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九章 解開黑魔術  
   
第二十九章 解開黑魔術

蘇丹丹,不,應該說是依附在她身上的惡靈逃逸一事,讓我們感到相當意外,我在解開念鎖的狀態下以對力量透徹的理解,才能輕易壓制住蘇丹丹體內的惡靈,讓它陷入沉睡,而隨後小夏又加上諸多禁制,卻仍然讓它輕易在我們眼皮底下逃走了,這鬼王級的惡靈真是殊不簡單。 而且這只惡靈還相當小心地收斂一身的鬼氣,如今它附在生人身上,只要把鬼氣收束在人的軀體之內,我們就算呆在隔壁,卻也感覺不出來,于是才會那麼大意讓它給逃了。 “現在怎麼辦才好,這只惡靈那麼厲害,我怕它會繼續害人,而且它用的還是蘇丹丹的身體,要是給別人看到蘇丹丹殺人的話,那她可真是跳入黃河也洗不清了。”胡靚緊張地說道,他站在窗沿,恨恨地捶了一下旁邊的牆壁。 周茹靜這時醒了過來,大概是被我們吵醒的,女孩睜開還迷迷糊糊的雙眼,在床上伸了個懶腰說道:“咦,怎麼你們都在這里?” 小夏指了指空無一人的睡床,周茹靜一身睡意馬上消失得干乾淨淨,她差點沒從床上跳起來:“丹丹呢,我睡前還看到她在床上的,現在人呢?” “跑了。”回過身來,胡靚朝她苦笑說道。 “跑了?”周茹靜打了一個冷戰,現在的蘇丹丹變得有多恐怖她是知道的,下午她跟著蘇丹丹一起上去了後山山坡,她一直以為蘇丹丹沒有發覺到她的行蹤,卻在坡頂時蘇丹丹喝破了她的行蹤,並全身冒出黑霧准備殺了她,要不是一個持刀的女孩突然出現,說不定她周茹靜現在已經飲恨黃泉了,蘇丹丹跑了那意味著什麼,那將意味著會有更多的人死在她手里,當被她瞧著的時候,周茹靜看到了海一般深廣的怨恨,那種對一切生靈都懷著無限怨恨的眼睛,絕對會毫不留情地殺掉每一個出現在她雙眼中的人。 “暫時來說,它還沒時間去害人。”小夏考慮了一會說道。 我們三人的眼睛齊齊看向了她,她朝我們點頭肯定地說:“我在她身上下的禁制,便是為了克制她體內惡靈的陰氣而設,雖然鬼王級的惡靈厲害得超乎想像,竟然能在層層禁制下還控制得了蘇丹丹的身體,但短時間內,它還不會去害人,如果不出意外,它會找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先設法除去蘇丹丹身體上的禁制,因為若不如此,它的一身鬼力便無法使喚,失去了鬼力,那諸多神通也無從用起,自然也就無法害得了人。” “那要盡快找到它才行,我們也不清楚那禁制能夠拖得了它多長的時間,可能一天,也有可能只是一個小時。”說到此處,我卻想到另外一件事:“可這學校這麼大,而我們才這麼幾個人,要找到它還真不容易。” “不,如果我們把時間到用在它身上的話,那就顯得過于被動了。”小夏露出智珠在握的笑容:“明天一早,我們直接潛入第四校區好了,與其我們在外頭瞎轉,還不如直搗黃龍,你想那惡靈下午出現在那朱紅大門之前,說它和第四校區沒關系我才不相信,我們這麼大搖大擺地闖進去,它一定會跟著來看個究竟的,到時候,我們再反過來對付它好了。” “這個主意倒不錯。”我補充說道:“一來可以引惡靈現身,二來嘛,即使它沒有追上來,我們大可將那第四校區里的情況探個究竟,把這個神秘的校區都探了個遍後,也好針對校區里的情形制定好對策。” 既然已經決定好明早要做的事情,我們也就各自房間休息,一夜無話。 但我們畢竟不是神,不是所有的東西都在我們的預計之中,雖然已經做好了第二天的計劃,可變化卻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天還微微亮的時候,一通電話給事情帶來了新的變化。 夏季的天總是亮得快一些,清晨五點多的時候,窗外已經明亮了起來,惱人的光亮讓睡在窗邊床上的小夏皺著眉頭轉過另一邊,繼續做她的春秋大夢,可她還沒有睡安穩,放在枕頭邊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無論多麼悠揚的歌聲,一旦把人吵醒,那只會讓人覺得惱怒,小夏半開了眼睛,抓過手機來就想扔到一邊不去管它,卻在看到來電顯示的一個名字時,她打消了這個主意。 手機屏幕上顯示著白華的名字。 小夏的睡意馬上飛到了九宵云外去了,對于白華這個有趣的院長,小夏還記憶猶新,他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而且還在英國這個古老的國家留過學的人,這樣的人是不會無端在清晨擾人清夢的,除非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情。 如果說是緊急事情的話,那麼大概只有李哲的事情才能夠算得上緊急了。 一想到這里,小夏馬上接聽了電話。 “趙小姐?” 手機那邊的白華帶著一分急促,九分興奮地說道:“我們成功了,天啊,我們竟然成功了。” 白華完全沒有給小夏說話的機會,自己已經一股腦地說了一大堆話,小夏沒好氣地說道:“白院長,有什麼話你好好說,你這樣說我根本聽不清楚。” “對不住對不住。”白華干笑道:“我確實是太興奮了,不過趙小姐,你得理解我的心情,經過一天一夜的努力,在我的幫助下,我那親愛的牧師朋友終于解開那個病人身上的靈魂封印,從魔王撒旦那里把他的一小半靈魂要了回來,我簡直不知道如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想不到我竟然有機會親自經曆了這麼奇妙的事,真是贊美萬能的主啊。” 小夏聽得哭笑不得,這白華也未免太激動了,但他卻帶來一個好消息,李哲已經解開了黑魔術的封印,那意味著我們將會知道新的,有用的情況。 “白院長,你是說那個名叫李哲的學生恢複了?” “不錯,他的靈魂已經完整了。”白華肯定的說道。 “那他現在情況如何。”小夏已經從床上坐起來,她現在可一點也睡不著了。 “他情況好著呢,不過折騰了一天一夜,已經累得睡著了。”白華此刻也打了一個呵欠,看來也累得不輕:“我也一夜沒睡,可精神還好著呢,這不,我現在還要出去給他們買早餐,本來打算八點多才打電話通知你,但我實在太興奮了,所以忍不住就打了一個電話,可把你給吵醒了,真是對不住啊。” “你別這麼說。”小夏忙說道:“我們還要多謝你呢,不知道白院長你們現在在哪,我們想立即過去一趟。” 白華把一個教堂的地址說與小夏:“哈,想不到趙小姐比我還著急,你們過來吧,教堂的大門沒鎖,他們現在在教堂里休息呢。” 和白華結束通話後,小夏匆匆換了一身衣服,便到隔壁房間敲起我們的門,我打著呵欠從床上下來,打開門看到小夏,不由一愣:“小夏,這麼早?” 小夏一把拖著我的手來到走廊上說道:“剛才白華來電話了,說是李哲的封印被解開了,我們現在過去一趟吧。” 我一聽李哲已經解開了封印,也高興了起來,這是來到學校之後聽到的第一個好消息。 “行,你等我一下,我換過衣服就出發,現在天色還早,看過李哲後,我們還有時間按原計劃潛入第四校區,看來真相已經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我興奮地說道,邊說邊邁著大步跑進房間里,換好衣服後又留下一張字條給胡靚說明了我們的行蹤,便和小夏一起下得樓來,清晨的空氣異常的清新,讓人不由精神為之一振,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拖著小夏的手走出了大門。 不料現在天色還早,學校大門外除了一些賣早餐的小吃店陸續開門外,這大街上便安靜得很,我們站了一會,卻看不到一輛出租車經過,沒辦法,我們只能拿著地址找附近小吃店的店主問路,在一個熱心店主的指引下,我們搭上早晨的一班公交車,來到教堂的附近。 此時已經七點多了,街上漸漸熱鬧了起來,學生和上班族開始出現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而出租車也多了起來,我們連忙攔上一輛,沒用上多久時間,我們就來到一個教堂前。 這個教堂並不大,只有兩層樓的高度,一個十字架高高立于其上,太陽自教堂後升起,在地上投出一個巨大的十字陰影。 教堂位處偏僻,現在這街上的行人並不多,顯得安靜,大概這也是白華把李哲帶到這處教堂來解除封印的原因,除了要借助耶穌聖像的力量外,還因為這里夠冷清,即使有什麼異像出現,也不會有太多人察覺。 教學的大門微掩著,看來白華還沒買完早餐回來的樣子,我們信步走過去,誰料越走得近了,我們竟聞到一種怪味,那種味道像肉制品腐爛了的味道,我們覺得奇怪,這教堂里怎麼會有腐爛的肉味傳出來。 離教堂大門還有數步的時候,突然,教堂里傳來哐當一聲,然後一聲怪叫也隨著響起,伴隨著怪叫的響起,還有微弱的呼救聲以及潮湧而出的鬼氣! 我們臉色一變,雙雙飛奔向教堂大門。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八章 逃逸的蘇丹丹     下篇:第二十九章 解開黑魔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