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章 血肉之路  
   
第四十章 血肉之路

如同置身于一部恐懼片中一般,在我們這條只能容納兩人並排而走的分叉道里,在我們的身前身後,卻擠滿了這些不知道已經死上多久的尸體,這些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只剩下最純粹的本能,那便是把任何帶著陽氣的活物撕碎,然後把他們變成“它們”。 修羅揚起了雙刀,狂猛的殺氣出現在這小小的走道中,我知道它出手在即。 但即使要殺出一條血路,至少我們也要知道往哪“殺”才行。 “小夏,怎麼走,這些東西太多了,我怕我們還沒找到鬼王,便會給它們給活活累死。”我急道,體內紫勁疾運,紫天之炎注入“斬魂”之內,讓這把嗡嗡作響的豔紅長鋒罩上了不斷燃燒的紫色火焰。 小夏正拿著電筒照在地形圖上,還好她學過日語,因此這圖紙上的日文並不能難倒她。 “前方百米,有一個儲物間,房間有兩個門,其中一個通向另一條走道。”她迅速說道,這地下空間里的通路密如蛛網,如果不是有這份地形圖在手,只怕修羅能夠感應到鬼王所在,但我們要找到它仍然非常困難。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利仞天簡短說道,此時行尸已經逼近了我們,那嗚嗚的空洞叫聲和一身的尸臭形成無形的壓力朝我們迫來。 走道之內,地上牆壁都布滿了這些沒有了生命的尸體。 “殺!” 修羅暴喝一聲,紅色身影沖向前方的行尸群,它像虎入羊群一般,雙刀舞出血紅刀光,在那團紅光之中,凡是接近的行尸皆被斬碎,修羅的雙刀鋒利異常,豈是這些骨肉已經腐朽的行尸所能抵擋得了的,被那巨大的斬馬刀掃過,這些沒有靈魂的尸體紛紛變成暗紅色的肉塊跌落在地面。 我們緊跟在修羅身後朝前方推進。 小夏的道術受到這地下空間環境的限制,五系道術里除了火術外,其它的道術幾乎都沒條件使喚得開,于是她只使用施放速度最快的“天火”招呼那些沒被修羅雙刀波及的行尸,所幸這些行尸是非常低級的邪穢,本身便無智力可言,更別說懂得規避“天火”的襲擊了,往往得一個火球扔過去,便能把一具尸體被燒毀。 而我的紅鋒和幽若的巨鐮則負責隊伍兩邊牆壁上的爬尸,罩上了紫焰的紅豔威力可巨,“斬魂”翻飛中,紫紅二色的焰紋不斷如水波般蕩開,被這二色焰紋掠過的行尸先被為紅紋所割碎,接著又被紫紋引焰;而另一邊的幽若亦是輕松非常地對付著這些尸體,她的虛無之鐮本非凡物,這巨大鐮刀在她手中時隱時現,每一閃現,走道里必會亮起一道光線,光線過後,那些附在牆壁上的爬尸便碎作肉泥跌了下來。 前方的行尸群便在我們三人一鬼的配合下被迅速地消滅著,至于後方的行尸,它們行走的速度實在太慢了,卻讓我們沒有了後顧之憂。 就這樣推進了三十米左右,我們的腳下已經滿是暗紅的血肉,無論是被小夏和我所焚化的尸體,還是被幽若和修羅所切碎的血肉,在我們的腳下被踩成了粘稠的暗紅肉泥,我們便在這條以血肉鋪成的道路上推進著,向著更黑暗的地方推進著。 壓力突如其來的出現了。 走道里響起的劇烈破空聲和眾尸的空洞叫聲突然被一連串如猛獸般的咆哮被淹蓋了,走道里的左側牆壁上,幾扇緊閉的門扉被踹了開來,那力道之沉之重,竟然是把鐵門連著門栓直接踹了出去,幾只閃避不及的行尸被鐵門硬是壓碎在了右側的牆壁上,然後聲聲獸吼中,幾個高大的身影從這幾扇門里走了出來。 我不知道該怎樣形容這幾個怪物。 它們像是幾具尸體強行擰在了一起般,就如同神話里的神將哪吒那般的三頭六臂一樣,這些怪物有的長著兩個頭,有的則是四五條手臂,也有的如蜘蛛般長著幾條腿,它們的身上布滿被粗大黑鐵線縫合的痕跡,這些怪物不像是天然形成,反而像是被什麼人制造出來的一般,它們手上提著黑沉的重物,有錘有斧,形相凶惡之極。 “這些是什麼東西?” 我失聲叫道。 修羅卻笑了笑說:“終于出現比較有趣的東西了,它們雖然和這些行尸有所不同,但本質上還是一樣的,嘿嘿,只是它們好像不是天然形成的邪穢,你們人間界還真是有趣得緊啊。” 幾只三頭六臂的怪物吼叫著朝我們走來,它們揮舞著手中重型兵器把擋在前面的普通行尸紛紛砸開,那呼嘯的破空聲形成巨大的壓力,如海潮一般朝我們卷了過來。 “那大概是當年日軍研究的生化兵器的一種,不過應該是失敗品,所以被丟棄在這里,又受到這地下空間里的怨氣日夜侵蝕,所以形成和行尸一樣的邪穢,只是它們的力量比起行尸來可要強橫得多,我們要小心了。”小夏急忙說道,並從背包里拿出了一張星符,這樣的怪物可不是幾發“天火”就能解決得了的,除非是喚來星君之力,才有可能一擊必殺。 利仞天卻似對這些怪物感到興趣一般,它長嘯一聲,雙刀翻起一片紅浪,把擋在它前面的行尸紛紛斬殺,瞬息間,它已經接近當先的一頭怪物。 修羅大喝一聲,一刀劈面砍出,便把這頭怪物其中一個頭斬得爆碎,但那怪物卻並未因此便停下腳步,它朝前再走一步,剩余的一個頭也是一聲大吼,兩手揮舞著巨大的黑錘砸向了利仞天。 利仞天那面具下的雙眼精芒爆起。 修羅那砍在怪物頭顱下的大刀瞬間拔起,怪物頭上標出一道腥臭的血箭,利仞天動作不停,另一刀掃出一個大圓,分別砍在了怪物揮來的雙錘之上。 兩聲沉悶異常的金鐵之聲響了起來。 修羅身形不動,怪物卻倒退了幾步,利仞天再喝一聲,雙刀交叉斬出,一個“X”型的紅線出現在怪物身上,那怪物的血肉翻裂了開來,然後爆成了一地血碎。 但修羅斬殺了一頭怪物,另外的四頭卻夷然不懼地走來。 我們可沒有修羅的巨力,自是不敢正面硬撼這些怪物恐怖力量,小夏借來南方朱雀之力,星符脫手而出,符紙飛出一小半距離,便幻化為一頭雙翅盡展的火鳥,火鳥聲聲鳳鳴,拍打著烈焰奔騰的雙翼飛入尸群,朱雀星君的神焰讓這些邪穢吭都沒吭一聲便燒成一段段黑焦的尸體,但那幾個怪物卻似不懼這火鳥,其中一只竟然揮斧一斬,斬得火鳥身上火焰略息,火鳥一聲怒鳴,便撞在這頭怪物身上,火光頓時綻放開來,我們紛紛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兩頭怪物在一片翻騰的火焰下倒在了地上。 我的紅鋒和幽若的巨鐮幾乎同時出手,幽若巨鐮嗡一聲,便消失在她的手里,卻有幾道虛線纏上一頭怪物的身體,當鐮刀再次出現在幽若手中時,那怪物腳步不停,身體卻紛紛裂了開來,卻是已經被幽若所斬殺;我的“斬魂”可沒有幽若那把虛無之鐮方便,而且在軒轅鎖沒有打開的狀態下,也無法使用空間切割這種高段的攻擊技巧,但要對付這種怪物也不是全無辦法可想,在擊殺了幾具行尸之後,我閃身切進最後一頭怪物的攻擊范圍內,那怪物見我離得近了,竟是一聲歡叫,高高舉起一柄大錘便砸了下來,巨響中,走道晃了一晃,巨錘把金屬地面砸出一個凹陷的圓坑來,我卻在瞬間躍至與怪物等高的高度上,大喝一聲,紅鋒如電閃落,長鋒尚未及體,飄蕩而開的焰紋已經先一步切入怪物體內,隨後紅鋒再次斬落,在這相隔不出數秒的重疊切割之下,怪物皮肉如朽木一般被我斬開,一道紅線從怪物頭上起,至身下止,隨著血肉撕裂之聲響起,怪物被我一劍斬成了對稱的兩半。 至此,五頭變異的怪物倒在了這小小的走道之內。 但這麼一耽擱,後頭的行尸便離我們近了不少,而且斬殺了這幾頭怪物之後,我們感到了一絲疲憊,只有修羅仍然精力旺盛,它二話不說又是提刀殺進前方的行尸群里。 “快走,要是這樣的怪物再來幾頭就夠我們累的了。”我連忙說道,這些怪物皮肉粗糙,又力大無窮,要是一只兩只的話還好,但要是數目一多,恐怕我們別說找到鬼王了,單是它們就足夠我們累死,天知道當年日軍到底制造了多少頭這樣的怪物,我們還是盡早推進到目的地為好。 沒有了那些巨大的怪物擋道,我們推進的速度又快了起來,在修羅這強悍無比的前鋒刀下,擋在前方的行尸紛紛倒下,我們迅速地又推進了四五十米,終于接近了小夏在地形圖中所看到的儲物間的位置。 卻在這個時候,那讓人頭痛的巨吼聲又響了起來,行尸群的後方又出現了幾頭怪物,它們驅趕了行尸朝我們迫來,仿佛是為了配合它們的行動一般,那久不露面的怨魂們也從走道的四面八方出現,這些靈體可不愛有形之物的阻礙,也不似行尸般行動遲緩,它們穿過牆壁和行尸彙成一道灰色的河流便朝著我們撲了過來。 眼見儲物間離我們不過百步的距離,我大喝一聲,體內升起一道勁氣直沖眉心泥丸,泥丸猛烈的跳動起來,然後腦海中一聲輕響,我的雙眼盡化銀白,打開了軒轅鎖的我,比修羅還快上一線地沖向怨魂和行尸的大軍,在修羅露出訝色的雙眼中,我幻化出四道虛影,四影各劃出一劍,龍呤聲起,四條紫炎天龍便朝眼前大批邪穢撲將過去。 斬天二式再現,這一招大范圍的攻擊技巧在這狹窄的通道里得到最大效率的利用,炎龍沖襲下,無論怨魂還是行尸紛紛被燒化在烈烈炎勁之下,連那幾頭變異的怪物也擋不過炎龍之威,血肉被炎龍一掃,立時血枯肉焦地倒在了地上。 我迅速地退了回來,雙眼銀符消失,每當解開軒轅鎖戰斗過後,體內的道力都會被消耗一空,此次為了迅速到達儲物間這個位置,我只能解開軒轅鎖使出這招大范圍的攻擊技巧,而招式施展後我雖然又迅速從念鎖解放的狀態下退了回來,可體內道力還是被抽去了兩分,讓我不由略感不適,道力在體內轉得兩轉後,方覺好過一些。 但前方阻礙卻已經一掃而空,我急忙說道:“還不快走!”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九章 百尸甬道     下篇:第四十一章 最後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