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二章 持鐮女孩  
   
第二十二章 持鐮女孩

我在S校的網吧里泡了整整一個下午,遺憾的是,竟然在校方的BBS上找不到一條有用的信息,我輸入“第四校區”字樣的搜索關鍵詞後,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空白的頁面,而相關消息的提示卻是“0”,我變著花樣去搜索相關的內容,但彈出來的消息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于是當我從網吧里走出來的時候,除了頭腦因長時間地盯著電腦而發漲外,其它的完全可以用一無所獲來概括。 我坐在操場的一角,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夏未的夕陽分外紅豔,把整個天空染成一片血紅,那紅色,讓我感到刺眼。 這學校里不允許吸煙,我雖感到煩躁,很想吸上兩口香煙來緩解心里那股悶氣,但終究還是忍了下來,現在已經是下課的時候,操場上學生漸漸多了起來,看著一個個和胡靚差不多大小的學生在我身旁走過,看著這一條條洋溢著青春氣息的生命臉上綻放的燦爛笑容,我根本無法把死亡和黑暗和這些鮮活的臉孔聯系在一起。 突然間,我好像有點理解張校長要隱瞞第四校區的苦心,如果被這些年輕人們知道自己的學校里竟有一處如此可怕的地方存在,我想他們的臉上,一定再找不到現在的笑容。 手機響了,小夏也從圖書館里出來,她告訴我,胡靚約了我們在學校食堂見面,我答應了一聲,便拍了拍沾滿了草根綠葉的屁股從操場上起來,緩步走向食堂的方向。 食堂大門口,小夏和胡靚不知道在說著些什麼,我插著褲兜閑晃似的走過去,看著我悠閑的樣子,小夏卻來氣了,她老遠就沖我說道:“你這人倒是悠閑得很啊,人家下午忙死忙活的在翻那些積得像小山高一樣的舊報紙,你倒好,一付無所事事的樣子,要是你整不出一條有用的消息來,本小姐准讓你好看。” 我來到他們兩人身旁,聳了聳肩攤開手說道:“那還是請趙大小姐讓我好看好了,很遺憾,我對著電腦好幾個鍾頭,卻連一條有用的信息都找不到,好像第四小區這個敏感的問題已經完全被校方封殺了。” “你也找不到?”小夏攏著她那有點凌亂的秀發說道:“我那邊也白費了功夫,那些報紙多是多了,但翻了半天,同樣找不到相關的內容,連學校是否有學生失蹤的記錄也找不到,不過我發現了一些情況,就是在1975年和1983年這兩年有一些報紙找不到,我懷疑這兩年可能有出現過什麼異常,而這些報道卻被校方抽掉了。” “那是什麼報紙?”我問道。 “還有哪種報紙,當然是Q市的日報羅。”小夏白了我一眼,像是在懷疑我的IQ似的。 我無謂的笑了笑:“要是Q市的城市日報的話,我想市圖書館應該有這方面的資料,我們不妨找個時間去看看。” “別,要去你自個去。”小夏連連擺手,像是下午翻報紙已經翻怕了。 “自己去就自己去。”我嘿嘿笑道,看了看一直在邊上笑呤呤的胡靚,我突然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他冷不防被我拍了一掌,頓時嚇了一跳,我對著他說道:“怎麼就你一個人在這里,你那小女朋友呢?” 胡靚咧著嘴揉著被我拍痛了的肩膀:“她去學校的醫護室看著蘇丹丹了,等會我還要幫她送飯過去。 我點頭說道:“這小姑娘也算幫了我們的忙,胡靚你可不准欺負她,我看這小姑娘挺不錯的,和你又合得來,你大山里的爺爺要是知道你小子一來學校就給他找了個孫媳婦,那還不樂得合不攏嘴。” 胡靚被我這麼一說卻紅起了臉來。 “強哥,我們八字還沒一撇呢……” 他這話剛說了個一半,手機卻響了起來,胡靚朝我們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是小靜的。” 走到一邊接聽了電話,胡靚還沒說話,卻聽手機那邊的周茹靜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胡靚,你快來。” 胡靚一聽,頓時緊張了幾分。 “你在哪,小靜?” “我現在正跟在蘇丹丹後面,剛才來到醫療中心門口的時候,我剛好看到丹丹走出來,不過她的神情很古怪,眼睛一動也不動,臉上也毫無表情,她像是夢游一樣地走出了大門,然後朝著教學區後山的方向走去,我怕她會出事,就跟在她後面,現在她要上山了,你們快過來吧,我掛了…。” 周茹靜匆匆忙忙地說完便掛上了電話,胡靚立時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那第四校區不就在後山的山坡上嗎,蘇丹丹這時去那里,分明就和第四校區有關,可周茹靜還跟了去,還不給自己一個阻止她的機會,胡靚能不著急嗎。 看著胡靚臉色緊張地走過來,我收起笑容連忙問道:“怎麼了,難道你的小女朋友出事了?” “小靜暫時沒什麼事情。”胡靚解釋道:“但她現在跟著蘇丹丹正朝著後山山坡上的第四校區而去,我怕她會出什麼事情。” “那還愣著干什麼。”我推著他說道:“還不快帶我們去那什麼後山。” 胡靚答應一聲,便帶著我們朝後山的方向奔去,所幸現在已經是學生的用餐時間,在經過教學區時,這里已經沒有多少學生,我們通行無阻地跑過了教學區,朝著教學大樓後頭而去,教學大樓之後開始還看到小徑,但隨著大樓離我們越來越遠,這小徑已經被掩埋在雜亂的草葉之中,再跑得片刻,一個小山坡便出現在我們跟前。 這山坡也說不上陡峭,可山坡上雜草蔓蔓,怪樹橫生,基本上整個山坡為雜草樹木所掩蓋,根本就看不到上山的路,也不知道像蘇丹丹這樣的女生當時是怎麼上得了山坡的,還好我們也不是普通人,雖然這山坡並不好走,卻也難不倒我們。 我帶頭走在前方,以“斬魂”銳利無邊的紅鋒硬是在雜草堆中開出一條路來,這山坡還只走上了一半,一股震蕩著靈魂的悸動便自那山坡之頂傳來,一時間,本來已經回巢的宿鳥紛紛鳴叫著飛了起來,看著林鳥飛天,我們的心里頓時生出不好的預感。 “快!” 我低喝一聲,手上紅鋒翻動,“斬魂”蕩出一波波焰紋,把前方的雜草盡數切開,我們的速度快上幾分,全力朝著坡頂奔去,那股悸動帶給我們的感覺非常強烈,能夠讓我們感覺到危險的存在,可不是周茹靜這種普通的小女孩能夠面對的,我們擔心她的安危,特別是胡靚,行走間他的全身開始泛起微微電芒,分明已經用上了九天雷法中的引雷入體,身泛電芒的胡靚速度比我和小夏猶要快上一線,他本是落于我們二人之後,但片刻之後卻已經奔在了我的前面,我們害怕他沖動之下為敵所制,便牢牢地跟緊了他。 卻不想來到坡頂之時,我們竟看到了三個女生。 一扇赤紅的鋼鐵大門這山坡之上的盡頭,在夕陽的映照下,這扇大門像是在淌著血一般,流動著讓人窒息的紅光,而在這一片血色的紅光前,便站著一個女生,她的身材高挑,皮膚白皙,配合她那美麗的臉孔,讓人感覺到一份熱烈的美豔,可惜的是現在這個女生表情呆滯,只有一雙眼睛卻閃爍著幽幽紫光,而那份讓我們感到心悸的感覺便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 我雖然不認識這女生是誰,但看她還穿著素白的病服,應該便是胡靚口中的蘇丹丹。 而在這蘇丹丹跟前的卻是另一個女生,由于這個女生背對著我們,我們看不到她的樣貌,只見到她剪著及肩的半長頭發,穿著S校的校服,從她的背影看,這個女生和周茹靜一樣屬于纖弱的那一類型,但這麼一個看似軟弱的女生卻手持一柄猛惡的兵器。 那是一把足有女孩一個半人高的巨大鐮刀,巨鐮造型古樸清拙,由不知名的黑紫色金屬相互扭結形成鐮刀的刀柄,而在連接刀鋒的地方打造出一個蓮花的圖案,在這一朵黑紫色的蓮花之上又延伸出彎月型的巨大刀鋒,在其刀梁之上銘刻著無數奇形符號,一縷縷幽紫的光芒不斷自那蓮花圖案中流向一個個符號,讓那些符號不斷在明滅之間變幻著。而鐮刀的刀鋒處卻不斷在實質和虛影之間變幻著,虛實的變幻相當頻繁,兩者的不斷變幻竟產生了空氣的低鳴聲,似是蟲叫一般的聲音自那鐮刀不斷地傳出來。 這一把奇特的鐮刀同樣讓我產生危險的感覺,而小夏更是在身後直接低呼一聲。 “魔兵?虛無之鐮?” 我心里頓時格登一跳。 魔兵?莫不是和那暗影組織是一伙的? 但此刻我沒心思細究這些,因為在這持鐮女孩的身後,卻躺著周茹靜,看她的樣子應該已經失去了意識,那麼是誰弄暈了她,這持鐮女孩站在她的身前,是在保護她,還是挾持了她。 卻在我們鬧不清眼睛形勢而不敢輕舉妄動的關口,那持鐮女孩突然舉高了巨鐮,巨鐮嗡得一聲響,頓時在我們眼中化為一片虛影消失不見,卻見女孩身體四周閃過數道黑光,一陣碎裂的聲音傳來,那鐮刀才複又出現在女孩手中。 “她只是暈了過去,無礙。” 背著我們說出這句話的持鐮女孩,突然腳下一點,人已經飄升而起,那速度竟快絕無比,只是幾個起落,便已經消失在我們的視野中,看著她離去,我有追上去的沖動,但那站在赤紅大門之前的另一個女孩卻打消了我的念頭。 濃郁的黑氣正自蘇丹丹的腳下冒出來,被那黑氣一觸,她腳下的綠色迅速化為灰白,無數的雜草伏下了身子,綠色一點點地被抽離,取而代之的卻是那毫無生氣的灰色。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一章 分頭行動     下篇:第二十二章 持鐮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