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五章 百年孤獨  
   
第四十五章 百年孤獨

“你們可看清楚了?” 當冰冷的聲音在我們四周響起之時,黑暗再一次把我們淹沒,只是這一次,這黑暗中透著濃濃的惡意。 當黑暗像雪一般化開時,我們看到了金色的夕陽,陽光從窗外投了進來,讓這間寬曠的課室鍍上一層金粉,傍晚的煦風輕送,捎來室外樹木清新的氣味。 我們站在這課室的後頭,而前面的講台邊上,一個女生正用粉筆在黑板上寫著什麼東西。 刷刷刷-- 粉筆在黑板上奮筆疾書,但見一行行纖秀的文字自粉筆下出現。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待衛之臣不懈于內,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于陛下也。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 我輕輕念道,原來卻是諸葛亮的《出師表》。 從女生的背影看來,應是紫依無疑,我們不知道她現在出現在此的用意,也不知道她為何要寫出這一則《出師表》,只知道一件事,來者不善。 無論紫依生前如何善良,但為怨氣所染的她,現在已經是一頭充滿怨恨的惡靈,即使是在如此平和的環境下,我卻總是感覺到一股似有若無的惡意,仿佛有一頭野獸蟄伏在我所看不到的角落里,准備待機而動一般。 而小夏和幽若亦和我一樣有同樣的感覺,小夏甚至已經輕輕拈了兩張星符,而幽若那提著巨鐮的手以肉眼難見的速度不斷重複著張開和捉緊的動作,顯是心中亦緊張起來,而不像她表面那般平靜。 在寫完《出師表》最後一個字時,啪一聲,只剩下一小截的粉筆從中而斷,紫依便將其隨手拋于地上,她緩緩回過身來,我們看到的是安靜的,不帶一絲怨恨的紫依。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她輕輕念道,並從講台上下來,走到一張課桌前,似是相當留戀的撫摸著課桌,手指緩緩自桌上那一道道木痕中掃過,喃喃說道:“當日我便是坐在此處,聽老師講解這一篇《出師表》,只是不知道,這張課桌現在可還存在,還是如同我們一般已經被人遺棄在某一個角落。” 小夏忍不住說道:“紫依,事情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現在這個世界也不再是從前的那個世界,為什麼你還要背負著那麼大的怨恨,要處心積慮地把外面的人也拖進地獄里去呢……” “依你這麼說。”紫依打斷了小夏的話:“難道過去發生的事情,就可以當成不存在嗎,就像我們,這些被遺棄的,難道就能夠把我們當成未曾存在過的嗎?” 她的聲音里漸現怒意。 “紫依,我們知道你並不是那種會亂殺無辜的人,你曾經是那麼善良的女孩,現在的你只是被怨恨影響而已,讓我們幫你,給我們一個幫你的機會,同時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啊。”我從旁說道,希望能夠喚醒紫依善良的本質。 “善良?”紫依冷冷笑道,她這一笑,仿佛窗外的陽光突然暗淡了不少,剛才還暖意陣陣的課室里,現在開始變得泛冷起來:“善良又頂個什麼用,中國人就是太善良了,才會被那些畜生騎在頭上,而我們,才會遭遇那一系列的磨難,但……。” 紫依話音一頓,室內的冷意卻陡然上升。 “但是,遭遇那樣的磨難也就罷了,那是為國家興亡而死,我們無怨無悔,可為什麼,當學園重新修建的時候,你們不但把我們遺棄在黑暗冰冷的地底,試圖把我們當成不曾存在過的人,甚至用種種禁制把我們永遠拘束在那一個地獄中,讓我們近百年來只能在黑暗的地下徘徊,讓我們的低訴只能回蕩在黑暗中,讓我們,永不得超生!” 紫依越說越急,到最後一句時,她幾乎是吼了出來,她的憤怒,她的悲哀還有深深的怨恨,隨著這一吼發泄了出來,吼聲中充滿了負面的精神念波,念波如潮水般掠過我們,我們均臉色一變,連忙體內道力暗運,才平息了翻騰的道力和血氣。 扶著桌子,紫依胸口起伏,她的眼睛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一片幽紫起來,那望向我們的眼光中,我們看到的是傾三江之水也不能洗盡的怨恨。 “紫依,你不應該是這樣子的啊。”小夏說道,她不忍心那個善良的女孩變成現在這般模樣,在以前不知道前因後果的情況下,小夏尚能把紫依完全當成一只惡靈來處理,但看過紫依的回憶,知道她遭受的痛苦遭遇後,小夏發現,她無法對這個可憐的女孩生出殺機。 “紫依,回想起來吧,回想起從前的你,背負著太多的怨恨,太多無法釋懷的過去,你便無法走到更遠,更廣闊的地方,要想從那陰冷的地底下走出去,那麼,請你先拋棄過去吧,而且,你想想,你的爹爹和媽媽會希望看到現在這樣的你嗎?” “爹?媽?” 小夏的話讓紫依全身略微一顫,那眼中的紫芒也退卻了不少,但下一刻,她卻低低說道:“爹和媽現在只怕也不在了,所以無論怎樣,這個世界還只是剩下我自己一個,而你們,更是把我,還有被那些畜生們害死的同胞遺棄了。” 這最後一句話,紫依是以咬牙切齒的口吻說著。 “你們可曾嘗過,孤獨的滋味!” 紫依向前走上一步,課室仿佛微微一震,那窗外夕陽依舊,但課室之內的溫度卻有減無增。 “你們可曾嘗過,那種一個人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尸骨枯萎,腐朽的痛苦。” 紫依又走前了一步,她身旁的課桌椅微微浮了起來。 “你們又可曾嘗過,自己呆在那冰冷黑暗的地底,再靜靜地呆上近百年的孤獨的滋味。”紫依似笑,又似是在哭,她突然尖叫道:“那種孤獨的滋味,你們是不會了解的,全世界只有你一個人,只能自己給自己說話,沒有任何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活物,連老鼠也沒有,只有你自己面對自己不斷腐朽的尸體,一年,兩年,三年,一年等過一年,卻沒有人為我,和大家帶來一線陽光……。” 大叫之後,紫依的聲音又弱了下去。 “也不知多少年之後,我發現自己能夠離開那個肮髒的小房間,能夠在外面的空間里遇到許許多多和我一樣的人,不,那樣的我們,大概只能稱之為鬼吧,是的,我們已經變成了孤魂野鬼,我們無法輪回,因此,我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外面的人,希望他們能夠發現我們的尸體,然後把我們安葬了,那樣我們才能得到安息,但等啊等啊,不知道又過了多少年,卻等來了更大的絕望!” 紫依指著我們,厲聲叫道:“你們,當你們第一次出現在地底,第一次見到我們的時候,我們很高興,以為從此能夠解脫了,但是,你們非但不救我們,反而設下種種禁制讓我們永遠不能夠離開那片讓我們痛苦的地獄,我們絕望了,我們開始詛咒你們這些活著的人,詛咒你們遺棄了我們,並且要把我們,從曆史里,記憶里抹去,讓我們,成為未曾存在過的人!” 我們知道紫依所說的便是在重修校園時的情況,那時的人發現了這第四區域,並進入其中,但在看到滿地的游魂時,他們被嚇到了,于是才有了後來改風水的種種布置,但他們卻沒想到,他們的所作所為卻深深傷害了這一群被囚禁了這麼多年的幽靈們。 可此事卻又怨不得當年的校方,換作其它人,看到整個地下室飄蕩著幽魂,任誰也會被嚇到,所以他們的布置也無可厚非,真要怪,還是那一句老話,造物弄人啊。 “紫依,你聽我說,當年那些人並非不是不想救你們,只是,只是他們害怕……。”小夏辯解似的說道,但她的語氣卻不像平時一般中氣十足。 “害怕?”紫依點著頭:“不錯,他們是在害怕,他們在害怕我們,但是,難道因為他們的害怕,就有權利把我們囚禁在此地嗎,為什麼要我們來承受這樣的後果。” “既然他們把我們和外界隔絕了起來,那麼每一個進入我們這個區域的人,我們都會殺了,然後讓他們和我們承受同樣的痛苦。”紫依的臉容已經漸漸扭曲,完全為仇恨所代替:“但這還不能夠泄我們的恨,只有把我們囚禁起來的人都死了,只有那校園里所有的人都死了,才足夠抵償我們的怨恨啊。” “紫依,難道你沒想過,那外邊的人,那校園里的人,都是你的師弟師妹啊。”我盡著最後的努力,看紫依的情況,她已經快要開始暴走了,那無處渲泄的怨恨,已經讓她的善良迷失。 “那又怎麼樣,憑什麼他們能夠快樂地生活在陽光下,而我們就得呆在陰冷的地底。”紫依尖叫了起來:“所以,他們都該死,都該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四章 紫依的回憶(下)     下篇:第四十六章 包容,和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