小姐咨詢了負責醫師的意見後,才同意我們探望李哲,她帶著我們走上二樓,一到了二樓,我們便聽到了許許多多的聲音,有的似是喃喃自語,有的則憤怒地大叫著,還有的則摔著東西,那一條長長的走廊里,便這麼充斥著各種莫名其妙的聲響。 我們隨護士小姐走進了走廊,這條走廊的兩邊都各有一排房間,房間以鐵門緊鎖,僅在門上開了一格可供觀查的小窗口。 “護士小姐,李哲的情況怎麼樣?”我問道。 “李哲這個病人為醫師判斷為中度臆想症,目前還沒表現出明顯的暴躁以及攻擊行為,但他卻有明顯的恐懼情緒,只要人一走近,他就會相當害怕,並大叫著‘不要殺我’之在的話。”護士小姐回答著我的問題,邊說邊走間,她已經帶我們來到李哲的房間。 從鐵門外的觀查窗口望進去,李哲正在牆上畫著畫,但那些東西充其量只能稱之為塗鴉,基本上我們看不出畫有什麼含義,只是那畫面上卻充斥著大量的黑色,讓人感覺到一份無形的沉重。 “你們只能在外面看著,醫師交待過,過于接近病人恐怕會引起他的情緒激化。”護士小姐微笑著朝我們說道。 小夏輕笑道:“那恐怕不行啊。” 護士一愣,小夏已經一手按在她的眉心處,只聽小夏用低沉陰柔的聲音說道:“來,幫我們打開門,我們只進去一小會,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困擾的。” 那護士的臉上明顯地出現了掙紮的神情,但最後,她還是幫我們打開了門。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五章 殺人嫌疑     下篇:第十六章 探望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