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一章 鐵路驚魂(上)  
   
第十一章 鐵路驚魂(上)

成都是沒有直接前往云南楚雄的班次,我們買的車票,卻是要到昆明轉車的,從成都到昆明大概要20個小時左右,這一段路程相當漫長,還好我們買的是空調軟臥,路是長了點,倒也不至于太辛苦。 到了昆明後,我們只要再轉乘昆明至楚雄的班車,便能在兩個鍾頭後就到達目的地了。 現在這輛開往昆明的火車是年前才投入使用的,全車采用航天式的服務,不僅車子頗新,而且服務也不錯,一上車,便有長相甜美的乘務員導引著我們前往所在的車廂,由于是空調軟臥列車,因此車廂里分成一格格的廂房,一個廂房能夠容納四個客人,廂房里設備頗為全面,除了水瓶杯子這些日用品外,還在車壁上安裝有懸掛式的小型液晶電視,直讓小夏看得連連稱好,說是比搭飛機有趣多了。 由于今天去昆明的不是很多人,我們這一格廂房里只有我和小夏兩人,我們倒也樂得清靜,特別是小夏一路興致勃勃地往窗外張望,看著不斷從火車旁邊掠過的城市或鄉野。 火車一路穿鄉過市,看了大半天,小夏的興致漸漸沒了,最後終于睡了過去。 我卻沒怎麼敢睡,畢竟現在我們還被暗影盯著,雖然這火車上沒有他們存在的明顯痕跡,但自從昨天晚上小夏遇襲後,我便再也不敢大意,把被子輕輕蓋在小夏身上後,我便坐在她的旁邊看起了電視。 時間便這麼一分一秒地過去了,讓我意外的是,當火車在第二天清晨六時左右到達昆明站為止,我們竟沒有再受到暗影的襲擊,本來從他們上兩次窮追猛打的情況看來,我還以為他們一定不會放過我們這一次漫長的旅程,因為這一趟火車,能夠給他們利用的時間和地點實在不少,但暗影卻始終也沒有出現。 可這種情況,只會讓我覺得更擔心,他們像是在醞釀著什麼事情一樣,我相信下次他們出現的時候,必會讓我們應接不暇。 在昆明的火車站里吃過簡單的早餐之後,我們又坐上大半個鍾頭,才轉坐上前往楚雄的班次,這一次不過區區兩個鍾頭便會到達目的地,因此我們沒有坐軟臥式的,而是改坐了硬座。 只是這一輛火車沒有早先乘坐的那一輛舒適,而且同一截車廂里擠了不少人,甚至有許多人買的是站票,如此一來,車廂里便顯得擁擠,而且各種味道也在車廂中飄蕩了開來,這讓小夏不禁皺志了眉頭,我猜她現在已經開始後悔搭火車了。 笑嘻嘻地把臨窗的位置讓給小夏坐,她的臉色才好過一些,我看著她迫不及待地把頭湊到窗邊貪婪地呼吸著窗外相對清新的空氣,不禁心中暗笑。 隨著火車啟動,我們也開始前往目的地楚雄,只是現在的我們,還有火車上所有人員都不知道,現下的這列火車,將會把這一趟短暫的路程變成一次死亡之旅! 一片矮小的峽谷上,在峽谷之上的亂石間,君夜月正冷冷地看著山谷下那一條鐵路。 這條自昆明開往楚雄的鐵路,會經過這一片並不高聳的峽谷,經過峽谷的路程只有短短五百米的距離,這個距離在平時自是一晃而過,但此時,卻足以成為致命的距離。 此刻,操偶師和幽若正站在君夜月的後邊,少女幽若自從被鬼王紫依的怨念所侵後,一直處于功力減退的狀態,直到昨天,冥王才成功為她驅逐了體內的怨念,因此現在的幽若已經恢複了原先的功力,身體正處于最佳的狀態。 相對于君夜月和幽若這兩個冰人,操偶師小明卻是一直笑呵呵的樣子,他已經把巨大的魔方人偶召喚了出來,正以不懷好意地目光不斷在下方鐵路和山上亂石之間移動著。 “可以開始了。”君夜月冷冷說道。 小明興奮地舔了舔嘴唇:“知道了,頭!” 操偶師指揮著魔方人偶把山上一些巨大的亂石推向了谷底,七八塊足有十幾米寬度的巨石在魔方人偶手下,被人偶毫不費力地推了下去,巨石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轟然地砸落在谷底之下,頓時便把峽谷之下的這段鐵路給隔斷了開來。 操偶師拍了拍手,對暗影的首領說道:“搞定了,頭,不過,為什麼不等火車經過的時候我們才砸下去呢,那時候砸下去,我想效果會更好吧。” 君夜月搖了搖頭說道:“要是那個時候砸下去,萬一把他們砸死了,我們要找出蚩尤石就有些困難了,何況到時出現重大傷亡,政府組織也會介入,我們要拿到東西就更加難上加難了。 他說到此處,眼光卻轉到峽谷之外去,在離峽谷大概有三百米的距離處,那里的鐵路出現了一個分叉,分叉點上設置了控制台,通過控制台的操作,能夠讓直行的火車繞道,從而繞過山谷後再駛上原先的鐵軌,這本是為了防范陰雨天時,峽谷內出現山體滑坡而設的,但現在,卻成為了冥王的一種手段。 一種用來考驗即將來到的火車是生或死的手段。 “你們看那邊。”君夜月指向分叉鐵路上的控制台:“如果他們夠聰明,那麼便能夠通過控制台從而讓火車駛上那邊的分叉道,但由于先發現了峽谷內的亂石堆,火車一定會進入緊急刹車的狀態,即使駛上了分叉道,也會在鐵路上停下來,那時候,他們為了避免讓我們趁亂襲擊,便會取道鐵路不遠處的高速公路,運氣好的話,他們或許還能搭上順風車前往楚雄市,但無論如何,這條高速公路便是你和幽若阻截他們的地點,如果他們在你們兩人聯手下 還能進入楚雄的話,那麼到時便由我親自出手好了。” 幽若對君夜月這個養父一向言聽計從,她本來是個孤兒,是君夜月和他的妻子收養了她,並給了她一個美好的童年,可自從養母逝世之後,君夜月便越來越冷漠了,並著手收集蚩尤石,幽若雖然不認為這世間有什麼力量能夠複活得了養母,但只要是君夜月所說的話,所布置的任務,她都會不計後果去執行,因為這是她報答這對養父母唯一的辦法。 少女幽若點頭同意君夜月的話,操偶師卻是諸多問題,他歪著腦袋說道:“那要是他們不夠聰明,沒有及時發現控制台的作用而沖進峽谷呢?” “如果是這樣,他們便沒有我親自出手的資格。”君夜月冷冷說道:“不過以他們的本事,即使火車會撞上亂石堆,他們應該也死不了,只不過受傷就是難免的了,到時候你們多浪廢些時間招呼他們便是了。” 聽完君夜月的話,操偶師難得沒有再問什麼,他只是看著遠方的鐵路,臉上露出了陰冷的笑容:“嘿嘿,看來這游戲越來越有趣了嘛。” 此時,火車的笛鳴聲已經遠遠傳來,過不了多久,這趟開往楚雄的列車,便會到達峽谷,而峽谷之內,卻有一堆亂石在等著列車的到來。 鐵路監控局。 “不好了,出事了。” 一聲大叫從監控室中傳了出來,幾乎整個監控局都聽到了這一聲叫聲,叫聲倉惶,顯是出了什麼大事,監控局的局長王一的心馬上被這聲叫聲揪了起來。 鐵路無小事,一旦出了亂子,那都是不得了的事情。 因此一聽到這聲叫聲,不待通傳,年過五十的王一像年輕人一般飛奔出他的局長辦公室,用不了多少時間便跑到了監控室。 這監控室里共有三十台監控屏幕,負責監控著鐵路的情況,此時坐在監控台前的一個年青人青著臉,不知所措地站了起來,見王一和一眾局內領導出現,像看到了救星似的,朝王一叫道。 “局長,不得了,要出大事了。” 王一沉聲說道。 “小李你慢點說,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被喚作小李的青年一手指向監控屏幕中的其中一台,這一台監控屏幕是負責監控昆明往大理方向的鐵路中其中的一段。 那一段鐵路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鐵路要通過一處峽谷,之所以會在峽谷這里設置監控,為的便是防止當出現山體滑坡等險情時,能夠及時通知發車月台禁止行車,以確保火車上的人員安全。 而現在,這個屏幕中卻出現了亂石成堆的影像。 王一撲到監控台前,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小李哭喪著臉說道:“因為昆明開往大理的火車在上午有一個班次的緣故,剛才我還特意留意了這峽谷的情況,本來鐵路還是非常暢通的,但我出去倒個水回來後,就變成眼下這個樣子了。” “你這樣叫疏于職守,知道嗎小李!”不等王一這個局長開口,跟著他進來的其中一人已經開口教訓起這個名為小李的青年:“局里早有規定,工作時間不得擅離崗位,要知道我們是必須為火車上全體人員的生命負責啊。” “行了,老陳,別說了。”王一擺著手打斷那老陳的話,轉頭對著小李,王一沉聲說道:“小李,馬上通知列車車上,要他緊急停車,無論如何,不能駛進峽谷內。” “是!” 小李答道,並馬上聯絡起列車的車長,而王一局長則轉過身來,對其它人下達了緊急救援任務,當一系列的任務布置完畢之後,後面的小李卻報告給他一個無異于晴天霹靂的消息。 “報…。報告局長,列車長回話,他們將在十五分鍾後駛進峽谷,但是以他們現在的速度,即使是馬上進入緊急刹車的狀態,以列車的慣性,還…還是會沖進峽谷啊!” “什麼?”王一全身一震,差點沒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莫非,真的沒辦法挽救得了車上全體人員的性命了嗎。 昆明開往大理的鐵路上,K-180號列車正呼嘯前進著,列車長宋峰正走過一節節車廂,自己親自檢查著車廂的情況,把一些違反規定的乘客一一糾正其不當的行為,他走到二號車廂的時候,看到臨窗的一個女乘客正臉向著車窗看著車外的風景。 宋峰善良地拍了拍女乘客的肩膀,說道:“這位小姐,請注意,別把頭伸出窗外去。” 這女乘客正是小夏。 她吐了吐舌頭,別過臉來對宋峰說道:“不好意思,我會注意的了。” 宋峰笑了笑,便欲再向前走去,此時肩上的無線電卻響了起來。 我注意到宋峰身上的身份牌,便朝小夏說道:“怎樣,叫你別把頭伸那麼出,這下挨批了吧,乖乖不得了,還是個列車長呢。” 小夏不忿,便要來掐我的手臂,卻又突然停了下來,她神神秘秘地把頭湊到我的耳邊低聲說道:“你看那同志,臉色突然沉重起來,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我擰頭望向宋峰,只見他全身一震,失聲叫道:“什麼,怎麼會這樣?” 只是現在列車正在行進中,車上又人多聲雜,大部分人並沒有聽到宋峰的這一聲驚呼,卻只有我們這兩個離他最近的人聽到了,那驚呼聲中帶著懼意,讓我和小夏不由面面相覷。 宋峰歉意地對我們笑了笑,但笑容中帶著七分勉強,他壓低了聲音,走向了前面的車廂。 我們凝神靜聽,無奈車上聲音吵雜,只聽到宋峰小聲說著什麼“刹車”和“峽谷”等詞。 “你看,該不會是要緊急刹車吧,莫非遇到了什麼事情。”小夏小聲說道。 我的臉色也跟著沉重起來:“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覺得好像又是暗影在搗鬼一樣,不行,我們得跟過去,看看那列車長到底說些什麼?” “跟過去?怎麼跟?” 我站了起來,小聲說道:“這車上人這麼多,他不會留意到我們的,萬一他走進最前頭的牽引車廂,那我們以隱身術跟過去便是了,快走吧,他已經走進一號車廂了。” 小夏答應了一聲,便和我一起擠開人群,跟著宋峰這個列車長走進了一號車廂中。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章 空虛來電(下)     下篇:第十一章 鐵路驚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