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八章 擊殺狄傑  
   
第八章 擊殺狄傑

怨殺術的世界里,狄傑現在又急又怒。 萬里赤地之上,不時爆起滿地的黃沙,沙塵像一條巨龍般沖向了天空,然後在高空才為勁風所吹散。 現在的虛擬世界里,只能以混亂來形容。 狄傑想不到這個功力已經比平時減退了大半的女人,竟然如此棘手。 在方才她像懷是必殺自己的決心像自己撲來,狄傑當然不會放著怨魂在數量上的優勢不用了,于是他指揮著怨魂擋在了他的跟前,誰知道那姓趙的女人卻在中途改變成了目標,看著小夏像貓一般靈動地躍向後邊明顯稀松的怨魂群時,狄傑只有干瞪眼的份。 小夏不是傻瓜,操魂使的身前擋著大量的怨魂,擺明了要消耗她的體力和道力,她不會笨得像一只豬似的沖上去,她改變了攻擊的目標。 怨魂的數量雖多,但它們卻不夠靈活,而且攻擊靠的是視覺和氣息的捕捉,只要小夏的移動速度讓怨魂的視覺跟不上,再不時地屏住呼吸,完全可以讓怨魂群沒有了攻擊的目標。 更何況,怨魂的數量多當然是一個優勢,但只要混入怨魂群里,那個叫狄傑的操魂使想要直接對她進行攻擊可就沒那麼容易了,除非他讓怨魂群散開,停止對自己的攻擊,但那樣一來,卻給了小夏和他單挑的機會,小夏賭他不敢這樣做,而一個已經掌握了絕大優勢的人也犯不著給他的敵人有這樣一個機會。 小夏賭對了,看著小夏如鬼魅般在大量的怨魂之間移動著,狄傑只有干著急的份。 他原先希翼怨魂群能夠阻擋小夏一陣子,那麼他狄傑便能夠以手中的邪兵讓這個女人飲恨當場,可惜這姓趙的女人動作未免太快,而怨魂確實也有夠笨手笨腳的,以至到現在,狄傑還沒有找到擊殺小夏的機會。 小夏在怨魂群里左右穿插著,在接近每一只怨魂的時候,她會拍上一掌,便把怨魂拍成了青煙,一掌一魂,便這麼一會功夫,已經有不少怨魂讓小夏拍散。 她的掌力自然不可能那麼厲害,只是小夏以道力在自己的掌心里畫了一個卻邪印,這個卻邪印是她從空虛那偷學來的,小夏無法像空虛一般虛空畫印,發揮卻邪印記的十成威力,但把卻邪印寫在手心里,以之來對付這些怨魂卻剛好,而且一個卻邪印消耗的道力只相當于一發“白電”的程度,可這卻印邪卻勝在持久,即使維持上一個鍾頭的效果也沒有問題,所以小夏相當樂意使用這種節省道力的印符。 但小夏心知眼下這種高速移動的情況並不能持久,她的道力由于卻邪印的緣故而得到最大程度的節省,可體力卻像水一般嘩嘩地流出體外,只要速度一慢下來,便會給怨魂群一個圍堵自己的機會,到時,狄傑絕對會在自己露出破綻的時候使出必殺的一擊。 小夏可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 因此她在計算著,計算著自己和下一根石柱的距離,計算著到達下一根石柱所要花費的體力。 一根石柱當然不可能保住她的小命,但卻能以那阻礙物來喘上一口氣,回複一些體力,那樣子,小夏便能再支持多一會,能夠堅持得越久,那麼活命的機會也就越大。 因此小夏不斷在怨魂群間制造著混亂,她會特意地打擊腳下的赤地,這一望無際的赤地卻是由細小的石礫組成,雖然沒有沙粒那般的細小,但用力打擊之下,這些石礫還是會揚起道道塵煙,小夏便能以此來擾亂怨魂和狄傑的視線,不動聲色地朝下一根石柱移動。 最接近的一根石柱只和小夏相距三百米。 如果全力奔跑的話,三百米也就十秒左右的時間,關鍵是如何不動聲色地躲到石柱後,才能爭取到喘息的時間,小夏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看似隨意地擊起煙塵,但其實,她是在觀察著這世界里勁風的流向和風速。 把一切能夠利用的東西都計算在其中,這便是小夏的取勝之道。 若能夠把一切都利用起來,誰說不能以弱制強。 怨殺術的世界里,勁風毫無定向,但也不是毫無規律可尋,通過擊打石礫讓其揚起塵煙,而後又通過觀察高空之中塵煙飄散的方向和速度,以之確定勁風的流向和速度,在這樣的計算中,小夏漸漸摸到了一絲規律。 就像一部已經下達了命令的電腦一般,這虛擬世界里的勁風會按東南西北這四個方位依序吹襲,而在風速和強度上卻沒有明顯的區別,小夏瞄了一眼位于北面的石柱,在心里默默計算著時間。 狄傑可不知道小夏打的是什麼如意算盤,但他卻已經漸漸有些不耐煩了,想自己以絕對的優勢,還不能把這個女人手到擒來,狄傑覺得自己的臉到丟到太平洋上去了,可那姓趙的女人確實滑溜無比,單憑反應遲鈍的諸多怨魂是無法對她進行有效的堵截,可要是讓怨魂散開,狄傑又生怕萬一一個不好,反給了她一個殺自己的機會,以神識進入這個世界的他,一旦被殺的話,那和死基本上也沒有什麼分別了。 已經處于優勢上的他,自然不會給敵人一個這樣的機會。 “這麼會躲的話,那就活活累死你好了。”狄傑狠狠說道,同時指揮著怨魂更加密集地圍了上去。 此時風從狄傑的後面吹來,揚起了他的頭發。 而他的後面,是南方! 起風了。 小夏在心底默默想道,而且是南風。 于是她再無遲疑,一聲清咤,小夏連續在自己身邊擊出數掌,石礫頓時被激得飛起,帶起了一道道的煙龍,而從南面吹來的風,則把這些黃煙帶向了北面,于是,北面的景像便陷入了一片沙影之中。 便在這個時候,小夏全力沖刺,她對身邊的諸多怨魂視若無睹,將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腿部,小夏以高速沖向北面的石柱,大地在她身旁飛快地向後掠去,她的身後則是一片黃沙彌漫。 見小夏打起黃沙,狄傑也沒在意,這個女人在剛才已經多次用這種手段來擾亂自己和怨魂的視線,但當沙法散去的時候,狄傑便知道自己再一次低估了這個女人的能力,因為,小夏竟然在怨魂群里消失了。 操魂使自然不知道小夏現在正躲在北面一根石柱後喘著氣。 她辦到了,在沙塵被吹散之前,她已經躲到了石柱的背面,並同時收斂住氣息的外泄,一陣喘氣之後,小夏以綿長的呼吸調節著身體,她放松緊繃的肌肉,讓全身肌肉最大程度地吸收空氣里的氧氣,以此來回複自己的體力。 小夏知道狄傑用不了多久便會發現自己這個位置,但這不要緊,在他找到之前,自己已經有一段喘息的時間,有了這段休息時間,她便能夠支持得更久。 而被小夏擺了一道的操魂使,現在只能用暴跳如雷來形容。 狄傑鐵青著臉讓怨魂呈扇形搜索著小夏的身影,這一片虛擬的世界之所以如此廣闊,完全歸功于手中這把邪兵的功勞,也只有在如此廣闊的世界里,才能容納得下數量眾多的怨魂,但現在,這個廣闊的世界卻讓狄傑要殺的目標擁有太多能夠躲藏的地方。 這是否便叫有一利便有一弊。 狄傑苦笑了一聲,他沒想到計劃中輕而易舉的事情,到真正實行起來竟然如此棘手,這個姓趙的女人,高明到讓他驚訝。 但對手厲害,可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而且留有一絲神識附在自己身體上的狄傑,隱隱覺得現實空間那邊,似乎也出現了一些麻煩。 就不知道那代號為“醫生”的男人,能不能夠解決那些麻煩。 便在狄傑同時思索著怨殺術世界里的事情和現實空間可能遇到的麻煩之時,北面的怨魂群突然出現了騷動,數只怨魂的突然消失引起了狄傑的注意,他在嘴角牽出一個笑容,陰側側地說道。 “這一次,絕對不會讓你跑掉的。” 狄傑的話是對的。 這一次,他不再讓怨魂一擁而上,而是讓怨魂層層把小夏圍了起來,然後只讓最前面的十數只怨魂和小夏交手,小夏在拖延時間,他也在拖,所不同的是,狄傑是要拖跨小夏。 小夏很清楚自己的處境,但卻無力改變這個事實,一層層包圍著她的怨魂,讓她無法重旋故伎,雖然狄傑過于愛惜自己的怨魂,而沒有命令它們以咒光術一氣亂轟,但即便這樣十幾只怨魂形成一波攻勢的陣仗,也不斷地消耗著小夏的體力和道力。 漸漸的,小夏的動作已經沒有初時那麼靈活,身體也越來越重,怨魂已經能夠跟得上她的速度,而她的力量,卻在不斷消減中。 一掌印在一只怨魂身體上,掌心一亮,怨魂便化作一縷青煙飄散,但小夏掌間的卻邪印卻消失了,她還有道力再劃上一個,但體力的急劇消耗卻讓她連舉起手臂這樣簡單的事情也相當困難,便在此時,小夏突然雙腿一軟,便坐倒在了地上。 狄傑喝停了要對小夏下手的怨魂,這女人耍得他團團轉,這最後取她性命的事情當然要自己來動手。 完了,已經是極限了嗎。 小夏閉上了眼睛,她的道力還有剩余,但體力已經所剩無幾。 狄傑好整以暇地看著小夏,隨後舉起了噬魂匕首。 “就讓你的靈魂,也成為它們的一員吧。” 狄傑笑道,卻在匕首即將刺出之際,他臉色古怪地停了下來。 小夏睜開眼睛,不解地看著這個男人,她可不認為狄傑是臨時起了善心,但現在這個男人頭仰望著天空又代表著什麼? 這個問題,只有狄傑自己清楚,通過附在身體上的那一絲神識,狄傑看到在現實空間里,醫生已經棄他而走,而那與趙小夏在一起的男人已經一劍往他的身體刺來。 狄傑頓時大吼。 “K,你這個混蛋!” 在大吼聲中,狄傑的身體消失在怨殺術的世界中,只剩下一地的怨魂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小夏。 狄傑睜開了眼睛,但強行從怨殺術的世界里退了出來,讓他不由咳出一口血,紅鋒已近,時間容不得他多加考慮,于是他大喝一聲,一手抓起地上的匕首朝那個一劍刺來的男人心窩捅去。 噬魂匕首一離開地面,怨殺術立解。 狄傑很清楚,但他無可奈何,雖然任務最終功虧一簣,卻總比自己喪命好。 即使拿不了那女人的命,那就要眼前這個男人性命好了。狄傑如此想道,這個男人他曾經在排水村交手過,他強到哪種程度,狄傑心里有數,他有把握殺得了眼前這個男的。 狄傑想的是不錯,在排水村時,我確實還不是他的對手,只可惜,現在的我已經不是當時的我,因此操魂使一子落錯,便是滿盤皆落索的局面。 眼看狄傑挾萬均之勢一刀朝我的心口捅來,那刀未到,嗚嗚之聲業已響起,就此一刀,便可以看出他比光頭男強上了不少,可惜他這一刀乃是匆促而為,我在他的刀勢中尋得一破綻,紅鋒一顫,擊在他的刀鋒上,把他這一刀給阻了下來。 但狄傑雖然被我一劍架住,他卻大喝一聲,抓著匕首的手突然放開,任由匕首摔下地面,人不退反進朝我撲來,便在前沖之際,只見他一腳挑中落地的匕首,把這邪兵挑得飛起,狄傑另一手舉起接住匕首,反手便住我頸間抹來。 這一著變化迅速非常,我反應過來時,青灰的匕首已經掠起一道青虹斜劃了過來。 但終究我還處在念鎖解決的狀態下,值此生死關頭,無數的戰斗本能和技藝源源不絕地自腦海中浮現,我大喝一聲,身體朝後方猛然仰倒,以毫厘之差躲過了斷首之厄。 一手撐在地上,我頭下腳上地朝狄傑踢出數腿,把他暫時逼退。 狄傑一退,我馬上腰身一扭,人翻身而起,向他一劍刺去。 劍尖快點上狄傑時,操魂使錯步避過了劍鋒,卻一刀劃過我的手背,頓時,噬魂匕首內的怨念從我的傷口侵入,我一吃痛,手指一顫便松了開來,“斬魂”從手中掉下。 一見我紅鋒離手,狄傑嘿嘿一笑,轉了一圈,便向我刺出了一刀,那一刀凌厲之及,我相信那力道必定會穿透我的身體,急促間,我雙腿在地面一點,身體便往後躍起,剛好看到“斬魂”快落到我的腳邊,來不及細想,我一腳便踢在了“斬魂”的劍柄上。 頓時,一道紅光如電般刺入了狄傑的身體。 狄傑停了下來,他不敢相信地看著我,然後緩緩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身體,在他的胸口,“斬魂”已經沒體而入,卻在片刻之後,由于沒有我的道力支持,它的紅鋒斂去,失去支撐的劍柄便跌落了地面,卻在狄傑的心髒處,出現了一個黑焦的圓洞。 “怎麼…會這樣……。” 狄傑只說出這麼一句話,手掌一松,邪兵噬魂便從他手掌里掉了下來,哐啷一聲,邪兵掉在了地上,同時,狄傑那體溫漸漸消失的身體也撲倒在了天台的地磚之上。 我喘息著,不相信就這麼殺了他,這是我第一次殺人,一想到這里,我便不可抑止地顫抖起來,剛才在生死之間,我想得沒那麼多,但現在真的殺了狄傑,我卻泛起了一絲殺人後的恐懼,只是這恐懼,又迅速地被我壓了下來,畢竟我已經經曆得夠多的事情,而且操魂使也不是什麼好人,何況還是他欲奪我和小夏的性命在先,這樣說來,我還屬于正當防衛,因此我並沒有出現想像中那種強烈的負罪感。 只是畢竟死了一個大活人,他的尸體要怎麼處理還是一個大問題。 卻在這個時間,無數銀線構成無數個立方出現在我的眼前,對于這個景像我已經熟悉無比,那是操偶師以他那無盡立方跨越虛空而來的先兆。 果然過不了一會,空間打了開來,但從里面走出來的不只有操偶師,還有那暗影的首領,冥王君夜月! 我頓時緊張了起來。 但這個男人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便走到了狄傑的尸體旁,君夜月一把抱起他的尸體,便往回走。 操偶師也沒有說話,等君夜月一走近,他扭動了立方體,無數的銀線又組成空間的立方把他們漸漸包圍。 “這一個回合,算我們輸了,你應該慶幸現在我還有要事在身,否則,你們的生命也就走到今天而已,祈禱吧,年青人,祈禱下一次,不要碰上我,否則,殺無軾!” 君夜月冷冷說道,隨後,那英俊無比的臉孔也隱入虛空之中,和操偶師一起消失在天台之上。 我終于忍不住跪倒在了地上,念鎖的狀態已經退了回去,一種乏力的感覺浮上心頭。 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卻是小夏的號碼,我心中一喜,忙按下接聽。 “小夏?”我試著叫道。 手機的那一頭,傳來小夏疲憊的聲音。 “是我。”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八章 擊殺狄傑     下篇:第九章 空虛來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