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章 村中隱患(上)  
   
第二十章 村中隱患(上)

“你的婆婆,菩桑她,便是本村上一代出走的神女啊!” 當老嫗如此說時,小夏差點沒跳起來,事情繞來繞去,最後繞到婆婆身上,卻還是依舊和這隱者之村扯上了關系,如果小夏婆婆是這村中的上代神女,那麼小夏的身份基本上就可以確定下來了。 “我菩菁,還有本村其它兩個長老,都是你的婆婆菩桑的朋友,當年她離開村子的時候,我還二十歲不到,如今八十年過去了,她的孫女卻終于回到村子來,這是天意,天意啊。” 老嫗在神案前的一個蒲團坐下,並招呼著我們其它人也過來。 “坐下吧,你們要知道的事情還很多,就讓我一件一件地告訴你們吧。” 我在心里默默計算,按老嫗的話說來,那她現在的實際年齡已經百歲有余,可樣子看上去卻只有四五十歲,也不知道是保養得好,還是這村子里有駐顏的妙方。 不過我們還是依她所說在地上盤膝而走,小夏則因為還處在震憾中,神色木納,直到我拉了她一把,她才失魂落魄地坐到地上。 “首先,先讓我告訴你們這隱者之村的由來,特別是神女你,更要清楚這村子存在的意義。”菩菁婆婆望向頭上的石像,神情仿佛在緬懷著以往的歲月般,只聽她以沉靜的聲音娓娓道出這隱者之村的由來。 上古時期,火神祝融與水神共工交戰,共工最後不敵,退敗至不周山下,眼看著自己一敗塗地,憤怒的共工一頭撞在了不周山上,這不周山為天地的支柱,不周山一倒,頓時天傾地陷,人間災劫頓起。 天破之後,天火不斷降下人間,大地陷入一片火海之中,為了不讓自己所創造出來的人類滅絕,女媧大神以地心烈焰煉制了五色神石,再以五色石補上那已經破碎不堪的天空,最後,為了徹底把天空補齊,女媧大神更是決定以自己的身軀與精血填補天空的漏洞。 卻在她即將飛上天際作那補天壯舉之時,她的神識卻跨越了時空,看到了多年後將會出現的一場戰爭,那是一場將會波及到神、人、魔三界的曠世大戰,也就是後世所流傳的逐鹿之戰。 在神識跨越時空的瞬間,女媧大神看到了那千古不滅的大魔神王有熊?蚩尤,也看到了黃帝將其靈魂封印在五色靈石,也就是後世被稱為蚩尤石的石頭當中,但黃帝的封印是不完全的,他雖然封印了蚩尤的靈魂,但大魔神王的肉體卻無法封印,為此,女媧大神在了解這一切後,便作出先一步的准備。 女媧大神知道在斬殺了蚩尤之後,黃帝將會創造上古神界,從此將神人魔徹底地分離開來,上古神及其神民往居神界,而魔則下落魔界,只有人才居住在人間,如此一來,那遺留在人間那魔神的肉體一旦和他的靈魂融合,人類將會有滅頂之災,為了避免這一切的發生,女媧大神以自己的一滴精血混合殘余下來的五色神石,創造出第一代的神女。 女媧大神教給這猶如自己親生女兒一般的人類諸多術法,包括架構各個空間的通道,以女媧之血中含有萬物之母的氣息為束縛,讓被召喚出來的各種異物為神女所用,然後在飛天之際,女媧大神把封印魔神肉體的方法傳授給神女,並找來她第一次制造出來的人類做為神女的侍衛,在作好這一萬全的准備之後,女媧大神才放心地飛升補天。 再說女媧大神飛升後,初代神女便帶領著她的侍衛們尋找一處可以休養生息之地住下,而為了多年後的封魔之戰,初代神女收集了女媧大神遺留下來的五色石,便日夜不停地煉制用以封印魔神肉體的器具,直到初代神女臨終時,終于制造出能夠封印魔神肉體的器物--蚩尤碑! 神女可與人類男子結合,但誕生的嬰兒卻一定只會是女嬰,女嬰繼承了母親的血脈與異能,但除了第一代神女一出世便是半人半蛇的形象外,後代的神女只有極少的機率會出現這種狀況,當然,如果神女的本源血統覺醒的話,也會回複半人半蛇的亞神狀態。 當初代神女死後,她的意識卻沒有消失,作為第一代的神女,她從女媧大神那里繼承到的力量是其它神女所無法比擬的,雖然肉身死亡,但以意識而存在的初代神女,便成為了神女及其它人類的守護神使,也因為有守護神使的存在,才能保護著每一代的神女健康的成長。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曠世的戰爭終于發生了,在守護神使的指引下,神女和她的護衛們也加入到黃帝的行列中來,直到黃帝斬殺了蚩尤後,神女以早已准備好的蚩尤碑封印了魔神的肉體,而封印其靈魂的蚩尤石其中一顆,更是由神女及其護衛們守護。 在完成了封魔大業後,神女帶領著她的護衛來到退隱山林,而每一代的神女便盡自己的力量守護著蚩尤碑和蚩尤石不落入邪人之手,隱者之村,便是由神女與其護衛漸漸演變而來。 “這就是隱者之村的由來。”菩菁婆婆以這句話結束了對隱者之村由來的述說。 從這老婆婆剛才出聲說話起,我們就連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更想不到隱者之村還牽涉到遠古時的神話故事,我不由自主地抬頭看向神案前的石像,原來這供奉著的神像還有著這樣的故事在里邊,不過小夏的身份確定後,不知哪一天她的本源血統要是覺醒過來,便會變成半人半蛇的樣子,一想到這一點,我便覺得有點詭異。 我看到女媧石像雙手上所捧的石碑,忍不住問道:“莫非那石像上所捧的便是蚩尤碑?” “是蚩尤碑。” 見菩菁婆婆肯定地說道,我失聲叫了出來:“那麼重要的東西,你們就隨便擺在這上面?” “有什麼好奇怪的。”菩菁婆婆相對于我的一臉震驚,這位年邁的老嫗卻淡淡笑道:“那蚩尤碑早已被下了禁制,除了本村的人和神女外,其它外人一觸便會受到攻擊,即使有人能夠壓下那碑上的禁制,但強行要解開封印的話,蚩尤碑會在瞬間粉碎,所以,你認為它放在哪里有什麼不妥嗎?” “如果你這樣說的話,那倒是沒有。”我呐呐地說道。 “那刑天的石像呢,這位有名的凶神難道也和我們有什麼關系?”在經過最初的震憾之後,小夏已經基本上接受了自己是女媧大神的血之後裔這樣的事實,而事實上,無論是她血脈的奇異,還是那個讓她來到此處的異夢與夢中那守護神使所說的話,無不在指出她便是神女的事實,因此,現在小夏也漸漸開始認同自己的這個身份。 “刑天舞干戚啊。”菩菁婆婆感歎著說道:“在黃帝斬掉刑天的頭首之後,這個凶神便不斷對天狂舞著巨盾與利斧,還不斷發出悲憤的吼聲,那一代的神女為了不讓無辜的人們被這位凶神所傷,便以大能收伏了刑天,只是這位凶神的劣氣太甚,神女無法平息它的怨恨之氣,又怕它暴起傷人,于是便把它封印在它自己的大斧之內,然後建石像以供奉著,希望可以借此平息它的怨氣。” “但那把斧頭呢,好像不在這里啊?”我一早就覺得那刑天的石像,右手里似乎少了什麼東西,原來卻是少了刑天的斧子,想那東西可是凶神的武器,要是能見上一見,倒也能增長下見識,可眼下那斧頭指不定已經被收了起來。 “那斧頭,哎,說起來話就長了。”菩菁婆婆深深看了小夏一眼,語重心長地說道:“說到此事,還和神女你有一定的關系。” “我?”小夏指著自己說道,她一點也想不通,自己還能和刑天的武器有什麼關系。 “各位剛才進村時也發現了吧,本村男少女多,出現這種異況,卻得由上一代的神女出走一事說起。”菩青婆婆輕歎一聲說道:“我們這隱者之村世代為神女的護衛,女子擅長使用各種道術,男子卻擅長擊技之術,兩相配合下,得保村子一直安甯無失。本來每一代的神女,皆會從村中男子選出一人作為自己的夫婿,以延續神女的血脈,但上一代的神女,也就是你的婆婆菩桑她,卻和你爺爺私奔了。” “私奔?” 我慶幸沒有在喝水,要不然肯定是一嘴巴水大噴特噴,想不到以神女的特殊性,竟然也會和私奔這兩個字掛上鉤,不過仔細想來,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除去神女的神性,她們也和普通女子沒有兩樣,就拿小夏來說,除了她那召喚惡鬼神獸和異能以及使用各種道術,她也是一個有著輕微購物狂,而且又對金錢十分敏感的都市女子。 不過話說回來,這神女私奔,倒不失為一件極為八卦的新聞。 菩菁婆婆干咳一聲,暫時把我們從失神的狀態里拉了回來。 “不錯,是私奔!”菩菁婆婆加重了語氣說道:“當年你的婆婆適逢一次出山采藥之時,遇到了你的爺爺,當時他不知道因什麼事情而暈倒在樹林里,好心腸的菩桑便把他帶回村中療養,隱者之村也時常會遇到受傷的人,也不是沒帶過這些傷者來村療養過,只是這些人在離去時都會被我們以術抹去關于村子的記憶,所以當菩桑把你爺爺帶回村子時,我們並沒有在意,誰想得到你爺爺也不知對菩桑說了什麼甜言蜜語,就這樣把我們的神女拐跑了!” 我聽得已經在旁邊暗自偷笑,這菩菁婆婆自見面時便一付慈眉善目的樣子,唯獨在說到這件事的時候,卻是咬牙切齒,好似過了這麼久的時候,她依然對小夏爺爺拐帶他們村里神女一事久久不能釋懷,不過這樣看來,小夏爺爺那泡妞的手段還真不是蓋的,竟然連人家的神女也給泡走了。 相對于我暗地里的偷笑,小夏則是一臉古怪的神色,她卻是想不到,爺爺和婆婆竟然還有這麼一段羅曼蒂克史。 “當神女出走後,這村子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沖擊,而變化,也是從那時候出現的。”菩菁婆婆說到此處,忍不住長聲一歎:“神女離開之後,村子里那一顆對俗世影響頗重的蚩尤石也隨之不見,連接失去了重要的人和物後,村子里漸漸有了懷疑的聲音,大部分的男村民認為神女已經墮落了,不肯再肩負起守護蚩尤石的重擔,既然連神女也離去了,那麼這隱者之村自然也沒有了存在的必要,便這樣,村里分成了兩種派系,一系認為要解散隱者之村,另一系則堅持神女必會回歸,前一系以男子居多,這後一系,自然是我們這些女人,爭執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後,前一系的人憤而出走,他們不僅帶走了大部分的男村民,而且還拿走了刑天的武器,離開隱者之村的他們,便在這山林里建立了另一個村子。” “分裂?” 我們想不到,這樣一個小小的村子也會出現分裂這種情形,更想不到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為神女的離開,看來神女在他們的心里,占著相當重要的位置,要不然,也不會生出這種被自己年尊敬的人所背叛的憤怒情緒,從而導致了這一切的發生。 “對不起,想不到因為婆婆的原因,會讓這個村子出現這種狀況。”小夏懷著歉意說道。 菩菁婆婆擺了擺手:“這不關你的事情,事後我們想起來,其實這件事,也不能全怪在菩桑的身上,因為我們強加上神女身上有太多的神性,太多的理所當然,而忘記了在一代又一代的傳承後,神女身上的神性已經漸漸為人性所代替,說到底,神女和我們一樣,是人,而不是真正的神,所以現在想來,當年的菩桑應該是承受不了大家強加在她身上的壓力而逃跑了吧。” 便在此時,另一把女人的聲音插了進來。 “菩菁,聽說菩桑的孫女回來了,你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莫非是害怕我這個長老識破你那個所謂的神女是假的?”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九章 女媧血裔     下篇:第二十一章 村中隱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