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一章 異夢…最後的蚩尤石  
   
第一章 異夢…最後的蚩尤石

小夏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小鎮上。 空無一人的小鎮。 她拍了拍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的大腦清醒一些。 小夏清楚地記得,她現在應該是躺在Q市中心醫院療養部的房間里,在心愛的男人注視下躺在那帶著一點點消毒水味道的白色病床上才對,而不是站在一個空曠無人的小鎮中。 “入夢術?”小夏輕輕說道,她懷疑有人以某種術法把自己帶到夢境一樣的世界,然後她突然苦笑了一下,最近這種類似的經驗實在有點頻繁了,先是排水村紅娘的記憶時空,接下來是到了紫依的世界,最後又是這個奇怪的夢境。 在紫依的世界里被怨念所侵的她,現在功力只剩下小半,因此在這個看似夢境的世界里,她必須事事小心。 小夏這樣想的時候,這無人的小鎮上突然出現了一種聲音。 像是在呼喚著她的聲音,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遠到大街那看不到邊的另一頭。 小夏循聲走去。 無論前方是龍潭虎穴,還是九幽地府,她都必須闖一闖,否則,她便沒有機會回到現實的時空。 一路慢走,小夏才發現這小鎮的經濟應該還算不錯,這一條小鎮最主要的大街上,街道兩邊都蓋著漂亮的房子,不似A市那種動輒數十層的高層建築,而是像別墅一般的小洋房,房子不高,可以看到頭上的藍天。 除了這些別墅式的住宅,街道上還有各種商店和超市,透著繁華的氣息。 沿途小夏還經過類似于鎮政府辦公大樓的地方,這全鎮唯一一棟擁有八層樓高的大樓上豎著“八角鎮政府辦公大樓”幾個大字。 “原來這鎮子叫作八角鎮,名字倒是有趣得緊。” 小夏喃喃說道,此時她走到一處分叉路口,那個聲音又輕飄飄地從她的左側傳來。 這時,這個聲音清晰了一些,聽著像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聲音,低沉,卻透著溫柔。 小夏在原地站定,然後扭頭朝左方看去,她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現在和過去兩種截然不同的畫面在此處交集,如果說小夏現在所站立的地方代表著小鎮發展中的現在的話,那麼在她身體左側這一條小街則是記錄著小鎮的過去。 黑青石的古板鋪成一條曲曲彎彎的老街,那兩邊都是白牆黑瓦的老房子只存在于記憶與相片中,還有兩邊林立的古舊茶館、插著暗紅旗幟的酒家,還有那一家家小小的裁縫鋪和米店,讓小夏感覺一下子回到了清未的時代。 彎延的青石路像通往那在曆史中褪色的舊社會一般,靜靜地呈現在小夏跟前,那聲音還在呼喚著她,于是小夏邁開了步伐,走進這條老街坊中。 老街里充斥著不一樣的空氣,微涼,帶著一點點濕氣。 踩著並不平整的街道,小夏走得並不快,她緩步而走,看著一路經過的茶樓酒家,心里騰起一絲絲熟悉的感覺,像是在她極小的時候,曾經有來過一般,那樓那房,那窗那門,都透著親切的味道。 親切? 小夏停了下來,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想法。 她搖了搖頭,又繼續自己的旅程。 當老舊的房子在兩旁退去,當大街走到了盡頭,一片青色躍入小夏的眼里。 那是一大片草地,一條白灰色的公路從小夏的腳下,延伸到另一邊的一個小村莊,小夏正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走下去的時候,一個人影在村莊的村口處一閃而沒。 村莊和小夏相距有幾公里的距離,但兩地之間並沒有存在著阻礙物,再加上小夏視力甚佳,因此她才能看得分明,而且從那人影的輪廓看來,還是一個女人。 “小鎮,村莊,女人?”小夏輕歎一聲,走上了灰白的公路:“看來不走下去,是不會得到答案的了。” 村莊欣欣向榮。 當小夏走進這個村口掛著“雙橋村”字樣的村莊時,她便泛起這種感覺。 村子的人口並不多,這從三三兩兩的木質平房四散在這個面積至少在數百畝以上的村莊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個典型的地廣人稀的村子,幾乎每一棟房子後都會有一片田地,田地上種的卻不是糧食,反而是茶葉,也就是說,這個村子已經在開始發展經濟作物。 那村子後是一片森林,然後是高聳的大山,當小夏從村頭走到村尾的時候,她沒有再看到那個女人的身影,于是她在村尾處停了下來,再走下去是一個圍著竹籬笆的牧場,而繞過牧場後便是森林和高山了。 來這里,小夏,是時候回來了~~ 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在小夏的周圍響了起來,聲音沒有惡意,反而如那些舊房子一般給小夏一種親切的感覺。 像親人的呼喚。 沒有一絲猶豫,小夏走出了村莊,那森林的邊上,她看到了白色的裙袂一閃而過,跟著那抹白色,小夏走進了森林,一進入森林,那熟悉的感覺再次浮上了心頭,看著這一樹一花,小夏突然有一種游子歸鄉之感。 森林里沒有路,但小夏卻似看到一條無形的路一般,在這樹邊一拐,在那花叢邊一彎,幾乎是憑著本能,小夏緩緩走進了森林深處。 路,漸漸斜向了上方。 小夏知道自己已經開始走向了山上,但她腳步並沒有因此而停下,越是深入這一片森林和高山,她心中的親切感便越來越濃,像是在那深山之中,有著她的家一般,她沒有猶豫地走進去。 越走越深入。 一片綠色的世界包圍了她,這森林與高山之內,連空氣也蘊含著絲絲靈氣,讓小夏非常受用,也不知走了多久,小夏停了下來。 她到了,雖然她並不知道她到達了哪里,但她心里很清楚,目的地到了。 到達了終點,便是答案要揭開的時候,小夏有一點緊張,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朝她跟前這一面鋪滿了青藤的山壁走去。 山壁沒有路,但小夏卻這麼穿了過去,像走進一片水幕中一般,她的身影一陣模糊之後,便隱入了山體中。 睜開眼睛,小夏看到是一片幽谷,幽谷中蓋著數十間房子,這些房子圍著一間似是供奉著神靈的小廟而建,這里儼然便是一個小村莊,而村莊中,一條從道路穿過整個村莊,一直鋪到了小廟之前。 小夏愣住了,這里的情景像一個巨大的海潮般沖擊著她的心靈,那無以倫比的熟悉感仿佛一個游子在數十年後又回到他熟悉的家鄉一般,刹那間,小夏哭了,心靈被濃厚的暖意所包圍,小夏跪在了青翠的草地上,捧起帶著芬香的泥土貼在了自己的臉上。 這是家鄉的土啊。 歡迎你回來,神女~~ 那女人的聲音在小夏的耳中響起,小夏張著淚水婆娑的雙眼看去,一個全身蒙著白色長袍的女人正站在她的跟前。 女人的全身只有一雙眼睛露了出來,她看著小夏,就像一個母親看著自己的女兒。 “您是?”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下,小夏不自覺地用上了敬語。 “我是你永遠的守護者。”女人輕輕說道,她朝小夏走來,姿勢說不出的優雅,像那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神女,可記住了回來的路?” 小夏點了點頭,又不解地問道:“為何叫我做神女?” 女人從白袍里伸出一只纖手,她牽住小夏的手,把她從地上拖了起來。 “當你回到這片土地的時候,你自然會知曉,現在,是把這東西還給你的時候了。”女人柔柔說道,另一只在白袍里的手也伸了出來,手掌心里平躺著一個繡著花草的錦袋,錦袋鼓起,像是里面放著什麼東西。 “這是?” 女人拉過小夏的手,把綿袋放在她的手心里。 “這是你身份的憑證,也是這村莊存在的理由。”女人看向下方的村莊說道:“回來吧,神女,帶著那袋子里的東西回到這里來,帶著這村莊存在的唯一理由,再次回到這個地方來吧,你,已經離開太久了……” 小夏還想再問,那女人突然卻朝她一笑,雖然小夏看不到她的笑容,但是女人的眼睛卻透著濃濃的笑意。 “你想知道的一切,只要回到這里,便會知道所有的答案。” 她說完,放開了小夏的手,兩人手一分開,小夏便感覺到身體往下墜,而那女人的身影卻越來越模糊,小夏還有許多事情沒問清楚,一急之下便大叫一聲。 “等一下!” 一聲大叫在Q市中心醫院療養部的病房里響了起來。 正趴在小夏床邊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被這聲大叫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卻見小夏從床上坐起,一手前伸,像是要抓住什麼東西。 我連忙按住她的手掌。 “小夏,怎麼了,做惡夢了?” 我問道,小夏看著我,良久才回過神來,她搖了搖頭說道:“不是做惡夢,卻做了一個相當奇怪的夢,夢里我去到一個地方,一個女人交給我一樣東西,並要求我拿著這東西回到夢境里那個地方去。” 我摸了摸小夏的額頭,她打開我的手說道:“干什麼?” 我笑嘻嘻地說道:“看看你會不會發燒,別不是把你的小腦袋燒壞了,好了,別想太多了,我去倒杯水給你喝,你躺下休息吧。” 說完,我拎起了水瓶,但瓶子里卻已經沒水了,我向外邊指了指說道:“我到外面給你打去吧。” 臨出房門時,又對小夏說道:“乖乖躺下去睡覺,等我打水回來。” “知道了,啰嗦。” 我哈哈輕笑,便提著水瓶走上了走廊,現在是深夜,走廊里只有值班室的燈還亮著,路過值班室時,一個男醫生正從里面走出來,他低著頭,我雖看不清他的樣子,但從身體的輪廓上也認得出是這層樓的值班醫師,大概人家現在要去巡夜吧,我也沒多想,只是和他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便走向走廊盡頭的水房。 男醫生走向小夏房間的方向。 而這時,小夏躺回床上去,但縮入被窩里的身體卻摞到了什麼東西,她順手一摸,再從被子里拿出來一看,竟然是夢里那女人給她的綿袋。 小夏一愣,然後解開綿袋上的繩索,把里面的東西倒了出來。 立時,一抹深藍劃過房間里的黑暗,落在了潔白的床單上,這是一顆泛著藍光的石頭,里面更是纏著青絲般的紋路,小夏一看,不由失聲叫道。 “蚩尤石?” 她連忙把這石頭從被單上抓了起來,蚩尤石幾番出現,雖然它們樣式和顏色都各不相同,但小夏知道自己決不會認錯,只是她沒有想到,這夢中之物不僅出現在現實的空間里,而且還是如此重要的奇石。 這時,她又想起,那女人說過,這蚩尤石是那村莊存在的唯一理由,莫非那村莊只是為了這奇石而存在,而對那個村莊的一草一木皆感到熟悉的自己,又與那村子有著什麼樣的關系呢。 一時之間,小夏腦海中諸念紛起,那村子讓她感到了故鄉一般的感覺,此時想起,小夏才突然發現,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故土在哪里,她的父母早逝,隨著婆婆和爺爺生活,曾經有一次,她問起婆婆,她們的故鄉在哪里,婆婆卻只是微笑不已,卻不回答。 自己和婆婆的血脈有異于常人,不僅學起道術來事半功倍,而且還能架構與異界的聯系,從而召喚惡鬼靈獸,但自己的血脈為何有此異能,而婆婆這一脈又是得追溯到哪個年代,小夏發現自己竟然一無所知。 難道,和那個村子有關系。 在她這樣想時,房門被推了開來,小夏望去,一個男醫生走了進來。 “趙小姐,這麼晚了還不休息?”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一章 異夢…最後的蚩尤石     下篇:第二章 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