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章 怨殺術再現  
   
第五章 怨殺術再現

懷著滿心的歡喜和小夏回到了酒店,我和她的房門口輕輕一擁便回到各自的房間,現在已經不早了,我們還要搭明天一早的火車,再加上小夏的功力還沒有完全回複,所以我也就早早趕著她回酒店睡覺。 小夏雖然玩得還不盡興,但自己也確實累了,因此也就乖乖聽我的話,和我一起回到了酒店。 互道晚安後,小夏開門走進自己的房間里,這家酒店在成都還算是不錯的,雖然只是四星級的酒店,但環境和服務卻已經是五星級的標准,就連這一間單人房,也布置得挺有格調,房間里還擺放著安定甯神用的熏香,香氣清新,讓人頗為受用。 小夏的心情很愉快,即使要前往那未知的地方,但有那個男人伴在身邊,她覺得很安心,想起大半年前,那個男人第一次和她在地鐵中相遇時,被自己召喚出來的餓鬼嚇得半死的情景,她便會發出會心的笑容,但現在,當時那個膽子有點水又特別倒黴的男人,現在已經變得相當可靠起來,所以現在自己就算是功力減退,但小夏心里卻沒有半絲害怕的情緒。 而且今天晚上,他竟然還向自己求婚了。 一想到這里,小夏嘴角的笑意便在擴大。 她整個身體呯一聲睡倒在柔軟的床上,看著天花板樂呵呵地構想著她和他的未來。 要在A市買套房子,要臨江望海的那一種,然後在每天黃昏,可以和他一起看日落;房子要帶小花園的那一種,然後自己可以在花園里種滿玫瑰和百合,然後命令他在每天早晨要給自己摘一朵鮮花,然後輕輕放在床邊等自己醒來;要為他生一對兒女,但是孩子一定要讓他帶,自己可受不了孩子的呱吵…… 小夏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著,不時還抱著枕頭呵呵傻笑著,一時沉浸在喜悅里的小夏,並沒有發覺現在自己的樣子正落在一雙眼睛里。 那是狄傑的眼睛。 操魂使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冷冷地笑著。 一個懶散的聲音在他身後說道:“喂,別光自己樂啊,那女人現在什麼情況?” 一個光頭的男人拿著一瓶洋酒正坐在地上,他不時打了聲酒嗝,然後又把更多的酒倒入肚子里去。 他是K! K和操魂使狄傑現在正在一棟大廈的天台上,而這棟大廈剛好面對著小夏他們所在的酒店,因此拿著望遠鏡的操魂使,能夠清楚地觀察到小夏房間內的情況。 K也隸屬于暗影這個組織,自從上次醫院搶奪蚩尤石失敗後,冥王君夜月便把操魂使也叫了來,當狄傑也到達後,暗影組織第一次全員聚集。 在Q市中,從S校的第四校區里得到兩塊蚩尤石的君夜月,正准備啟程前往尋找最後一塊蚩尤石的時候,他手上的四塊蚩尤石卻出現了共鳴一般的狀態,看著四塊無故出現微光的蚩尤石,君夜月猜測最後一塊蚩尤石也出現了。 那個時候,剛好是小夏在夢境中的時候。 根據蚩尤石的波動,君夜月展開地聽天視之能,很快地,他便察覺到蚩尤石正在醫院之中,而且那奇石波動還出現在地下區域時和他有一面之緣的那對男女房間里。 冥王立即讓“醫生”K潛入醫院,這個在黃昏時才到達的暗影成員,最適合潛入暗殺這種任務,可沒想到,K在最後為小夏所識破,以致任務未盡全功。 待小夏二人離開Q市,冥王卻接到一個朋友的請求,他必須馬上趕往異地,因此無法自己追蹤小夏,而功力僅在他之下的幽若又和小夏一般為怨念所侵而致使功力只剩小半,自然也不是合適的人選,操偶師小明更加不是主要的戰斗主力,所以冥王調來了操魂使狄傑,讓他和K配合,務求盡快把那最後的蚩尤石得到手。 所以,現在狄傑和K才會出現在此處。 對于後面這個懶散的光頭男人,狄傑對他一向甚無好感,他是一匹獨來獨往的狼,從來都不喜歡和別人一起行動,即使是之前在J市中時,也是操偶師自己巴巴地跟了上來,而這一次,又因為首領的命令,孤傲的操魂使才不得不和K一起行動。 因此當那像醉漢一般的聲音傳來的時候,狄傑不耐煩地答道。 “那個女人現在很好,相當好,她的樣子看起來來很高興,高興得有點得意忘形,這樣的狀態,致使平時是最精明的人,也會忽略一些東西,那麼我在她房間里的布置便會起作用,而最要緊的是,麻煩你丟掉你的酒瓶子,我可不想在接下來全力行功的時候,因為你那被酒精麻醉了的大腦讓我喪命在這里!” K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然後把酒瓶子里的酒一股腦地灌到肚子里去,由于喝得太急,他被酒嗆了一口,K不由一手按著胸口大聲咳嗽起來。 “笨蛋!” 操魂使低聲罵道,他拔出了邪兵?噬魂,然後把這怨魂纏繞的匕首深深插入腳下的地板中。 “我要開始行功了,你准備好了沒有。”狄傑沒好氣地朝後面的光頭叫道,事實上這個同伴讓他沒有一分可靠的感覺。 K連忙抬起頭來說道:“好了好了。” 光頭依依不舍地親了親酒瓶子,然後把它隨手丟到一邊,他從地上站起來,身子一挺,那雙醉意濃濃的眼睛里馬上射出了兩道精莣,讓他從一個醉漢頓時變成一把危險的凶器,K舔了舔自己的右臂,嘿嘿笑道:“你放心吧,在我的邪兵?撕裂者下,絕對不會讓人接近你的五步之內。” “那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吧。”狄傑緩緩說道:“不過和你比起來,我更相信你那植于右臂里的邪兵多一點,嘿嘿。” 只一句話,頓時讓K為之氣結。 不過操魂使已經盤膝坐下,擺時要開始行功,K也只能作罷,他老大不情願地走到狄傑身邊為他護法。 “哼,不就是使個怨殺術嗎,還要我為你護法,真大的陣仗。” K輕聲諷刺著狄傑,不過現在兩手握在噬魂匕首上,全力行功的操魂使卻一點也聽不到,因為他的靈魂,正漸漸進入怨殺術的那個世界里,單憑一個怨殺術,狄傑沒把握能完全殺得了那個女人,但只要他進入怨殺術的世界里,以他能夠支配那個世界的規則,操魂使便有十足的把握擊殺她,只要殺了那個女人,那男的必定心神大亂,到時再出其不意地連他一起殺了,蚩尤石還不是手到擒來。 此時的小夏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別人的獵物,她滿心高興地幻想了一陣子後,才突然記起自己還沒洗澡,剛才吃了太多的麻辣小吃,讓她的身體出了不少汗,現在這汗酸味正一陣陣自她身體上飄了出來,小夏皺了一下眉頭,然後從床上一躍而起。 她從旅行袋里拿出換洗的隨身衣物,便哼著小調走入洗手間里,心情很好的小夏把洗手間的門關上後,便順便看了看在洗手盤上那鏡子中的自己,鏡子中的小夏臉色紅潤,一張臉都煥發著喜意,小夏嗤一聲笑了出來。 但小夏沒有留意到,在洗手間頂上的一個排氣孔里,正有一些淡淡的白色煙霧露了出來。 雖然現在是夏天,但小夏沖不慣冷水,何況還有一個浴盤在,不利用了就太浪費了,于是小夏決定洗一個溫水澡,泡在一池溫水中能最大程度地減輕疲勞,而且對美容也不錯。 這樣想時,小夏擰開了浴盤上的水龍,並調節到溫水的狀態,微溫的水也緩緩飄起了一縷縷白氣,漸漸地,和上方排氣孔里泄出來的白色氣體混合在了一起。 小夏閉上了眼睛浸在一池溫水之中,微微的熱度透過了清水滲進了小夏的皮膚中,一陣陣熱力讓她感到說不出的舒適,卻在她差點便在這一池溫水中睡著的時候,一陣寒風突然毫無預兆地吹過她的身體,讓小夏不由打了一個冷戰。 再睜開眼時,小夏發現自己來到一個奇怪的世界。 酒店消失了,洗手間消失了,連身下的浴池也消失了,小夏赤身裸體地出現在這一個世界里,所幸旁邊還有她換洗的衣物,沒來得及細想,小夏穿上地面的衣服。 穿戴完畢後,她才細細打量起這個世界。 這是一個沒有邊際的世界,赤地和黃沙是它的主題,就連天空,也包裹在一層層厚重的黃云之中,萬里赤地上稀稀落落地豎起高插入云的石柱,像一個巨人的手指一般,而大地則是巨人的手掌。 “幻術?”小夏疑惑地說道,她感覺不到一絲殺氣,但這沒有讓她覺得安全,反而覺著更加危險。 看不見的敵人才是最危險的。 但小夏在下一刻便排除了幻術的可能,她現在雖然功力已經只剩下小半,但幻術還不至于能夠騙過她的感知,小夏全神感應這個世界,然後發現這個世界竟然有它自己的規則,這不是一個虛擬的世界,而是存在于多次元中的其中一個世界。 像黃泉那樣與人間存在著某些交集的異世界。 嗚嗚—— 此刻,這個世界里響起了空洞的聲音,聽著不像風聲,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小夏眺目遠望,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小夏的俏臉不由變得青白。 她看到一個個白色的影子出現在地平線的另一端,那些像是披著白袍般的怪人正朝她這個方向移動,白袍人移動的速度很快,只是眨眼間,小夏已經能夠清楚地看到它們的樣子。 它們都披著一襲白色的袍子,袍子下沒有腿露出來,這些白袍人是飄在地面之上的,但這些怪人的臉上卻戴著一張面具,面具之下只露出兩點腥紅。 “怨魂?”小夏不由苦笑一聲:“竟然是怨殺術,難道暗影也追了上來了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只有暗影組織里那個操魂使才有能耐使得出這種禁術,小夏不由在心里暗暗叫苦,憑她現在這一小半的功力,可沒辦法自己脫離這個術回到現實空間,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是盡量拖延時間,然後等那個男人救她。 前提是那個男人發現她有危險。 那個男人,自然是我。 我剛洗好澡從洗手間里出來,酒店的時鍾已經走到了十二點的位置,我走到窗邊,看到隔壁小夏的窗戶里透出了燈光。 她還沒有睡? 我生出這個疑問,隨後嘴角一抿,我露出了一個笑意,這丫頭一定也和我一樣還興奮不已,睡不著吧,既然這樣,不如過去再聊上一會好了。 于是我連忙換下浴袍,穿上了衣服之後,我赤著腳走出了門,來到小夏的房間門口,我輕輕地敲了敲門,並低聲叫了她一聲。 她沒有應門,難道在浴室里聽不到? 一想到小夏在浴室里,我不由滋生了一個小小的惡念,就讓我打個電話騷擾她一下好了。 懷著惡作劇般的心情,我又返回自己的房間按上小夏房間的號碼,可等了許久,依舊沒有聽到她來接電話,按理說即使小夏是在浴室里,也會聽到電話聲才對,因為這家酒店的每個洗手間里也都配備有一個電話,小夏是沒理由聽不到的。 電話再響了幾下,沒人接,之神它便自己掛斷了,而我則緊張了起來。 該不會她在浴室里睡著了吧。 我在房間里悠轉著,最後發現自己還是放不下心,就算是撞進浴室里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也只能先干了再說了,我可不想小夏出什麼狀況。 用道力把小夏房間的電子鎖干擾破壞了之後,我連忙推開門走近她的房間里,果然,房間里靜悄悄的沒一個人,反而是浴室門緊鎖著。 我敲了幾下,又叫了數聲,小夏依然沒有回答,我連忙擰開門把,發現小夏正閉著眼睛似是睡著了泡在浴池里。 水沒過了小夏的胸部,讓我沒有一覽風光的機會,不過看到她安然無恙,我也放下心來,剛想不要吵醒她悄悄退出房間來的時候,我不經意地看到小夏頭頂上飄浮著一層白煙,這白煙甚是奇怪,要是水的熱氣造成的話,應該緩緩升騰而不是呈凝聚的形態才對。 一想到這里,我暗叫不好,連忙開啟天眼一看,那白煙里隱隱出現無數的臉孔,天,那哪是什麼白煙,而是白色的怨氣。 而看到怨氣,我不由想起數月前在替一家酒店除靈時所遇到的那個禁術,不由失聲叫了出來。 “怨殺術?”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章 向成都出發     下篇:第六章 沖冠一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