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章 沖冠一怒(上)  
   
第六章 沖冠一怒(上)

怨殺術,道術中的禁法,以生人之魂煉為怨魂,再以鬼面使其忘記生前種種,從而成為術者的殺人機器,凡中了怨殺術的人,神識會被拉入虛擬的空間,在那個空間里,會受到怨魂永無休止的追殺,如果不能破除邪術離開怨殺術的虛擬空間的話,那麼中了此術的人,只能夠盡量地拖延時間,從而讓自己的死期來得遲一些而已。 小夏非常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如果是在自己最佳狀態下的話,那麼她還可以以自己的道力對怨殺術進行強行破壞,從內部把這個虛擬空間“撐碎”,但現在她只剩下小半的功力,別說破解這個禁術了,可能連自保也成問題。 估摸著自己現在的道力水平,小夏發現即使滿打滿算,大概也只能發出四到五發“白電”而已。 真的是要省著用了。 她默默想道,看了看正不斷接近的無數怨魂,小夏馬上轉身便走,趁怨魂還沒有圍上來之前,她要盡快離遠一些,一切以拖延時間為考量。 這虛擬的空間里,是一望無際的赤地,而明顯的遮擋物,只有零零落落的幾根參天石柱。 小夏的目標是在她前方數百米遠的一根尖細石柱,這是她所看到最近的掩體了,她想躲在石柱後拖上一些時間,甚至爬上石柱去,就不知道怨魂是否也會跟著爬上來。 默默計算著怨魂接近的時間和自己的體力狀況,小夏不徐不疾地朝石柱走去,她不敢放腿飛奔,怕跑起來會浪費了自己的體力,在這種狀況下,體力和道力同等重要。 怨魂的速度很快,這些沒有腳的白袍怪人飄浮在地面上的身體迅速地掠過赤地,正向著小夏接近,它們存在于這個空間的唯一目的,便是殺死任何進入空間的生命,從而把那異類的生命體也變成它們的一份子。 它們沒有思想,它們只是術者的機器,忠實地執行術者命令的機器。 在怨魂們的眼中,小夏的身影朝著一根石柱而去,它們追了過去,卻在快要接近的時候,小夏的身影卻消失了,以它們的智力當然不會知道那是小夏躲到了石柱後的原因,但看不到小夏的身影,並不代表它們沒有辦法將其找出來。 氣息,生人的氣息和這個充滿了怨魂的世界是那麼的格格不入,怨魂們同一時間頭向天上仰起,盡量分辨著這個世界里的氣息,期望從中找到生人的氣息。 小夏正捂著鼻子,同時收斂了自己全身的毛孔,盡量不讓自己的氣息外泄,凡是鬼物,都有一套尋找生人的辦法,其中生氣搜索便是鬼類的通用技能,小夏長年和這些東西打交道,自然深知其中三味,而收斂氣息,現在的她還是做得到的。 她躲在石柱後,這石柱足有四五人並排而站的寬度,足夠遮擋她的身體,小夏從石柱後悄悄探出頭來,她不敢太過于明顯,于是只讓兩只眼睛越過了石柱看向石柱前的諸多怨魂,這些戴著笑臉的白袍人現在都把頭抬了起來看向天空,小夏知道它們是在尋找自己的氣息,不由在心中暗暗一笑。 憑你們這些低級的怨魂就想找出姑奶奶我? 小夏無聲朝怨魂們做了個鬼臉,便把頭縮了回來。 看了看這背後的石柱,盡管很陡峭,但石柱的身體上還是有不少凹凸不平的地方,這些地方足夠讓小夏徒手攀上去,怨魂雖然沒有智慧,但它們還是會本能地接受命令,遲早都會搜索過這整一片赤地,只要它們再飄過來一些,便不難發現小夏的蹤跡,但如果小夏躲到石柱上,那事情可就難說了。 小夏抖了抖手掌,然後一躍而起,無聲無息地附在石柱上,她的手腳牢牢固定在石柱上那些凹凸不平的地方,然後以不遜于專業登山員的速度迅速向著石柱上方攀爬而上,越往上爬,這虛擬世界里迎面而來的塑風便越勁,到了離地面百米左右的距離,小夏的一頭青絲都被風刮得筆直,勁風讓小夏的呼吸不暢,還好她現在將外呼息轉為內呼息,倒也不甚難過,只是風刮得她的眼睛無法完全張開,只能讓她半眯著眼去觀察這個世界。 即使來到這百米之上的高空,小夏還是無法看到這個世界的邊緣。 太大了,大得離譜。 小夏在心中說道,她覺得很奇怪,按理說,怨殺術的術者即使再厲害,也無法創造一個如此遼闊的世界,按照看過的典籍記載,一般來說,怨殺術的世界只會是一個相當狹窄的空間,長和寬最大的也就是藍球場那麼大,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要創造一個空間,即使是虛擬的空間,也是極為消耗術者的力量,而且空間越狹窄,那麼中了此術的人在這個空間里的回旋余地便越少,而像小夏現在所處的這個虛擬空間,絕對是有悖常理。 望向下方,白袍怪人已經漸漸飄過了石柱,它們顯然沒有發現百米之上的小夏,而只懂得在下面的赤地上徘徊著,它們沒有發現小夏,卻也因為如此沒有迅速地掠過此地,而是以極為緩慢的速度一寸寸地搜索著眼前的土地,小夏自問即使在這上面呆上一個鍾頭也沒有問題,也樂得就這樣躲著。 卻在這個時候,這個虛擬的世界卻出現了一種波動,那種波動有著侵入的感覺,像是某個人的神識也進入到這個世界來一般。 小夏心中一喜,心想莫非是那個男人發現自己不對勁,已經強行以神識侵入這個世界來救自己。 但下一刻,小夏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怨殺術不是普通的術法,即使是自己要從外面的現實空間侵入這個虛擬世界也非常困難,就更別說現在那個只增長了力量的技巧,卻在道術的層面上止步不前的男人了。 如果不是他,那又會是誰。 侵入這個世界的波動消失之後,又是一種特別的波動掠過這整個世界,頓時,怨魂們突然齊齊抬頭望向身在百米空中的小夏,那千百雙自鬼面具下露出的腥紅視線,全數集中在了小夏的身上,讓小夏一陣難受。 被發現了? 小夏心中一驚,怨魂是不可能突然發現自己的,一定是有人提示了它們,而能夠與怨魂溝通的,除了它們的主人還會有誰? 原來是術者自己進入了這個世界,看起來對方不殺掉自己誓不罷休了。小夏默默想道,隨後又勾起一抹笑容。 殺人的同時,也會出現被殺的機會,如果對方是處于現實空間操縱著這些怨魂的話,那麼即使自己能夠躲得了一時,但如果沒人施以援手的話,自己還是必死之局;而現在術者自己進入這個空間,分明是不想讓自己拖延時間,但反過來,如果自己能夠在這個空間來殺掉術者,那麼這個怨殺術便不破自解了。 問題是,現在自己剩下這一小半功力,能不能夠反過來殺掉這個操縱大量怨魂的術者。 然而怨魂沒有給小夏太多考慮的時間,它們既然發現了目標,那麼接下來便是把目標殺死,于是白袍人紛紛向小夏舉起了一手,一根指頭自白袍之下露了出來,紅色的光不斷朝著它們的指尖聚集。 咒光術是怨魂通用的技能,如果只是一兩發的話,小夏還沒放在心上,但看著下方亮起了千百紅點,即使是小夏也看得心頭發毛,這種密集的攻擊任何人也無法全部躲閃,那麼現在緊貼在石柱上的她,只會成為眾矢之的。 想到這一點,小夏突然兩腳放開,腰身一用力,兩腳往上一屈,她變成整個人幾乎成90度蹲在石柱上一般,然後小夏放開了手,竟這樣朝著石柱跑下來,由于慣性的作用,小夏下降的速度極快,因此讓呼嘯的紅色咒光術全數落空。 無數紅光轟在了石柱上小夏剛才所立之地,數以百計的咒光術把石柱攔腰轟斷,碎石不斷在半空中紛飛而下,而巨大的柱體比小夏更快的速度墜向下方,有巨型的障礙物掩去了小夏的身影,一時間,怨魂們再次找不到它們的目標。 快要到達地面的時候,小夏兩腿用力一跺,身子像炮彈一樣又拔空而起,然後她一腳點在一塊巨大的落石上,身形又拔起了少許,大大減緩了下降的沖勢,借著不斷自身旁落下的石塊為落點,小夏不斷在這些碎石間挪移著,當巨石墜地激起漫天黃霧的時候,小夏已經安然落地。 “白電!” 腳一碰到地面,小夏又馬上彈了起來,她像靈敏的豹子般俯沖向離她最近的怨魂群,趁著它們還沒反應過來的當口,便釋放出一道雷光,樹干粗的白藍色雷光落在怨魂群里,立時讓數十只怨魂消失在雷光中,而濺射而出的諸多電弧又擊打在附近的怨魂上,在電蛇纏繞下的怨魂也很快地化成一縷縷的青煙。 只是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小夏的身前已經清出一片真空地帶,蔓蔓黃煙為她遮擋住其它怨魂的視線,只要小夏趁這個機會沖出怨魂的包圍,那麼她便可以找下一根石柱再躲上一段時間。 可惜的是,有人不願意讓她這麼做。 呼一聲,小夏的眼前黑影一閃,怨魂的速度是不可能如此之快,于是小夏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那條黑影,正是怨魂的主人。 “是你?”小夏在看清這個術者的時候,失聲叫道。 狄傑點了點頭:“是我。” “原來你便是怨殺術的術者?”小夏恍然大悟的說道:“你是為蚩尤石而來?” 操魂使把玩著手中的噬魂匕首說道:“廢話,難道我是來找你聊天的麼?” 兩人說話間,怨魂已經複又把小夏圍了起來,狄傑好整以暇地看著小夏。 “那麼趙小姐,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逃命,二是把蚩尤石交給我,只要你答應我第二個要求,我可以暫時讓你返回現實空間,但到時你反悔的話,我照樣有辦法把你再拉回來,我想,趙小姐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怎樣選擇吧。” 小夏卻對狄傑展現了一個美麗的笑容,連狄傑這等心志如岩石般堅定的人也看得不由一愣。 “還真是讓你失望了,我選擇第三個,殺了你!” 話畢,小夏撲向了狄傑,還有他身邊的諸多怨魂。 酒店里。 我把小夏的胴體從浴池里抱了起來,她的身體柔軟而微溫,現在看起來便像是睡著了一般,不敢看小夏那驚心動魄的迷人風光,我抓過旁邊的浴袍把小夏那無邊的春色掩上,隨後以干毛巾為她擦干了手腳,再將其放到房間里的大床上。 小夏中了怨殺術,分明是有人蓄意而為,而除了暗影,我想不出還會有誰對我們緊追不舍。 知道小夏中了怨殺術,我的心頭即是憤怒又是害怕,但我還是拼命地告訴自己要冷靜,因為此時此刻,怒火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我需要冷靜的大腦才能把小夏從這個困局里救出來。 我答應過會保護她,這一次,絕對也不例外! 拼命回想著小夏曾經解釋過怨殺術的話,按小夏所言,怨殺術可以把人的神識拉入虛擬的世界里,就像數月前我在一家酒店中除靈時陷入怨殺術的陷阱一樣,在那個世界里我受到諸多怨魂的攻擊,就不知道現在這個讓小夏陷入怨殺術的術者是否也是對我出手的那一個人。 但無論是否同一個人,現在最重要的是把小夏從這個禁術中救出來。 小夏曾經說過,怨殺術如果准備充足的話,是完全能夠把人的身體也拖進虛擬世界里,但現在小夏分明和我上次一樣,只是神識陷入其中,而身體還停留在現實的空間里,這樣說來,這一次襲擊也是匆忙行事,那麼,暗影必是剛剛到達了成都,因此一偵查到我們所住的酒店,便匆忙出手,怕的是我們又再次逃脫。 不知道這事應該算是幸運還是不幸,幸運的是由于匆促行事,小夏並沒有連身體也被拖入虛擬世界里,那時我連她是否出事也不會知道;而不幸的則是,小夏的功力減退了大半,才會這麼容易著了暗影的道。 再想深一層,既然是匆促布下怨殺術,那麼這個施術的人必不會離我們太遠,因為這種耗力的禁術,離得越遠,控制便越弱,看小夏不清不楚便著了人家的道,那足證術者對怨殺術有著完全的控制力,也就是說,他現在在我們附近。 一想到這里,我立時打了個激靈。 今晚實在有些興奮過頭了,竟然讓不懷好意的家伙接近也察覺不到,在心中不由暗罵一聲大意,我在小夏額頭上輕輕一吻,低聲說道:“小夏,答應我別有事,我現在就把那施術的家伙揪出來,只要攻擊術者,他便不能集中精神施展這種禁術,而你便有逃脫的機會,千萬要等我啊,小夏。” 再站起身來,我為小夏關上房間的窗戶,卻在要拉上窗簾的時候,我突然往窗外望去。 便在剛才,我生出被注視之感,隨著我目力一運,我清楚地看到在酒店對面的一幢大樓天台上,有一個人影一閃而沒。 “想走,沒那麼容易。” 我恨恨說道,雖然只是極為勿勿的一瞥,但我卻看到一個相當熟悉的身影,那個冒牌的醫生,那個在Q市時曾經夜侵小夏,但最後被我擊退的男人,我不會看錯的。 酒店對面的大樓是一幢八層樓高的商業大樓,雖然是離酒店最近的一棟高層建築物,但兩者之間還隔著一條大街,即使我全力奔跑,要上得了對面大樓的天台,至少也要五分鍾的時候。 五分鍾可以發生很多事情,可能讓對方逃跑,但這不要緊,關鍵是施術的人跑不了,就我所知,要施展這麼厲害的禁術,術者是不能夠隨意移動的,那麼那個冒牌醫生可能是為術者護法,當然,也有可能是調虎離山之計。 但無論如何,我也要冒險一搏。 將紫天之炎自體內逼出,我將紫炎拍入小夏的眉心、檀中及丹田處,這才放心離開,若有人趁我不在而欲對小夏行凶時,那我布下的這三道紫炎天火便會把對方焚為黑炭,即使殺不了那心懷惡意的人,至少也能讓其不能對小夏下手。 出了房門,我合上雙眼,再睜開時,雙眼中銀符閃動,進入了念鎖解放狀態下的我,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我如幽靈般電射向樓梯,普通人要用上一些時間才能走到樓下的樓梯,在我而言則僅需一兩分鍾的時間,很明顯的,這個時間比乘電梯可要快多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五章 怨殺術再現     下篇:第七章 沖冠一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