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三章 冥王之計(中)  
   
第二十三章 冥王之計(中)

第六集涅槃第二十三章冥王之計(中) 天外村,與隱者之村相隔了幾個山頭,但天外村與其稱為村,倒不如叫寨來得更貼切些。 與隱者之村那具有防禦與攻擊為一體的術法禁制不同,天外村完全沒有任何法術的禁制,但這個從外觀上看起來像少數民族般的村子,卻用高高的青竹削尖了一端,然後圍起來形成防禦性質的工事建築,而在這一圈尖竹圍牆之內,每隔十米便築有一個箭台,箭台高十米,上面的箭手能夠清晰地看清任何膽敢來犯的敵人。 這些建築完全是為了防禦隱者之村的攻擊而設,但這麼多年來,隱者之村沒有來進犯過一次,反而天外村多次對隱者之村展開突襲,多年沒有發揮作用的設施,日久天長下,在箭台上站崗的人數越來越少,但今天,每一個箭台都站著一個箭手,遠遠一看,這天外村倒是有幾分彪悍的氣勢。 那霸很滿意自己手下的表現。 今天之所以有此番動作,為的是迎接三個特殊的客人。 不僅箭台上站滿了天外村的武士,那霸也親自站在了村口,等閑人自然不可能勞動得了他這個村長,但那幾個客人卻確實有這個資格。 那霸今年已近八十高齡,但從外表上看,除了兩鬂飛揚著幾縷銀白之發外,他看上去卻像一個四十多歲的壯漢。 他身高近兩米,全身肌肉賁張,這鐵塔般的身材看上去沒有絲毫笨拙之感,反而給人一種靈活的味道,那霸皮膚幽黑,身上只是簡單地穿著開襟背心,身下著束腳長褲,赤著的雙足上卻用紅色的繩子綁著數顆獸牙,這巨漢那敞開的胸口上傷痕累累,但這些傷痕,卻多是他自己練功所弄傷,至于敵人,很少能夠給他以致命的傷害。 那霸的左肩及左臂上紋著一頭金錢豹,而他那看似靈活的身軀配合著那一雙露出凶殘之色的眼睛,確實讓他看起來像一頭豹子。 一頭無比危險的豹子! 此時,他的耳朵抽動了幾下。 他聽到了腳步聲,共有三人,于是他露出了笑容。 便在他展開笑容的同時,三道人影出現在了村口大門之前,一個男人、一個女孩及一個小孩子。 那霸知道他的客人來了。 “君夜月!” 那霸大喝一聲,聲若洪鍾,聽得人兩耳隱隱作痛,他大踏步迎上他的客人。 冥王微微一笑,淡淡說道:“那霸!” 君夜月的聲音並不高,卻蓋過了那霸的大喝聲,清楚地傳入每一個人的耳朵中。 自然,那霸也是那每一人的其中之一,只這一句,那霸便知道冥王的修為比他只高不低,這讓以武力自豪的那霸臉上一陣不自然,但現在有求于人家,因此那霸把這股不快壓下了心底,扮作高興狀,和君夜月來了一個熊擁。 隨後,天外村以最隆重的禮節招呼著冥王三人進入這個從隱者之村分裂出來的村子。 都很強… 君夜月一邊隨著那霸走向村中的議事堂,一邊打量著兩邊的村民,這些男性村民兩眼精光大盛,行走間龍行虎步,腳步沉穩有力,看上去無一弱手,當然,比起他君夜月來,自然差了不只一級半級,但這些村民的身手都不弱,能夠擁有如此平均戰力的村子,女媧護衛之後的名字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議事堂中,君夜月和那霸分賓主之位坐下,幽若和操偶師沒有入座,只是簡單地站在了君夜月身後。 在暗影中,冥王身旁,豈有他人入座之位。 那霸讓人端來酒水,和君夜月連飲三大碗之後,才抹著嘴邊的酒漬說道。 “君兄弟,這次請得你來一趟,真是不容易啊,老哥我也知道你貴人事忙,無奈此次若不仰仗你的力量,那我那霸這日子也就走到頭了。” 說話間,那霸屏退左右,有些話,不方便在這些隱者之村的原村民身前說起,他們雖然現在是天外村的人,但骨子里,他們依然認為自己是女媧大神的護衛之後,這千百年來形成的傳統,是他所無法改變的。 “此話怎講,隱者之村有什麼能耐能夠逼得了你?”君夜月淡淡說道,其實他心里清楚,事情一定和那拿著蚩尤石躲進隱者之村的所謂神女有關,早在先前那霸通知他有急事相議的時候,他便由這粗人口中聽得隱者之村的神女即將有回歸之事,而從那霸口中對于神女的描述,君夜月便想到了那叫小夏的女人,這才有了布下連串的危局逼著她往隱者之村趕的事情來。 那霸嘴角一抽,他雖然粗豪,卻不是傻子,早先已經和君夜月說過神女之事,他才不相信這個比狐狸還狡猾三分的男人會猜不到神女的事情,但他也不說破,端起一碗酒一個豪飲後,才歎了一聲說道。 “還不是因為隱者村那神女回歸的事情。”那霸用力把乘酒的碗砸到桌上,呯一聲,整張桌子便跳了一跳。“也不怕告訴你,我這天外村是我爹硬是從隱者村里分裂出來的,當年分裂出來的借口是因為神女出走的緣故,這些村民們以為神女已經棄他們而去,才憤而離開,眼下要是讓他們知道神女回歸隱者村,這些骨子里把神女奉若神靈的村民還不立馬回去,所以啊,還請君兄弟為老哥我想想辦法啊。” 君夜月輕嘗一口這天外村自醸的米酒,一分甜,九分辛辣,不知那霸現在的心情,是否也和這酒一樣難以下咽,這當年得到權勢的理由,現在卻成為最大的難題,真是…好笑! 冥王不動聲色,他深深看了那霸一眼,不知為何,那霸竟覺得有些心虛。 君夜月說道:“此處無別人在場,我就明說了吧,那霸你,在乎的不是隱者村的歸屬,也不是你嘴里一直在說的控制權,而是你得到隱者村控制權之後所能得到的東西吧。” 冥王這輕描淡寫的話卻讓那霸渾身一震,他的背部微微弓起,頓時,立于冥王身後的幽若馬上感應到一股強悍的殺氣,少女手指一揚,便要取出虛無之鐮,卻被君夜月輕輕握住了手。 君夜月看向那霸,那霸看著君夜月,兩者的目光在空氣里無形地交鋒著。 半晌後,那霸歎了一口氣,他的身體放松下來,議事堂里那股劍拔弩張的氣氛立時消失無蹤。 “君兄弟啊,你到底是個怎麼樣的男人,我自問這個目的一直沒有向外人透露過,你卻是怎麼看得出來的,莫非我把事情寫到了臉上?” “只是簡單的推理罷了。”君夜月平靜地說道:“如果你只是單純要得到隱者之村的話,我看你早就可以達到目的了,你說過,曾經幾次埋伏在隱者村那大長老及其下屬下山的行經路線上,雖然占盡了地利,卻幾次功虧一簣。以你的武力,若是全力偷襲的話,連我也不敢保證全身而退,但仍然讓隱者村的人安全退去,如此推來,自是你不願,或者不能取他們性命之故,而你能夠一早知曉隱者村眾人的行經路線,自是那村中有你內應的原因,如果你想拿下隱者村,那麼通過內應,憑天外村的武力早就應該得手了。可你現在不僅沒有得手,也不願取那長老的性命,如此推來,只有一個可能,你不是想得到隱者村,而是想要得到那村里的某樣事物,且是那長老才知道的東西,所以你才諸般顧忌,不是嗎?” “嘖,君兄弟,你真是神了。”那霸忍不住擊案叫好,他想不到,從自己話里的蛛絲馬跡,君夜月便能看出這麼多東西來,但那霸心里也是有些驚惶,這個男人不只武技強橫,心思智計無一不是上上之選,自己與之合作,不知會否作那與虎謀皮,但轉念一想,那霸自問君夜月現在也有求于他,應該不會在背後給自己一槍才對。 “那麼君兄弟,依你看,我怎麼樣才能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這個我自然有辦法,不過…”君夜月略微一頓,見那霸露出緊張的神色後,方才說道:“不過,我要先知道,那召喚蚩尤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聽到蚩尤二字,連那霸這等膽大妄為之輩還免不了心頭一陣狂跳,他在心中暗罵冥王這個瘋子,竟然連蚩尤也想複活,不過,即使給他拿到那樣東西,他也無法使用,倒不如利用那東西來讓這個瘋子與自己合作。 于是那霸嘿嘿笑道:“你看我,倒把這事給忘了。” 那霸拍了拍腦袋,卻見冥王只是冷冷地瞧著他,他只能干笑兩聲,左右看了一眼,才壓低了聲音說道:“那件東西名為蚩尤碑,聽我爹說,當年女媧大神即將飛天之時,預感到後世有蚩尤亂世,于是女媧大神以自身精血制造了神女,又挑選了我們的先輩作為神女的護衛,女媧大神飛天後,初代神女耗盡心智,才造出蚩尤碑這種能夠封印魔神蚩尤肉體的神器,多年之後,蚩尤被黃帝斬殺,靈魂亦被黃帝封印于五塊蚩尤石之中,唯獨魔神的肉體,黃帝亦拿它沒辦法,最後由那一時期的神女以蚩尤碑封印之,隨後便和另一塊蚩尤石一齊供奉在隱者村的廟堂之中,直到百年前,那一代的神女離村出走,而蚩尤石亦不翼而飛,所以才有了我們天外村自隱者村中分裂之事。如果君兄弟能夠幫我拿到我想要的那件東西,我便告訴君兄弟取得蚩尤碑之法,否則,外人是無法接觸到那一塊石碑的,在廟堂之內,如果不是本村的人,外人一觸石碑,當即便會變成一堆粉未。” 那霸的這番話成功地讓冥王露出沉思的表情,那霸心里卻暗暗偷笑,即使蚩尤碑離開了村子,外人能夠觸碰,但只要想解天碑上的封印,蚩尤碑便會自行粉碎,你拿了也是白拿。 當然,這番知那霸只是藏在心里,卻說冥王看著那霸,心中卻百念紛呈。 這蚩尤碑應該不會有假,可看那霸的樣子,分明還有些東西沒有講明白,但不要緊,只有給自己一些時間,凡事總會有解決的辦法。 帶著一絲自負,冥王如此想道,于是他點了點頭,說道。 “那好吧,我便全力配合你得到那想要的東西。”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二章 冥王之計(上)     下篇:第二十三章 冥王之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