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七章 紅門之秘  
   
第二十七章 紅門之秘

王山從管理處里跑了出來。 他經曆過戰爭,面對過死亡,本來他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害怕什麼事情,但現在,他害怕了,那房間里憑空出現的無數裂痕,那看不見的存在給他背後一刀,這些東西,都讓他感到害怕,他不清楚那房間里有什麼,他只知道再呆在里面,他會被殺掉的,就像那被劃碎的燈泡,還是從中間斷開的暖水瓶一樣,他也會成為一具破碎的尸體。 王山今年已經是快七十的人了,雖然身體一直硬朗,但畢竟不如年青人靈活,他才跑出管理室,便自己拌了自己一腳摔到了地上,他連忙爬起來,驚恐地朝管理處大門看了一眼,房間里的燈火已經熄滅了,那黑洞洞的大門里漸漸冒出一些黑色的煙,然後一只手突然按在門框上,那只手不斷在淌著血,血是從手背上插著的幾把小刀的傷口處流下來,接著王山看到黑暗里亮起了兩點紅光,那腥紅的光芒像野獸的眼睛,充滿了暴劣的氣息。 王山不敢再看,那黑色的煙已經蔓延到管理處外面來,把通往校園大門的道路給切斷了,王山可沒勇氣往那黑煙里闖,于是他只能朝著學校里跑,他才一邁開腳步,爭一聲響,一道切痕便出現在他方才摔倒的地方,看得王山心下又是一驚,再看向貫通著整座校園的這條林蔭道,平時王山很喜歡這條筆直的大路,但現在,這過于筆直的道路卻讓他的身體暴露在後方那兩點腥紅之下。 一咬牙,王山往管理處後面的樹林里跑,那里面樹木眾多,都是絕佳的掩護物體,而不似大路筆直,隨時都有被那東西從背後砍上一刀的危險。 跑進了樹林中,王山不時回頭望去,這樹林里雖然沒一點照明,但月光清冷,卻也一點不遜于路燈,只見銀白的月光下,那團黑煙正往樹林里吹進來,煙氣像一條條黑蟒游過樹木草葉,吐著毒信緊追著王山不放。 王山一緊張,腳下不知拌到一根樹枝,便又摔了一跤,他這剛一摔下,後頭樹林遠處的黑暗里便是銀光一閃,王山左腿立刻裂開了一道口子,暗紅的血馬上從裂開的口子里流下,滴下了草地。 低叫一聲,王山再爬起來,那黑暗中又亮起幾抹閃光,破風聲起,王山的手臂和肩上同時飆出了血線,老人大叫一聲,痛得他又跌回了地上,只是這一次,他卻沒有力氣再爬起來,他轉了一個身,面對身後那不斷湧來的黑霧,撐著手盡量挪向後頭,同時還大喊著“救命”,雖然王山心里清楚,這時候大概很少人會聽到呼救聲,而即使聽到了,普通人又怎麼能從那看不見的東西手下救下他,但人總會存在著僥幸的心理,王山也不例外,他即使已經不再年輕,卻也不想就這麼死了。 仿佛王山的呼救聲嚇到那東西一般,追來的黑煙突然就這麼散了去,王山還依稀看到了大路那邊的橘黃燈光,但王山並不認為那東西已經走了,因為他還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那東西像貓耍著老鼠一般,正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碰! 王山全身一震,卻是撞到了一株大樹,但這一聲響之後,他卻發現,這樹林里安靜得可怕,草叢里的蟲子不再叫了,樹葉被風吹動響起的聲音也停止了,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在這樹林里彌漫著。 這時,王山的頭頂上響起一片不規律的沙沙聲,他抬頭一看,一只插著小刀的手從茂密的枝葉里探了出來,然後又是另一條手臂,王山張大了口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憂懼地看著一個身體從那樹葉中露了出來。 一個男人,一個身體上被插滿了大大小小,長短不一,不下百把尖刀的男人自樹干上一點一點地朝王山爬下來,那男人的臉劃出十幾道裂痕,結了疤的暗紅色血線讓他看起來猙獰恐怖,他朝著王山叫了一聲,然後揚起一手,那手上便憑空出現了一把鋒利的長刀,王山毫不懷疑那把長刀的鋒利,即使不能一刀劈開樹木,拿來斬斷他這老朽的身體卻已經足夠了。 王山的眼睛里,那插滿百把尖刀的恐怖男人揚起了一道銀光,就在那銀光快要灑落之際,一道豔紅破空而至,立時把那男人持刀的手掌釘死在了樹干上。 同時,王山聽到有人朝他喊道。 “快跑!” 他低下頭,看到兩個男人正朝他跑來,這兩人一個穿著S校的校服,另一個則較那學生模樣的人年長,正是他朝著自己呼喝著。 我們循聲奔進樹林里後,便看到一個老人正無助地坐倒在一棵大樹下,而一只身上插滿尖刀的惡靈正朝他揚起了長刀,我想也沒想,便把“斬魂”當成標槍般甩了出去,“斬魂”在半空嗡一聲綻放出豔紅長鋒,一下子便將這只惡靈持刀的手掌釘死在了樹干上,我見它哇哇怪叫,一時掙脫不了紅鋒的嵌制,便馬上叫那老人快跑,可他像是被嚇到了一般,良久卻沒有回應。 這時我們已經來到他的身邊。 那惡靈尖叫一聲,忍著“斬魂”傷魂斬魄的異能,它另一手捉在紅鋒之上,頓時一陣陣惡臭和黑煙便自它手掌上冒起,它痛叫一聲,卻是把紅鋒拔了出來,然後惡狠狠朝我們盯了一眼,便怪叫一聲朝我們撲下來。 只覺惡風撲面,我抬起頭,但見惡靈揮刀撲至,我冷哼一聲,雙手騰起紫焰,對著樹干便是連續拍上兩掌,紫焰順著樹干迅速逆游而上,那惡靈避之不及,便被紫焰纏上了身體,燒得它慘叫一聲便自樹干上摔了下來。 紫焰的煌煌正力不斷吞噬著惡靈的身體,這只惡靈可不像在J市遇到的混沌一般,能夠吹熄這股遇邪自燃的紫天之炎,但它也甚是凶悍,被紫炎燒得黑煙四起的身體突然自地上彈起,大叫一聲便朝我們揮刀砍來。 “閃開!” 胡靚在我身後喊道,我依言向旁邊一閃,兩道藍光天雷便從我身後射出,轟一聲擊在惡靈身上,天雷威力甚猛,竟撞得惡靈的身體飛向了後邊,再落下來時,這只惡靈的靈體已經開始潰散,但它還是強撐著被紫焰和雷蛇肆虐的身體,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它看著我們,以無緣怨恨的聲音吼道。 “你們都要死,被遺棄的我們,終會讓你們嘗到和我們一般的痛苦!” 大吼聲中,它的靈體化成了無數黑色的粒子,然後像塵土一般緩緩地落向了地面,但惡靈的話,卻久久在我們耳邊繚繞。 它話中的“我們”,說明它不是唯一一只惡靈,那麼除去依附在蘇丹丹身上的那只惡靈外,是否這學校里還潛藏著其它的惡靈,如果是,那數量又是多少才能夠稱之為“我們”? 懷著這個讓人心驚的疑問,我們扶著這位老人回到了凌亂不堪的管理處,從剛才的介紹中,我們知道他是一位守門人,名為王山。 王伯回到管理處後,便歎了一聲坐在那還沒損壞的椅子上,我以為他是不知道要如何向校方解釋這管理處中的模樣,便安慰他說道。 “王伯,你不用擔心,校長也知道最近這學校里出現了那種不乾淨的東西,像我們,就是他請來對付這種東西的人,所以你只要據實向校長報告這里的情況,他一定不會過問你的。” 我隨口胡亂扯著話,心想那張校長自己也是心知肚明這是怎麼一件事情,想必不會過問這老人何以好好一個管理處便變成眼前這般模樣,但王山想的卻不是這些,他低歎一聲。 “這位先生,你誤會了,我只是奇怪,為何我在學校里呆了一輩子,卻從不知道我們學校還有這些不乾淨的東西,真奇怪,如果有鬼的話,那我早就該知道才對啊,難道它們是最近才出現的?” 我聽他說一輩子都呆在這學校里,卻心中一動。 “王伯,你說你呆在這學校里都一輩子了,那你可有聽說過第四校區沒有?” “第四校區?”王伯臉上露出茫然的神色:“我在這學校里呆了那麼久,還真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我看他的樣子不似在說謊,看來這學校倒是對這第四校區的事情保密得緊,連這麼一個長年呆在學校時的人都不知道,胡靚卻似是不甘心就這樣放棄,他走上前說道:“王伯,其實所謂的第四校區,就是學校後山那道紅色的門,你知不知道那門里有什麼東西。” 讓我們意外的是,這王伯不知道第四校區的事情,卻聽到後山紅門時神情一動,甚是激動地說道:“我哪會不知道那紅門的事情,那還不是小日本做的好事。” “日本?”我和胡靚面面相覷,難道這事情還和日本人扯上什麼關系不成。 “就是小日本!”王伯激憤地跺上兩腳:“要不是這些混蛋,我當年也用不著離開這學校,抗日那會,日軍占領了學校,更在後山不知干什麼勾當,一付神神秘秘的樣子,後來解放了,我回到學校里,那後山卻已經多了一扇紅色的大門,我雖然不清楚什麼原因,但這事情肯定和小日本有關,因為我親眼看過,他們弄了很多東西,對了,還有人,很多人也給弄到後山去了。” “王伯,麻煩你把事情詳細地說一遍。”我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或許第四校區的秘密今晚就能從這個老人口里揭開。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六章 守門人     下篇:第二十七章 紅門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