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一章 學校自殺事件  
   
第三十一章 學校自殺事件

白華滿心高興地帶著豆漿油條,還有特地為他那牧師朋友買的漢堡走回教堂,他在昨晚經曆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情,親眼見證了上帝信仰和魔鬼力量之間的角力,最後把那個可憐年輕人的靈魂從魔王撒旦的手里要了回來。 這是一件多麼偉大的事情,雖然不足以就此證明世間有神靈的存在,但卻證明了,確實有一些東西是無法用科學解釋得了的,或者說,那是一種尚未得到論證的科學,白華甚至認為,那是與現代科學完全不一樣的知識領域,如果人類能夠揭示它的奧妙,或許世界便能發展出完全不一樣的文明來。 一想到這里,白華身體里幾億的細胞便為之興奮不已,他甚至想就此寫一篇論文,以論證如此偉大的事情,他會成為一個開拓者,以進行這史無前例的研究,他也不在乎會被人稱為瘋子,哪一個偉大的科學論題不是瘋狂大膽的。 白華幾乎是以雀躍的腳步走向教堂,現在的他就如同一個小伙子第一次約會時那樣的緊張和興奮,但當看到教堂里走出來一個年輕女孩時,他滿心的興奮都飛到了天上去,現在時間還早,又不是星期天,沒有人會那麼早到教堂內來彌撒,那麼這個女孩是為何而來? 女孩與他擦身而過,隨後拐進一條巷子里便不見了蹤影,白華懷著滿心疑惑推開了教堂大門,一股讓人無法忍受的惡臭便朝他鼻子鑽進去,再看到教堂里布道台前方的情景時,白華頓時全身一顫,剛買的早餐便摔到了地上。 我們聽到東西摔到地面的聲音,皆回過頭來看向大門口,只見白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指著地上兩灘人型的濃汁顫聲說道:“這,這是怎麼回事,愛德華修士呢,還有李哲,他們哪去了!” 我和小夏都低歎了一聲,朝他走了過去,我指向布道台說道:“那便是他們,對不起,白院長,想不到把你的牧師朋友也扯了進來。” 隨後,我便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給他聽,白華連連搖著頭,歎道:“是我害了他,要不是我要解開黑魔術,便不會去找他,不去找他,可憐的愛德華就不會死。”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這麼說,白院長,其實真要怪,也是怪我們不該把你這種普通人也牽連進來,這事情越來越不妙了,恐怕你再呆在Q市里也會有危險,不如你暫時先離開一段時間,等事情解決了再回來。” “不!”白華想也不想地拒絕了:“愛德華因我而死,我怎麼能夠在這個時候卻獨自離開,現在照你們說來,那些魔鬼根本不存在空間距離的問題,恐怕我躲得再遠,如果它們要對我下手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還不如我繼續留下來,盡我的力量幫你們解決這件事。” 小夏拿出一張辟邪符遞給白華,白華微微一愣:“趙小姐,這是?” “拿著吧,白院長,這是一只辟邪符,它遇邪即燃,如果你見到它無故燃燒了起來,便要第一時間通知我們,你放心,在辟邪符燃燒期間,邪穢是無法接近你的。”小夏為白華解釋著辟邪符的功用。 白華雖然不相信一張小小的符紙還有這麼厲害的作用,但還是半信半疑地收下了:“兩位,在這件事情上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請你們盡管說好了。” 我搖了搖頭說道:“很抱歉,白院長,你的美意我們心領了,但說句不中聽的話,恐怕在這件事情上,你幫不了什麼忙,如果真要幫我們忙的話,還是想想怎麼處置這教堂里的事情吧。” 看向布道台前的兩灘黃水,我還真不知道會如何處置這樣的情況,要是報警的話,那要怎麼和警察解釋這兩個人如何在半個鍾頭內就化成了濃水。 白華卻點了點頭,對我們說道:“這教堂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就好,我白華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在這Q市里還是有三分薄面,而且他們這個樣子,只怕警察也查不出什麼東西來,最後只會被當成懸案了結了。” 有白華這句話,我們倒是放心不少,也知道他所言非虛,再怎麼樣,他也是一個院長,多少還是有些人脈關系,況且這事就如同白華所說,即便警察要查個究竟,恐怕也是無從查起。 今天這一趟不能說沒有收獲,但代價卻大了一些,讓我和小夏心里都沉重萬分,從李哲的口中,我們大致了解到一個情況,那就是第四校區里惡靈橫行,至于它們是怎樣形成的,還有為何會被困于其中這麼多年,則還需要調查才能得知,但無論如何,只要我們親入第四校區,一切的事情都會明朗起來,可說到要解決這件事情,我和小夏卻沒有十分把握,畢竟我們還沒神通廣大到能夠通吃整個校區的惡靈,天知道那里面究竟有多少只惡靈存在。 既然此間事了,教堂一事又有白華處理,我們便向他告辭,但這人才一邁出教堂,我的手機便突然響了起來,一看是胡靚打過來的,心底便無端騰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喂,胡靚,什麼事?” “不好了,強哥,你們在哪,快回學校來。”胡靚在那邊著急地說道,同時印證了我的預感。“學校出大事了,校長他,他跳樓自殺了!” 胡靚的話猶如一個晴空霹靂般,這一大早的,好事沒有一件,壞事倒是接二連三地發生了。 “你說詳細點,張校長好端端地干嘛跳樓自殺。” “那我就不清楚了,早上睡醒之後就去上課,但在半路上就看到好多人往教學區趕,還有警車也開進學校里來了,我抓了一個同學一問,才知道這檔事,這不,就馬上打電話給你了,現在教學區這里圍滿了人,聽說校長是從他的辦公室里跳下來墮樓而死的,連Q市的日報社也派記者來了,只怕這會S校的風波是很難平息了。” 我聽得腦袋一鼓一漲地痛,這倒好,警察,報社都來齊了,只怕這渾水會越攪越混。 “我們現在馬上回去,胡靚你不要走開,我們到了之後馬上去找你。” 掛上電話,我拖著小夏的手快步走到了大公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便往S校趕,到學校大門口時,便可遠遠看到學校內人頭攢動,我們下了車便往學校里走去,一走近校園便能感覺到那股緊張的氣氛,路上每個人的臉色都一片緊張,人人都繃著一張臉,完全沒有了平時的那份笑容。 教學區已經完全給人圍得水泄不通,胡靚在邊上遠遠看到我們,便走了過來叫住我們。 “情況怎麼樣?”我一看到他便馬上問道。 他搖搖頭:“人太多了,我擠不進去,只知道現在法醫正在對死亡現場進行拍照,這里畢竟是學校,校長的遺體可能會很快抬走吧,不過即使是這樣,第二天有關于學校的謠言一定會滿天飛。” “你在這里呆著,我們進去看看。”小夏一拉我的胳膊,兩人便走向人堆處。 圍觀的大多是學生老師,而警察和記者則在中心,我踮起腳尖,也只看到在教學樓樓下圍著一群人,還有閃光燈不時亮起,可具體的情形卻看不清楚。 “往里面擠。”小夏小聲說道。 這里人太多,如果是普通人,自然很難往里面擠去,要是純憑一股蠻力,怕是會惹來非議,但我和小夏自然不會對此束手無策,我們挨近人群,然後以雙肩發力,以剛好推開一道空隙的力度把人推開,然後人就趁機往里面擠,現在圍觀的人都把精神集中在教學樓下,我們的動作又輕微,倒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我們兩人就這樣在人群中一路向里面擠去,過得片刻,已經來到人群最前邊,穿著制服的警察正維持著秩序,我們也無法再向前走去。 但在這里,已經足夠我們看清教學樓下的情景了。 張校長倒臥在地上,一灘黑色的血出現在他的尸體之下,兩個穿著白大褂的法醫正在取樣,還有幾個警員和報社的記者正對尸體拍著照片。 小夏拉了拉我的衣服。 “怎麼?”我小聲問道。 她朝一個法醫指了指:“看那邊。” 我依言看去,那個法醫正從校長的尸體下用鉗子取出一樣東西,我一看,那東西卻是半張辟邪符,而更重要的是,那半張符錄不是被撕裂的,它的斷口處一片烏黑,分明便是燃燒而裂,如此說來,校長或者不是自殺,而是惡靈所殺。 我看向小夏,她朝我點點頭,分明也和我想到了同一件事情,她在我耳邊說道:“我們繞到教學樓後面去,然後用隱身符到校長辦公室走一趟,或許能在里面發現一些有關于第四校區的東西,我們知道多一點,一旦進入校區也就有把握一些。” 我也贊同小夏這種想法,校長即然是為惡靈所殺而不是自己自殺,那麼有一些東西一定會遺漏在辦公室里,這一趟倒是值得一走,于是我們兩人從人群里退了出來,趁著所有人都注視著大樓下方的情景色,我們繞過了人群,來到了大樓之後。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一章 學校自殺事件     下篇:第三十二章 校長的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