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六章 姬冰心的劍  
   
第十六章 姬冰心的劍

沒有人知道,君夜月是何時出現的,仿佛他本來就站在街中心,只是此時才為我們發現一般,這突然出現的冥王,帶給我們的是無比震撼的壓力。 君夜月站在離咖啡廳十米開外的大街上,這個一身白色西服的男人卻手握一柄古奇清拙的黑色長槍,讓街上路過的行人都誤以為他只是一個行為藝術的愛好者,但咖啡廳中的我們都知道,冥王的槍雖然沒有舉起來,但槍意卻已經籠罩住整條街方圓十米之內,一旦他的槍勢發動,十米內除了我們,大概沒有一個人能夠擋下冥王一槍之威。 他是在造勢! 冥王一出現便表現得如此強勢,為的便是營造此下的情景,那把方圓十米內的人和物都籠罩在其槍勢下的他,無非是為了把我們留下來,除非我們能夠不顧及普通人的生死,在冥王那威凌天下的槍勢發動前全身而退,否則便是被其硬拉下來打一場硬戰。 而事實上,無論是空虛還是姬冰心這兩個出身名門的弟子,即使是我和小夏也無法昧著良心要普通人為我們送死,于是一如冥王所願般,我們只是在默默地提升著體內道力,卻不敢輕易離去。 可以說當冥王出現的那一刻起,君夜月便掌握了主動,他若不發動攻擊,我們也不敢有一絲異動,否則在他現在蓄勢為之的情況下,必是准備不足的我們面對全力以付的冥王,那種情況下,高下立判,我們可能連擋下他一擊的力量也沒有,便會被他秒殺掉。 真是可怕的男人,一出現便掌握了全局的優勢,這才是真正的冥王嗎,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啊。 我在心中暗暗感歎,並按之前在姬冰心的進逼下突然領悟出來的道力運行功法,把自身體內的炎勁以螺旋的方式運行起來,比平時的狀態速度快上三倍的炎勁讓我迅速地進入最佳的作戰狀態。 不過我們現在卻是心中暗暗叫苦,冥王的槍意雖然籠罩著方圓十米,但最強的一點卻始終集中在我們身上,那種感覺就像看到紅外線瞄准器在自己身上打轉一般,偏是他的槍勢還在不斷增強中,這樣子我們戰也不是退也不是,要是被冥王的槍勢積攢到最強的一點時,那我們就更加難過了。 所以現在,我們需要一個契機,一個打破現在僵局的契機。 契機是在服務生接近我們的時候出現的。 普通人是無法感知到冥王的氣與勢的,因此這咖啡廳里的其它人並不知道他們現在正站在懸崖邊上,一個不小心便會跌入萬劫不複的深淵里,因此他們依然故我的聊著天,或者干著別的事情。 發現我們這一桌人異狀的是咖啡廳的服務生,那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她看到我們這一桌四人畢臉色緊張地看著外邊的時候,心里便隱隱覺得不妥,身為一個服務生,便要為客人服務為優先,雖然不知道這四位客人因何一臉緊張的樣子,因此本著服務客人的宗旨,年輕的服務生走了過來。 發覺有人走過來,我卻是暗暗心急,我們以四人之力才堪堪擋住冥王那似無止境的槍勢,要是普通人接近,萬一冥王把槍勢朝普通人身上渲泄,那我們雙方勢均力敵的勢便會被打破,我們尚不打緊,但被冥王的槍勢所襲的普通人,我自問沒把握在冥王的槍下能夠救得下來。 但那服務生尚且不知道自己正向死神走了過來,她來到我們的身邊,微笑地問道:“各位客人,有什麼需要嗎?” 卻在服務生說話的當口,冥王動了。 咖啡廳外本來是午後的陽光傾泄滿地,卻在突然之間,整條大街暗了下來,那是一種了無生氣的黑暗,仿佛九幽黃泉突然出現在了人間,頓時,世界的生機被一掃而空,只有死氣在蔓延著。 幾乎是天地變得黑暗的一瞬間,姬冰心便清咤一聲說道:“冥王交給我,你們快走!” 姬冰心的話尚余音未絕,咖啡廳的玻璃窗卻無聲無息地碎裂開來,一點黑光帶著無盡的死氣刺向了尚一臉模糊的服務生。 “咤!”我一聲大吼,雙眼頓時浮起一片銀白,瞬間進入念鎖解放狀態中的我,世界的時間流動也被放慢了下來,在一格格如同電影分鏡的畫面中,我清晰地看到冥王只是朝我們這個方向虛刺一槍,但他的槍勢卻如同實質的刺至,我更看出了他這一記無論力量還是氣勢均強橫無匹的一槍,竟是毫無破綻可尋,單以力量的強弱論,冥王的槍力量分布平均,讓我找不到可供切入的點。 但找不到,不代表我不能自行創造一個切入點。 于是大吼聲中,“斬魂”來到我的掌中,這把道界異寶激身出暗紅長鋒,似乎感應到冥王一槍的厲害,“斬魂”一展開便自動蕩出道道焰紋,只是這些平時切金斷鐵的焰紋這一次卻對冥王這一槍毫無影響。 刹那間,黑暗的槍已經快點到服務生的胸口。 紅色的光芒在咖啡廳中閃現了五次。 紅芒斂去時,我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但冥王的氣勢之槍卻被我斬了開來,便在方才,我以螺旋的氣勁運行方式斬上冥王的槍,而且每一斬均斬中同一個地方,在旋轉不休的炎勁鑽擊下,能量分布平均的槍勢出現了缺口,只是化解了這一槍,但槍上所附帶的力量卻全數侵入我的體內,才讓我如遭電譴般倒飛開去。 只這一擊,我便從軒轅鎖解放的狀態中退了回來,無論是剛才瞬間判斷冥王一槍的威力及後來成功斬開這一槍所耗費的心力,都讓我無法再保持在軒轅鎖解放的狀態中,何況冥王的力量反侵入我的身體,立時便讓我身受內傷。 我撞上對面的一張桌子,這張木桌頓時四分五裂,而坐在桌旁的一個男人更是直接被我撞飛出去,等到摔倒在地上的時候,那男人連哼都沒哼一聲,便已經不省人事。 我也不好過,胸口脹痛欲裂,全身酥麻無力,已經無力再戰。 想不到冥王厲害如斯,只是一擊,便讓我無再戰之力,再看向前方,那服務生已經尖叫一聲跑開了,而小夏正一臉關切朝我跑來,空虛和姬冰心則同時朝窗外躍出。 冥王的一槍後,窗外又恢複了原先的光亮,只不過路邊的行人均停了下來,一個個無比驚駭地看著舉槍的冥王,又看著臨街的玻璃窗全數被震碎的咖啡廳,然後驚叫聲蔓延了開來。 君夜月有些意外地看著咖啡廳中的情景,他本來想著一槍立威,那一槍凝聚了他全心全神的一槍,君夜月自問和咖啡廳里的四人換個位置,自己也未必能夠完好無傷地接下來,在冥王的計算中,那一槍至少要拿一個人的命,但現在,那威力無匹的一槍卻被擋了下來。 算起來,那個男人如今已經是擋下自己第四槍了呢,有趣,真不知道他還有多少的成長空間。 君夜月在暗自測度的時候,姬冰心和空虛已經躍出了窗外,但來自昆侖的女子卻比空虛快上一線的速度搶在和尚的前面,只見她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便輕飄飄地掠向冥王,同時,一把銀白色的長劍虛空而現,姬冰心輕輕握住,便對著君夜月刺出了一劍。 頓時,君夜月的身體四周盡是一片白雪皚皚的情景,這在夏末出現的奇景立刻讓路人驚訝無比,只有空虛知道,姬冰心已經決定不讓自己插手與冥王的一戰。 因為冥王四周出現的奇景,是姬冰心現在手中所持銀劍冷泉所擁有特殊異能--冰雪領域! 在這個領域中,方圓五米內會出現雪花四飄的情景,而這些雪花可不是為了營造視覺效果被創造出來的,事實上,這些薄如紙頁的雪花其鋒利程度絕對不遜于一把神兵利器,而且每一片雪花的溫度都在零度以上,身處冰雪領域中的人,不僅要對抗姬冰心的劍,還要同時小心那些鋒利的雪花,還有雪花不斷帶來的低溫,一旦領域中的人為低溫所影響了動作之時,便是他落敗之刻。 在冰雪領域里,除了姬冰心不受這個領域的傷害外,其它人都不能幸免,因此領域一展開,即使空虛有心幫姬冰心共禦強敵,卻也只能望洋興歎。 既然如此,便依照她方才所說,先帶小夏離開吧。 空虛馬上在心中有了計較,他馬上又退回了咖啡廳里。 小夏剛扶著我起來,便見空虛又急忙從窗外退了回來,只見和尚一把換過小夏,把我背了起來。 “我們馬上走,這里交里姬冰心對付。” 空虛急忙說道。 “但是,一個姬冰心能夠對付得了冥王嗎?”小夏終是不放心地說道。 空虛看向窗外,那大街上已是一片冰雪彌漫,風雪繞著姬冰心和君夜月二人旋轉,那一片雪幕中,兩道人影不斷閃現著,和尚搖了搖頭說道:“如果給姬冰心十年的時間,她有望勝過冥王,可現在卻不行,只是憑心而論,現在我們四人中,只有她才有實力與冥王單獨纏斗,雖然纏斗的時間極其有限,卻足以我們逃離此地了,好了,我們別再耽誤了,小夏帶路,我們必須趕去你夢中所到之地。” 見空虛已經表態,我們也不再遲疑,在來楚雄之前,我們已經查到楚雄前往八角鎮的路徑,小夏馬上在前頭領路,空虛則背著我,一行三人匆匆離開了這家咖啡廳。 冰雪領域中,君夜月面無表情地作戰著,一把魔槍在他手中總是能夠在瞬息間刺出百記,翻騰的槍影把接近他身體的雪花都絞成了粉未,在剛才不一小接觸了一片雪花,然後被其在衣服上拉開一道口子後,君夜月劍不敢讓這些看似無害的雪花接近自己的身體,而且那些雪花中蘊藏的極低溫度也讓他不敢小瞧,在這種層次的戰斗中,一個小小的失誤也能夠讓他飲恨當場,冥王自然不希望會發生這種情況。 因此,槍影袂蕩中,沒有一片雪花能夠接近冥王的身體。 姬冰心卻是越打越驚心,在昆侖上清宮中,除了師尊和幾位師叔伯外,幾乎無人能夠做她的對手,但此刻,冥王卻面不改色地接下她所有的攻擊,和她的仙劍冷泉在同一檔次的魔槍,每一次與之擊碰,姬冰心便會感覺到那黑色長槍上所傳來的吸納之感,若不是她凝勁不發,或許幾下碰觸之後,姬冰心的功力就得給吸去一兩成,但她知道,這吸納功力或者只是這柄魔槍的一個異能而已,就如同自己的仙劍能夠釋放冰雪領域一般,姬冰心不相信這把名為碧落黃泉的魔槍會沒有一兩樣強大的異能。 事實上,就如同姬冰心心中所想一般,冥王的這柄魔槍之所以會喚作碧落黃泉,實是因為它也能夠制造一個如同冰雪領域一般的黃泉死境,在黃泉死境的覆蓋范圍內,會把空間里的生氣排除,只余下黃泉死氣,在這種環境下作戰,除了冥王自己不受影響,其它人則要不斷運功才能抵抗死氣侵體,而在死境中,冥王才能真正運用他的槍技。 只是,眼下冥王卻不打算這樣做。 一來,在前幾天收到以前一位友人的緊急救援中,他推測出那持有蚩尤石的那兩個人的去向,而除了成都那一晚操魂使和醫生兩人對他們全力出手外,冥王和幽若幾人卻沒有用上全力,若非如此,在鐵路斷道的那會,冥王大可毀去那處控制室,而不用特意留下這一線生機,便即使是剛才那一槍刺出,他也只想著能夠擊殺一人當然不錯,即使不能,也能夠匆促著他們盡快趕往那個地方,和友人接觸之後,冥王的計劃已經產生了一點改變,那就是在得到蚩尤石的過程中,順便幫那個友人一把,反正,他們兩人的目的並無沖突。 至于在姬冰心的步步進逼下尚不使出全力的第二個原因,則是冥王對于這個女子心中亦有顧忌,雖然自己全力施為下要擊敗她甚至取之性命,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要付出的代價卻同樣巨大,無論是她的劍法還是現在手中所持的銀劍,都讓冥王感到眼前這個女子並是出身名門的弟子,而能夠調教出足以和他單打獨斗的弟子,且是使劍的門派,冥王思來想去,也只有昆侖上清宮有這份實力,對于這個超然于世外的宗派,冥王不希望和他們產生太大的矛盾,至少在把全部蚩尤石奪到之前。 所以到現在,冥王只是被動地化解著姬冰心的攻擊,如果不是姬冰心的冰雪領域之故,他早已脫身而走,但現在這麼一個冰雪紛飛的領域卻在他身體周圍紛擾不休,要脫出這個領域,冥王不是辦不到,只是在硬撼這個領域時,他一定會出現足以引來姬冰心全力攻擊的破綻,因此冥王沒有這麼做,他在等,等領域達到極限的那一刻。 無論是功力還是劍法,甚或其它異能,皆有極限之時,這領域也不例外,凡是威力巨大者,它的時間便極其有限,所以冥王在心中計較,這個領域大概還能夠施展五分鍾左右的時間,五分鍾之後,領域一消,自是他脫身之時。 君夜月確實是算無遺策,如同他猜想的一般,姬冰心的冰雪領域確實只能夠施展七八分鍾左右,而剛才已經過去了兩分鍾,也就是說這五分鍾內無法擊敗冥王,那麼一旦冰雪領域消失,姬冰心便更沒希望擊敗這個男人了。 于是,姬冰心手中的劍也加快了幾分,但說到底,她也有所顧忌,現在這個男人已經不是普通的劍法道術能夠擊敗得了的,除非她姬冰心拿出壓箱底的絕活,例如昆侖的得意劍法,號稱功參造化的“上清三絕劍”,但三絕威力巨大,不適宜在鬧市中施展,就如同眼下的情況,雖然在鬧市交戰已經夠驚世駭俗了,但以上清宮對世俗的影響力,這樣的影響能夠消彌于無形,但一旦她使出三絕,那絕對能夠上全國新聞的首條,到時即使以師門之力,也無法將此事壓下,屆時便會給師門引來諸多麻煩。 何況,她姬冰心沒有使出全力,冥王又何嘗全力以付了,所以姬冰心心中也沒個底,恐怕即使把三絕劍使出來,也無法將冥王擊殺當場。 隨著時間的推移,冰雪領域的威力已經漸漸減弱,姬冰心暗暗在心中計算,可怕警察也快到達了,可到這個時候,她依然傷不了冥王一根毫毛,若此事傳出去,昆侖上清宮的面子要往哪擱,于是姬冰心銀牙一咬,提前撤消了冰雪領域,而把這一領域最後剩余的分多鍾的威力,全數灌注在姬冰心配合冰雪領域的而自創的一劍上。 頓時,銀白的長劍上注入冰雪領域的零點冰度,整把長劍不斷生出厚厚的冰霜,姬冰心手腕一抖,劍上的霜甲炸開,包裹著姬冰心氣勁的無數霜塊如勁雨般射向了冥王,而在這些密集的霜晶中,姬冰心一劍點至。 只此一劍,冥王五米之內皆在這一劍的威力覆蓋之下,冥王相信那無數冰霜中的極寒之力,只要一沾上物體,絕對會將之冰晶化,何況這些看似美麗的冰霜中還暗藏著姬冰心的氣勁,而最危險的,則是深藏在讓人眼花繚亂的冰霜之雨後,姬冰心那與冰霜融合無間的一劍。 此一劍,名為冰雪漫天!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五章 會合     下篇:第十七章 君夜月的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