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八章 夜宴(四)  
   
第二十八章 夜宴(四)

第六集涅槃第二十八章夜宴(四) 在這場晚宴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我所擔心的變故終于還是發生了。 面對二長老菩茹的責問,小夏只有正面以對,帶著神女身份的真偽,這件事情本身便沒有絲毫回旋的余地。 但這件事情說來,也並非全是壞事,相反,如果小夏能夠令到二長老也無話可說的話,那麼她這神女的身份便再沒有可以質疑之處,關鍵是,菩茹長老究竟會出什麼樣的難題呢? 見小夏並不回避自己的挑畔,菩茹長老眼中迅速掠過一絲贊許之色,但隨即,雙眼又恢複如常,她喝道:“好,既然你是神女,那便請你拿出身為神女的憑證來,如果你是守護神使認定的神女,一定會有什麼東西能夠證明你的身份,只要你拿得出來,我便相信你!” 小夏雙眼一轉,不由看向自己戴在中指的藍晶戒,說到憑證的話,自然非這“淨水戟”莫屬了,只要她讓這神器回複原貌,即使二長老十萬個不願意,也無法否定這把神器所代表的意義。 但是,淨水戟卻是小夏要用來引出天外村內應的一個相當重要的道具,至少,在沒有引出內應之前,她不能把這神器現在就拿出來曝光,那麼除了淨水戟外,還有什麼能夠證明自己身份的呢。 另一邊,見小夏遲遲不見有什麼舉動,二長老已經冷笑開了,菩菁婆婆又氣又急,她想不到菩茹真的不分事情緩急輕重,竟然在這個重要的場合提出這樣的問題。 照菩菁長老自己想來,哪怕小夏真的不是神女,也不應該在這個關鍵時候提出質疑的話,即使小夏這個神女是假的,但只要不揭穿,反而可以利用這個消息讓村民們都振奮起來,更大有機會讓從村子分裂出去的其它村民回歸。 何況,小夏神女這個身份,可是守護神使親自以夢喻的方式告知,三長老都接到神使的夢喻,這又怎麼可能作假得了。 “怎麼樣,拿不出來嗎?難道神使真的沒有給你任何一樣憑證?”二長老菩茹帶著一絲得意說道。 卻不知道,二長老這話卻讓小夏想起,當她第一次和神使在夢中相見時,神使可不是一樣東西也沒有給她,相反,還給了她一樣相當重要的東西。 小夏微微一笑,自頸間取下一條以紅黑相間的繩子綁著的一塊吊墜,那吊墜是一塊青絲為里,通體泛著藍光的石頭,這正是最後一塊蚩尤石。 看到這塊石頭時,二長老臉色微微一變,小夏把蚩尤石舉了起來,讓全村的人都能夠看清楚,在黑夜里,這蚩尤石透射出的幽幽藍光,弱而不滅,即使離得再遠的人,也能夠看得到這抹美得驚心動魄的藍暈。 “這是蚩尤石!”小夏大聲說道:“亦是神使大人要我帶回村子的東西,在百年之前,它隨著上一代神女的出走而失蹤,但現在,它回來了,神使大人將它交給我,要我把這重要的東西,再次帶回這個村子!” “不錯,是蚩尤石沒錯。”菩菁婆婆站在小夏身邊,當她拿出這塊奇石時,身為大長老,她自然對這石頭生出了感應,且當這藍光奇石出現後,廟堂中女媧大神石像上的蚩尤碑隱隱與之產生了共鳴,那無形的波動,只要不是修為太弱的人都能夠感應得到,因此大長老這一句話,只不過說出在場大多數人的心聲而已。 “菩茹,你還有什麼話說。”菩菁婆婆回過頭朝二長老嚴厲地說道:“如今神女有蚩尤石在手,這塊奇石已經失蹤了近百年,如果不是神女,誰又能把蚩尤石帶回村子來。” 二長老卻不准備就此善罷甘休,她冷冷說道:“即使她擁有蚩尤石,也不能夠就以此證明她是神女吧,難保她不是從別的地方得到的,有誰能夠證明守護神使親手把蚩尤石交給她了?” “你,你簡直是胡攪蠻纏!”大長老氣憤地說道。 三長老也在一邊勸說著二長老,但任誰也看得出來,二長老並不打算就這樣承認了小夏的身份。 果然情之一物,真是害人不淺,爺爺啊爺爺,想不到你惹出來的情債,竟然落到您孫女我頭上,真是…倒黴。 小夏歎了一口氣:“那麼,二長老,你要怎樣才相信我的身份呢?” 二長老卻不答話,她突然走到了廣場中心,朝小夏遙遙說道:“眾所周知,神女因為血脈的關系,能夠和人間界之外的其它世界構架起聯系的通道,那麼,現在就請你讓我們見識一回神女所能召喚的異物吧,不過,你可不會想隨便召喚一些異物來蒙混過關,因為,我也會召喚我的鬼役?羅刹,如果你隨便召喚一些東西,可要小心被我這來自地獄深處的鬼役殺掉。” “胡鬧,菩茹,你太胡鬧了,羅刹惡鬼來自地獄第十八層,除非同樣來自十八層地獄的惡鬼或者山海神界的神獸靈曾才能夠降伏它,你怎麼能夠召喚如此危險的異物來考驗神女!”菩菁婆婆大驚失色,羅刹惡鬼的厲害,她可是見識過的,即使沒有附身在菩茹身上,也不是隨便什麼人就能夠穩勝于它,況且惡鬼劣氣難馴,萬一菩茹控制得不好,那傷了神女事情可就大了。 誰料,小夏卻沒有拒絕二長老的要求,她揚聲說道:“即使二長老召喚羅刹惡鬼,那麼我便召喚來自阿修羅界的惡鬼以對好了,二長老你看如何?” 菩茹的眉頭頓時一跳,阿修羅界,又名為永戰地獄,生活在其間的惡鬼,可比羅刹這種地獄的惡鬼強上不是一級兩級,如果這個神女真的召喚得來那種程度的惡鬼,那她的身份,自然也就無容置疑了。 于是菩茹點點頭,沉聲說道:“如此甚好,那麼老身先獻丑了。” 只見二長老雙手不斷結出印記,頓時,本來清爽的夜風也變得陰涼起來,一道道黃泉冥光自二長老腳下的地面下透射而出,十二道黃色的光柱不斷繞著二長老旋轉著,最後,光柱合而為一,二長老輕輕往後一跳,伸出一手迅速向著光柱劃出一個符號,立時,一聲厲叫自光柱中傳了出來。 一個人型黑影自黃光里竄了起來,那黑影在半空一個翻身,最後才穩穩落到二長老的身前。 好…好濃的鬼氣…… 我看著那廣場中央的那道人型黑影,在月光的照耀下,黑影漸漸露出真正的形態,從外表上來看,羅刹其實與一個普通的男人無異,只是那赤祼的上身描繪著密密麻麻的銘符,卻不知是何意義,和利仞天不同,這頭來自地獄的惡鬼只是單手扛著一劍,但那卻是一把巨大非常的黑色骨劍,由不知名的骨頭形成劍柄與劍梁,然後劍梁處再延伸出鋸齒狀的刀刃,羅刹惡鬼便單手扛著這把骨刃掛在肩上,而巨刃的劍端卻已經差可觸及地面。 這時,惡鬼揚起了頭,那是一張無法形容的猙獰鬼臉,額頭之上長出兩只尖角的惡鬼,其眉心處刻著一個紅色的“刹”字,這惡鬼揚頭便是一叫,立時便掀起一陣讓我們感到有些窒息的腥風。 小夏皺了皺眉頭,但她還是離開了桌席,走向場間。 我連忙跟在她身後,害怕她不小心有什麼閃失,卻忘記了現在的我,情況也不比小夏好上多少。 小夏來到離羅刹惡鬼足有十米的距離站定。 憑我現在所剩下的功力,只能維持利仞天在人間活動十分鍾左右,就在這十分鍾里擊敗這頭惡鬼吧。 小夏暗暗想道,然後她雙手結起了印法。 修羅界的紅光再現,那紅芒之中,永戰地獄的氣息不斷傳了出來,功力稍弱者一觸之下,便覺得遍體發寒,而那頭羅刹惡鬼更是不斷在喉間發出“嗚嗚”之聲,在菩茹詫異的眼光中,這頭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羅刹惡鬼,竟然不自覺地退後了兩步。 嗚—— 久違了的暴劣嘯聲自紅光中傳了出來,頓時,紅光為之大盛,整個廣場籠罩在一片紅芒之中,但這陣紅潮來得快,去得更快,片刻之後,紅光已經散去,但羅刹惡鬼的身前,卻多出一個通紅的身影。 “你…你是利仞天?”小夏有些驚奇地看著眼前這頭惡鬼。 與以往利仞天的形象出些了一些差異,眼前的利仞天披著一身鮮紅的輕甲,每一片甲葉之上都鐫著一個個深黑色的奇異符號,修羅惡鬼的斬馬雙刀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雙以黑色鐵鏈所連結的巨大的,暗紅色的半月輪鋸。 唯一相同的是,利仞天的那獠牙怒張的鐵面依舊。 “難道,這世上還有第二個利仞天不成,我現在這副樣子,只因為我的鬼核已經積累到一定的力量,已經產生質的變化而已。”利仞天回過頭來對小夏說道,它完全背著修羅惡鬼,似是一點也沒有把它放在心上一般,只聽它繼續說道:“倒是你,小女孩,你的力量怎麼減弱了這麼多,這樣的道力,只足夠讓我在人間界維持五分鍾的活動時間啊。” “五分鍾?”小夏一愣,想不到這修羅不僅看上去比以前更加厲害的,但同樣的,用來維持它在人間活動所需要的道力也翻了一倍,看來要得到什麼樣的利益,果然就要拿出同等的代價才行。 “那麼,告訴我你召喚我的目的吧,是殺光這里所有的生物嗎?”利仞天嘿嘿說道,隨著它目光隨意一瞟,被它所看到的人都生出一股發自心底的寒意。 “沒那麼嚴重。”小夏沒好氣地說道,這頭惡鬼厲害是厲害了,但永遠只知道不停的殺戮,不過現在,用來擊敗羅刹惡鬼倒是正好,小夏指了指利仞天的身後說道:“替我擊敗它就成,記住了,是擊敗不是擊殺,要是你不小心失手殺了它的話,估計下次召喚你可就要到很久之後了。” 無論二長老多少的不是,但她終究是隱者村的長老,小夏自然不願意讓利仞天失手殺了人家的鬼役,那樣的話,在將來和冥王的戰斗中,便會失去一個相當重要的戰力。 “嘖,那可是羅刹,它們的鬼核可是相當美味的。”利仞天不甘地歎道:“那麼,我盡量…不殺它吧…”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七章 夜宴(三)     下篇:第二十九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