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八章 神女…隱者之村  
   
第十八章 神女…隱者之村

“君夜月絕對殺不了姬冰心的,雖然兩者有實力上的絕對差距,但姬冰心身上卻有上清宮的保命寶貝。” 在一條偏巷里換下小夏剛給我買的新T恤,旁邊的空虛如此說道。 進入八角鎮後,雖然我已經能夠自己行走,但血跡斑斑的上衣實在是過于引人注目,于是小夏在附近的一家服裝店里給我買了件新衣服,而終歸擔心姬冰心一個防敵的小夏,還是記掛著她的安危,于是空虛才有了上面那一番話。 “姬冰心的身上,除了足以媲美魔器邪兵的仙劍冷泉外,還暗攜著師門秘寶仙甲四方。” “仙甲四方?”小夏睜圓了眼睛說道:“原來上清宮真有這件寶貝。” 我卻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只看著和尚和小夏像是在打啞迷一般的對話著實讓人不爽,于是我插嘴問道:“那是什麼東西,盔甲嗎?” “不是盔甲。”小夏搖頭說道:“正確來說,那是四面盾牌,分別彙聚了四方星君之力的盾牌,而且名為四方,並不單指彙聚了四方星君之力,更重要的是,一早仙甲出現,那麼處于仙甲保護中的人,便會受到全方位的保護,因此有這寶貝在手,任君夜月再怎麼厲害,也無法取姬冰心性命。” 我點點頭:“明白了。” “穿好衣服的話,那我們就走吧,我們可不是來旅游的。”小夏朝巷外努努嘴說道。 既然確定了姬冰心不會有性命之險,那我們自然將精力全放在趕路上,出了小巷,小夏憑著夢中的印象,帶著我們朝這條八角鎮的主大街一直走下去,街上行人不少,看得出來這八角鎮也頗為熱鬧,還好我換過上衣之後,盡管臉色有些蒼白,卻不像之前一般引人注意了。 很快的,小夏在大街上突然停了下來,接著她擰頭看向左方,在她的左側出現了一條老街坊,由青石鋪成的街坊彎彎曲曲地延伸至遠處,小夏一言不發地拐了進去,我和空虛連忙跟在其後。 我訝然地看著這條大街上的各種老舊建築,這些只有在發黃的相片里才看得到的建築,如今卻真實地呈現在我的眼前,無可否認,八角鎮對于這些文化遺產相當完整地保留了下來,這是另一個年代的縮影,卻和現在的這個時空交叉在一起,一時令我感觸良多。 再說這老街上,卻是以外國游客居多,三三兩兩的洋人漫步在這條老街上,用他們手中的DV記錄下這片街景,而小夏穿行在這些洋人中間,在她後面的我,卻看著她的背影,越發地感覺到一絲怪異。 “你有沒有覺得,從小夏走進這條老街開始,神情就有一些奇怪。”我撞了一下和尚的手臂說道。 空虛點點頭:“確實有一些異常,小夏她似乎對這里的場景很熟悉,而且,從她看這條街坊的某些建築來看,她的眼神里總帶著一點緬懷的味道。” 我看向前方,小夏正擰頭看向自己右方的一棟騎樓式建築,眼睛里的神色很迷茫,又似是懷念這一付付場景一般,讓我不由猜想,她是否以前來過這個地方。 但從小夏在醫院醒來時話中所談對于八角鎮的陌生來看,她又不像有來過,總之,當小夏走進這一條老街之後,我便感覺到一絲詭異的氣氛。 而當她帶著我們走出老街,來到名為雙橋的村子時,那種氣氛便更濃重了,因為小夏的臉上,竟露出游子歸來時的那一種欣然喜悅之情,她似是知道村子的路通往哪里一般,也不用問人,便這麼走走停停地帶著我們不斷前進,其間我和空虛交流過多次意見,卻都以無果告終。 現在看來,要不是小夏曾經來過這個地方,要不就是她的記憶里,對這個地方有著強烈的印象,只是平時這份記憶被掩埋了起來,直到此刻,才顯露出來一般。 至于這段對于此地的記憶是她自己擁有的,還是另外有人以術將之移入小夏記憶中的,便讓我們無從推測了。 “總之,不要打擾她,只要到了那個她夢中所看到的村子,或許一切事情就豁然開朗了。” 空虛如此說道。 我雖然擔心小夏現在的狀態,但也知道和尚說得在理,于是也只能同意空虛的話,待到了小夏夢中所見的那個村子再作下一步的決定。 走出了雙橋村,入目的便是一片連綿的青山,小夏沒有猶豫,一直朝山上走去,她現在像是被催眠了一般,臉上總是帶著似有若無的笑意,山本無路,卻不知怎的,她似是走得相當輕松,一腳邁出去,好像已經知道落腳的會是什麼地方,是凸出來的石塊可供借力,還是凹進去的松軟泥土會造成登山的障礙,諸如此類的這些,她都能感覺得到,就好像她已經在這山上走過了無數次一般,幾乎是憑著本能和直覺,小夏便避過了許多危險,輕輕松松地朝山上走去。 可跟在她身後的我們就走得沒那麼輕松了,如果換作以前,即使是再難爬上去的山,也還不至于難倒我,可我現在半分功力都使不出來,身體素質大概比普通人只強上那麼一丁點,卻來爬這樣連路都沒有山體,而且手上還沒有任何登山器具,在山腳那一段還好走一點,等到了半山腰,山體傾斜,便真的是舉步唯艱了。 還好空虛在旁邊不停地摻扶著我,要不憑我現在的狀態,可能早就走不上去了。 “要說她以前沒來到這里,現在我打死也不相信了。”我扶著一株巨大的樹木直喘著粗氣,看著小夏在上邊輕松上山的身影,我忍不住說道。 空虛搖了搖頭,便走到我旁邊架住我一條胳膊:“還是我扶著你吧,再這樣走下去,我怕你會體力不支,一個不小心滾下山去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我忍不住狠瞪了他一眼,心想這和尚什麼時候變得這樣烏鴉嘴起來了。 和尚自然不知道我心中所想,他一架住我,便快步往山上走去,有了空虛的幫忙,我基本上不用花什麼力氣,身體輕飄飄地便往上掠起,心里真感歎,還是有功力的時候好啊,至少不會走得那麼狼狽。 小夏又一次突然停下。 現在我們正身處一片密林之內,陽光稀疏地照了進來,在厚厚的草葉之地上投下細碎的光影,小夏回過頭來,朝我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到了。”她淡淡說道。 “到了?” 我左顧右盼,這半山之上,除了樹便是草,根本沒什麼村子。 “跟我來。”小夏朝我們招招手。 我和空虛面面相覷,但還是照她說的走了上去,小夏牽著我的手,卻閉上了眼睛。 “我感覺到,現在,我離那扇很近,很近…” 我和空虛兩人莫名其妙地看著小夏,卻不想閉著眼睛的她突然走動了起來,我剛想讓她把眼睛睜開,這半山上要是磕著碰到可不是小事,空虛卻及時捂住我的嘴巴,示意讓我不要說話。 小夏便這麼合著雙眼,牽著我的手朝前面一株大樹走去,空虛在一邊架著我的手,也緊緊跟上,我們三人在小夏的牽引下,來到了樹旁,這株大樹相當巨大,怕要七八人合抱才抱得來,便在我暗自想著莫不是和普世禪院一樣通道藏在樹後的時候,小夏牽著我從樹的右側繞了過去。 樹的後方本來還是崎嶇的山路和各種樹木,但當我們從右側繞到樹後時,我差點沒叫出來,樹後什麼也沒有,只有一面被爬滿了青藤的山壁。 我指著山壁半天叫不出一聲來,這算什麼,空間轉移?還是障眼法,為什麼在前面看是山坡和綿延的樹木,但到了樹後卻又是另一番光景。 但更奇怪的卻是小夏接下來的另一句話。 她睜開了眼睛,眼睛里竟然有淚花在滾動,但小夏還保持著笑容,她指向山壁對我們說道:“就在那里面,村子,就在那里面。” 我忍住想摸一下小夏額頭的沖動,她現在這個樣子,像是被燒糊塗了一樣,那對面是一塊山壁,她卻說村子在里面,那我們要怎麼進去,一頭撞過去,或者拿炸藥來炸開這堵山壁。 小夏放開我的手,掛著一臉奇怪的微笑,她緩緩朝前走去,而她的前方卻是一堵山壁,我剛要叫住她,卻被空虛攔下。 “別出聲,隨小夏去,她不會有危險的,現在的這個情況,看起來她似是感應到什麼,我們什麼也別做,就這樣等著。” “就這樣等著?” “就這樣等著!”空虛無比肯定地說道。 既然普世禪院的高徒都這麼說了,我還能夠說些什麼,只能和空虛站在一邊,看著小夏緩緩走向山壁。 來到山壁旁,小夏伸出一手,卻在快要碰到山壁的時候,一片半透明的藍光出現在山壁之上,藍光中電蛇閃爍,還不是爆起點點星芒,我駭得差點大嚇,卻見小夏的手碰上藍色光幕,那光幕中的電光立時消失,隨後,藍光自中分開,出現一個能夠通行一人的空隙。 小夏舉步向前,于是我和空虛看到一付不可思議的場景。 她竟然一步跨進了山壁中,那堅硬的山壁像是水紋般蕩起一圈圈的漣漪,隨後,小夏的身體便穿過了這層山壁,消失在我們眼前,隨著小夏的消失,藍電光幕只是閃得數閃,也隨後消失,山還是山,樹還是樹,但小夏卻不見了。 “這…這算怎麼回事?”我指著山壁吼道:“那是什麼,障眼法嗎?為什麼小夏會不見了,她現在功力大退,萬一遇到危險怎麼辦!” 空虛卻鎮定地說道:“你不要緊張,小夏不會有事的。” “為什麼?為什麼你這麼有把握?” 我扶住後邊的樹干,方才一個激動,身體差點撲倒,被冥王大傷後,不僅功力暫時無法運行,連身體素質也下降了,以至現在手軟腳軟的,還真不習慣這樣的狀態,但相比這些,小夏的安危更讓我擔心,她便在我們面前突然消失了,但空虛卻好像一點也不擔心的樣子。 和尚微笑著笑道。 “那是因為,小夏她,非常非常地熟悉自己啊!”他頓了頓,看向那山壁說道:“從進入這片山區開始,小夏便好似對這里的一花一木都熟悉非常,剛才你也看到了,我們只是繞過一棵大樹,卻看到完全不一樣的光景,這是非常高明的障眼法,至少要不是小夏帶著我走的話,我也是認不出來的,而且這山壁上同樣被布上了很厲害的禁制,像剛才那片藍電光幕,要是不小心撞上,即使是我,恐怕也會受很重的傷,可是小夏碰上去的時候,光幕卻分了開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小夏身上有可以令到光幕識別敵我的印記,所以我才敢肯定,小夏絕對不會出事的。” “那山壁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小夏能穿行過去?”我指著山壁緊接著問道,那太不可思議了,人的身體怎麼可能穿過堅硬的山壁,又不是穿山甲,估計就是穿山甲也不可能咻一聲就穿透山壁吧。 “你可以理解那山壁其實是一個門,只是被山壁的外表所遮蓋而已,這種術你可以稱之為結界,或者屏障,總之是類似的東西,而且還會自動識別敵我,估計如果是懷著歹意的人,即使能夠破開那藍電光幕,也無法進入山壁吧。”末了,空虛還感歎了一句:“真是相當高明的術,而能夠布下這種術的人,就更加厲害了。” 空虛話音方落,山壁漣漪再起,我們二人不由又是一陣緊張,只見一個人影漸漸自山壁中走了出來,卻是一位年過半百的老嫗,老嫗面目慈祥,一頭油亮烏黑的頭發自中而分,她拄著一根比她的人還高的青木拐杖,然而身體卻不見絲毫倭巍,反而挺得筆直。 “兩位護送神女回歸的尊敬客人啊,請隨老婦人我進山谷一述吧。”那老嫗微笑著說道。 她一說完,卻好似知道我們一定會跟隨一般,也不等我們表態,自己便轉了個身,向山壁內走去。 空虛大步走向山壁,我連忙叫道:“等一下,難道我們真的要進去?我是說,就這樣走進山壁里?” 和尚朝我笑道:“你不進去,莫非想呆在這里,別忘記了,小夏可是在里面,現在難得主人家請我們進去,難道我們還要呆在外面不成?” 說完,也不等我回話,空虛便如那老嫗一般走進那山壁里,看著三個大活人先後消失在山壁之處,雖然空虛之前已經說過那是一種術,但無論如何,我總覺得太過詭異了。 但就如空虛所說,在這里站著也不是辦法,于是我也走到山壁來,也不知道是否那老嫗撤去了藍電光幕,我走得近了,也不見那光幕出現,我吞了一口口水,然後雙眼一閉,認命般地往山壁撞過去。 沒有出現預想中的疼痛,卻有一種好像穿過水幕一般的感覺,一陣涼意之後,我睜開了雙眼,卻看到一個幽致甯遠的村莊。 就如同繞了一圈大樹之後看到山壁一般,沒想到穿過那片山壁之後,我好似又來到了另一處景地。 現在我所處的地方是幽谷內的一道斜坡之上,斜坡之下按著一條小河,河流之上建有一道石橋,石橋連接著兩岸的碎石小徑,而這條小徑,便彎延向遠處的青翠樹林之內。 而那片樹林之後,卻是梯田無數,梯田層層而上,其間正有人在勞作著,牛鳴狗吠此起彼伏,正是一片美麗的鄉野景色。 在那梯田之後,便是一大片房舍,房舍以十字軸線劃分而建,整齊而有序,一條寬大的石徑貫通著村子首尾,而在村子的中心處,建有一座如廟宇一般的建築,卻不知道里面供奉的是何神靈。 這幽谷內的景色帶給我強烈的震撼,當我緩過神來時,卻發現空虛正微笑著看著我,而小夏,卻和那老嫗不知道在交談著什麼。 見我終于回過神來,那老嫗親熱地牽著小夏的手朝我們走來。 “兩位尊敬的客人,再一次感謝你們把我們的神女安全地護送回來,回到她的故里,回到這隱者之村來。” “隱者之村?” 我和空虛互看一眼,均從對方的臉上只看到了茫然,我自然不用多說,但連空虛這個聖地的傳人也不知道隱者之村是什麼,那這個村子,就更加神秘了。 但老嫗話卻讓我覺著奇怪,她竟然說這里是小夏的故里,莫非是她爺爺的故鄉? 還有,她稱小夏為神女,這又是哪門子的事情。莫非小夏的身世,還有著什麼曲折的故事在里邊?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七章 君夜月的槍     下篇:第十九章 女媧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