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九章 女媧血裔  
   
第十九章 女媧血裔

“這麼說起來,他們應該到達目的地了吧。” 一棟大廈的天台之頂,君夜月淡淡說道。 在他的身後,操偶師和幽若各站一邊,聽得冥王發話,操偶師嘻嘻笑道說:“他們到達了,我們可是遠遠吊在他們的後邊,親眼看著他們上了山,然後消失在一棵大樹之後,那樹大概布有結界一類的術,總之,他們確實是消失在我們眼前。” “那個術很厲害,我用了很多種辦法,卻無法解開。”幽若在操偶師說完後幽幽補充說道。 君夜月卻沒有怪罪他們的意思,冥王看向下方的街道,複又望向遠方連綿的青山,他淡淡說道:“隱者之村的術如果那麼容易破開的話,那霸他們就不會那麼煩惱了,再怎麼說,那些村民,可是女媧大神的侍衛之後啊。” “義父,那接下來的行動呢,蚩尤石已經被他們帶入村中,我們應該怎麼辦?”幽若問道,頓了頓,又用極小的聲音說道:“其實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不一開始用上全力把蚩尤石弄到手,現在他們在隱者之村中,我們的難度不是無端地增加了許多麼?”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君夜月難得露出為難的模樣,他輕輕皺了一下眉頭接著說道:“本來我以為集齊了五顆蚩尤石後,便能夠召喚魔神蚩尤,可與那霸見面後,他才告訴我,原來我們還缺少了一件東西,而那件東西正在隱者之村中。” “什麼東西?”操偶師和幽若幾乎同時問道。 冥王搖了搖頭。 “暫時還不知道,那霸以那件東西要求我協助他奪回隱者之村的絕對控制權,當他成為村長後,才會把那樣東西交給我。”說到這里,冥王卻冷笑了兩聲:“不過,還真是膚淺的願望,只是那樣東西如此重要,迫不得已,我們只能暫時和他合作一回,而我們一路上所布置的種種,為的無非是讓他們加快速度進入這個局而已。” 說完,君夜月回頭朝兩人說道:“好了,也是時候讓我們去見見這暫時的盟友,看看怎麼樣把隱者之村鬧個天翻地覆吧,只有水也混,我們才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啊。” 操偶師點點頭,他拿出魔方不停扭轉,在三人的身後隨即生成了一道空間門,當空間門合上的時候,天台之上已經沒有一個人影,就好像,冥王三人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隱者之村中。 “神女,還有兩位尊敬的客人,請隨我來。” 老嫗笑容可掬地說道,我們卻有太多的問題要問,而小夏已經從之前的恍惚中恢複過來,她摸著自己臉頰邊的淚水,也不明白為什麼看到這里的景色時,會讓內心產生如此劇烈的情緒波動。 “我知道你們有許多問題要問,特別是神女,大概對自己的出身來曆還一點也不清楚吧,不要著急,老身自會把一切事情都告訴你們,但我們總要找個地方坐下不是嗎?” 老嫗淡然笑道,我們也覺得她說得有道理,就在這里站著確實也不是個事,于是我們三人點頭同意,見我們同意民,老嫗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整個臉像是會發光一般,她似是相當高興,又像是一個溺愛著孫女的婆婆一般,親熱地牽起小夏的手,便引著我們走下斜坡。 以小夏的身手,自是不會那麼容易被人捉著,但老嫗向她伸出手來時,小夏卻沒有生出反抗的情緒,便這麼任由老嫗握住了她的手,然後,一種似乎已經被她淡忘了的情緒隨著而生,被老嫗握著的手上,竟傳來了淡淡的溫馨感覺。 那種感覺,叫作親情。 走下了斜坡,走過了石橋,在經過那片樹林之後,眼前的景色豁然開朗。 在頭頂上幽幽的藍色天幕下,一層層的梯田呈現在我們眼前,雖然在斜坡上時早已經看到這個景象,但當萬頃良田出現在你跟前時,除了張大了嘴巴外,我已經作不出其它的表情。 那似乎一眼看不到邊的青色田地里,有不少村民正在勞作,在我們經過梯田間的小徑,朝梯田後的房舍走去時,田間勞作的村民在我們一行經過時,都紛紛入下手中的勞活,朝老嫗彎腰問好,看得出來,這個老婆婆在村中的地位還不低。 而我們走過之後,仍能感覺得到村民對我們這三個外來人的背景指指點點,似乎相當奇怪老嫗為什麼會帶我們三人來此。 “神女回歸的事情我還沒向村民們宣布,本來我只是在夢中接到守護神使的預示神女即將回歸的訊息,但一來神女已經離開了這村子整整百年之久,二來也不知道神女何時回歸,因此我隱瞞了村民,只對另外兩個長老說明了此事,只等神女真正回歸時才對村民說明情況,所以還請三位莫怪。”見我們臉有異狀,于是老嫗向我們解釋道。 我們也只是“哦”了一聲便算回答,心底下卻覺得這事情越來越不靠譜,繼小夏這個神女後,卻又出現了個什麼神使,真不知道這村子究竟是什麼地方,不過話說回來,凡是和“神”這個字扯上關系的,大概來頭都不會小到哪里去。 卻在我低著頭自己想著事情的時候,空虛輕輕撞了我一下,只聽和尚用很低的聲量說道:“不知道你發覺沒有,這個村子里女人多過男人,真是奇怪。” “空虛師兄,你這樣留意女人不太好吧。”我一臉揶揄地說道。 空虛卻不在意,他淡淡一笑自顧說道:“我只是覺得奇怪而已,按說像勞活這種工作,理應是男多于女才怪,但剛才一路走來,我心底默數了一下,這田間的男子絕對不會超過十人之數,而女子卻有數十人之多,真是奇怪。” 被空虛這麼一說,我忍不住回頭看去,果然一眼看到的幾乎都是女人,甚少有男人出現在田中,這景象不由讓我猜想,難不成這村中的男人都在家里帶孩子不成? “噫?” 小夏的一聲驚呼把我和空虛的注意力拉向她的身上,只見她踮起腳尖,指著不遠處說道:“難道,那是白鹿?” 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一個小孩正騎在一匹渾身雪白的動物身上,那動物果然和鹿有八分相似,但這同樣長著彎彎鹿角的動物,卻披著一身白色皮毛,說真的,要說那是鹿的話,我還真不知道世界上還有白色的鹿。 老嫗微笑著點點頭:“那確實是白鹿,不過現在它們的只數很少,這村子里大概只剩下十來只這種瑞獸了。” 小夏卻驚歎著說道:“那可是山海經中的奇獸啊,難道人間界里還有它們的存在麼?” 我一聽忍不住朝那白鹿再望上幾眼,想不到這村子里竟然會有傳說中才存在的奇珍瑞獸,只見那白鹿果然非凡,全不似普通的鹿那般膽小,見了我們,它非但不跑,反而用一雙清澈的眼睛朝我們看來,仔細看時,我才發現這鹿比之普通的鹿要雄壯不小,一身長長的雪白絨毛讓其透出淡淡的威嚴。 再向前走,我們又見識了幾種現實世界里不會看到的動物,比如以咽喉下的須毛來飛翔的怪鳥,其名當扈;又如喜歡抱著孩童,人面馬身,鳥翼蛇尾的奇獸孰湖;更有一種形貌威武的獨角吉獸,它的樣子像馬,白身黑尾,虎牙虎爪,這種名為馬交(這個字打不出來,只能打成兩字)的獸,在我們快要登上梯田入得村中時突然出現,它的速度奇快,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還在很遠的地方,但它奔過來時像一道白電似的,只一眨眼就出現在我們眼前,這獨角馬獸用警惕的眼光看著我們這幾個外來的人,卻在看到小夏時竟發出一聲親昵的叫聲,直到老嫗搖了搖手,獨角獸才風一陣地跑了開去,據說這種馬獸在村中也只有五匹,它們行動敏捷,而且力勝猛虎,因此被村子馴服以作在村內巡視之用。 連番見到這些平日里只存在傳說中的奇獸,讓我們三人不由暗暗咋舌,真不知道這村子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馴養著如此多奇獸瑞獸。 走上村子的中心大街後,我發現這條大街竟相當寬敞,大概可以容納三輛汽車並排而行,這樣的道路在村子里已經算得上大道了。 沿著這一條大道,老嫗一點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這樣看來的話,她是想帶著我們去村中心那廟宇,果然,過不了多久,我們已經來到這外牆已經有些泛黃的廟宇大門前了。 這廟宇看上去比普通的城隍廟大不了多少,但我們走入其間時,才發現這里面的空間竟比那些大寺院的大雄寶殿亦毫不遜色,這前後巨大的空間落差,沒我只懂得抬高了頭,張大了嘴巴,呆若木雞地站在一旁感歎不已。 就在我如鄉下人進城般的感歎時,空虛也表現出驚訝的神色,這讓我的心理多少平衡了一些,免得我看上去像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一樣。 “能夠影響和操縱空間的術,天啊,凡人怎麼可能擁有這種力量。”空虛感歎著說道:“無論什麼樣的術,五行道術也好,時空諸術也罷,都存在著極限,人力有時窮,即使是最厲害的術者,能夠使用空間方面的術法,最強的也不過是空間轉移,又或者和暗影那操偶師一般借用外物制造空間裂隙,但現在,這是實實在在的里外空間不等,這種程度的術,大概只有神仙才能辦得到啊。” 且不論空虛的感歎有炫耀自己博學之嫌,但這種里外空間不等所造成的震憾,確實讓我的思維一時短路,在聽罷空虛的話後,老嫗的聲音跟著傳進了耳朵里。 “這種道術確實不是我們凡人所擁有,那是在建造這個村莊時,由初代神女親自布下的術法,連同那出口的禁制,皆是我等後人所無法比擬的偉大術法啊。” 此時老嫗正站在一方神案之前,神案之後,卻是三尊巨大的石像,那當中的一具石像高達十米,我仰頭望上去,那石像為半人半蛇的模樣,上半身的人形為女子形像,而下半身則是一條巨大的蛇身,這半人半蛇的石像雙手上,卻似捧著一方石碑般的事物,但這個形象卻讓我想起了上古時代的某位神靈,傳說中那造人補天的女媧大神不就是這付模樣嗎? 在疑似女媧大神的右手側立著一付高約五米的女子石像,雕像以精湛的工法把人物的服飾紋理表現無遺,讓我一眼便看出這女子身披一件紗質長袍,在匠人那鬼斧神工的刀法下,雕像上的衣飾表現出飄飄欲仙的模樣,而女子臉上,更是表現出輕紗半遮臉的神秘形象,讓人只能看到那女子的一雙眼睛,卻無法完全看清她的樣子。 在這尊女子石像的對面,卻是一尊無首的巨人石像,那巨人差與女媧大神等高,形態凶猛,只見巨人雖無首,卻在其胸膛雙乳處刻著一雙怒眼,而肚臍之處卻是一張巨嘴,巨嘴張開,似是在無聲地怒吼,巨人左手持盾,右手上揚成握形,似握著什麼東西,只是那手中卻空無一物,但從這巨人的形象,我很容易就猜到一位上古的凶神,也就是被後世譽為戰斗之神的刑天! 除去那半遮著臉的女子石像,在這隱者之村的廟宇里便供奉著上古有名的兩位神祗,就不知道這女媧大神和凶神刑天和他們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關系。 老嫗也不打擾我們觀看廟中事物,直到我們似是回到神來時,她才輕輕朝小夏說道:“神女,你可認得這三尊石像?” 小夏點頭:“中間的是女媧大神,左手邊的則是刑天,只是這右手邊的女子形象,我雖不知道她是誰,但在夢里,我卻是見過她的,那時她自稱,是我的守護神使之類的。” 老嫗含笑說道:“不錯,這半遮著臉孔的女子石像,正是隱者之村的守護神使,亦是第一代的神女!” “初代神女?” “是的,初代神女,也是女媧大神以自身精血所造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人類,而每一代的神女,皆為女媧大神的血之後裔!” “什麼?” 我們三人頓時同一時間驚乎出口,特別是小夏,想不到她的神女身份中,還包涵著這麼一個重大的意義,每一代的神女,竟然是女媧大禍的血之後裔,這簡直令人不敢相信。 “等,等一下!”我急忙叫道:“不對啊,傳說中,女媧大神所造的人類,不都是用泥巴所造,沒聽說過她用過精血造人啊;還有,如果說小夏和女媧大神有血統上的關系的話,那麼小夏應該不同于常人才對,至少,也會像女媧大神的形象一般半人半蛇吧,但她看起來完全就是普通人一樣啊。” 老嫗似是料到我們會有這些疑問一般,她望向女媧大神,輕輕一歎道:“不錯,女媧大神在傳說中確實是用泥巴造人,但當她以五色石補天耗盡心血即將死去之前,神識卻跨越了時空,預料到後世會有一場驚天之戰,因此,她以最後一滴精血創造了具有莫大神通的神女,並且讓我們這一族成為神女的侍衛,為了後世將會出現的曠世之戰作好萬全的准備,這一點等下我會慢慢告訴你們;至于你說神女與普通人無異這一點嘛……” 回過身來,老嫗笑著說道:“除了因為神女的本命血源還沒有覺醒,因而無法變化為半人半蛇的形象外,莫非你們真的覺得神女和普通人真的沒有區別嗎?普通的人,能夠召喚其它世界的生靈為其所用嗎?普通人能夠架構起和其它世界產生聯系的通道嗎?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吧。” 這老婆婆這麼一說,我才省起小夏那召喚惡鬼神獸的異能,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召喚,是在架構起與其它世界產生聯系的通道後,才能實現的召喚,只是和她相處得久了,我才忽略了這一點,而正如眼前這位老婆婆所說,別說普通人,即使是傳說中的神仙,似乎也沒聽說過能夠召喚惡鬼神獸的存在。 “但我這種異能,是因為我婆婆那一脈的血統,應該和女媧大神沒什麼關系才對啊。”小夏自己似乎也不能接受自己竟然和女媧這麼一個大神扯上關系,因此她也下意識地為自己辯解說道。 卻不想她的話讓老嫗長聲一歎。 “你的婆婆,菩桑她,便是本村上一代出走的神女啊!”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八章 神女…隱者之村     下篇:第二十章 村中隱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