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六章 包容,和淨化  
   
第四十六章 包容,和淨化

“……他們都該死,都該死!” 當紫依的尖叫聲響起的時候,幽若輕輕說道。 “動手吧,她已經完全迷失了,我們沒辦法喚起她的本性的,唯有斬殺了她,才能夠讓她得到真正的安息!” 與此同時,像是聽到了幽若的話,紫依突然看向了她,臉上帶著森森冷笑。 “我認得你,就是你差點把我殺了,還好我有這寶貝。”紫依雙手撫摸著掛在胸前的深紫玉佩:“原來我家傳的寶貝,還有這種能力,只要有它在,你們便無法殺得了我,況且,在這個世界里,你們認為有能力殺得了我嗎?” 紫依這一說,讓我們皆為一愣,忙暗查體內道力運轉情況,果然,和處于紫依的記憶空間中一般,我們能夠使用的道力甚微。 “讓我來告訴你們吧,在現實世界里,無論我怎麼強大都好,都會有機會讓你們完全把我毀滅,因為在那個世界里,有我最大的弱點,是的,那便是我的尸體和這玉佩,我想你們也是知道的,所以你們才會想方設法找到我埋尸的地方。”紫依雙手微張,她身旁的桌椅皆浮空而起。“但是在這個世界中,我稍微改變了力量的運行規則,那便是最大程度壓抑物理和道術的力量,在這個世界里,唯有精神念波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很不巧的是,我剛好擅長精神層面的攻擊,就像這些桌椅。” 她看向身旁浮空的桌椅笑道:“你們看,其實它們是不存在的,只是我讓你們以為它們存在的而已,但要是被它們砸到,你們還是會感覺到痛,因為你們的神經系統,會產生被重物砸傷的錯覺,而這錯覺,甚至可以讓你們死亡!” “小心,她出手在即。”小夏在一旁說道。 我連抖“斬魂”,這道界異寶卻不像平時一般綻放紅鋒,無論我如何使力,體內道力便是無法和它對接上,看來紫依所言非虛,在這個世界里,我們的力量被壓抑至最低,而她,卻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如此一來,這場仗還怎麼打? 但無論我們願不願意,這強弱懸殊的一戰還是在紫依的纖手一揮下拉開了序幕。 數十張桌椅發出可怕的呼嘯聲向我們砸了過來,換作平時,我們自可用各種手段或擋或避,但現在力量受到壓抑,我們變得比普通人只是強上那麼一丁點而已,剩下的唯一優勢,便只有幽若手中那虛無之鐮的鋒利,這把魔器的本身特征是紫依所無法消除的。 雖然不能像平時一般讓巨鐮進入虛無狀態從而使用空間切割,但鐮刀的鋒利還是無容置疑的,我和小夏無利器在手,只能伏低身體,從各式器物底下一滾而過,桌椅擦過了頭皮砸到了後方的牆壁上,而幽若則不閃不避,巨鐮輕若無物般在她身前舞出一片刀光,把迎面而來的諸多重物紛紛切碎。 重物墜地之聲陸續響起,回頭一看,我身後的牆壁已經被砸出一道道裂痕來,而地下的桌椅卻已經散成了一地,我不由冒出一頭冷汗,若是紫依剛才的攻擊封死所有的空間,恐怕我和小夏已經在這一波攻擊下受傷了。 小夏朝紫依拋出兩道星符,嘴上咒語低頌,但這一次,星符沒有像以前一般化為火鳥向敵人沖去,當小夏咒語念罷,星符卻悠悠地飄落地面,一點反應都沒有,看得小夏的臉一片雪白。 “我早就說過,沒用的。”紫依臉帶寒霜,她的身後開始湧出了大片的黑霧,那是她真正攻擊的前兆。“睜開你們的眼睛,好好看清楚我們心中的怨恨吧。” 那不斷湧起的黑霧下,竟浮起了一個個扭曲的臉孔,那是S校以前的諸多師生,甚至在那里面,我們還看到曉風和趙鋒的臉,這些形貌各異的臉,無一例外的卻是露出怨恨的臉容,無數極大又尖細的聲音出現在課室里,像是在訴說著他們的憤怒、他們的恐懼、他們的悲哀,還有無盡的怨恨。 在這一片怨恨的黑潮中,紫依的臉也跟著扭曲了起來,她已經受到了怨念的影響,複又變成之前那充滿了複仇之心的魔鬼,紫依如瘋似狂地大笑了起來,身體也在黑潮中緩緩浮了起來。 “大半個世紀的憤怒和悲哀,今天,也讓你們體會一番吧。”紫依大叫著,隨著她話音一落,她身後的黑潮便飛射出一道漆黑的觸角刺向了我們,我和小夏連忙往一旁滾開,那黑色的觸角深深地紮入地面,卻不收回,觸角里暗藏的無盡怨念讓地面蘊染出一片黑墨之色。 “不要碰這些東西,那里面濃縮了紫依和其它怨魂的怨念和恨意,那過于強大的負面情緒會讓觸碰它的人瞬間便受其影響,在那怨念的沖擊下,即使是我們也會道心不穩而走火入魔的。”小夏看著那黑色觸角急忙說道。 但紫依的攻擊卻不只這一道而已,她一聲尖叫,身後的黑潮便飛射出更多的黑色觸角,如同黑色的煙花在課室中綻放,這些觸角相互穿梭著,以各種角度刺向了我們,這一次,紫依沒有留給我們任何閃躲的空間。 幽若冷哼一聲,巨鐮揮舞迎上,幽紫色的鐮刀一劃,便將其中一道觸角切斷,但怨念卻還是順著鐮刀侵入幽若的身體中,幽若臉色一變,卻依舊手下不停地接連切斷了幾道觸角,為我們騰出了相對安全的區域。 但連續斬斷這些觸角之後,臉色蒼白的幽若終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紅色的血刺目驚心地在地板上留下點點紅豔的梅花,我和小夏要去扶她,她卻倔強地以鐮刀抵著地面,支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 窗外的夕陽再沒有絲毫熱力可言,這課室里紮著十幾道黑色的觸角,觸角不僅充斥著怨恨的精神念力,還不斷泛著冰寒,讓我們猶如置身寒窟,除了幽若斬斷了幾道觸角而為我們營造出一個狹小的空間外,其它被觸角所紮駐的地方已經成為了不能觸碰的禁區,但這所謂的安全區域,卻也只是相當短暫的,只要紫依的攻擊再起,我們便再沒有地方可躲。 于是,當聽到紫依再一聲尖叫時,我和小夏的臉頓時蒼白了起來。 尖叫聲中,數量更多,更加密集的漆黑觸角呼嘯而來,幽若剛要舉鐮再斬,鐮刀才一離開地面,她卻又噴出一口血來,這遲得一遲,漆黑的觸角已經臨近,紫依似是要先除去幽若一般,觸角群中分出了大半,漆黑的觸角在半空相互擰結成樹干一般的粗大,這巨大的觸角像一條鋼柱般瞬間撞上幽若的小腹,幽若痛叫一聲,整個人被撞得飛了起來,鐮刀脫手而出,打著轉飛出一段距離後,插在了地面之上,而幽若則被這巨大的觸角撞到了牆上,那巨型觸角在牆上又分裂開去,化出數十道觸角紮入了牆壁,竟這樣把幽若的身體貼緊在了牆上,被觸角這麼一撞,幽若咳血不止,待到粘于牆上時,頭一歪,卻不知道是暈是死。 但我們也沒有多余的時間來觀察幽若的傷勢,因為還有小半觸角以我們為目標,這身旁左右都紮著剛才攻擊所留下的觸角,眼看沒有閃避的空間,小夏突然銀牙一咬,竟把我整個人抱了個嚴實,我大驚失色,剛要推開小夏,十幾道漆黑觸角已經臨近,除了其中數道紮在了我們身旁空處之外,其余的紛紛紮在了小夏身上,小夏全身一震,檀嘴里噴出一口鮮血,全數灑在了我的臉上。 “小夏!”我悲叫一聲,小夏以自己的身體為我創造了安全的區域,但她自己卻承受了全數的攻擊,一時之間,我心如刀割。 “阿強…”小夏氣若游絲地說道:“不要生紫依的氣,真的,剛才被這些觸角擊中,紫依的一切感受,我感同身受,她的悲哀,她的痛苦,她的孤獨和恐懼,都需要一個人來拯救她,那個人,除了你,誰也辦不到……。” 小夏摸著我的臉,而那些紮入她體內的觸角卻把她的身體一點點地吊了起來,我想抓住小夏的手,但被越吊越高的她,我終究還是抓不住,小夏被黑色的觸角吊上了天花板,然後黑暗一點點地包圍了她。 “阿強,你要記住,有時候,最強大的東西不是力量,而是包容,紫依她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包容她,把她從黑暗中拯救出來的心靈,答應我,救救她吧……。”小夏的臉逐漸為黑暗所包圍,連聲音,也消失在了這課室之間。 于是,這課室里,在此刻便只剩下全身顫抖的我,還有尖叫不已的紫依。 小夏的話在我耳邊久久繚繞,在小夏愛襲的那一瞬間,我確實對紫依生出了殺機,但小夏的話卻如同一沷冷水般把我的殺機和怒火澆滅,小夏說得對,錯的不是紫依,也不是那些把她和其它幽魂囚禁起來的人,錯的是,日本的軍閥! 那島國人所犯下的罪,不該由可憐的紫依她們來承受,即使她們現在已經是怨靈,但她們,也有得到拯救的權利。 “就讓我,來給你們救贖吧……。我要你們知道,你們並不是孤獨的,至少,有我在!”我平靜地抬起頭,對著紫依說道,說話間,我的雙眼浮起了無數銀色的銘符。 軒轅鎖,念鎖解放! “你?你能干什麼?”紫依像是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在一片黑潮里大笑了起來。 我抬起腿,然後向紫依邁出了一步。 “紫依,我要讓你們知道,從此之後,你們不必再害怕自己一個人看著自己的尸骨腐朽,因為我會把你們從那地底里帶出來,葬在溫暖的土地里,讓你們時刻可以聞到清新的青草味道……” “住嘴。”紫依冷冷說道,她的手一招,一道漆黑的觸角便朝著我射來。 我沒有閃開,也不打算躲閃,只要迎上紫依的攻擊,我才能了解她心中的怨和恨,我才能感受到她心中所想,只有了解她,才能救她。 觸角從我的肩膀上貫體而入。 那一瞬間,一陣冰涼刺骨的寒意侵入了我的體內,然後負面的情緒像潮水一般要將我淹沒,我雙眼一黑,什麼也看不見了。 嗚嗚—— 黑暗里,響起了一個女孩的低泣聲。 然後,出現了一點點微弱的光芒,蒼白的光芒透著冰冷,但總比無邊的黑暗為好,而且,那哭聲便是從那一點光芒里傳了出來,我想接近那團光,這樣想時,光芒驟然間在我眼睛里擴散了開來。 刺眼的光芒過後,我看到一間幽暗的房間,房間里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個女孩屈著腿在低泣著,哭聲是如此的傷心,讓我一聽便鼻子一酸。 “紫依?”我輕輕叫道。 女孩沒有理會我,仍舊低著頭在哭泣。 接著,我看到她身邊還躺著一個人,不,應該說是一具尸體,紫依的尸體,但紫依的這具尸體卻栩栩如生,一點也沒有腐化的樣子。 “不准看。”突然,紫依不哭了,埋在長長頭發下的她低聲說道。 我還來不及說什麼,紫依卻尖叫了起來:“我叫你不准看!” 她抬起了頭,我倒抽了一口冷氣,天,這剛才還在哭泣的紫依,一張臉像打上一層厚厚的粉一般,隨著她這一聲尖叫,她臉上的厚粉紛紛落下,現出了一張干枯的,暗紅色的皮膚正在脫落的臉。 眼前光芒又亮了起來,再回過神來,我依然站在課室中,肩膀傳來火辣辣的痛,處于念鎖解放狀態下的我,即使沒有閃避紫依的攻擊,即使紫依的怨念侵入我的體內,但軒轅鎖的力量卻會自然運轉,把紫依給予我的傷害降到了最低。 我再向前邁出一步。 “紫依,不要害怕漸漸腐朽的自己,真正的美麗,是心靈!”我指著自己的胸口說道。 紫依像是被我說到了她的痛處,她略微一頓,然後咬牙切齒地叫道。 “我叫你閉嘴。” 一揮手,又是一道漆黑的觸角襲來。 我又邁出了一步,迎了上去。 觸角紮入了胸口中,我全身一抖,如潮的黑暗再次卷來。 還是那個房間,只是這一次,我看不到紫依。 此時,房間里響起細微的聲音,我循聲望去,在一個陰暗的角落里,我看到一只白玉般的赤足,像是感受到我的眼光,那赤足像愛驚的兔子一般縮入了黑暗的角落里。 “紫依?是你嗎?”我緩緩走過去,並試著叫道。 “別過來!” 刺耳的聲音在角落里響了起來,我認得那是紫依的聲音,但那聲音卻似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紫依,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我放低了聲音,盡量讓聲音聽起來比較平和,但我的接近,卻讓紫依失聲大叫。 “求求你別過來,求你了……” 再走上一段距離,我終于看到了紫依,在一片灰暗的陰影中,她赤裸的身體像蝦一樣蜷縮在角落里,紫依用兩手抱著頭,身體上浮現一段段赤紅的鞭痕,刹那間,我雙眼一濕,憤怒交織著悲哀從心中騰了起來。 紫依像是知道我的接近,突然她抬起頭看向我,那一張俏臉因恐懼而扭曲到了極點,兩只眼睛中的瞳孔縮成了一點,顯是心中萬分驚懼,但她的眼神卻不是看著我,而是穿過我的身旁,看向我的後方。 “不要——” 她尖叫一聲,我回頭看去,一個赤裸的男人身影正淫笑著逼近。 光芒一亮一暗,我又回到了教室,看向微微浮在上空的紫依,眼淚卻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心中說不出是憤怒,還是悲傷。 “紫依,不要為過去所束縛,把黑暗的過去拋棄,你還是如破繭而出的蝴蝶一般美麗。” 我繼續前進著,把紮在我身上的黑色觸角也帶著向前,走向了紫依。 “閉嘴!閉嘴!閉嘴!” 紫依不斷大叫著,每叫一聲便揮出一道觸角,而每一道觸角便讓我看到紫依那不堪回首的記憶片斷,但無論紫依怎麼攻擊,我的腳步卻未曾停下。 第一次,紫依感到了慌亂。 在黑暗中等候有人來發現自己,在黑暗中已經習慣了孤獨的她,無時無刻不渴望著有人能夠把她從無底的黑暗中拯救出來的她,現在真的有人不斷在接近自己時,她卻感到了慌亂,或者說,害怕。 真是諷刺的事情。 這個念頭在她心里電閃而過,然後又為無盡的恨意所填滿了心胸,于是她更加瘋狂地揮出怨念的觸角,一下又一下地紮進這個不斷朝她走來的男人身上,只是紫依發現,似乎自己無論怎麼攻擊他,他的腳步卻未曾有過一秒的猶豫,紫依覺得,似乎自己是一個地獄,但這個男人,卻毫不遲疑的朝地獄走來。 “即使在地獄里,我也不會讓你獨自一個承受無邊的痛楚……。” 突然,紫依想起另一個男人曾經對她講過的話,紫依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但此刻卻想了起來,一陣恍惚中,腳下的男人已經接近她的身邊。 我的眼前是紫依的赤足,沒有一絲猶豫,我雙手輕輕握上紫依的赤足。 同一時間,我們雙雙身體一振。 比觸角中蘊含更加強烈的怨恨像千萬支針一般刺入我的體內,即使有軒轅鎖為我最大程度的化解怨念給我的傷害,我還是忍不住低呤一聲,臉色一白,嘴角不可抑止地流出了一小道血線。 被我握上赤足的紫依,在這一瞬間卻心神一陣模糊,這是她近百年來,第一次被其它人接觸到,那充滿了生命力的溫暖雙手,讓她心神一陣恍惚。 我吃力地把紫依拖下來,但那黑潮卻似不願意,它死死包裹著紫依的身體,和我展開了角力。 怨念像長江大河般無有斷絕地從紫依身上的黑氣侵入我的體內,我覺得頭都快要炸開一般,軒轅鎖的異力和怨念在我的體內交戰,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爭奪著我體內每一寸領土,那種痛苦非言語能夠描繪一會,但我一邊承受著這種痛苦,一邊還是不停地把紫依拽下來,從那片包裹著她黑潮里扯下來。 “紫依,回想起來吧,回想起從前的自己,你的爹和媽雖然已經不在了,但他們會在天上看著你,難道你希望他們看到現在的你嗎,看到一個被怨恨充斥了靈魂的紫依,而不是以前那個被他們疼著,呵護著的紫依嗎?” 我大叫著,用盡了力氣把紫依一寸寸從那黑潮里扯了下來,體內兩力交戰已經讓我的眼口處滲出了血,而身上的力氣亦在一點一點地消失,如果不能在脫力之前喚醒紫依的本性,那我們所有人都會死在紫依的世界里。 為了小夏,更為了紫依,不到最後一秒,我都不能放棄。 “爹爹,媽媽?” 似乎我的話喚起了紫依的回憶,她想起了從前的經曆,想起了孩時的一個夏季。 那一個夏季的夜晚,紫依只有六歲,父母帶著年紀的她漫步在小城中,但那時的她卻不看那小城里美麗的夜景,卻獨對天上的繁星感到興趣。 “爹爹,為什麼星星會這麼亮。” 紫依問道,父親的大手落在她的頭上。 “因為人死了之後,就會變成星星,他們會在天上默默注視著他們所關心的人。” “是嗎?”紫依抬起頭天真地問道:“那爹爹死後也會在天上看著紫依嗎?” 父親哈哈大笑,一把把紫依抱了起來。 “那還用說,小依是我紫重山的寶貝,就算爹爹死了,也會在天上看著你,不會讓小依一個人的。” “紫依,你不會永遠都是一個人的。” 我大喝一聲,終于把紫依完全拖下了地面。 那一刻,我的聲音和紫依回憶中父親的聲音重疊在了一起。 紫依迷離的雙眼留出了兩行清淚。“小依好害怕,害怕自己一個人,害怕黑暗,害怕全世界都不要我了……” 我心中一痛,這才是紫依心中真正的恐懼吧。 “不會的,紫依,你不會再是一個人了……”我輕輕說道,然後張開了雙手,把紫依緊緊地擁入懷里,讓她的頭埋在我的胸口,傾聽著那有力的脈動。 “不會,再是一個人?”她疑惑地說道。 我肯定地說道:“是的,紫依,不要再恨了,你已經恨了大半個世紀,難道還不夠嗎,別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放下以前的包袱吧,紫依,你的爹和媽正等著和你重聚呢。” “爹,媽…” 紫依身上的黑氣緩緩地消散。 “是的,你的爹爹,還有媽媽,他們已經等了你那麼久了,難道你還要讓他們再等下去嗎?” “不!”紫依抬起了頭,一雙眼睛已經回複了以往的清明,淚水滾滾自她中落下:“紫依已經讓他們等了那麼久,如果再讓他們等下去,是為不孝!” 我心中一喜,紫依的善念已經開始覺醒了。 但此時,那飄浮在上空的怨潮卻似乎感覺到快要失去紫依這個載體,竟呼嘯著倒卷入紫依體內,紫依低呤一聲,雙眼又漸漸發出了幽紫的光芒。 我連忙叫道:“紫依,回想起從前的你,不要再被怨恨控制了你啊!” 紫依亦同時大叫一聲,雙手在我身體上用力一撐,人又浮上了半空,但她卻抱住了頭叫道。 “別再纏著我,我好累,我不想再這麼下去了,我要離開這里,我要……。” “我要去見爹爹和媽媽啊!” 她大叫一聲,頸上的蚩尤石紫光大作,像是驅逐著怨念一般,把黑色的氣不斷從紫依的體內逼了出來,紫光越來越盛,到最後,轟一聲照亮了整個空間。 但這一次,我在光芒中,卻沒有再感受到紫依的怨恨。 一片耀眼的迷離光芒里,紫依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她帶著笑意,眼中已經沒有了仇恨。 “謝謝你,是你喚醒了我。”紫依說道,然後用力地抱住了我,片刻之後才放了開來。“你知道嗎,當你剛才抱住我的時候,我想起了爹爹,他就是這樣抱著我的,現在,我要去找他了,還有,媽……。” 紫依輕輕說道,然後身影淹沒在一片光芒之中。 當光芒斂去之後,我發現又回到了那間秘室之內,小夏和幽若倒臥在一旁,而紫依的尸體便安靜地躺在了地上。 同樣的地方,我卻再沒有感覺到那濃得化不開的怨恨,我蹲下了身體,發現紫依的臉上,竟帶著一絲恬靜的笑容,她似乎已經安心地離開了,這麼多年的孤獨中,在一個擁抱之後,她離開了。 地下區域里飄起了點點幽藍的光芒,這些如螢火蟲一般的幽光爭先恐後地朝地表浮了上去,當一顆幽芒自我身旁升起時,我伸出手掌,任由這點光芒從我掌心穿過,那一瞬間,我感覺到的是解脫的喜悅。 隨著紫依的離開,沒有了這個鬼王的怨念束縛,這些長期徘徊在地下幽暗處的靈魂們,似乎也得到了解脫,地下區域雖然依舊黑暗,卻已經沒有了我們剛進來的那種詭異氣氛。 我抬起頭,對著不斷升騰的點點幽芒說道。 “保重,一路好走……”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五章 百年孤獨     下篇:第一章 異夢…最後的蚩尤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