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七章 君夜月的槍  
   
第十七章 君夜月的槍

空虛背著我,小夏在前面領著路,我們出了咖啡廳,現在街上的行人正被姬冰心與君夜月的打斗吸引著,倒是沒有人注意到我們的離開。 不敢去看大街上那兩人的劍槍相爭,我們拐入一條小巷子,來到另一條大街上,這邊的大街尚不知道鄰街正出現一場只會在電視或電影中看到的爭斗,因此我們很容易地攔了一輛出租車。 “師傅,麻煩開往八角鎮。” 一上了車,小夏急忙說道。 那司機猶豫地看了我一下,在方才為冥王那一槍的力量反撲時,我連吐幾口鮮血,眼下身上這件T恤已經是血跡斑斑,看起來頗為嚇人。 小夏見狀,想也不想地在司機面前虛空畫了一個符錄,那司機的眼神漸漸茫然了起來。 “師傅,麻煩你開車,我們要去八角鎮。”小夏放輕了聲音說道。 那司機終是點了點頭,一聲不吭地踩上油門便啟動了出租車。 “小夏,他不會有事吧。”我指了指司機說道。 小夏搖頭說:“他沒什麼大礙,只是我用了一點點深層的催眠術而已,對他的身體是不會造成傷害的。” 她說完,看著我的樣子擔心地說道:“倒是你,覺得身體怎麼樣,要是太難受的話,到八角鎮後先找間醫院治療一下吧。” 我笑道:“沒心,沒那麼容易死得了,不過冥王那一槍著實厲害,我拼盡全力才斬散了他的槍勁,但終為槍勁侵體所傷,眼下功力是半點運不起來了,但行走還可以,我想只要過一段時間,會慢慢恢複的。” 空虛在一旁拉過我的手腕為我把脈,片刻之後,和尚點頭說道:“小夏確實不用擔心,阿強的功力現在看似被冥王的槍勁震至粉碎,但眼下,他體內的力量正一點一滴地彙聚著,我看最多只要一天,便能恢複如初。” “不過,由冥王這一著,也可看出他的厲害啊。”空虛輕輕歎道:“如果換個時間,換個地點,縱使冥王這一槍威力無匹,但我們盡可搶在他的力量威勢提升到極致時先行出手,而不必像方才一般只能被動地抗拒著他的威勢,卻不能搶先出手。冥王確實可怕,無論是功夫還是智謀,都在上上之選,但最可怕的還是他的智謀,竟能把握到我們這麼一個尷尬的時間出手,逼得我們諸般手段無從使起,而只能乖乖地按照他的布局走進去。” “嘖!”我苦笑著搖搖頭:“我怎麼有一種被人賣了還要幫人數錢的感覺。” 小夏那美麗的雙眼眯了起來,一雙眼睛里射出危險的精光:“阿強,難道你不覺得,從成都那天晚上後,我們遇到暗影接二連三的襲擊,卻像是一個套著另一個的布局,冥王他,像是在匆促著我們趕往八角鎮一般。” “此話怎說?”我一愣,問道。 小夏用手輕輕撓著她的頭發說:“第一,便是我們遇到的鐵路險情。按照我們知道的情況看來,暗影是先一步在那峽谷內動手掀翻了諸多亂石,以形成亂石堵道的情景;但這樣問題就來了,如果暗影有意讓火車撞入峽谷的話,那他們大可毀掉鐵路的監控系統,甚至那個分叉鐵軌的控制台,而從最大破壞率考量,暗影甚至可以在火車即將入谷時才掀翻亂石,那樣豈不是可以達到最佳的預期效果嗎?但他們卻沒有,不僅事先造成亂石堵道的情況,而且還給了我們一定的反應時間,若暗影存心要我們的命,那這一點便顯得太不合理了。” 空虛和我聽罷,不由連連點頭,這一路上給暗影追得甚緊,我倒是沒去想這些細節的問題,除了當初覺得暗影會留下控制台這個破綻覺得奇怪外,我便沒想那麼多東西,現在小夏這一分析,我心底也開始覺得有些不妥了。 “至于第二點,也就是在高速公路上由操偶師的魔方人偶和幽若對我們的阻截看來,則更讓我感到疑惑了。”小夏皺起兩道秀眉:“因為他們這一次,所表現出來的也和鐵道的情況相似,同樣沒有盡全力。” “沒有盡全力?”我臉色古怪地說道:“沒盡全力就是假的,你不知道,幽若最後一次撲上來的時候,一共使用了六次空間切割啊,我的姑奶奶,你以為我擋得很輕松啊。” 沒有理會我的抱怨,小夏繼續說道:“不,你理解錯了,我並不是說暗影出手沒有用上全力,而是說,他們沒有一開始用上全力,無論行動也好,布局也罷,都沒有用上全力。” 空虛是因為不清楚事情的始末,我則對推理毫不擅長,因此這會,我們都沒插嘴,只是靜靜地聽小夏說下去。 “鐵路那一點我們暫且不談,現在我們為說說高速公路上對我們阻截的這事情,如果換成我是冥王的話,絕對不會等到我們坐上順風車才出現對我們進行阻截,別忘記了,他們既然先一步破壞了鐵路,也就是說暗影其實早就到了,那我們離開鐵路到搭上順風車這中間多少也花去大半個鍾頭的時間吧,若我是冥王的話,即使自己不出手,也會令幽若兩人在這段時間對我們出手,那時我們沒車好乘,絕對快不過那魔方人偶,再加上一個手持虛無之鐮的幽若,此時對付我們,不是勝過等到我們搭上順風車才現身阻截嗎?要不然,以冥王的實力,親自出馬也行,那時候冥王出手的話,除了你可能能夠逃脫,但功力減退的我絕對是逃不掉的,可那麼好的機會冥王不出手,卻偏要等到我們和空虛師兄二人會合後才出手,這是為了什麼?是什麼原因讓冥王舍易取難?而且冥王現身時雖然威勢無匹,似乎要將我們一舉拿下吧,但被姬冰心纏住時,他卻沒有半分動作,只是任由我們離開,要說以他的能力無法脫開姬冰心的糾纏從而追擊我們,那我是說什麼也不相信的,縱使這其中冥王會付出一點代價,可我們這邊卻是有最後一顆蚩尤石啊,在如此巨大的利益之前,冥王去依然不為所動…”小夏說到這里,臉色有些沉重的說道:“綜合種種跡象看來,我覺得冥王似乎知道我們要去哪里,而他則不斷制造一波波危機感催促著我們動身前往那個地方,而我敢肯定的是,那個地方,冥王那真正的布局正那等著。” 我不由說道:“既然如此,不如我們馬上掉頭,會合姬冰心後把蚩尤石送到昆侖上清宮,又或者請上清宮增派高手,我們才前往小夏你那夢中之地。” “那是不可能的。”空虛搖頭歎道:“如果真如小夏所言,那麼冥王一定留有後著,我敢打賭,現在一定會有他的耳目監視著我們的動向,如發現我們沒有前往那目的地的話,冥王可能會拼著擊殺姬冰心,然後發動全力對我們進行截殺,到時候,孤立無援的我們絕無幸免之理。” “所以。”小夏接下去說道:“現在最好的方法,莫不如逐了冥王的意前往那個地方,這樣一來,他定會因為不願得罪昆侖上清宮的緣故而放過姬冰心,而同時又能夠達到他的目的。” “那我們呢?”我不解地說道:“這樣我們和自己送上門有什麼分別?” “分別在于,我們是在猜到冥王的目的後自己送上門的,雖然很有限,但我們畢竟掌握著一點點的主動性。”小夏嘿嘿笑道:“現在就讓我們看看,能否利用這麼一點主動性,和冥王扳回一局了。” 不知為何,我突然覺得這車廂里飄著那麼一點詭異的味道,而且也決定,以後絕對不能對上夏隱瞞什麼,我到現在才突然發現,趙大小姐竟然會有這麼厲害的推理能力,僅從冥王留下的蛛絲馬跡就推理出冥王大概的目的,而且看她現在這個樣子,已經是准備反將冥王一軍了。以前的小夏因為強悍的道術把她這種邏輯推理的能力給掩蓋住了,想不到現在她功力減退了,反而讓這種能力大放異彩,而且我隱隱覺得,這種能力比之她的道術還可怕一些。 便在這個時候,出租車停了下來,司機喃喃說道:“八角鎮到了。” 小夏往窗外看去,出租車正停在一條大街之外,這條大街商店林立,但不同于楚雄市內的建築,這條大街上的建築都只有兩三層的高度,人走在街上,抬頭便能看到海藍色的天空。 這里,正是小夏夢境初時看到的那條大街! “我們下車吧。”小夏淡淡說道。 沒有了冰雪領域限制後的冥王,終于讓姬冰心看到其可怕之處。 當冰雪漫天這一招使出來後,君夜月身體五米之內皆是此招的威力覆蓋之中,只要被任何一點冰晶沾上,那冰晶中蘊含的絕對零度會把任何物體瞬間結成冰塊,而姬冰心暗藏在冰晶中的氣勁便會在內部破壞已經結成冰塊的物體,但這一招最可怕的還是隱藏在漫天冰晶後,姬冰心那飄塵若仙的一劍。 那一劍,渾若天成,劍尖不斷地顫抖中,似乎可以在下一秒便改變劍的軌跡,讓人無從測度。 但君夜月,卻完全沒有打算去測度姬冰心的這一劍。 冥王一個旋身,魔槍碧落黃泉插進路肩上的暗紅花磚上,君夜月運勁一挑,路肩上的花磚瞬間被掀起了一大片,像一條暗紅的綢帶一般,百十塊花磚迎上了繽紛而落的冰晶之雨。 頓時,花磚在接觸到冰雨時皆化為冰塊,然後又為姬冰心的暗勁震裂而開,晶粉彌漫在了街心中,姬冰心眉頭一皺,一劍仍舊刺下。 卻在這時,前方冥王的氣息出現了移動,在讓人無法看穿的晶粉中,姬冰心感覺到冥王往她左側掠來,她毫不遲疑的,劍尖一顫中,立時改變了軌跡,變為一劍劃去。 長劍斬破了晶粉,但晶粉後,卻沒有冥王的身影。 姬冰心為之大駭,冥王竟然用氣息騙了她一回。 但她已經來不及細想,眼角只見黑光一閃,一柄長槍掃過晶幕,掄圓了掃向她的右肩。 姬冰心只來得及倉促運功集中在右肩,然後不得不硬吃冥王這一槍。 巨力傳來,年青的上清宮弟子一聲悶哼,竟給冥王這一槍掃得飛撞向街的另一頭,一輛停放在街邊的小轎車被姬冰心撞凹了進去,汽車在巨響中連彈了數彈,車門凹陷,車窗上的玻璃更是碎了一地,而姬冰心整個人則幾乎嵌在了車身里。 她噴出一口血,看向冥王,這男人單手橫槍,正對她露出一個似是譏諷的冷笑。 姬冰心一手拍在車上,車身一震,她脫身而出,卻一個站不穩,差點栽倒在地上,冥王這一槍確實不太好受,無論是槍上的萬均之力還是撞上汽車的巨大震力,都已經讓她的內腑受了傷害,體內氣勁運轉間,經脈傳來陣陣的刺痛,姬冰心暗自計量,只此一擊,她基本上已經沒有勝算。 但沒有勝算歸沒有勝算,姬冰心可沒打算就此離開,在大街遠處,已經隱隱傳來警笛的聲音,想是這個城市的警察業已趕來。 那麼,至少要把他拖到警察到來為止,好讓他有所顧忌而無法去追擊離開的三人。 姬冰心如此想道,冥王卻嘴角略一抽動,曬笑道:“你這個表情,別不是還在想著要拖住我吧。” “是又如何,你以為我辦不到嗎?”姬冰心站直了身體,一劍指向君夜月說道。 君夜月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擋下我的槍,你大概還可以,但他們呢?” 魔槍橫伸,指向了街道兩旁的普通人,姬冰心臉色立時大變。 “你敢?” “有何不敢?”君夜月冷笑說道,那把魔槍頓時黑光連閃,整條街道又是一暗。 然後,在沒有聲息的黑暗中,姬冰心看到冥王的魔槍驟然爆發,那一把槍化作千百黑雨,帶起獵獵呼嘯之聲,盡數往街道另一邊的人群落去,這輪槍雨的威力自是無法和他那第一槍相比較,但普通人哪能接得下冥王的槍。 一念至此,姬冰心雖然明知冥王這一著是逼她不得不應子,但可惜的是,她卻無法改變這個局面,于是她只能清咤一聲,一個閃現間來到槍影前方,那槍影未到,撲面而來的勁風已經壓得她有點喘不過氣來。 但姬冰心終歸是昆侖上清宮的得意弟子,在這讓人眼花繚亂的萬千槍影中,她看到了冥王那真實的一槍。 叮! 一聲清響,姬冰心一劍斬在魔槍槍尖,萬千槍影頓時消失,街道亦恢複了方才的明亮,只是姬冰心再噴出一口鮮血,人卻被冥王魔槍上的勁道震得再飛出去,兩番下來,姬冰心已是傷上加傷。 姬冰心飛撞入一家商店的櫥窗內,還好她勁氣護體,才沒有被破碎的玻璃所傷,但外傷雖然不礙事,內傷卻已經夠她受的了,當她站起來時,忍不住又咳出了一口血,直把店中的店員嚇得尖叫連連。 從商店里走出來,姬冰心那平靜不波的劍心卻起了一層層漣漪,原來冥王又將槍指向了另一邊的普通人中,姬冰心不由大怒。 “冥王,你也算得上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這般連番對普通人出手,難道不覺得羞恥嗎?” 對于姬冰心的喝問,君夜月卻在鼻間冷冷一哼。 “羞恥?可笑啊,出身上清宮這等名門的你,也是帶著一身的偽善啊,成大事者,無不是不擇手段之輩,像你這般縛手縛腳的人,又能夠干出什麼事情來呢,便像剛才,如果你不理會普通人的死活而向我全力出手的話,那麼你至少有三成的機會能夠令我受傷,可惜,你卻拼著自己受傷而替和你毫不相干的人擋下了我的攻擊,以致你現在的力量直線下降,回答我,上清宮的弟子,你,還能夠擋得了我多少槍?” 多少槍? 姬冰心不由苦笑,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絕對擋不了冥王三槍之數,而他若是使出那第一波攻擊的槍技,別說一槍了,姬冰心自問連半槍也接不下。 冥王見她不答,卻是頭也不回地一抖槍身,魔槍尖聲大作中,又是一蓬槍雨刺出。 雖然冥王剛才的攻擊已經令得在附近圍觀的群眾跑掉了不少,卻仍有十幾人落在冥王槍雨的籠罩中,姬冰心只得銀牙一咬,再次掠向槍雨之前。 哪知道這一次,槍雨在將至未至間,卻突然消失,這驟然消失的壓力讓姬冰心身形不由一泄,然後,冥王真正的殺著出現了。 姬冰心的表現大出冥王的意外,雖然他因為上清宮的關系,不想取她的性命,但冥王卻不想這個女子在以後成為他的阻力,因此君夜月打算廢她一手,無論一個多少出色的劍手,一旦沒有了握劍的手,大概也就無所作為了吧。 因此以槍雨引得姬冰心再次攔截之後,君夜月淡淡一笑,魔槍回收,在背後一個旋轉,卻自左腰眼處標射而出。 如同一道激電一般,魔槍射出一道黑影刺向姬冰心的右肩胛骨,破空聲中,街道被吹起了一片灰煙,姬冰心心中驚駭莫名,那一片灰煙中,一點黑暗瞬間襲至,其速之快,讓她連一絲反應到沒有,如若讓冥王這一槍擊實,她姬冰心以後就別指望再拿起劍了。 在這個時候,她已經不能再作保留,于是…… “乾坤玄冥,四方守護!” 姬冰心一聲清咤中,四道不同顏色的光芒憑空出現,冥王的一槍點在這片光幕上,發出如銅鍾般“咚”的一聲,隨後,光幕漸漸收斂,四面不同顏色的古樸盾牌飄浮了姬冰心身體四周不斷地緩緩旋轉著。 “仙甲四方?”君夜月瞳孔頓時為之一縮,然後,一絲笑容在其嘴邊逸出:“看來,計劃得稍稍改變一下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六章 姬冰心的劍     下篇:第十八章 神女…隱者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