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二章 鐵路驚魂(下)  
   
第十二章 鐵路驚魂(下)

一號車廂里,宋峰越行越遠,我們卻緊緊地吊在他的後面,從雜亂的人聲中,我們還能夠依稀地分辨出這位列車長的聲音。 “…。什麼,峽谷出現……不行啊,按這個速度…………刹車…。後果嚴重啊……。” 我們只聽得到宋峰斷斷續續的聲音,但只是他這話中的用語,便足夠我們皺起了眉頭。 “按照他的話來看,前面的峽谷里必定出了什麼事情,所以才會用到緊急刹車,究竟是什麼事情要緊急刹車呢。” 我不解地說道,小夏只低聲說了句。 “跟上去。” 于是我們繼續跟著宋峰往前走,他出了一號車廂的大門,再過去便是乘客禁入的牽引車廂了。 我和小夏點了點頭,在擠到一號車廂大門時的時候,同時給自己身上下了隱身符。 車上的人太多了,反而沒有人注意到兩個大活人突然在車廂里消失了,只是一號車廂門無故地打開,引起離得最近的一位乘客的注意,但他也只是瞄了一眼,隨後也沒在意地閉上眼睛繼續打他的旽。 牽引車廂內宋峰正在大聲咆哮著,因此里面的人員並沒有留意到牽引車廂的車門悄悄地打了開來,又無聲無息地合上。 “你們監控局到底是在干什麼吃的,現在才來告訴我這事,我告訴你們,你們要付全責!”宋峰漲紅著臉,氣憤地對著對講機里怒吼著。 我和小夏站到了角落里,這牽引車廂里本來就不大,站著個列車駕駛員再加上個列車長後,基本上已經沒有多少可供活動的地方,我們可不想宋峰一個激動,和我們產生肢體上的摩擦。 但從宋峰激動的樣子看來,想必這事情還不小。 只見宋激激動過後大口地喘著氣,然後詢問旁邊的駕駛員說道:“沈工,如果現在緊急刹車,我們能否在峽谷口停下來。” 駕駛員被問得一愣,說道:“宋車長,你不是開玩笑吧,我們現在離峽谷只有十五分鍾不到的路程,以列車行進的速度和慣性,即使現在緊急刹車,也會駛進峽谷內去,怎麼,可是峽谷里出問題了?” 宋峰擺擺手示意駕駛員先別說話,接著他繼續朝對講里吼道:“你們聽見啦,駕駛員說不行,現在列車的速度之麼急,即使現在緊急刹車,列車也會出現慣性滑行,絕對無法在峽谷外邊停下來的。” 說完,宋峰用力地把對講機磕到旁邊的駕駛台上。 駕駛員嚇了一跳,一臉不解地看著宋峰。 列車長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說道:“沈工啊,只怕這次我們有大麻煩了,剛才鐵路監控局說,前方峽谷內出現亂石斷道的情況,這幫混蛋,等到事故出現後再來說有屁用,照這樣下去,我們的列車准得撞進峽谷內,到時候,哎…” 那駕駛員一聽這話,頓時臉都綠了。 “這,這可怎麼辦好,列車長,快讓監控局那邊想想辦法啊。” “現在哪有什麼辦法好想。”宋峰一拳捶在了台子上,沉聲說道:“沈工,緊急刹車吧,我通知乘務發布緊急刹車的通知後,你就刹住車子,然後盡量往最後的車廂跑,能不能活命,我們各安天命吧。” 處于隱形狀態中的我們,不由心頭狂震,想不到情況竟會如此嚴重,亂石堵斷,那可是車毀人亡的下場,小夏在我掌心寫了“暗影”兩字,我點點頭表示同意,除了他們,還會有誰能夠把時間和必經的場所都計算在內。 只是想不到,暗影為了得到蚩尤石,竟然下此狠招,把大量無辜的人也給牽連了進來。 車廂的那一邊,宋峰已經開始用對講機聯系乘務了。 “馬上發布緊急通知,讓車廂里的乘客有秩序地撤離到後頭的車廂內,以最大程度減少人員的傷亡,還有,不要說出峽谷里亂石堵路的事情,就說是一般性故障,這雖然是在對乘客撒謊,但萬一他們受驚過度而引起慌亂的話,到時傷亡還會更重,對…就照我說的做,有什麼事情我負責,緊急刹車在三分鍾後進行,告誡乘客無論如何,在緊急刹車時務必捉牢旁邊的固定物。” 宋峰的話一說完,列車上的廣播便響了起來,乘務以溫柔恬靜的聲音發出向後車廂撤離的通告,雖然已經說明了列車出現了一般性的故障,需要進行緊急刹車,為了防止靠前的車廂出現碰撞或其它事故,故要求乘客向後頭的車廂轉移,但任憑乘務磨破了嘴皮子,車廂里的乘客卻以為只是小事,一付愛理不理的樣子,最後還是出動了隨車民警,才匆促著他們往後面的車廂轉移。 埋怨和漫罵的聲音從車廂外飄了進來,宋峰臉上的神色又難看了幾分,此時駕駛員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高興地一把捉住宋峰的手說道。 “還有一個辦法的,列車長,你忘了?為了防止峽谷內山體出現滑坡,鐵道局曾在峽谷外設置了分叉鐵路,只要那邊的控制台把鐵路轉軌,我們就不必進入峽谷,而能繞道而走了!” 宋峰一聽,忙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說道:“對啊,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我馬上聯系分叉道那邊的控制台。” 他一說完,便拿起被他磕在台上的對講機,對著機子叫了起來。 “喂,監控局那邊麼,請馬上通知分叉道那邊的控制台,讓他們立刻將鐵路轉軌,這樣我們就不會直接沖進峽谷里了。” 但宋峰說完後,隨著對講機中一陣模糊的聲音後,列車長臉色慘白地放下了對講機,搖著頭說道:“這下糟糕了,控制台那邊一直聯系不上,沒辦法了,沈工,准備緊急刹車吧!” 宋峰幾乎是咬著牙下達這個最後的決定,駕駛員立即面如土色,連控制著機車的手也跟著顫抖起來,緊急刹車的時間是三分鍾後,宋峰看著自己右腕上的手表,認真地計算著時間,當秒針走到最後一周後,列車長大吼一聲:“緊急刹車!” 駕駛牙一咬牙,扳下旁邊的控制杆,頓時,列車一頓,隨後一股巨大的後座力出現在列車上,宋峰和駕駛員一個沒站穩,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列車發出尖利而可怕的“吱吱”之聲,那是緊急制動閥作用下列車車輪和鐵軌發生摩擦的聲音,但在這劇烈的摩擦中,由于之前列車的速度過快,而使得列車繼續沿著鐵路滑行,在無以倫比的震動中,我們看到機車前方的玻璃窗外,一片低矮的峽谷出現在了前方的鐵路之上。 隨著緊急刹車的出現,後面的車廂里同時出現了連串的尖叫聲,有的乘客沒有注意,一下子被巨大的後座力震得變成了滾地葫蘆,幾乎每一節的車廂內,前面的乘客都被這股突如其來的後座力震得向車廂後摔去,立時,哭鬧聲和尖叫聲充斥著整列列車。 一些放在物品架上的乘客物品都摔了下來,而坐在下方的乘客一個沒注意,便被磕中了腦袋,輕的破皮流血,重的立馬暈死過去;暈死過去的乘客抓不牢前方座位的扶手,便被後座力震得滾下了地面,隨後又磕碰到更多的人,因此整列列車里雖有乘務和民警隨行,但現在卻無法維持得了列車內的秩序,混亂,在蔓延著。 而死亡,則在前方等待著。 起先那巨大的後座力過去後,車子雖然還不平穩,但列車長總算能夠從地上起來,他拖起駕駛員,大聲吼道:“走,快走,過不了幾分鍾就要撞上了。” 駕駛員一聽,馬上便往牽引車廂的大門走去。 牽引車廂和乘坐車廂之間由牢固的鐵栓連結著,但兩節廂體之間卻不是密封而是存在著一定距離的空隙,因此牽引車廂的門一打開,列車迅速先進的風產生了一定吸力,會把人輕輕推往後方,再加上駕駛員心慌意亂,看著腳底下不斷掠過的鐵路和車輪擦起連串的火芒,駕駛員一個心急,一腳便想跨到一號車廂的大門外,誰知道列車一震,他便一腳踩空。 宋峰剛來得及叫聲“小心”,駕駛員已經尖叫一聲,整個人跌下列車,隨後又給車輪絞成了肉泥,連叫都沒來得及叫一聲,前一分鍾還是大活人的他,現在只有噴濺在牽引車廂機板上的一角血花證明他曾經存在過。 宋峰一聲悲叫,但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讓他來為駕駛員哀悼,他紅著眼睛,也跟著走出車廂,在列車的搖晃中,他牢牢捉住車廂外的扶手,然後一下子跨到了一號車廂的大門外,隨後便走進了一號車廂里。 看著車廂門關上,我和小夏都解除了隱形的狀態。 “小夏,我決定試一下,以念鎖解放的狀態,我應該能比列車快上一分鍾的時間到達分叉道的控制台。” 在剛才宋峰他們說及控制台的事情時,我就已經有了這個打算,雖然有些冒險,但現在我已經顧不得許多,我自問不是正義感過剩的人,但要我看著一整車即將喪生,而我放著不管,這點我還做不到,何況如果不是因為我們的關系,他們也不會遇上危險。 看著駕駛員喪命,這個打算便在我的心里越加地強烈。 “不行。”想不到小夏卻持反對的意見。“這一定是個陷阱,暗影必定會在控制台那里等著你,我怕你會出事。” 我知道她是在關心我,可眼下的情況危急,即使是陷阱我也得闖上一闖。 “放心吧,小夏,我不會有事的,何況如果不救這一車子的人的話,那麼我們以後也會良心不安的。”我扶著小夏說道:“你也快到後頭的車廂去,萬一我阻止不了,小夏你就翻窗逃跑吧,這種情況還不足以要你我的命。” 小夏見我心意已決,也不再堅持,只是輕聲對我說了一聲:“小心。” 我點了點頭,便走出了牽引車廂,隨後又攀上了車廂頂部。 車頂勁風撲面,把我的頭發都扯向了後方,那一片峽谷正不斷在我的眼里擴大,再過數分鍾的時間,列車便會駛入其中,屆時撞上堵道的亂石,必是一付車毀人亡的場景。 該死的暗影,既然把無辜的人也給拖了進來。 我在心底恨恨罵道,再看兩邊景物不斷飛退,而列車後方的車廂里,還不時有東西從車窗里飛跌了出來,還好到現在,除了那駕駛員外,還暫時沒有出現其它的人員傷亡。 收斂了心神,我回過頭來看向前方,一個模糊的黑點出現在我的眼中。 隨著列車的行進,那黑點也不斷擴大,最後,一間小小的控制室出現在我的眼中。 是時候了! 我在心里大吼一聲,瞬間便進入了念鎖解放的狀態中,當雙眼所見皆化為一片銀白的時候,世界靜了下來。 雜亂的聲音在我的耳中消失了,連列車行進的速度在我眼里也放緩了下來,進入念鎖解放狀態後的我,速率已經比我所處的這個空間為高,所以才會出現如此異狀。 峽谷口已經在望,按照列車的速度,會在一分鍾後撞進峽谷里,而控制室的距離大致在數百米左右,以念鎖下的速度,這段距離只需要三到五秒的時間。 心念電轉間,我已經判斷出兩者彼此所需要的時間,我再無遲疑,身體微一前傾,已經消失在車頂之上。 身影再出現時,我已經來到列車前方的鐵路上。 列車呼嘯著從我身後駛來。 空氣像泥濘一般的粘稠,我一腳踏上鐵軌,猛一發力,一聲悶響立時蓋過了列車那尖銳的摩擦聲,巨響後,我再一次消失在原來的位置上。 時間,過了一秒。 就這樣,我的身影不斷在鐵路上閃現著,每一次閃現的距離均在兩三百米之間,便在比列車更快的速度中,第五秒過去之後,我已經比列車搶先近一公里的距離出現在控制台上。 來不及開門,我一腳踹開了控制台的大門,卻看到一個男人被綁了手腳和用膠布貼住了嘴,正蜷縮在角落里動彈不得,我看到他上衣上的身份牌,卻不正是控制台的人員嗎,怪不得鐵路監控局聯系不上他,原來卻是被人綁住了。 列車的聲音已經傳來,這時為工作人員松綁已經來不及了,我一個箭步搶到他的身前,一把撕開他嘴上的膠布,連忙喝問道:“分叉鐵軌的控制在哪里,快,後面的列車要撞進峽谷了,那里面有亂石堵道。 那工作人員先是一陣緊張,隨後看向控制台上一杆鮮紅的搖杆大叫道:“那個便是,快拉上它!” 列車漸近,離控制台不過四五百米的距離了! 我沖上前,一用力便把紅色控制杆推了上去。 只聽前方的鐵軌出現輕微的摩擦志,原先的鐵軌上,一段活動鐵軌漸漸轉彎,最後搭上了通往峽谷外的分叉軌道。 至此,我才松了一口氣,控制台卻輕輕地晃動了起來,尖銳的摩擦聲中,列車從控制台旁邊呼嘯而過,最終滑上了分叉鐵軌之上。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一章 鐵路驚魂(上)     下篇:第十三章 狂奔…七十公里的距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