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五章 另一只惡靈  
   
第二十五章 另一只惡靈

太陽已經完全落下了,天邊只剩下最後一線紅暈,但漸漸的,也為夜的黑所遮蓋。 胡靚抱著周茹靜,我則扛著蘇丹丹,小夏在前邊為我們引路,一行人便下了山坡,剛才的打斗可能會引起學校的注意,因此今晚進入第四校區一探究竟的打算也只能暫緩一緩,但這麼大搖大擺地進入學校可能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而且蘇丹丹現在這個樣子還需要小夏來為她驅魔,實在不宜回學生宿舍。 “那不如,去學校的招待所吧。”胡靚如此說道,學校的食堂上邊便是招待所,那是為了平時來學校探望學生的家長所設的,收取的費用便宜,更重要的是,那的地方很少有人入住,因此安靜得很,也適合用來為蘇丹丹驅魔。 于是我們先把周茹靜喚醒,她本身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只是被人刻意弄暈了過去,小夏在其背後為她推宮過血,不出一刻,她便自然醒轉,醒過來的周茹靜一看到我們和蘇丹丹,免不了便是一番追問,胡靚簡單地把經過說與她聽後,便讓她和小夏兩人架起蘇丹丹,讓蘇丹丹看起來像是喝醉了酒的樣子。 為了不讓人懷疑,來到食堂下時,胡靚還在旁邊的小賣部買了兩罐啤酒,然後用紙巾沾著啤酒在蘇丹丹的臉上和手背擦了擦,讓她遠遠便能聞到一陣酒氣。 有了這番准備之後,我們住進招待所便方便得多,出示了相關證件後,我們開了兩間房間,都是挨在一起的,有起事情來也方便照顧得到。 胡靚雖然在學校里有宿舍,但現在也只能暫時和我住在同一間房間里,而小夏三女則住進另一間房,安頓好一切後,我回了趟酒店,把我和小夏的行李帶了回來,順便又在學校外叫了外賣,才又在招待所里集中。 吃過了飯,又梳洗了一番,大家才有了精神,只有胡靚被飛天骷髏所傷,體內被侵入少許鬼氣,我著他自已到另一間房間里以雷勁化去鬼氣,周茹靜本來也想跟去,卻給我們攔了下來。 “小靜,胡靚他運功的時候不能被打擾的,你還是和我們呆在一起吧。”小夏拉住周茹靜的手說道。 周茹靜看了看小夏,再看了一眼胡靚,最後還是依小夏的意思又坐了下來。 房間里只有兩張床,蘇丹丹一人躺在在張床上,小夏和周茹靜則坐在另一張床,而我找了張椅子坐在蘇丹丹旁邊觀察著她,她身體上陽氣流動非常微弱,有被陰氣取而代之的趨勢,還好小夏一進房間就給她貼上了振陽符,以幫助她本身的陽氣流動。 “怎麼樣,小夏,能幫她驅魔嗎?”我皺著眉頭問道,蘇丹丹體內的惡靈並不普通,而是一只鬼王級別的惡鬼,我在開啟“軒轅鎖”的狀態下也只能暫時封印她體內的惡靈,而無法完全驅逐,便可知這惡靈的厲害。 小夏歎了一口氣,她走到蘇丹丹的身旁,手指輕輕提起她的眼簾,只見蘇丹丹的一雙眼睛里,那紫潮正侵蝕著她,看到如此異狀,周茹靜低叫一聲,我連忙朝她作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這個女孩已經被這只惡靈依附了太久,你看她的雙眼,已經快被鬼氣所淹沒了。”小夏在蘇丹丹身旁坐了下來:“當她的雙眼完全被鬼氣淹沒,那她就徹底沒救了,偏依附在她身體上的又是一只那麼強大的惡靈,如果強行驅逐的話,我怕會傷害到蘇丹丹的靈魂,畢竟真是強行驅逐起來,那麼戰場可是在她的體內,她一個普通女孩哪能承受得起我們和一只惡靈的角力啊。” “那怎麼辦,總不能放著她不管吧。” “現在只能暫時拖延惡靈侵蝕的速度,其實最後的辦法就是逼這只惡靈自己脫離蘇丹丹的身體,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小夏把蘇丹丹扶了起來。“來,幫我固定好她的身體。” 我答應一聲,坐到床上來扶住蘇丹丹的雙肩,不讓她倒下去,而小夏則拿出一些符錄,正一張張貼在蘇丹丹背後重穴之上。 “這只惡靈那麼厲害,要逼它自動離開談何容易啊。”我邊扶著蘇丹丹,一邊卻在想著方法,但任憑我挖空心思,卻想不出哪一種方法可行一些。 小夏把一張符錄貼在蘇丹丹的後脖子上,便慢慢扶著她的身體躺下,最後在她的心髒位置也貼上一張符錄,才舒了口氣說道:“暫時就只能做到這種程度了。” 她又朝我笑了笑:“要逼出她身上的惡靈,那便要讓這只惡靈感覺到再呆在蘇丹丹的身體里會有危險,但同時,又不能真毀了蘇丹丹的身體,這需要對力量有最透徹的理解和把握,像我,或者其它人要達到這種程度當然並不容易,但如果你處于軒轅鎖解放下的狀態的話,我想應該辦得到的。” 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回想在念鎖解放的狀態下,我對于力量都有著最透徹的理解,操控自己的力量自然更加沒有問題,但這個方法終歸是要拿蘇丹丹的性命作賭注,萬一那惡靈拼著受傷也不肯離開她的身體,那我們的如意算盤便打不響了,所以,如果不到萬不得以,我不想用這個方法逼出她體內的惡靈。 這時,扣門聲響起,胡靚推開門進來,他臉色如常,想是已經化解了侵入體內的鬼氣。 “沒事了……”我朝他說道,剛要叫他進來討論接下來要怎麼繼續調查第四校區之事,但突然間,一股冰涼的殺意刺激著我的神經。 和我同樣發現了異狀的還有小夏和胡靚,我們三人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似的,周茹靜不解地看著我們,卻不知道我們現在竟然感覺到校園里又出現了一股鬼氣。 那股鬼氣雖然沒有蘇丹丹身上的惡靈厲害,但卻多了一分殘暴的殺意,方一接觸,便讓人生出被活生生撕裂的恐怖感覺。 “怎麼回事,這學校里還有其它惡靈?”我馬上站了起來,想不到除了蘇丹丹身體中的惡靈外,這學校里卻還有另外的惡靈存在,既然有一只,那麼可能還會有兩只,三只甚至更多,如此一來,豈不是全校的人都會有危險。 “我們走吧,不能讓遇害的人數再增加,不然情況會超出我們所能控制的范圍。”小夏亦站了起來。 我卻看了看床上躺著的蘇丹丹:“我和胡靚去吧,你看著她們兩個,這只惡靈的鬼氣並不怎麼強烈,我們兩人應付得來。” “那你們小心點。”小夏複又坐下,蘇丹丹現在的情況剛穩定,但說不定還另有變數,只扔下周茹靜一人來照顧她,小夏還真放不下心。 周茹靜只來得及和胡靚說一聲“小心”,他便和我奔出了房間,空曠的走廊上只有我們的腳步聲在回響著,讓人聽了心里感到沉重,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或許這連續出現的兩只惡靈只是一個開端,而更多惡意的存在,說不定正在哪些角落里窺探著,等待著收割活人生命的機會。 下得樓來,整個學校突然變得安靜無比,連風也未曾拂起一絲,如泥濘般的死氣在學校中飄蕩著,然後不由分說地灌進我們的口鼻中,像要讓我們為之窒息一般。 那鬼氣正迅速在學校中移動著,我閉上眼睛全神感應,只覺那股鬼氣正向著校園大門的方向移動,我招呼胡靚一聲,便追著鬼氣而去。 貫通著學校的主道上,被茂盛的樹木稍微擋住的路燈提供著朦朧的橘黃燈光,幽靜的林蔭道上一個人也沒有,站在路中看去,那路的盡頭卻是延伸到一片黑暗之中,像是會把人吞噬的黑暗! 而我們,便是朝著這黑暗跑去。 一路上,只有我們跑動時的風聲和呼吸的聲音響起,那迎面而來的風帶來一絲絲血腥的味道,讓我們的腳步不由加快了許多,兩邊的樹木不斷在向後滑退,跑著跑著,總感覺在那看不見的樹木陰影之後,有許多惡意的眼光正看著我們,間或響起的不知名聲響,卻像是惡獸在吞著口涎,貪婪地看著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它們眼前奪過。 我搖了搖頭,把這些胡思亂想都壓到了腦海深處,轉眼間我們已經來到校門管理處附近,這是設立在校門不遠處的一棟兩層樓的建築,主要是供看守大門的人員夜間休息之用,便現在管理處的燈火卻是熄滅著的,現在還不到十點鍾,按說應該還有人在值夜才是,我們來到管理處門前,卻發現大門竟然打開著,里面卻一個人也沒有。 正猶豫著要不要進管理處看一上看,一聲沙啞的求救聲卻從管理處後的樹林里傳來。 S校的樹木植被做得相當不錯,整個校園百分之七十的地方都種著各種樹木,這林蔭道兩旁便各是一個小樹林,平時在日間,學生便喜歡呆在這樹林里納涼和呼吸樹木所釋放的清新氧氣,但現在,此時的樹林卻顯得陰森恐怖,再加上這聲突如其來的求救聲,更彌漫著一種恐怖的氣氛。 我們向著聲音的方向跑進了樹林里,在這里面已經沒有任何照明,只有冷冷的月光灑了進來,把樹木的影子在地上拖得老長,我們沒跑多久,便看到一個人影正倚在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槐樹下,他驚恐地四處張望,而在那槐樹之上,一個黑色的影子正無聲無息地枝葉中冒了出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五章 另一只惡靈     下篇:第二十六章 守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