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七章 黑魔術——靈魂封  
   
第十七章 黑魔術——靈魂封

隨著大門啷當一聲打了開來,李哲屈著身體蹲在牆角的背影便出現在我們的眼中,這一間二十平方左右的房間里,四面牆幾乎被李哲畫了個遍,他的身邊擺放著各種塗料,那應該是院方提供給他的,院方是不會反對李哲亂塗亂畫,反而從他的這些畫里面,院方可能會找到有效的治療手段,但在我們看來,這些塗鴉卻反映著同一樣東西,那就是大片大片,深沉的,沒有邊際的黑暗。 在這四面牆上的黑色顏料里,李哲又用白色的顏料畫出無數個圓點,那些白色圓點可以看出每兩點湊成一對,看著像一雙眼睛,在黑暗里存在著無數的眼睛,李哲到底暗示著什麼呢。 我們才走進房間,李哲便像一只容易受到驚嚇的兔子一般,他幾乎是跳了起來,手里本來還拿著畫筆的他,在見到我們後嚇得連畫筆也丟掉了,整個人縮在了牆角里,用手緊緊環抱著頭,只有手臂的縫隙里露出一雙驚恐莫名的眼睛,然後不斷地叫著。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聲音充滿深深的恐懼,仿佛我們是吃人的猛獸一般,胡靚朝前走上兩步,李哲卻像看到鬼一樣,突然大叫一聲,站起來轉身面後著牆,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 “李哲,是我,我是胡靚,你不會忘了我吧。” 胡靚輕聲說道,他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地靠近李哲,我和小夏都站在原地不動,怕嚇到了李哲。 聽得胡靚的聲音,李哲似乎還認識他一般,緩緩轉過頭來,但只看了胡靚一眼,卻又怪叫了起來,像是要躲開胡靚一般,李哲大叫著從牆邊跑向了門口,但越過胡靚後卻看到了我們,不由又是一聲尖叫,但這時他卻不跑了,只是蹲在地上,雙手抱頭地喊道:“別殺我,別殺我……” 李哲本來穿著寬松的條紋病人服,他把手一抱到了頭上,兩邊的袖子便往下滑了去,這樣一來,他的手臂便露出了一截,我們看到,他的左腕上用銳器刮傷了皮膚,結了疤的傷痕形成一個五角星的形態,但這個五角星卻是倒著的。 小夏看到那五角星後,頓時吃了一驚,她一個箭步沖到李哲身前,也不管李哲大聲嚎叫,小夏一下子捉起他的手腕,仔細地看了起來。 受到驚嚇的李哲就要去咬小夏,胡靚在一邊看到,馬上把他的頭按住,我連忙也來到一邊幫忙抓緊李哲,不讓他傷害到小夏,小夏看了半晌之後,才喃喃說道:“這是西洋的黑魔術,難道這就是他保住性命的原因?” 我聽得一頭霧水,也跟著瞧向李哲的手腕,這離得近了,才看清那五角星原來卻是倒著的,而且五角星的中心還刻著一個我所不能理解的符號。 卻在這時,一把中年男子的聲音在門外大聲喝道:“你們這是在干什麼,是誰允許你們進來的!” 我們放開李哲朝門外看去,一個四十多歲左右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他戴著一副眼鏡,留著一把威嚴的胡子,頗有幾分學者的氣質,他在看到一邊兩眼茫然的護士後,卻是吃了一驚,但當他在護士耳邊打了一聲響指後,護士卻漸漸清醒了過來,這個時候,倒輪到小夏吃驚了。 小夏對護士施用的是普通的催眠術,但那也是通過道力震蕩護士的腦域神經起到深度催眠的作用,可眼下卻被一個看似普通的中年男人給隨手解了,她不由“咦”的一聲。 護士清醒過來後,看到室內的情景和身邊的男人聲,大吃一驚說道:“院長,您怎麼來了,他們,他們可不是我放進來的,我……” 護士小姐著急地為自己辯解著,那原來是病院院長的男人卻揮了揮手說道:“你先走吧,這里讓我來處理。” 目送著護士小姐離開後,院長才說道:“幾位膽子不小啊,竟公然催眠我們院方的人,隨便進入病人的房間,如果各位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我只能通知警方了。” 我連忙朝這院長說道:“院長先生,請你多包涵,我們找這個病人也是為了了解一些事情,事關幾條人命的事情啊,所以我們才用上了一些小手段。” “事關人命?”院長略一思索說道:“這病人是前兩天剛從S校送過來的,難道是為了S校這兩天的出現的連續殺人案件,但那殺人案件是出現在這病人送到我院之後的事情,這關他又有什麼事,還有,你們是以什麼身份來調查這件事情,據我看來,幾倍恐怕不是警察吧。” “那殺人案件確實是不關他的事情,但他卻是唯一一個從一處危險的神秘地區跑出來的人,而且自他從那地方出來後,便發生了多起殺人案件,所以我們才會想到找他了解情況。” “一個瘋了的人,你們能了解到什麼情況。”院長冷笑說道。 “那可不然。”小夏搶在我前面說道,她抓起李哲的手,把他的手腕舉了起來:“比如這個倒五角星,應該便是屬于西洋黑魔術的玩意,我完全可以猜測,李哲便是因為這玩意才會活下來。” 院長聽到小夏的話後,卻是臉色一變,沉聲說道:“你認得這病人手腕上的東西?” 剛才見院長輕易解了自己的催眠術,小夏便猜測這病院院長大概也不是什麼普通人,于是才透露了一點東西,這下看院長的反應,小夏知道自己賭對了,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擅長什麼,但他顯然也知道黑魔術的事情。 “這麼說來,院長也知道黑魔術的東西羅?”小夏嘿嘿笑道。 知道自己說漏了嘴,但這時反口卻已經太遲了,在我們三雙眼睛的注視下,院長點了點頭:“在病人剛送到我們醫院來的時候,我便發覺這個病人手腕上的標記,那是黑魔術的一種,具體的情況,請到我辦公室詳談吧。” “如此說來,院長不再追究我們擅自進入病人房間一事羅。”放開李哲的小夏笑著說道。 院長那嚴肅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如果你不是認得那病人手腕上的東西,我一定會把你們當成胡說八道的人,不過現在嘛,我倒是有興趣聽一下你們口中那所謂的凶案,還有那什麼神秘地區,抱歉,我這人的好奇心是強烈了那麼一點。” 說完這些話,院長便先走出了房間,我們三人互看了一眼,決定跟這個院長聊上一會也是無妨,而且從他的嘴里,說不定還能知道多一些東西,比如這西洋的黑魔術。 來到辦公室後,院長和我們在辦公室里的沙發上坐下,他親自為我們倒上幾杯茶水,才自我介紹一般的說道:“我叫白華,早年曾在英國留學,還參加了一個西方的靈異會,所以才會知道那病人手腕上的東西,只是我想不到的是,竟然還有人真的會使用那東西。” “白院長,李哲那手腕上的黑魔術到底是什麼,實不相瞞,我雖然猜得出那是黑魔術,但具體是哪一種,我卻是不清楚,希望院長能夠給我們說說。”小夏誠心說道。 白華卻笑了笑:“在說出我所知道的東西之前,各位是否也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本人說上一遍,要請我幫忙的話,我想我有權知道一些東西吧。” 我們在心底暗罵一聲狡猾,但現在有求于他,這個事情倒是不能拒絕,只能由胡靚再說上一遍,不過胡靚倒也聰明,他把我們會道術的事情隱瞞了過去,只說出這件事情的詭異之處,以及那第四校區的神秘,白華聽得津津有味,也不知道他是當故事聽了,還是真把它當一回事,總之,當胡靚說完後,白華也說出關于黑魔術方面的事情。 白華起身在自己的桌子上拿出一本筆記,筆記是一本黑皮本子,還加了一個小小的金屬扣,他小心翼翼地打了開來,我們看到那筆記里記錄了一些奇怪的圖形,只見白華翻到其中一頁,然後把本子轉了一個方向拿給我們看。 “你們看看,這個圖形應該便是那病人手上的那個。” 那本子中畫著一個倒五角星,倒是和李哲手上的一樣,不同的是,這個五角星的中心除了和李哲一樣標著一個奇異的符號外,分別在其它五個角上還各有一個小符號,而五角星的下方還寫著一段似是咒文一般的英文。 “這是?” “這是西洋黑魔術的一種。”白華緩緩說道:“是借由魔王撒旦的力量,把靈魂封印起來的魔術,一般來說,施用這種魔術的人會把這個圖案刻在他要對付的人的貼身物品上,然後通過咒語和鮮血獻祭才能使用這個魔術,但我還沒聽說過,會有人把這個魔術用在自己身上呢,這病人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封印自己的靈魂?” 白華那最後一句似是開玩笑一般的話,卻讓我們同時叫了出來。 “封印靈魂!” 我們幾乎同時想到,這封印靈魂,大概便是李哲走出第四校區的關鍵,也是他發瘋了的原因,至于為什麼他要這樣做,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六章 探望李哲     下篇:第十八章 白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