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章 醫生  
   
第二章 醫生

“胡醫生,張醫生今晚請假,劉主任吩咐今晚的值班由你給張醫生頂替一下。” 晚上八點鍾,整理好手頭的病人資料,年近三十胡醫生正准備下班,卻給一個小護士叫住了,他皺了一下眉頭,由療養部醫師主任口中說出的話,卻讓他不好推托。 “知道了,這小張也真是的,不來也不和我說一聲。” 胡醫生嘀咕了一聲,複又走回值班室里。 不過值班的工作也不辛苦,這一層的病房里也就住了三個病人,只要晚上十二點和午夜三點巡一次病房,便算完成這值班的工作,而一般會送到療養部來的病人,身體不會有什麼大礙,所以也就不會發生什麼大事,因此療養部的工作一直比其它部門要輕松得多。 給家里人打了個電話表示要臨時加班,又應付了啰嗦的老婆幾句後,胡醫生掛上了電話,並打開值班室的電視看了起來,療養部配置的值班人手每一層只有兩個人,一個醫生和一個護士,只有在病人過多的情況下才會增派人手,像今晚,在只有三個病人的情況下,這值班室里便只有胡醫生和一個叫小朵的護士。 小朵今年只有二十來歲,剛從護士學院畢業的她被分配到這所醫院來上班,而今晚,則是她第一次值夜。 雖說胡醫生平時給人的感覺穩重大方,也善于言談,但漫漫徹夜和一個大男人共處一室,對小朵來說還是第一次,她心里難免有些不安,望了望正看著鳳凰時事快報的胡醫生,小朵不禁有些心慌意亂。 從側面看過去,年近三十的胡醫生非常有男人味,正是小朵喜歡的類型,現在的她即害怕晚上二人獨對時又有什麼事情發生,心里又暗暗希翼著真的發生什麼事,矛盾的心情讓她坐立難安,最後臉泛紅潮的小朵站了起來,對胡醫生說道。 “胡醫生,我出去一下。” 胡醫生連看也沒看她一眼,只是擺了擺手說了一聲:“去吧。” 看胡醫生完全沒把自己放在心上,小朵在心底對自己說道,人家已經有家室的人,我還在希望什麼呢?她帶著一絲落寞,走出了值班室,現在的她需要用冷水洗一把臉,好把自己那些沒有意義的胡思亂想沖洗掉。 胡醫生看著時事快報,電視里的主持人正在報道著台灣的新動態,他一向很關心這些國家時事,自然不會錯過這個節目,卻在他看得聚精會神的時候,一把懶散的男人聲音在他身後響了起來。 “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的男人,難道你沒看出那位護士小姐對你有意思嗎?” 胡醫生被嚇了一跳,他回過頭來,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著一個同樣穿著白大褂的光頭男人,光頭男的表情很懶散,唯獨一雙眼睛精光四射,眯起眼睛的時候,像是里面有電芒在閃動。 這是一雙危險的眼睛,它充滿了狠意,像狼的眼。 胡醫生雖然只是普通人,但仍然感覺到不妥,就算他看電視看得入神,也不可能讓一個陌生人走到自己身邊而毫無所覺,因此他喝了一聲。 聲音不大,因為怕吵醒了其它病人。 “你是誰?” 胡醫生問道。 “我?”光頭男人聳了聳肩,說道:“我有很多個身份,但更多的時候,我扮演著醫生的角色,所以別人都叫我醫生,名字我已經忘記了,所以認識我的人只要叫我的代號--K!” “你不是醫生。”胡醫生緊張了起來,他從這個男人身上聞到了瘋狂的味道,那眼睛,那表情,都透出危險的信號,況且,他在這所醫院里干了快十年,唯獨沒有見過這個醫生,除非他是今天才來報道的。 胡醫生向後靠了靠,在桌子上的電視旁,放著他的手機,如果有必要,胡醫生會報警的。 光頭男人分明看破胡醫生的意圖,他笑了笑,笑容讓人看不出一點惡意,光頭男一把攤開自己的白大褂說道:“別緊張,醫生,你看,我並沒有帶刀或者什麼凶器,所以別把我當成一個壞人。” 胡醫生一愣,確實如這男人所說,他的白大褂里什麼也沒有,但就在他這略一分神的時候,光頭男突然一把握住了他的脖子,這時胡醫生才知道,他的手掌很大,竟然單個手掌便能整個握住他這個成年男人的脖子。 “我不是壞人,可也不是什麼好人,我沒有帶凶器,那是因為,我本人便是最厲害的凶器,那麼醫生,是時候告別你那三十多年的人生,因為你的人生,我要暫時借用一下,就一下。”光頭男貼著胡醫生的臉說道,然後握著醫生肚子的手掌微一用力,胡醫生臉色一紅,他想大叫卻叫不出聲來,肺葉里的空氣被擠了出來,在喉嚨頭擠成一連串氣泡破開的聲音,最後頸椎骨承受不了光頭男的握力,啪一聲斷了開來,胡醫生雙眼一翻,便斷了氣息。 光頭男吹著口哨,把胡醫生背到了背上走出了值班室。 五分鍾後,回來的小朵發現值班室里的電視仍開著,但胡醫生卻不見了,隨後看到胡醫生尚留在電視旁的手機後,小朵心想胡醫生大概上廁所去了吧。 胡醫生現在確實是在廁所里。 他的尸體被放在了洗手台上,光頭男正站在他的尸體旁。 代號為K的男人豎起自己的右手,接著伸出了一根手指,他輕輕用這根手指放在胡醫生的左邊太陽穴上,然後輕輕沿著胡醫生的臉龐劃了一周,最後光頭男彈指敲在胡醫生的臉上,“啪”一聲輕響,帶著絲許血肉,胡醫生臉上的皮膚輕輕彈了起來,一張人皮面具便這樣產生了。 K相當滿意自己的傑作,他哼著流行歌曲,把胡醫生的“臉皮”拿了上來,沒有了臉的胡醫生一片血肉模糊,但K卻認真地看了一眼,隨後說道:“你的人生,便暫時借我一用吧。” 他說完,竟把胡醫生的臉往自己的臉上一貼。 “秘術?面首千萬,換!” 輕輕一喝,廁所里亮起一道光芒,光芒一閃而沒後,K抬起了頭看向鏡子里,那里面的自己已經換上了和胡醫生一般無二的臉孔,隨後他從洗手台的下方抽出一個黑色的皮袋,袋子的拉鏈一拖開,里面竟是整整一袋子假發。 K隨手翻出幾頂假發,然後找了一頂和胡醫生的發型有八分相似的假發往自己光頭上一套,再仔細地修剪了一番後,現在的他和胡醫生在外貌上看來已經完全一般無二,恐怕就算睡在胡醫生的床上,醫生的老婆未必會認出躺在自己身邊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老公。 對著鏡子吹了一下口哨後,K把胡醫生的尸體拖到廁所的其中一格里去,大概明天的清洗工人便會發現這具尸體,但明天,他已經不在這個城市里了,只要今晚按照那個人的吩咐,把那石頭拿到手。 K的任務是臨時布置的,他本來只是來這里和那個人會合,但傍晚時那個人卻臨時布置了他這個任務,因為目標在醫院里,所以由他這個“醫生”出馬最合適不過,而且更重要的是,他還會換臉的絕技,要在不引起別人懷疑的情況下混入醫院,這個任務自然非他莫屬了。 他沒有推辭,相反,他很樂意執行這樣的任務,用別人的臉,演繹一段短暫的,不一樣卻精彩的人生,K很沉迷于這樣的表演當中,近乎病態。 把胡醫生的尸體擺弄好之後,K走出了廁所,他抖了抖衣擺,神情輕松地走向值班室,現在的時間還早,最好的動手時間是午夜三點時的那次巡房,那個時間不僅有借口讓他自由走動,更重要的是,那個時間是人精神狀態較為松馳的時候,那個目標可不是普通人,何況,她的身旁還有一個連那個人也稱贊的男人存在。 K必須小心點,因此他選了午夜三點出手,而在此之前,他可以代替胡醫生和那漂亮美麗的小護士聊聊天,撫慰一下她的芳心,甚至,把她弄上床去。 這樣想時,K樂呵呵地笑了,于是當他打開值班室房門的時候,小朵看到了一個笑得很開心的胡醫生。 “胡醫生,什麼事這麼開心?” 值班室里響起了小朵的聲音。 “沒什麼,只是想到一些開心的事情,比如和你一起值班,小朵,這漫漫長夜你說我們做些什麼來打發時間好呢。” 經過刻意改變的聲音已經變得和胡醫生一般無二,但話里的輕佻卻讓小朵俏臉一紅,只是不知為何,小朵心里更喜歡這樣的胡醫生。 時鍾在打著轉,該進行的事情在進行著。 午夜三點鍾准時的到來,K不舍地把小朵放到椅子上,他閱人無數,挑情的手段又豈是一個剛出校門的小女生能夠抵擋得了的,在K的連番逗弄下,小護士已經迷失在情欲里,要不是K心里還記掛著自己的任務,那這時的小朵就不是衣裳還算整齊地坐著,K可不是什麼坐懷不亂的人。 把迷人的小護士放到椅子上,K輕聲說道:“寶貝,睡一會吧,我現在去巡房。” 小朵在K老到的手法挑逗之下已經有些累了,聽K這麼一說,便依言地點了點頭,隨後害羞地說道:“我等你回來,胡醫生。” K聳了聳肩,小朵覺得他這個動作無比灑脫,還有迷人。 “放過這麼一個尤物還真是浪費了。”K以自己能夠聽得到的音量說著,他剛走出值班室的門,迎面便走來一個男人,他提著水瓶,應該是要去打水,而重要的是,這個男人便是目標身邊的那位。 “運氣來了。”K低著頭嘿嘿低笑。 男人朝他點了點頭,便頭也不回地走向走廊盡頭的水房。 往返水房需要五分鍾左右的時間,再加上倒水等瑣事,那男人回來至少需要十分鍾的時間,十分鍾,已經足夠發生許多事情了。 K如是想著,然後走向目標的房間,但推開房間的時候,目標竟然沒有睡,于是他只得說道:“趙小姐,這麼晚了還不休息?” 目標,正是趙小夏!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一章 異夢…最後的蚩尤石     下篇:第三章 病房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