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二章 冥王之計(上)  
   
第二十二章 冥王之計(上)

第六集涅槃第二十二章冥王之計(上) 根據菩菁婆婆所言,這村子之所以會分裂的原因,絕大部分是因為神女離開之故,再加上有心人的煽動之下才會出現這種狀況,那麼,現在要恢複村子原貌,必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讓神女回歸這個訊息傳到那天外村去,如此一來,天外村的村民知道神女已經回歸,作為女媧所挑選的護衛,他們自然也就沒理由不回到村子中來。 一想到這里,小夏便把這個想法向菩菁婆婆說了出來,這大長老聽罷連連點頭。 “我也是這麼想的,如果神女回來了,以神女的號召力,當可把村外的村民給召集回來,所以今晚的洗塵夜宴是第一步,然後待三長老肯定了神女身份後,我們再通知天外村那邊的村民,即使以那霸的武力,也無法全壓下村民回歸的心思,因為在我們的心中,神女便等同于女媧大神,這已經是千百年來形成的傳統,不是一個區區那霸就能改變得了的。” 說到這個那霸,小夏不由暗自留心,怎麼說對方也是一村之長,自己這一做為難免要傷及對方的利益,他沒有作出相應的回應才怪,所以,為了預防對方惡意的“回應”,那麼了解這個人便是必須的事情。 “婆婆,能不能和我說一下關于那霸這個人。”小夏說道。 菩菁婆婆搖著頭說道:“那霸這小子,自小便脾氣不好,一丁點事情就發脾氣,是村里出了名的小霸王,一直到成年之後,他這個臭脾氣不僅沒有改,反而變得更加暴劣了。” “也就是說,他是那種易怒的人?” “是啊,而且做事不經大腦,容易沖動,完全是身體比腦袋先行動的人,不過他的武技確實相當了得,有幾次被他率眾埋伏偷襲的時候,要不是有菩茹在,說不定我這條老命還得栽在他手上。” 不對啊。 聽菩菁婆婆說到此處,小夏突然感覺到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婆婆,你們外出村子下山購物的日子會不會是固定的,比如一年中就那麼幾次下山?”小夏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于是這樣問道。 “不可能是固定的。”雖然不知道小夏為什麼這樣問,但菩菁婆婆還是據實回答:“雖然我們是用收成的作物去和山下的城鎮作交易,但許多時候,由于節氣和天氣的變化,作物的收成無論是量還是時間都是不固定的,為什麼你會這麼問?” 果然如此。 小夏暗暗想道,從婆婆之前的話可以知道,這個那霸並不是一個聰明的人,反而是屬于易怒鹵莽的那一種,這樣的人是不會花心思去了解作物的收成時間,如果沒有了解作物的收成時間,他也就無從推斷婆婆們下山的時間,何況他還要先一步埋伏在婆婆他們下山的行經路線上,若是這麼想來,只有兩個可能。 一是那霸身邊有智材絕倫之士,才能為他謀劃這麼一些事情。 但如果不是這個可能的話,那麼第二個可能就更可怕了一些。 因為除了第一個可能之外,那第二個可能只能說明村子里有那霸的內應,所以才能把婆婆出村的時間和行經路線通知那霸,從而讓他把握到最佳的偷襲機會。 但這第二個可能還不能告訴婆婆他們,要不然,一來會打草驚蛇,二來,若是判斷錯誤,豈不是傷了村子里眾人的感情。 所以,還必須掌握更多的線索,才能夠下結論! “說到菩茹婆婆,她很厲害嗎,能夠在那霸偷襲的時候保護菩菁婆婆您,二長老的術法很強吧。”既然不打算馬上把自己心中所想說出來,小夏便干脆扯開話題。 “哎…”卻不想小夏這麼隨便一問,倒讓菩菁婆婆歎了一口氣:“菩茹她,為了這個村子犧牲了很多啊,她本來在術法方面是很有天份的,要不然也不會擔任長老一職,但為了對抗天外村的近戰武力,菩茹毅然放棄了她的道術,從而把心思都放在了召喚之術上,要知道我們並不同神女一樣,天生具有構架異界通道的異能,菩茹她,整整花費了十年的功夫,才讓她成功地召喚到地獄羅刹鬼,然後以上古流傳下來的秘術讓羅刹鬼暫時依附到自己身上,從而得到能與那霸抗衡的強大武力,因此,菩茹她是整個村子中唯一能夠與那霸正面抗衡的人,要不是她,在那幾次偷襲中,我早就被那霸脅迫了。” “以道入武啊…”小夏感歎說道:“二長老的確很有毅力,不過這種以邪鬼換取武力的方法,對她身體的負荷實在太大了。” “不錯,菩茹她現在等閑不敢召喚羅刹鬼,每一次惡鬼依負,都會對她的身體造成嚴重的負荷,一旦身體承受不起這股負荷的話,惡鬼便會反噬其身,所幸的是近幾年那霸沒有來犯,否則村子撐不撐到今天尚不可知。” “大長老擅長道術,二長老以道入武,卻不知道三長老有何本事?”既然決定了要以神女之名讓隱者之村恢複完整的力量,那麼在接下來的行動里,便必須調用到村子里每一分力量,于是小夏不遺余力地打聽起三位長者的本領,才不會到時要用到人時,出現了判斷失誤這樣的情況。 菩菁婆婆對于小夏的提問倒是不厭其煩地回答著。 “三長老菩芯,由于從小身體欠佳,雖然也修行了一些道術,但總的來說,也只不過是中上水平,談不上優秀,但她卻對勞作有著近乎本能的天賦,自她教導村民如何種作後,村子的收成要以前要好上許多,這對村子也是很大的貢獻,再加上她與父親兄長劃分了界限,所以村民才會推舉她成為三長老的。” “哦。” 小夏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不行,單憑這些還無法確定誰是內鬼。 小夏想道,大長老菩菁在村子里的地位是僅在神女之下,對其它村民或者兩位長老都有著極大的權威,這樣的一個人自然不可能是那霸的內應,因為她沒有足夠的利益和動機讓她這麼做。 接下來,這二長老和三長老就不怎麼好說了,先說二長老,由于她得不到爺爺,心里一直存在著妒恨,這一點可以從剛才對自己的態度可以看得出來,如果說這村子里誰最不希望自己當上神女的話,一定是這個二長老了,可單憑這一點還無法確定她便是內應,因為在那霸的幾次偷襲中,她又確實的保護了大長老不落入那霸之手,所以對于這個二長老,只能打上一個問號。 至于三長老,卻是嫌疑最大之人,即使她在當年和父親兄長劃清了界限,但她始終是他們的女兒及妹妹,這樣的關系能讓她徹底斬斷雙方之間的親情嗎?不過現在這三長老還沒見著,也無法單憑這些就判定人家有罪,只能說她具有最大的嫌疑,看來現在也只能把這些放在心底,然後再呆在村子里觀察幾天,保不准內鬼不是兩位長老,而是其它村民也說不定。 “神女,你在想些什麼?”見小夏露出思索的樣子,菩菁婆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從剛才小夏問她那些問題時,她便覺得這神女似乎是發現了一些什麼東西,這時見小夏一雙眼珠子一直轉個不停,她心里的疑惑便越重。 “沒什麼,婆婆,我只是在想如何處理天外村的事情。”小夏敷衍說道,隨後,她似是想到什麼,又開口問道:“對了婆婆,每次你們下山,要多少人同行?” “雖說我們要拿作物和山下城鎮的人交易,但一起下山的人卻不多。”菩菁婆婆笑道:“你們一定很疑惑,為什麼我們要運送作物下山卻不用太多的人吧,那是因為村子里以前的神女造出幾個乾坤袋的緣故,那乾坤袋從表面看只是一個普通的麻布袋子,但其實里面卻能夠容納下幾車的作物,所以每一次下山,除了二長老和我之外,也就不過幾個男村民隨行而已。” “那就奇怪了。”我看了眾人一眼說道:“你們不覺得嗎,要是運送作物需要運用大批人馬的話,那麼會給天外村伏擊就一點都不奇怪,可只有婆婆幾個人的話,他們是如何知道婆婆他們的路線?除非……” 說到此處,小夏連連向我打起了眼色,但菩菁婆婆卻臉色大變。 “你是想說,我們隱者之村有人向那霸透露了我們的行蹤,那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笨蛋! 小夏在心里暗罵一聲,她本來就不想打草驚蛇,現在可好,就這麼被某個口無遮攔的男人捅了出來。 我用很無辜的眼神看著小夏,卻見她對我氣呼呼地白了一眼,只能無奈地聳了聳肩,閉上自己的嘴巴。 “婆婆,他只是亂猜,你不用理會他的。”小夏本著亡羊補牢的心思說道。 菩菁婆婆擺了擺手說道:“他說的話未必就不對,只是,哎……。這樣吧,神女和兩位客人,我先讓人帶你們下去休息,有什麼事情,等過了今晚的晚宴之後再談吧,老身現在心思很亂,需要一個人靜一靜,三位莫怪啊。” 我們連說“不會”,只見菩菁婆婆拍了拍手,不多會,廟堂外便進來三個妙齡少女,菩菁婆婆讓她們帶我們三人下去休息,我們起身告辭,在走出廟堂後,我悄悄捅了捅小夏說道。 “剛才我是不是說錯話了,難道這村里真的有天外村的內應。” 小夏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 “你這人啊,該聰明的時候不聰明,不該聰明的時候倒是機靈得很,這村子里要不是沒有內應的話,你認為一個鹵莽的武夫能夠准確地把握到婆婆她們的下山路線和時間嗎,我不說出來只是不想打草驚蛇,待找到更多的線索後才說出來,你倒好,一下子就捅了出來,還好廟堂里只有菩菁婆婆,她應該會把這事放在心里而不亂說出去,現在只希望她不會表現出失常的舉動,讓這村子里的內應看出什麼端倪來。” 我望向廟堂之中,只見菩菁婆婆正仰望著女媧大神的石像,那背影,看起來似乎蒼老了不少,在心底默默一歎,我回過頭來,和小夏二人跟著三名少女繞過廟堂,朝後面的房舍走去。 而這個時候,與隱者之村足有幾個山頭之隔的天外村中,卻迎來三個特別的客人……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一章 村中隱患(下)     下篇:第二十三章 冥王之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