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五章 夜宴(一)  
   
第二十五章 夜宴(一)

第六集涅槃第二十五章夜宴(一) 就在君夜月和那霸謀劃著如何取神女性命的時候,身為神女的小夏卻處在一種難以言喻的奇妙境界中。 那種感覺,似醒非醒,周圍看到的東西似真若幻,讓人根本分不清真假。 這是小夏睜開眼睛時所浮起的第一個念頭。 從廟堂出來之後,菩菁婆婆命三個妙齡少女帶領著小夏三人到廟堂後的房舍休息,身為神女,小夏的房舍是特別布置的,據領她前來的少女說,這套房間是曆代的神女所居住,大長老讓小夏住進這個房間,那帶路的少女已經猜到了什麼,但菩菁婆婆應該有所交待,少女看著小夏的雙眼發光,卻沒有失態的表現,只是最後幾乎是跑出房間的少女,卻讓小夏莞爾一笑。 這套房間只有兩層,以竹木搭建,剛一走近來時,小夏便感覺到了滿身的舒爽,那房門一關,便把戶外炎熱的空氣隔絕了開來,房內也不知從哪里吹進來一陣陣涼爽的清風,吹得小夏直想睡覺。 小夏功力減退,但眼光還在,這房里有如此異像,定是房間里布下了某種永久性的術法,不愧是神女所居住的房間,果然夠奢侈,竟然在這套房子里布下了能夠調節氣溫的術法,如果不出意外,還是永久性的術法,就像是村子外的禁制一樣。 這樓下是一個客廳,樓上才是寢室,小夏踏著同樣由竹片搭成的樓梯上了二樓,寢室里放著一張雕花木床,床上鋪著雪白的床單,小夏走到床邊一坐,一陣甘草的清新味道便撲面而來,她伸了個懶腰,便躺到了床上。 今天連番遇險,小夏已經疲困之極,這人一躺下,用不了多少時間,她便已經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小夏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喚她,她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便浮起了前文所描述的那種感覺。 一眼望去,房間還是那個房間,床還是那張床,一切的東西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小夏卻覺得這房間和剛才有點不一樣了,她看向那麼東西的時候,在視線里覺得挺近的,但在小夏的感覺中,又覺得那些東西離得挺遠,就像床前放著的一張青藤交椅一般,看著只不過離床邊半米不到的距離,但不知為何,小夏卻感覺那椅子離自己挺遠,遠到仿佛在地球的另一端似的。 這種視覺和感覺的矛盾讓她搖了搖頭。 呼喚的聲音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像是有人在房子外叫著她一般,聲音從外面傳來,然後透過關著的窗戶時,便變得模糊起來,小夏從床上起來,走到了窗邊,把這扇竹窗打了開來,戶外耀眼的陽光透了進來,小夏不由眯上了眼睛,再睜開一條小縫時,小夏見到,在樓下的一片金光里,站著一個身披素袍的女人。 守護神使! 小夏那迷糊的小腦袋頓時清醒了過來。 能夠見到守護神使,也就是說,自己現在是在夢里了? 如此說來,那就能夠解釋為什麼身旁的東西看起來離得極近,感覺上卻極遠了。 那何止是遠,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小夏—— 樓下的素袍女人輕輕喚道,她只露出了雙眼,小夏卻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溫柔的笑意。 到下邊來。 守護神使如此說道,她的聲音不大,卻似是直接印在小夏腦海里一般,小夏點點頭,沒多久便來到樓下,打開門時,外面的場景一絲不變,但不知為何,好似比現實的世界里要寬敞一些。 走出門來,天上的太陽並不似想像中火辣,雖然驕陽刺眼,卻不帶一絲火勁,只是眼睛還是被陽光照得有些睜不開來,小夏舉起一手擋在眼前,才適應了現在的亮度。 守護神使,或者稱為初代神女,這個即使已經逝世,卻依然守護著隱者村的聖靈,朝小夏看了一眼,隨後也不說話,轉身便走。 小夏緊隨其後,她們走向村中廟堂,就如同第一次與這守護神使見面一般,這村里的景象雖然沒有改變,卻看不到一個人,安靜得讓人難受的氣氛讓小夏倍感壓抑,同時心中亦開始猜測起這一次守護神使找上她的原因。 第一次是把蚩尤石交給了自己,然後囑托自己來到隱者之村。 卻不知道這一次與自己見面卻又是為了什麼,守護神使雖不是神靈,但初代神女據說也擁有半神的力量,那麼半個神明的意圖,大概也是自己這個凡人所猜不透的吧。 小夏的胡思亂想並沒有持續多久,用不了多長時間,她和守護神使又走近了村中的廟堂。 廟堂內布置依舊,但神案前的三尊石像卻有所不同,女媧大神雙手捧著的蚩尤碑黑光大盛,凶神刑天那穿著的一手卻隱約浮現著一柄黑色斧頭的影子,而守護神使自己的石像中,卻由里面透出一股水藍色的光華。 “你看到了嗎,現世的神女。”守護神使終于開口說話。 小夏指著三尊石像:“你是指那些光嗎?” “不錯,你可知道這些光芒代表著什麼?” 小夏老實地搖了搖頭,她又不是百事通,自然不清楚這些光芒之中的意味。 守護神使望向女媧大神,眼睛里浮起難以言喻的深情,便像一個出游方歸的女兒見到自己的母親一般。 “首先,蚩尤碑上的黑光,那是因為被封印在碑里,蚩尤的肉體已經開始和它的靈魂產生了共鳴,出現這種狀況的唯一可能,便是大部分的蚩尤石出現在了極近的地方。” 守護神使的話讓小夏頓時一驚,大部分的蚩尤石出現在極近的地方,現在除了冥王君夜月,誰會擁有大部分的蚩尤石,這樣說來,難不成這個冥王現在正在鄰近隱者村的某個地方不成。 “接下來,是凶神刑天的黑斧幽影,那說明封印著刑天的黑斧,正在回來的路上。” 這一句話,小夏卻想不通其中的意思,刑天之斧在回來的路上?黑斧雖然不是凡物,但終究只是一件器物,自然不可能長了腳自己跑回來,那麼,是否有什麼人正要把這斧頭帶回來,如果是,那又是什麼樣的人呢? 守護神使卻不管小夏想什麼,她繼續說道:“而最後便是,我那石像中的光華,小夏,知道那是什麼嗎?那和你,是有著莫大的關系,因為,那將是我要給你的東西,只有擁有了它,你才是真正的神女。” 小夏一呆,然後又是一喜,不用說,能夠讓守護神使謹而慎之的東西,那絕對不會是普通的貨色。 只見守護神使朝她自己的石像虛空一掃,那片水藍的光華便從石像里溢了出來,像一道清泉般流往神使的手掌之上,藍光繞了幾圈,最後彙聚在神使的掌中,光芒漸漸淡了下來,出現了一條長約半米的金屬圓筒。 金屬圓筒呈銀色,筒身纖細,其上如小夏的辟邪棍一般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奇異符形,以小夏對道術的造詣,也看不出來那些符形代表著什麼意義,想來應該是上古時的符文,若非如此,小夏又怎麼會認不出來。 “給你。”守護神使把這金屬圓筒遞給小夏。 小夏接了過來,一握上這金屬圓筒,她便頓時生出骨肉相連之感,仿佛這圓筒是她非常熟悉的東西,只是她暫時忘記了,現在看到,似乎又記起了一些。 便在這恍惚間,小夏五指輕輕一握,突然,圓筒之上的符文都亮了起來,水藍色的瑩光從這些符文中滲透了出來,然後像水流般分別朝首尾流去,當兩邊的藍光集中到圓筒兩端時,“爭”的一聲,兩抹藍光自圓筒兩端彈了出來。 圓筒的兩端各彈出如兵器般的東西,前端彈出的東西如槍似矛,只是在尖端還嵌著一面如月牙般的利刃,而圓筒尾端則彈出如刺一般的利刃,這刺刃正中同樣刻著一行細細的奇異符文,一道道水藍光華不斷在這兩端兵刃上旋繞不休,映得小夏滿臉的藍光。 “這…這是?”小夏的腦袋已經呈半停機的狀態,這件好像兵器一般的東西不止不普通,而且還不凡得很,那不斷旋繞的藍光中透出濃郁的靈氣,這水藍色的靈氣引得小夏體內因為怨氣侵體而變得壓抑的道力也漸漸活躍了起來,小夏幾乎可以肯定,和這東西如果呆上一天半天的話,那麼自己當可恢複全部的功力,而且還可能有所精進。 “淨水戟,這可是曆代神女的兵器,是由女媧大神親手交給我,然後由我一代代傳承下去的神器。”守護神使淡淡說道,那口氣就像是在述說一件平常的事情。 但小夏卻聽得心頭狂震。 神器啊,是神器!這下可真的賺大了! 如果不是神使在場,小夏幾乎要跳起來歡呼幾聲,如果有這種神器在手,即使是冥王,她也敢斗上一斗了,要不然,和一個拿著魔兵的家伙打,實在是吃虧得緊。 “神女,你雖然已經有神器在手,但我已經感覺到,人間的大劫將至,希望你利用手中神器,幫人間渡過此劫吧。” 神使的聲音喚回了小夏的心神,但小夏抬頭再看時,守護神使的身影像是不斷地向後退去,小夏剛想叫住她,卻突然全身一震,便在床上醒了過來。 這次是真正地睜開了雙眼,小夏看到昏黃的陽光從窗外滲了進來,想來已經是黃昏時候。 她從床上起來,發現自己的手中果然還握著淨水戟,這神器光華流轉,突然,藍光大作,照得小夏不由閉上眼睛,等到藍光過去後,她方再睜開眼來,神器已經消失無蹤,卻有一枚藍晶飾戒出現在她的右手中指上,那戒指里,正透出陣陣強烈的水性靈力。 不愧是神器,連攜帶也這麼方便。 想不到睡一覺也會賺一把的小夏,頓時把高興二字寫在了臉上,她望著自己中指上的戒指,突然靈機一動。 或許,可以利用這東西,把那內應給引出來! 小夏如此想道。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四章 冥王之計(下)     下篇:第二十六章 夜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