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一章 村中隱患(下)  
   
第二十一章 村中隱患(下)

第六集涅槃第二十一章村中隱患(下) “菩菁,聽說菩桑的孫女回來了,你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莫非是害怕我這個長老識破你那個所謂的神女是假的?” 話音方落,廟堂之外走進一個女人,看年紀也在四十歲左右,這中年婦人身披素袍,一頭烏黑的頭發高高束起,她雖然沒有穿金戴銀,但一股雍容寶貴之氣卻油然而生,這女人剛一進得屋來,便自然地生出一股迫力,讓我們自然生出感應。 “菩茹,這里是廟堂,禁止高聲喧嘩,即使你貴為二長老,也不能無視這條規定!” 菩菁婆婆站了起來,此刻的她滿臉的嚴肅,一種高高在上的威儀頓時表露無遺,她只是從地上站起,但那股氣勢卻已經超過了這剛進門來的二長老,但見這貴婦人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半晌後才聽得她細聲說道。 “是,大長老!” 雖然貴婦人回答得不情不願,但菩菁婆婆也不再追究,此時,廟堂中那股有點讓人喘不過氣的壓力才隨著消失,我們三人不敢置信地相互交換了一個眼色,均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驚訝,先不論這個二長老,就說這菩菁婆婆,從和我們見面那一刻起,她給我們的感覺就像一個和藹的婆婆一樣,可沒想到這樣一個老人卻在剛才爆發出來的威壓竟不比冥王低多少,而名為菩茹的二長老氣勢也是不弱,照此推來,這兩人即使對上冥王,也不致輕易落敗。 想不到一個村子里兩個老人便有與冥王一戰之力,這隱者之村不愧是女媧神女的護衛之後。 “那麼,讓我給幾倍介紹一下吧。”又變回慈眉善目的菩菁婆婆轉過身來朝我們說道。 我們連忙起身,只聽這位婆婆說道:“這一位是我們隱者之村的二長老菩茹,村里共有三名長老,第三位長老菩芯現在不在這兒,不過晚上為神女洗塵的宴會,三位長老都會到齊的。” “當然是會到齊了。”菩茹長老冷冷說道:“即使神女要回歸,也必須由三位長老投票決定其身份的真實性吧,我也不怕丑話說在前頭,如果神女不能拿出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我這一票是絕對不會投出去的。” “菩茹!” 菩菁婆婆低喝一聲。 “神女的身份是由守護神使親自布夢告之,我們三長老都有接到夢喻,難道她的身份還會有假不成,還是說,過了這麼多年之後,你還是放不下那樁往事,而現在則在這里公報私仇?” “不錯,我就是在公報私仇怎樣?”二長老針鋒相對地說道:“當年菩桑一句話也沒說就把大伙丟下了,憑什麼現在她的孫女說回來就回來,按照規定,村里凡是重大的事件都要三大長老表決投票,神女回歸這麼大的一件事,即使有守護神使的夢喻在先,但我們也不能夠全然無視規定,您說是嗎?尊敬的大長者閣下!” 在丟下這麼一句話後,二長老冷冷地盯了小夏一眼,然後哼了一聲拂袖便走。 廟堂里的氣氛頓時尷尬起來。 這二長老也不知道為何對小夏這個神女懷著很深的怨意,照剛才的情形看來,即使小夏為守護神使指定的神女,想要得到全村人的認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在我看來,小夏這神女的身份認不成也沒有壞處,要是她真當上了神女,說不定就要留在這村里了,那我可怎麼辦? 剛才被菩菁婆婆那關于上古的秘聞所吸引住了心神,倒沒怎麼去想小夏成為神女之後的事情,可現在聽這婆婆說晚上還要搞什麼晚宴來確定小夏的身份,我這時才緊張起來,萬一小夏真的成了神女,那我大概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陪她留下,二是學小夏爺爺般把這新任神女也給拐走了。 卻說我這邊正打著二度拐帶神女的不良主意,那邊的大長老卻又是一歎。 “讓你們見笑了。”菩菁婆婆朝我們勉強一笑。 小夏不解地問道:“婆婆,這位二長老似是和我有什麼過節似的,我怎麼感覺她好像是在針對我啊。” 菩菁婆婆苦笑一聲說道:“她不是在針對你,確切地說,她是在針對菩桑,也就是你的婆婆。” “為什麼?” “菩茹她…”大長老微微一頓,然後似是作了什麼決定般,才對我們繼續說道:“那是因為,當年的菩茹,也是暗地里偷偷喜歡著神女的爺爺啊,但當年你的爺爺,卻選擇了神女,並把她帶離這村子,菩茹她一直念念不忘這件事,其實說起來,那個時候的我,還有菩茹和菩桑,都是無話不談的好姐妹,不想到因為你爺爺的出現,帶給了我們一連串的變化,這只能說是造化弄人啊。” 八卦,絕對的八卦! 如果不是在這氣氛嚴肅之極的廟堂中,我絕對會忍不住叫出聲來,不想繼小夏爺爺拐帶人家的神女私奔這個八卦新聞之後,竟然又爆出一個二長老喜歡上小夏爺爺的新聞,由此推來,那二長老必定對棄她而去的小夏爺爺由愛生恨,繼而之連同小夏的婆婆菩桑也是她的懷恨對象,而這個時候,小夏這個神女又回到了村子中來,這個二長老不趁機報複那就真的有鬼了。 聽得菩菁婆婆這樣說,不單是我,連小夏的臉色也不然起來,她自然不是害怕二長老從中作梗,她只是想不到爺爺和婆婆這間還有這麼多的故事。 但大長老可不這麼認為,她見小夏臉色數變,以為小夏是害怕這神女回歸一事有變數,于是菩菁婆婆安慰小夏說道:“神女大可不必為此事擔心,雖然回歸一事重大,需由三大長者投票決定,但三長老菩芯是一位公正不阿的人,當年她的父親帶同自己的兄長離開村子時,她不只沒有一同離開,還義正辭嚴地痛斥她的父親與兄長,後來她的父親惱羞成怒,欲對當時的長老不利時,菩芯還以自己的身體為長老擋下一劍,所以這樣的一個人,她一定會按照守護神使的夢喻,對你投下肯定的一票的。” 小夏聽罷,頗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她最初會來隱者之村,是因為感覺這村子和自己有莫大關系的緣故,卻是對神女這個身份一點也不在乎,但看菩菁婆婆這陣勢,是非要讓她當上這個神女不可了,一想到當上神女後就要留在這村子里,小夏是一百個不願意的,她喜歡熱鬧的都市,喜歡可以供她消遣的娛樂場所,而不是對著一個連電視機也沒有的落後村子,哪怕這村子有太多的神秘之處。 可想在說不想干恐怕也是不行的。 小夏在心底暗自合計著,要是自己立刻說一句我不想當神女之類的話,為了防止婆婆那種事情再次發生,這大長老還不立時拿條繩子綁住自己,所以走還是要走的,但卻不能立時表態,而且看這村子大有來頭的樣子,說不定還可以利用自己神女這個身份,號令這村子來解決冥王的威脅,隱者之村怎麼說也是女媧所選擇的神女護衛之後,應該足以抵禦暗影這個大敵吧。 不過,貌似自己有利用隱者之村的嫌疑啊……。 想到這里,小夏也只能在心里暗自苦笑,雖說自己的動機不良,但眼下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又去哪尋找足以和冥王抗衡的“勢”啊。 略一猶豫之後,小夏還是決定了先利用自己神女這個身份,來換取足以抗衡冥王的勢力,至于其它的,也只能留待以後再說了。 先不說小夏心底的這番打算,我卻從菩菁婆婆的話里和那二長老的表現,看得出來這村子似乎沒有表面那麼平靜,雖然自己是一個外人,但看起來我們似乎得在這里呆上一點時間,所以知道多一些村子的狀況,萬一有起事來,也好有個對策,于是我小心地措辭說道:“菩菁婆婆,這村子,好像看上去沒那麼……。和諧…” 似乎想不到我會這麼一說,菩菁婆婆微微一愣,隨後她重重地點了點頭說道:“豈止不和諧啊,而是這隱者之村的內憂外患,已經快達到爆發的時候了。” 她望向神案前的女媧石像,感歎地說道:“想當年村子建成之初,有神女為核心,又有男女村民的術法擊技為輔助,村子得以從無數的風雨中走了過來,但沒想到一沒有了神女,這曆經千萬年的時光也未曾消失的村子,卻在百年不到的時間里,卻變得如搖搖欲墜的老人一般,隨時有消失的可能…哎……。” “有這麼嚴重嗎,婆婆?”小夏忍不住說道,這村子從表面看來,好像並沒有嚴重到菩菁婆婆嘴中所說的程度。 “遠比你想像中嚴重啊,神女。”菩菁婆婆苦笑著說道:“先說內患,自當年菩芯長老的父親連哄帶騙卷走了村子里近八成的男村民自成一村之後,隱者之村的情況便每況愈下;一直以來,村里的血脈一直是男女村民的結合而延續,而通過初代神女留下來的秘法,讓村子里出生的嬰兒不會因為近親血緣的關系而出現崎形兒這樣的悲劇,而大部分的男村民離開後,村子在這百年間出生的嬰兒竟不到百人之數,這第一個內患便是人丁稀少啊。” “那第二個,是否武技得不到傳承?”小夏雖說是在發問,但看她的樣子,似乎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斷。 菩菁婆婆點了點頭,眼中露出贊許的神色。 我奇道:“小夏,你是怎麼猜到的?” “猜?”小夏嘟起嘴說道:“你用這個詞簡直就是在汙蔑我的智慧,先生,這叫推理。” 我略想了想,隨即恍然大悟地說道:“我明白了,這村里女村民擅長道術,男村民擅長擊技,因此大批的男村民離開後,諸多武技失去了傳承,因為武技雖然可以通過書籍等東西記錄保留下來,但少了老師的指導,想必很多武技已經只具其形,而不得其神吧。” “情況就是這樣。”說到此處,菩菁婆婆臉上神色一暗:“村子里的武技,各家有各家的特點,有的擅長正面攻擊,有的擅長刺殺之道,可經過百年前那場分裂之後,村里的武技之道便凋零了,沒有了武技的輔助,單靠我們這些使用道術的人,很難抵擋來自天外村,也就是男村民後來成立的村子的威脅。” “威脅?”小夏訝然說道:“莫非他們還對隱者之村不利?” “是啊,這就是隱者之村的外患。”菩菁婆婆說道:“當年菩芯的父親便是一個相當有野心的人,他從許久之前便看中長老之位,可惜隱者之村的長老一向由女性擔任,他也只能望洋興歎,而神女出走,只是給了他一個借口,一個得以威脅村子的借口,那時他雖然帶著男村民成立了天外村,但也明言若讓他坐上長老之位,他便帶同其它村民回歸,可村子千百年的傳統難能因他一人而廢棄,所以這事也就一直無果,直到菩芯的父親去世,其兄長那霸的野心卻比其父還要大,他竟然想拿到村中秘寶,由女媧大神留給曆代神女的武器,淨水戟!” “淨水戟?很厲害的武器嗎?”小夏忍不住問道,她的武器辟邪棍在鬼王一戰中損壞,如果能得到這神女的兵器,說不定她的實力還可借此連跳幾番。 “那可是由女媧大神留給神女的兵器,哪能不厲害啊。”菩菁婆婆笑著說道:“淨水戟,具有引動世間水氣的大能,同時,水亦為生命之源,因此淨水戟中浩瀚的水之源力能使持有者的壽元大增,這等神器,那霸垂涎已久,更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三番五次地鼓動村民對我們施以攻擊,要不是村子布有初代神女的防禦術法這樣的禁制,那霸早就帶人打上門了。但即使有術法的防禦,我們卻不能長年龜縮在村子內,村子雖然自給自足,但一些東西還是要到山下城鎮和人交易才能得到,那霸便好幾次趁我帶同村民出村的時候偷襲我們,想捉住我這個大長老用來脅迫村子交出神器,但他哪時知道,神器並非凡物,知道它下落的,只有神女而已。” “我?”小夏指著自己說道:“但我完全不知道它在哪里啊。” “那是因為時間還沒到,孩子。” 聽菩菁婆婆這樣說,小夏也就沒再問,但隱者之村現在這個樣子,可沒有多大的力量為抗衡冥王啊,要知道以那男人神出鬼沒的槍技,如果沒有武技方面的人員輔助的話,單靠以術法見才的女性村民是沒有辦法牽制住這個男人的,那麼要讓隱者之村起到它應用的作用和力量,是否代表著自己要想辦法徹底解決隱者之村的內憂外患呢? 小夏輕輕咬著自己的手指,陷入了思考之中。 本來以她原本的意思,是要利用隱者之村的實力反過來將冥王一軍,如果是擁有完整力量的隱者之村的話,小夏完全有把握讓暗影把其余四顆蚩尤石吐出來,因為這村子的力量,並不會比昆侖上清宮那樣的宗派遜色,可惜現在村子分裂為兩派,本來一個實力強悍的村子,在分裂之下便無法避免出現致命的破綻。 失去正面作戰人員的隱者之村,絕對無法抗衡得了冥王,而要抗衡冥王,則必須讓隱者之村恢複原來的風貌,但如此一來,自己這個神女的角色豈不是要越陷越深? 一想到這里,小夏不免有些猶豫。 她根本就沒打算要長居此地,哪怕神女的身份在這村子里是何等的尊貴,但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因此她的離開是勢在必行的,可按照上面的推斷,如果不利用神女的身份,小夏要讓隱者之村恢複完整的力量,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而反過來說,一旦神女這個角色演得太久了,到時她要退出這個舞台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但是,冥王的蚩尤石畢竟關系重大,一個不好可能人間會出現一場浩劫,因此相對于神女的身份,還是前者比較重要一些。 小夏眼睛一轉,漸漸理清著自己的思路。 自己以後絕對還會步婆婆的後塵再“私奔”一次的,那麼幫隱者之村恢複原來的模樣也算是對他們的一種交待,再退一萬步講,即使為了防止自己的再次出走而又讓村子陷入分裂的境地中,那自己也完全可以利用神女的身份命令全村的人隨自己到城市里生活,反正他們是女媧大神為血裔挑選的護衛,那麼神女到哪,護衛也到哪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只是到時這舉村遷徙之舉可能沒那麼容易進行,不過只要神女堅持,他們大概也不能拒絕吧,除非他們開除了自己這個“神女”。 既然如此,那就讓解決村子的諸多隱患,然後以隱者之村完整的力量讓冥王大嚇一跳吧。 主意一定,小夏的眼睛便亮了起來,雖然那雙明亮的眼睛很漂亮,但一看到她露出這種眼神,我便沒來由地打了一冷顫。 准沒好事。 我在心里這樣說道。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章 村中隱患(上)     下篇:第二十二章 冥王之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