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七章 沖冠一怒(下)  
   
第七章 沖冠一怒(下)

K放下手中的望遠鏡,看了狄傑一眼說道:“你這小子可要快些完事才行,那男人已經發現並朝這邊來了,我可沒信心能夠攔下他太久,畢竟他是連老大也稱贊的人啊,我話可說在前頭,要是我擋不下他,就別怪我沒義氣先跑了,這世界太美好了,我可舍不得就這麼死了,喂,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 嘿嘿一笑,K毫無責任地走到另一邊活動開手腳,他和狄傑雖然同隸屬于一個組織,但彼此間卻沒有同伴的意識,K會和操魂使一起行動,無非是首領的命令罷了,當然,他會全力配合作為這次行動的主力狄傑,但那並不代表他會為狄傑賣命,很顯然的,K覺得自己的性命比狄傑要重要得多。 狄傑進入冥想一般的狀態,百無聊賴的K拿起操魂使的望遠鏡,打算觀察一下對面酒店的情況,他們所在的這棟大廈和酒店之間相差有四百米左右的距離,K以為這個距離對方應該不會發覺自己才對,哪知道視線剛一落入那個房間,房間里的男人便已經察覺了,雖然只是被對方遠遠一盯,K卻生起害怕的感覺,這個連他也覺得陌生的感覺讓K不由一愣。 向來只有別人害怕他,卻甚少會出現他害怕別人的時候,但給那男人那麼一盯,K有種被蠍子盯到的感覺,在望遠鏡里,那男人的眼睛雖然是平靜的,可K卻明顯地從那雙眼睛里看到了怒火,現在那個男人就像一頭憤怒的獅子,卻冷靜地要捕獲獵物,而他和狄傑,便是那男人的獵物。 每個人都有不能觸碰的底線,而狄傑以怨殺術對付的那個女人,大概便是那個男人的底線吧,所以他才會出現那種憤怒的眼神,但最讓K擔心的卻是,那個憤怒的男人卻還能夠保持著冷靜,這種人才是最危險的。 何況還是能夠擋得下老大數槍的男人啊。 K不由也苦笑了一聲,號稱冥王的人,那把魔兵?碧落黃泉之下向無生魂,但那個男人卻擋得下他三槍,K可自問連冥王的一槍也擋不了,兩相比較之下,K便知道自己不是那個男人的對手,因此還沒交手,光頭已經打定注意逃跑了。 他可不想為了狄傑陪上性命,但就這麼跑了也說不過去,所以他還是會留下來,然後拖延上那個男人一陣子,可真要到性命相關的時候,他絕對會跑,K這樣想道,然後看向自己的右手。 K的右手臂並不是真正的人類肢體,它的外表只是一種裝扮,一種掩飾,用來掩飾他植入手臂內的凶器,屬于K的魔兵?撕裂者,至今為止,他的撕裂者已經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具破碎的尸體,只是這一次,K知道這把魔兵無法再為他創造輝煌的戰績。 因為實力決定一切,兵器固然可以彌補實力上的缺陷,但若兩者相去太遠的話,兵器的幫助便極其有限了,可K卻毫不在意,他並不准備拼死一戰,所以沒有心理上的那種負擔。 K笑了笑,便在此時,天台上的溫度似乎熱了少許,成都的深夜,夜風本來是相當清爽的,但此刻,像是有一把火在這天台上燒著了一般,讓K覺得溫度上升了許多。 那確實是一把火,但那卻是一個男人的怒火。 K動了動手指,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這個時候,呯一聲,天台樓梯的門整一個飛了出來,在地上擦出連串火芒後,最後倒在了連天台欄杆只有兩三米的距離之處。 一個男人自天台的樓梯口走了上來,K自然認得他的樣貌,在Q市的病房里K曾經和他有過一次短暫的交手,但不知為何,K卻覺得這個人和病房時遇到的他不一樣了,那是氣度上的不同,在病房中時,K感覺到他和自己最多只是同級的高手,即使比自己強,但至少他還能揣度得出來,但現在,K完全無法看穿這個男人的實力,他就像一片安靜的湖水,而K站在湖面上,卻無法看穿湖水有多深,如果非要測量的話,K便得自己進入那片湖水中,只是那湖水可能會深到足以淹死自己。 K突然打了一個冷戰,這樣無法測試的感覺,他只有在冥王君夜月身上感覺到,而眼前的這個男人,則是第二個。 我沖上了天台。 從酒店下來,橫過街道,再從大廈的樓梯直上天台,這一路走來,我的感覺相當的微妙,眼看小夏受伏,我怒火中燒,但為了救她,我卻必須保持冷靜,在這冷與熱的兩種情緒中,我保持著微妙的平衡,但越往天台上走,這種平衡便漸漸地打破了。 像是以理智束縛著怒火一般,卻在踏上天台的地磚,看到兩個男人的身影時,怒火像火山一般噴發了,小夏是我最珍重的人,而且現在她的功力還減退了大半,怨殺術有多厲害我是親身經曆過的,功力減退的小夏能在怨殺術中支持多久我全不知道,只知道拖得越久她便越危險。 天台之上有兩個男人,一個正盤膝坐在地上,身前正插著一把匕首的男人是暗影的操魂使,在排水村時他便出手和我們搶奪過蚩尤石,而在J市與天狐一戰後我暈迷之時,這男人和操偶師也欲取我們的性命,聽小夏說,要不是有黃泉軍曹的左右指揮使攔著,說不定我們在J市時便會命喪他們之手。 想不到現在又見到這個男人,很顯然的,施展怨殺術的便是狄傑。 而狄傑的身前站著一個滿臉懶散神色的光頭男人,這個男人我雖然不認識,但他的身體輪廓我卻記得分明,在不久前Q市的病房里,我和他交手過一次,如今他和狄傑在一起,不消說也是同屬于暗影這個組織。 一想到暗影三番五次地欲置我和小夏于死地,那心中的怒火便更甚了。 “暗影,果然又是你們暗影。” 我沉聲說道,五指一張,“斬魂”來到了掌間。 光頭不說話,只是走了上前,擋在我和狄傑之間。 “先是趁小夏功力減退,在病房里偷襲她,現在又以怨殺術這樣的禁術來對付她,你們這樣處心積慮地對付一個女孩子,難道不會覺得可恥嗎!”我喝道,同時以怒火激起心中的殺機,這長久以來,我對付的多是惡靈妖怪,但主動對付活人,卻是第一次,畢竟,主動殺人是一種犯罪,這長久以來的法制知識深深埋在我的心里,可現前這個情況,大概不殺了狄傑,小夏就必須死在怨殺術里,兩相權宜之下,即使會因此背上罪名,我也在所不惜。 可即使是這樣,我的殺機還不夠,因此,我在積蓄著,在怒火與殺機達到頂鋒的時候,便是我一擊必殺之時。 “天真。”光頭男人笑了笑說道:“你這樣的想法真幼稚,目前以你們兩人的情況看來,那女人是最弱的一環,從最弱的一環下手,以達到最大的利益,我不覺得這種做法有什麼不對。” 我哼了一聲,平舉起“斬魂”,嗡一聲,豔紅長鋒便舒展了開來,紅色的劍鋒向著光頭男人。 “解開怨殺術,否則別怪我劍下無情。” 光頭男人嘿嘿笑道:“把蚩尤石交給我們,我們立刻撒去怨殺術!” 光頭男人的針鋒相對讓我皺起了眉頭,暗影果然為蚩尤石而來,但這奇石卻是說什麼也不能交出去,一交出去,說不定小夏死得越快。 既然無法妥協,那麼只有手下見真章了。 “如此,你後面那個男人的命,我要定了。”我以平靜無波的聲音說道。 光頭男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似是相當苦惱地說道:“可惜他的小命,我卻得保上一保。” “好,很好。” 我點著頭,然後在我的懷里湧出一團紅色的光雨,“斬魂”在瞬息間爆出無數的光點,凝聚著我的殺機,向光頭灑去。 同時,我踏前了一步。 我和光頭男之間有二十來步的距離,但我這一步踏出去,卻頓時來到他的身前,那絢麗的紅雨也化作了殺人的利器,沒有人能夠無視那點點紅光中的氣勁與殺機。 光頭自然也不例外。 K是大大地嚇了一跳,在紅雨爆開時,由于兩人之間尚有二十來步的緩沖距離,K已經想好了應對之法,但沒想到那個男人像是縮地成寸一般,只一步便已經來到胸前,刹那間,K的雙眼盡是無盡的光點,那光點擾亂了他的視線。 他大吼一聲,右臂的假肢突然爆碎而開,現出一只暗紅色的機械手臂,那金屬臂骨之上寫滿了銘符,此時銘符驟然亮了起來,一道道暗紅的光紋像血管一般,將銘符之外所亮起的紅光通過暗紅光紋輸入手掌的方向,頓時,咔咔之聲不斷響起,那如常人手掌般大小的機械手掌竟然不斷地變形增殖,在一秒不到的時間里變形成為一只猶如巨蛛一般的怪掌,那掌心便是蛛體,而那五根不斷伸縮,長及半米的鋒利齒刃便是蛛肢,這,便是魔兵?撕裂者的原貌。 K一臂橫掃,五只齒刃撕出暗芒道道,頓時霹靂般的聲音響了起來,紅鋒和撕裂者在一息間相擊了不下百記,但K還是成功地攔下了紅雨。 光頭卻在心中暗暗叫苦,這個男人果然不簡單,只是一出手,便逼得自己不得不用上全力,若換過次一級的人,K根本不用回複撕裂者的原貌,單是那裝飾用的右肢便能夠抓出足以撕裂人體的勁風,但現在,即使以撕裂者的原貌攻擊,可那每一擊中在魔兵上的光點中所蘊含的氣勁卻像附體之蛆般往他體內侵入,迫不得以下,K後退了一步,以求有時間化去體內入侵的氣勁。 K後退一步,而我又踏前了一步。 離光頭身後的操魂使,只余十步之遙。 光點散去,在漫天的紅色光塵中,“斬魂”現出了原貌,我舉劍平推,無複剛才那讓人眼花繚亂的攻擊,現在的這一劍卻清拙無奇。 但在這清拙無奇的一劍中,紅鋒卻再生變化。 “斬魂”的遞進很慢,慢的讓人可以看清楚它遞進的時間和距離,但每遞進一寸,“斬魂”的紅鋒卻變得越來越透明,這一劍落入K的眼中,卻讓他的臉色越來越沉重。 他再吼一聲,高舉著撕裂者自上而下的一爪抓下,空氣響起尖銳的碎鳴之聲,一爪一劍瞬間便接觸在了一起。 K這是不得以而為之,如果可以的話,他想遠遠的躲開,先避過這一劍再做它想,因為在光頭的眼中,這一劍遞進雖慢,卻每遞進一寸,劍鋒便越加劇烈的振動起來,而隨著它的振動,力量便跟著增長,K可以想像得到,當劍鋒及身的時候,這紅色的劍鋒會變得完全透明起來,那強橫的無形之劍會讓他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K雖然知道過早接觸那劍鋒會讓持劍之人按捺的力量過早爆發,但那不斷振動的劍鋒卻要同時封死了K所有的閃避空間,無論他怎麼躲,始終還是避不過這一劍的,無奈之下,K只有冒險一試,提前引發此劍的威力。 我正是要逼這光頭和我硬撼一招,因為我沒時間和他耗著,我的主要目標,還是他身後的操魂使。 爪劍相觸,K卻心頭大駭,那劍上卻不似想像中那般突然力量爆發,反而像毫無一物一般的空蕩,撕裂者的巨爪一挨上半截劍鋒已經透明的“斬魂”,我卻突然蓄住了大部分的力量,讓K覺得他自己用錯了力道,卻在他驚駭下欲收回撕裂者之時,我蓄住的力道才全面爆發。 傾刻間,“斬魂”發出可怕的嗡嗡之聲,在那巨爪還沒來得及收回之際,我已經連續在那爪上砍中了八次。 八聲鳴響中,K終忍不住,嘴一張便噴出了一口鮮血,身體也踉蹌地後退,直退出四步有余才站定了身子,卻全身一顫,又是一口血濺得天台的地磚上一片血紅。 他驚魂未定地看著我,K撓破了腦袋也想不通一個人如何能夠對自己的力量控制到如此精確的地步,先是蓄力不發誤導了自己,卻在自己剛收回部分力量的時候卻猛然發難,以高速連續擊中了自己八次,但連續侵入體內的八股力量頓時便讓自己受了內傷,這種對自己的力量控制自如的技巧,K當真前所未聞,要知道如此急速地在體內變換著力量的控制,對身體也會造成不小的傷害,但眼前這個男人卻若無其事地做到了。 K當然不知道這是我開啟了軒轅鎖之故,在念鎖解放狀態下的我,完全能夠把自己體內的力量如臂指使。 再踏前四步,我安全吃掉了光頭退出來的空間,步步緊逼之下,K的壓力越來越大,這亦是我的目的之一,對他營造出一份無法取勝的氣勢,順利的話便可以逼開他,那麼正運行著禁術的操魂使便會暴露在我的眼下,我甚至不用取他性命,只要擊暈他便能夠救得了小夏。 K感覺胸口異常沉悶,無論是剛才所受的內傷,還是眼前這男人步步緊逼所營造出來的氣勢,都讓光頭覺得快不能呼吸了,K突然有一種被趕入了窮巷的感覺,他明白自己已經無法再打下去,從一開始便決定落逃的他,現在精氣神在這個男人的進逼下已經煥散,別說拒敵了,可能即使是逃跑也成問題。 K在暗影眾人的排名中位于第四,而第五的操偶師卻是因為不是戰斗主力而落後于他,但無論是狄傑或是幽若,卻都比他高明,在這一刻,K明白為何自己會輸給狄傑二人,因為K從來沒有過拼命的念頭,當遇到比他弱的對手,他的取勝是理所當然的,但遇上比他強的對手時,他卻會以種種手段逃脫,不給自己有涉險的時候,但也因為這樣,所以他到現在依然停留在剛加入暗影時的程度,而其它的人,卻已經越走越遠了。 可這性格使然,K也沒辦法,也沒有想過去改變,就如此刻,那逃跑的念頭又浮上了心頭。 無比的強烈。 K發出這個晚上第三聲大吼,他猛揮撕裂者,巨爪撕裂了空氣,發出如妖獸般的尖叫聲朝我抓來,我全身衣物獵獵作響,甚至臉上亦有吃痛之感,但我卻看著狀如瘋獸般撲上來的K,卻沒有動手的打算,因為在K的眼中,我看到了退意。 這個男人想逃跑。 果然,在巨爪接近我的身體之際,K虛晃一招,巨爪卻抓向了天台地磚,嚓嚓之聲響起,天台上的地磚被撕裂者抓得石粉紛飛,無數石塊裹著一片沙雨朝我灑來,我悶哼一聲,持劍穿過了沙雨,但沙雨後的天台,卻只剩下了操魂使一個人,光頭的身影在天台欄杆處一閃而沒,接著破空聲便傳入我的耳朵,那男人已經逃跑了。 于是在我的眼前,再沒有什麼東西或人擋著操魂使。 我一劍劃了過去,卻在那抹豔紅要接近狄傑之際,這男人全身一振,嘴角逸出了一道血線,眼睛卻睜了開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章 沖冠一怒(上)     下篇:第八章 擊殺狄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