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五章 會合  
   
第十五章 會合

這個世界無奇不有。 在這個信息爆發的年代,地球上什麼樣的事情都可以發生,老女人嫁給年輕男人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和尚開著轎車四處跑也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但是,一個和尚和一個女人坐在一間咖啡店里,還是會引來人們的指指點點。 特別是一個俊俏的和尚和一個美麗的女人在一起的時候。 空虛自幼修佛,雖還沒到四大皆空的境界,不過離那個境界也差不了太遠,至少他不會去理會旁人那些帶著某種猜度味道的眼光,但坐在他對面的美麗女人可就沒有空虛的心境了。 空虛對面的女人很美,她的美,完全不同于現下那麼時尚的女孩所彰顯出來的時尚美麗,這個女孩的美,卻是透著一種古意。 仿佛她是那散發著淡淡墨香的山水畫中走下來的佳人一般,這個女人展現著一種近乎于空靈的美麗,她像高山上的一縷清泉,如綠水中的一株芙蓉。 毫無疑問,這個女人是美麗的,唯一讓人感到惋惜的是,這個美麗的女人卻有著一雙至冰至寒的眼睛,那仿佛被她瞪上一眼便會結成寒冰的冰冷眼神,讓最好色的男人也不敢朝她打量。 她是姬冰心,是被譽為昆侖上清宮近三百年來最出色的劍手。 但姬冰心修的是劍道,她的劍雖然厲害,但並不代表她能夠如空虛一般把這咖啡廳里對她評頭論足的目光視若無睹,因此她坐得並不舒服。 “空虛師兄,他們還沒到麼?”姬冰心開口說道,她的聲音偏于中性,卻甚是好聽,就如一道清澈的溪水流過了山澗,那不染一絲塵俗般的聲音讓人如聞仙樂。 空虛淡淡一笑,這女孩強則強矣,可心境的修為還不到火候,才會如此容易受到環境的影響,但無可否認的,姬冰心對于劍道卻有著本能一般的悟性,只要一劍在手,她便會化身為萬年不化的玄冰,任何事物也無法影響到她的劍心,那時的姬冰心,才是真正的姬冰心! 而眼下,只不過是一個不譜世事的小女孩罷了,所以,她才會為旁人的目光感到不耐煩。 “快了,他們的那班火車是在中午時分到達,一下了火車,他們就會和我聯系的……” 空虛這話還沒有說完,放在桌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他朝姬冰心說道:“你看,這不來電話了。” 隨後,空虛接聽了電話,姬冰心卻看到和尚臉上神情數變,先是緊張,然後又放松了下來,但過不了多久,臉色又緊張了起來,最後才歸于平淡,看著空虛放下電話,姬冰心好奇地問道:“是不是他們出事了?” 空虛鄭重地點了點頭:“不錯,在大理前往楚雄的這一段旅程上,暗影對他們進行了兩波攻擊,所幸他們都沒事,現在已經進入市區,正打了的士來和我們會合。” “暗影…”姬冰心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師尊有言,凡俗中人,能夠如暗影的首領君夜月般修練到那種程度的人,已經少之又少,我真想會會這個男人,看看是他的碧落黃泉厲害,還是我的仙劍?冷泉強!” 空虛苦笑一聲,這姬冰心的要強,他是見識過的,剛上昆侖山的時候,這個女孩就是聽聞他空虛是普世禪院的內定下任接班人,硬是拉著他比試了一陣,雖然空虛當時沒有使出全力,但姬冰心的上清劍法確實厲害,那種得竊天機般的劍術逼得空虛最後不得不拿出壓箱底的絕活扳回了一城,表面看來兩人最後以平局收場,但空虛自己知道,其實自己已經輸了,因為他連卻邪印法也拿了出來,但人家卻還有“上清三絕劍”的秘傳招式沒有使出。 因此,空虛對于姬冰心的實力並沒有懷疑,只是他擔心,暗影的首領冥王,並非是那麼容易啃得下的軟柿子。 “冰心,不要小看君夜月這個人,你要知道暗影手中的邪兵魔器,這些位列洪荒級的兵器無不是深藏在絕險之地,但君夜月卻能把它們找了出來,從這一點來看,便已可推測他的厲害,你雖是我們這一方的王牌,但也不要掉以輕心了。”空虛語重心長地說道,他可不然昆侖宮的得意劍手會敗在大意的情緒上。 姬冰心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受教了,空虛師兄,你放心吧,我不會對任何人掉以輕心的。” 聽姬冰心這麼一說,空虛才略微放下心來,便在這時,咖啡店門外停下了一輛出租車,空虛二人的座位在臨窗的位置上,因此看得清楚,那出租車上下來了兩個人,分別是一男一女,男的先是警戒性地朝四周望了一眼,隨後看到空虛時,朝和尚輕輕點了點頭。 空虛的眼睛亮了起來:“他們來了!” 我們進入市區後,便和空虛通了一通電話,取得他們位置的同時,亦將這一路上的事情簡單地和空虛說了一遍,隨後在市區里攔了一輛出租車,便來到空虛口中所說的地點。 我先下車,然後朝四周看了一眼,感覺不到任何殺意後,我才讓小夏也下了車,望向咖啡店里的時候,正好看到空虛那俊俏的臉,我朝他點了點頭,隨後便看到坐在他對面一個美麗的女子。 我呆了一呆,隨後小夏在我耳邊輕聲說道:“怎麼,看到美女,眼睛都舍不得移開了。” “別胡說。”我隨即說道:“我們快進去吧,省得人家等得不耐煩了。” 小夏呵呵一笑,也不在這事上和我瞎扯,她牽著我的手,就如同一對親密的戀人般,一同走進了咖啡廳里。 “空虛師兄。”來到和尚旁邊時,小夏乖巧地叫了一聲。 空虛和那名女子都站了起來,和尚微笑著剛要和我們介紹那名女子,但那女子卻自己伸出了手,小夏連忙和她握上。 “姬冰心。”女子簡略地說出自己的名字,我和小夏本在來咖啡廳之前,便在腦海里想像姬冰心是什麼樣的人,但現在看到,卻是和我們想像中的樣子大相徑庭。 這名叫姬冰心的女子身上,帶著我從沒見過的奇異特質,她的氣質和冥王君夜月很像,總是在舉手投足間帶著若有若無的壓迫感,這倒不是他們故意為之,而是修為到了他們那種層次的人,所無意識散發出來的強者威壓。 只是比起冥王,這姬冰心所給予我的威壓感便輕了許多,一來她算得上半個自己人,二來,她少了冥王身上的那種死亡氣息,看來這個姬冰心,多數是涉世未深的昆侖弟子。 和小夏握手後,姬冰心也同樣朝我伸出了手,我本想著禮貌性地和她稍微握一下手,卻不想手指剛與之接觸,一股如刀鋒般冰冷的氣勁便自這女劍手的手指內撞進我的體內。 一時間,我嚇了一跳。 姬冰心的氣勁帶著堅冰的寒冷與刀鋒的銳利,就像一把鋒利的寶劍突然刺入我的體內一般,我不及細想,紫天炎勁隨心而發,浩瀚無匹的炎勁在接觸到姬冰心的氣勁時,卻為她如劍般的氣勁輕易破開,那冰冷的氣勁竟朝我的心室刺去。 若被其刺中,心髒怕不立時受傷甚至會要了我的命。 頓時,我雙眼一片銀白。 在念鎖解決的狀態下,體內的炎勁迅速活躍起來,我心念電轉,姬冰心的氣勁是凝氣成點,因此能夠破開我的炎勁,而即使我模擬她的方法把炎勁凝成一點,至多和她平分秋色,卻不足以把她的氣勁驅逐出體外,若兩氣在我體內對抗,勢必對我的經脈會造成損傷,只有比姬冰心的氣勁更加密集的力量,才能一舉擊破。 如此想時,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 調運起體內的炎勁,在念鎖狀態下的我,輕易便改變了炎勁一向的運行模式,我把炎勁旋轉起來,形成一道螺旋的炎勁迎向姬冰心的氣勁。 螺旋的旋轉模式,不僅能夠使能量朝一點密集排列,而且螺旋更兼具了穿透的性質,果不其然,兩氣一接觸,姬冰心的氣勁便土崩瓦解,全數被我逼退了回去。 姬冰心臉色一變,卻在這時,空虛輕輕一指彈在我們兩人手掌相握之處,我和姬冰心同時身體一震,兩人的手掌卻是分了開來。 空虛的臉上先是一白,過得片刻,才恢複如常。 他朝姬冰心低喝一聲:“胡鬧!” 這時,我才從念鎖解放的狀態下退了回來,再看姬冰心,她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女孩一般,吐了吐舌頭,只聽她辯解道。 “空虛師兄,我也就試探他一下嘛。” 空虛寒著臉說道:“有你這麼試的嗎,萬一試出事來呢?” “不會啦,如果他擋不住我的氣勁,我會在傷害到他之前把氣勁散去的。不過…”姬冰心朝我深深看了一眼:“不過他真讓我意外,最後的那一下反撲,差點讓我受點輕傷呢,不過從你剛才的表現來看,最後的反撲似乎是突然領悟的方法,那是軒轅鎖的力量?” “算是吧。”我曬笑道,不過對于這個一出手就差點讓我受傷的女子,我不由多加了一份戒心,說到底,她雖然是昆侖上清宮的人,但我們只是初識,還不真正了解她。 “坐下說話吧。” 一場小小的風波之後,我們四人在咖啡廳里坐了下來,我和空虛兩人交換著這分開的時間里所經曆的事情,而小夏則因為我差點傷在姬冰心手上的緣故,故對姬冰心投以不友好的目光,于是,一種奇異的氣氛在我們的周圍滋生著。 “咳!”空虛干咳一聲,把其余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只聽和尚說道:“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我們這一邊已經是處于劣勢,暗影那邊已經得到了四塊蚩尤石,若給他們再拿到最後一塊,那我們便徹底輸了,先不論君夜月喚醒魔神蚩尤的真正目的為何,我們只知道,無論是哪一種理由,被喚醒的魔神絕對會給世界帶來不好的影響,所以我們和昆侖兩宗才會不遺余力地參與到這場角力中來。” “那麼,現在最後的蚩尤石在你們手里?”姬冰心問道。 我點了點頭:“不錯,最後一塊蚩尤石就在我們手上,要不然,暗影也不會三番五次的對我們加以襲擊。” “這樣的話,不如把蚩尤石交給我們上清宮吧,以我們的實力,即使冥王親來,也無法從上清宮里搶了去的。”姬冰心帶著一絲驕傲的味道說道。 “不行!” 小夏想也沒想的說道:“這最後一塊蚩尤石出現的情況頗為詭異,而且似乎還和我的身世有著一定的關系,所以我無法在現在把它交給你們上清宮。” 姬冰心想再說什麼,卻為空虛阻了下來,和尚朝她擺了擺手說道:“我也不贊成把蚩尤石送回昆侖去,一來此地離昆侖甚遠,路途上的變數太大,暗影多的是機會;二來,也是因為小夏的緣故,她那個奇怪的夢我也已經聽說了,我覺得或者讓小夏回到夢中的那個地方,說不定有令我們意外的收獲也說不定。” 空虛如此說道,姬冰心也不再堅持:“那就按空虛師兄你的意思吧,我們護送這位趙小姐前往她夢中所見的地方,但如果沒什麼收獲的話,我還是堅持把蚩尤交給我們上清宮保管。” 我和小夏互相看了一眼,姬冰心所說也並非全無道理,因為昆侖上清宮和普世禪院均是中原正道的兩大宗派,而且比起隱世不出的普世禪院來說,上清宮的實力可能還要勝上一籌,所以把最後的蚩尤交給上清宮保管也無可厚非。 “這點沒有問題。”于是我替小夏答應了姬冰心這個要求。 突然,一股無以言喻的巨大壓力憑空出現,我們四人均心有所感,紛紛朝咖啡廳外面看去,只見在街的對面,君夜月一身白色西服,手握著魔槍?碧落黃泉朝我們冷冷看來。 “……祈禱吧,年青人,祈禱下一次,不要碰上我,否則,殺無軾!” 刹那間,我想起了在成都的那個晚上,冥王離去時和我說過的話。 暗影的首領,終于親自出馬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五章 會合     下篇:第十六章 姬冰心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