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八章 逃逸的蘇丹丹  
   
第二十八章 逃逸的蘇丹丹

一聽我們要了解當年的事情,王伯卻高興了起來。 “你們要聽,那好,我就講給你們知道,好多人都不相信我的話,我還說給校長聽了,說那大門另一邊都是鬼子的東西,鬼子的哪會有好東西,我叫他把地方清理一下,但校長當我在說笑話,這麼多年了,聽過的都不相信我,我也就不再提了,難得你們今晚會問起來啊。” 王伯說得興致勃勃,我和胡靚卻心里有數,不是校長他們不相信王伯的話,而是他們根本就知道那里面有什麼東西,只是不希望王伯總提起,才會表現出不相信王伯的態度,這久而久之,自然也就沒人會相信王伯的話了。 “王伯,那里面當真都是鬼子的東西,你知不知道是什麼?” 我和胡靚找來兩張椅子坐在老人旁邊,王伯此刻來了談興,倒已經忘記了剛才那恐怖的事情,老人臉上興奮得一片通紅,他一掌拍在大腿上說道。 “當然是鬼子的東西,那還會有假?” 他清了清喉嚨,繪聲繪色地說道:“當年戰爭打響的時候我還小,那時和我的父親一起呆在學校里,後來Q市也打仗了,連S校也給日軍占領了,那鬼子一占領了學校,就把大批的學生扣押了起來,還弄了一個連的士兵看管著,我父親由于沒什麼文化,鬼子倒沒將他扣起來,只讓他干起了苦力活,和一大批苦力在後山開起了山洞,據我父親回來說,鬼子像是要在山洞里干些什麼,我則幸運地沒有被關進監管營里,只是不允許我隨便走動。” “那鬼子占據了後山卻是怎麼回事?”我聽王伯沒有直接進入重點,倒是有些心急了。 王伯呵呵笑道:“別急別急,我這就說。鬼子占領了學校三個多月後,有一天,監管營那邊傳來消息,說是所有被扣押起來的學生老師都要參加勞動,再過得數天,便有一輛又一輛的大卡車載著一些東西進入了學校里,我躲在一邊偷看,但那卡車里的東西都要油布包著,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只看得出來好像是一些器材什麼的,只知道鬼子很重視這些東西,一路上都有拿著機槍的鬼子在一邊護送著。” “那些東西都運到後山去了?”胡靚在一旁問道,其實這個答案不問也知道,或許就是因為這些東西的原因,才會有第四校區的出現,但那會是什麼東西呢,恐怕只有親入第四校區才知道了。 “不錯,那些東西通通都運到後山去了。”王伯點頭說道:“那時我相當好奇,不知道鬼子弄的是什麼,于是就偷偷跟著去了,那會我人還小,鬼子又把一付心思放在那些卡車上,倒沒人發覺我悄悄跑到了後山,那時候我就躲在一棵大樹後看著,那些卡車在山坡下停了下來,然後鬼子呼喝著從監管營里放出來的師生搬著那些東西上了山坡,整個坡道上都有一身武裝的小日本守著,我也就沒敢走近瞧,只遠遠地看著那些負責監管的鬼子凶神惡煞地催促著學校的師生干活,但奇怪的是,那些搬東西進入後山的師生,卻沒有一個走出來,開始時我以為他們是被趕到後山干活去了,也問了在後山干活的父親,父親卻一臉緊張地不許我胡說,父親既然不說,我就自個沒事便跑去後山看上一會,可除了看到鬼子用鐵絲網把上坡的路封住外,便看不到其它情況了,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月,我竟然看不到一個師生走出來過。” “王伯,難道你的父親一點也沒和你談起後山的事情嗎?”聽王伯這一番話,他分明也不清楚那後山里鬼子干了什麼事,這可讓我大大失望了一把,只能寄望他那在後山上干活的父親會向他透露一些情況。 但王伯卻露出古怪的神情:“當時我也問父親好幾次,父親卻露出很害怕的表情,並叮囑我絕不能把後山的事情說給別人聽,再到後來,有一天晚上父親帶著我偷跑出學校,然後我們就在各地流浪,等到解放後,有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回到學校,卻發現原來後山的山坡上多了一道紅色的大鐵門,我記得離開那會,還沒有那東西,但那時候學校在重建,我也就沒那麼在意,直到學校重建完成,我還留了下來,有一次到後山時又看到那扇大門,那扇紅色的門孤零零地立在山坡之上,我遠遠看著它,竟然會感到害怕,好似那紅色都是由鮮血淋成的一般,而且我還記著當年的師生都沒有出來過,也不知道最後解放了,他們是逃了出來還是怎麼樣了,有很多次,我都向校長提出當年的事情,並要求打開大門,把鬼子留下的東西清理出來,卻被校長屢次拒絕,後來再說給其它人知道,卻被當成了笑話,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道那里面變成什麼樣子了。” 王伯說完,自己便感歎起來,我們再問了一些東西,卻問不出一個具體的答案,本來想著今晚或許就能真相大白,誰知道情況還是依然不明朗,那第四校區就如同蒙上了一層濃霧一般,看來不親自走上一趟,怕是不會清楚的了。 看這管理室里一片凌亂的模樣,我們請王伯也一起到招待所過夜,他卻拒絕了,說是已經在這里呆出感情來,怕是換了地方也睡不安穩,我們拿他沒辦法,便只得作罷,安頓好這老人下榻之後,我又在他房間的角落里貼上數張符錄,以防再有惡靈出現,一切布置完畢之後,才和胡靚靜悄悄地退出了管理處,王伯今晚受了驚嚇,我們給他處理好傷口後,一躺到床上已經呼呼大睡起來,連我們離開他也不知道。 回到招待所里,小夏卻還沒睡覺,只有周茹靜已經躺在另一張床上睡著了,我們不想吵到房間里這兩個女生,三人便到隔壁房間談起話來。 把今晚的事情,包括王伯說的話向小夏複述了一遍後,小夏說道:“日軍的這番動作,會不會是開辟研究所什麼的,你們想,這學校里就有許多師生,這些人即能夠當苦力使,他們的知識也能夠提供日軍研究上的幫助,雖然必定有一些人不願把自己的知識貢獻給鬼子,可那時人那麼多,只要十個人里面有一個肯為日軍做事,那已經足夠了,別忘記,當時他們的性命還捏在鬼子手里,他們又不是什麼戰士,想來沒有太多人能夠做到視死如歸吧。” “有道理。”我同意小夏的說法,不過卻有一個疑問:“就不知道他們進行的是哪方面的研究,竟要那麼多人,而且還要大費周章開洞劈山的,就算是為了保密性,在學校里加派人手看守不就得了,用得著那麼麻煩嗎。” “這才是我擔心的地方。”小夏捏了捏眉心說道:“你們想,如果要做研究的話,在學校里不是方便得多,為什麼非得往後山跑呢,所在我在想,日軍的研究不僅是想保密,可能研究的東西還想當嚇人,那王伯的父親不是屢次提起後山時便會露出害怕的神情嗎,如果不是研究的東西太過駭人的話,一個年過半百的男人會那麼害怕嗎?” 我和胡靚均點頭同意,一個經曆了戰火洗禮的男人,是不會被一些小事給嚇著的,如果連那樣的人也會感到害怕的話,莫非日軍當時做著非人的研究,這些視人命如無物的鬼子又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 房間里陷入了沉默之中,我們沒有想到,這第四校區卻把日本人也牽涉了進來,現在知道的情況是多了,但卻使事情更加複雜起來,小夏看了看牆上的時鍾說道:“現在天色也不早了,大家早點睡吧,明天才有力氣接著查這事情。” “說得是,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看我到現在還沒時間洗個澡,身上的味道都怪怪的呢。”我提起自己的衣服聞了聞,皺著眉頭笑道。 我這一說完,小夏便皺著眉頭,捂著鼻子說:“你不說我還不覺得,這一說,你們兩人身上還真有一陣鬼味,快洗澡去吧,兩個垃圾蟲。” 我和胡靚呵呵笑起來,卻在這時,隔壁的房間傳來窗戶打開的聲音,胡靚說道:“一定是小靜醒了,我先過去看看她。” 他一說完,人便往房間外跑,我和小夏均感到好笑,這小子平時一付老神在在的樣子,但一提起周茹靜卻毛毛躁躁的樣子,可胡靚沒過去多久,我們就聽到他在那邊喊了一聲。 “不好!” 我們的笑容現時消失,連忙也跑到隔壁的房間,房間里,周茹靜依然熟睡著,但房間的窗戶卻打了開來,夜風從窗戶外邊吹進來,吹得旁邊床上的床單獵獵作響,但床上,卻沒有了蘇丹丹的身影!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七章 紅門之秘     下篇:第二十九章 解開黑魔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