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一章 分頭行動  
   
第二十一章 分頭行動

“不能說的秘密?” 我們三人齊聲說道。 這老頭子既然這樣說,那就是擺明了不會說出第四校區的秘密,只是讓人想不明白的是,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甯願不和小夏做這筆交易,也不肯向我們透露第四校區的事情。 “你們走吧,我是不會和你們做這個交易的,如果要我在性命和第四校區之間做選擇的話,我甯願選擇後者,走吧,你們都走吧。” 張文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一片死灰,好像在一瞬間老上了許多,他本來以為遇上了能夠救命的能人,卻不想人家是為了第四校區之事而來,相對于這個已經在三代校長口中輾轉流傳的秘密,張文山自己的性命便顯得渺小了許多,他並不是視死如歸的勇士,但他卻是一諾千金的君子,自答應上一任校長保守秘密的那一刻開始,張文山便已經決定讓這個秘密爛在肚子里,即使現在已經有人在調查這件事。 我們還想再勸勸這個老人,他卻不欲再談,手一揮,作出個請我們出去的手勢,沒辦法,我們只得作罷,告辭了這個老人,卻在臨走之際,小夏贈送給張校長一張辟邪符,這卻讓他喜出望外,開始時他還推遲,最後還是收了起來。 我們要和他交這筆交易,為的無非是第四校區的秘密,但他不肯說,我們卻不能見死不救,這張辟邪符雖然不能完全保護他的周全,但至少能夠拖延惡靈傷害他的時間,多少還是有些用處。 從校長室出來時,已經是中午時分,胡靚帶著我們去食堂用餐,卻離食堂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一個女孩自食堂邊上奔過來,她跑到胡靚身邊,然後對著他便是一陣猛錘,這人卻是周茹靜。 “死胡靚,臭胡靚,從警察局里出來也不和我說一聲,早上也不來上課,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可你這沒心沒肺的東西卻從昨天到現在連一個電話也沒給我,要不是班里的男生說昨晚看到你,我還不知道你已經出來了。” 這女孩對著胡靚便是一通如機關槍掃射般不容他辯解的話,胡靚露出苦笑,他昨天從警察局里被我們保釋出來後,便忙著和我們說這第四校區的事情,而今天一早卻又要帶我們去精神病院找李哲,哪還有時間打電話給周茹靜,現在被她一雙粉拳捶打著,胡靚也只能認了。 但在心里,他卻是別有一翻滋味。 我和小夏看著好笑,這年青人之間的相處倒是熱烈得很,而且胡靚這小子對頭其它人的時候機靈得很,倒是面對這個小姑娘時,卻像一根木頭似的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傻笑。 心想這兩人不知道花槍還要耍到什麼時候,我忍不住干咳一聲,聽得我的咳嗽聲,周茹靜才發現胡靚的身後還有兩個人,一張臉頓時和熟透了的蘋果一般紅了起來,她連忙收起捶打胡靚的“野蠻”行徑,小聲說道:“你這木頭,有人在後邊你也不會說一聲啊,害我這下可糗大了。” 胡靚撓了撓頭,心你一上來就噼哩啪啦地說了一大堆話,哪有我插嘴的時間,但周茹靜這樣一說,也提醒了後頭還有我和小夏的存在,他拉著周茹靜的小手走到我們身旁,把我們介紹給周茹靜認識,同時也推了周茹靜走前一步說道。 “強哥,小夏姐,她,她是我女朋友,叫周茹靜。” 小夏看胡靚說得滿臉通紅的樣子,再忍不住撲嗤一聲笑了出來,害得胡靚又給周茹靜暗地里捶了兩下,最後還是我打的圓場。 “好啦,小夏你就別笑話胡靚了,還嫌他被人家修理得不夠麼。”隨後又同胡靚說道:“走吧胡靚,不是總說你們食堂的小炒怎麼個好吃法,帶我們去嘗嘗吧。” 胡靚忙不迭的點頭,便牽著周茹靜,帶著我們去了食堂的小炒部。 點了幾個菜後,我們吃得不亦樂乎,這食堂小炒部還有些水准,炒出來的菜不比外面的飯館差,而且價格又便宜,小夏吃得贊不絕口,聲稱在Q市這段時間天天要來胡靚這里蹭飯,聽得胡靚暗自為他的荷包擔心起來。 吃完飯之後,周茹靜著急地問起這兩天的情況,胡靚對她倒沒有隱瞞,便從他被疑似蘇丹丹的魂體引到圖書館說起,一直說到剛才在教學大樓頂層和校長談話的整個過程,周茹靜倒像極一個稱職的聽眾,她聽得胡靚被警察捉走時便氣憤地說警察胡亂捉人,在聽到李哲自己用了黑魔術封印靈魂時又倒抽了一口冷氣,最後聽說校長打死不肯說出第四校區的秘密時又亂猜了一通,我們看著這個眼睛里只有胡靚的女孩,由衷為胡靚感到高興,這個叫周茹靜的女孩,對胡靚的在意和關心即使是瞎子也能夠看得出來,胡靚能夠遇上這樣的女孩,也算是他的運氣。 “那麼,用不用我幫忙啊。”聽完胡靚的話後,周茹靜便搶著說道,只是她嘴上用著商量的口氣,臉上卻擺出一付“你不讓我幫忙就有你好看”的樣子。 胡靚卻認真地考慮了一番,然後正色說道:“如果你要幫忙的話,我希望你能幫我們看好蘇丹丹,她畢竟是我們這一群人中第一個見到第四校區的人,雖然她沒有進去過,但不知為何,我總覺得這事情會把她牽涉進來。這件事本來應該由我來做,可她是女生,我終究還是有些不方便,你也不用時刻盯著她,只是她有什麼奇怪舉動的話,第一時間通知我。” 周茹靜興奮地說道:“保證完成任務!” 胡靚最後又叮囑一句:“記得把我送你的墜子時刻戴好,就算是出現危險,它也能保你一時無恙。” 知道胡靚把自己親自加持了道力的玉墜送給了周茹靜,小夏不忘又取笑了他一下,我看飯也吃得差不多了,便分配一下接下來的事情。 “胡靚,你畢竟現在還在讀書,實在不方便總陪我們四處調查,這樣吧,你下午還是和小靜一起照常去上課,而我和你小夏姐則開始著手調查這件事情,雖然最直接的方法是我們摸上後山去見識一下那所謂的第四校區,但現在是白天,我們又不是學校的人,總是不方便的事情,所以這後山之行,我們就定在晚上,你們看這樣安排可好。” 胡靚兩人倒是沒有什麼異議,只是小夏還補充了一句:“胡靚你剛才顧慮到蘇丹丹的事情我覺得也不能掉以輕心,因為你之前曾經被人以蘇丹丹的魂魄騙過一次,也就是說蘇丹丹這個女孩可能正被人利用,所以請小靜你看好蘇丹丹,最好這兩晚都和她呆在一起。” “沒問題。”周茹靜從書包里拿出手機說道:“我這就給家里打電話,這兩天我就暫時住在學校的宿舍里吧。” 小夏點點頭,又拿出了一張辟邪符,再和周茹靜要過胡靚送她的玉觀音,小夏先將辟邪符卷成了一條,再小心地放進玉觀音座下的一條細縫里,做完這一切後,,小夏才把玉觀音還給了周茹靜,看著這個小女孩一臉不解的樣子,她笑了笑說道。 “這玉觀音本是辟邪之物,又加上我的道力加持,現在還有一張辟邪符坐鎮,雖然不敢說是百邪僻易,但等閑的邪物是不敢接近你的,你可要戴好,別弄丟了。” 周茹靜這才知道原來小夏是為她加強玉觀音的辟邪功效,不由滿心歡喜地說道:“謝謝小夏姐。” 我看時間也差不多快上課了,便說道:“那我們就暫時分開吧,胡靚,下午放學後便打電話給我,我們彙合後再看看晚上的事情要怎麼進行。” 安排好這一切後,我和小夏先一步離開了學生食堂,走在學校的林蔭道上,小夏問我:“你看這事要怎麼入手調查。” 我想了想說道:“目前來說,明顯的線索有兩條,一是李哲,二是張校長,但前者要等靈魂封印解除後才能提供我們有用的資料,而後者則擺明了不會對我們說出第四校區的秘密,所以現在這兩條線索基本上沒有多大作用。” “李哲可以等白華解除了他的靈魂封印之後,我們才找他問話。”小夏也開始分析了起來:“而張校長雖然不肯說出來,但我可以用深層催眠讓他自己說出來,只是如果他保守秘密的意願非常強烈的話,可能會對他的腦域產生一定的影響,例如會引起暫時性失憶之類的,哎,如果可以的話,我真不想這樣做,強迫別人說出不想說的話終非我所願。” “不,小夏,我不贊同你這樣說。”我在一旁接過話來說道:“如果事情已經嚴重到超出你我預料的程度,我不反對你用這個方法來套出我們想知道的東西,非常時刻總得使非常手段嘛,當然了,如果能不用到那是最好,所以你這個深層催眠就當作是一種備用方案吧。” 小夏聽我說完,卻默不作聲,我覺著奇怪,便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她卻笑呤呤地把我從頭到腳看了一遍,像是剛認識我一樣。 “怎麼了?” “沒什麼。”小夏笑著說道:“只是我覺得你的改變好大,看看現在的你,完全和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不一樣了,現在的你變得更有決斷力,頗有幾分大將之分,而且這份氣質,從J市的事件之後便變得越加明顯了。” 我變了? 我在心里這樣問自己,大概真的是這樣吧,不是有句話說,人都是會變的,而且自從古玥死後,我覺得自己的轉變更加明顯,現在的我,在遇到問題的時候,總以最能夠解決問題的考量出發,而把自己一方的安危擺在最重要的位置,像這一次,如果我們不能從張校長處得到有用的資料從而會使我們遇上危險的話,我絕對會讓小夏以深層催眠的方式套取我們所要的東西,哪怕會對張校長有所損傷,這就是我的改變。 見我良久不說一句話,小夏走上前來挽住我的胳膊說道:“怎麼,你不高興?” 我搖了搖頭:“無所謂高不高興的,轉變是人一種必經的過程,是一種不斷學習的過程,而我的轉變,便是為了不讓曾經的錯誤再次發生而已。” 小夏歎了口氣,低著頭說道:“你還是忘不了古玥的事情,阿強,她的死真的不關你的事,你別總是放不下才好。” “你誤會了。”我笑著說道:“我不是放不下,只是在時刻提醒自己,不讓同樣的事情再次重演罷了。” 小夏還想說什麼,我卻輕輕捂住她的嘴巴。 “好了,不要說這些了,還是來說說我們下午干什麼吧。” “你說,我聽你的。” 我點頭說道:“那好,我覺得但凡這種陳年舊事的東西,離不開調查相關的資料,我想我們下午兵分兩路,你負責到學校圖書館去調查,圖書館一般會有報刊之類的,你就查查以前的報紙上有沒有報道過S校學生失蹤的記錄和相關內容,這學校的圖書館有對外開放,所以即使你不是學校的學生,應該也能夠進去。” “這個沒問題。”小夏看了看我說道:“那你呢,你叫我去翻舊報紙,不會自己跑去泡學校里的小美眉吧,這S校的美女我一路可見得不少啊。” 我舉起雙手作投降狀:“你這樣想那我可是太冤枉了,我自己下午去學校的網吧,查查他們的學園網有沒有這方面的信息,要是你怕我出小差,那要不然我們換換,我去翻舊報紙怎麼樣。” 小夏長發一甩,人已經走向圖書館的方向,只聽她遠遠說道:“免了,要我去對著電腦,還不如去翻舊報紙呢,我可不想被電腦的輻射弄得明天起床就發現了粉刺什麼的。” 當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小夏已經遠遠走開,我笑了笑,便走向了另一個方向。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章 不能說的秘密     下篇:第二十一章 分頭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