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九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一)  
   
第二十九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一)

第六集涅槃第二十九章長生泉…那霸強襲(一) 小夏在晨光中醒來。 只是過了一天,但她的身份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她是隱藏在都市中的奇女子趙小夏,也是這隱者之村中具有最尊貴身份的神女。 一想到昨天夜里二長老菩茹不甘心地承認她那神女的身份時,小夏便咯咯地在被窩里偷笑。 自鬼王一役後,再度見面的利仞天已經比之從前不知要厲害上多少倍,擁有了修羅魔武裝後的它,實力已經上到了另一個台階,即使是面對地獄十八層的羅刹惡鬼,利仞天也羸得相當輕松。 以絕對實力壓制著羅刹惡鬼的利仞天,只用了兩分鍾不到的時候便斬斷了羅刹惡鬼的骨劍,最後要不是小夏大聲喝停,打得上癮的利仞天差點就要“不小心”地殺了羅刹惡鬼,最後,懷著得不到惡鬼鬼核的絲許遺憾,利仞天返回了阿修羅界,場中只剩下一個失魂落魄的菩茹長老。 利仞天那超強的實力,散發著源自阿修羅界的殺戮氣息,都說明了這不是一只生存在人間界的異物,而是實實在在的異界產物,事情至此,菩茹自知再堅持下去,只是自己只討沒趣,而且能夠召喚出阿修羅界的惡鬼,已經足夠證明小夏的神女身份。 于是,菩茹長老雖心有不甘,但終歸還是干脆地承認了小夏的身份,至此,小夏的神女身份終于確定了下來。 從床上起來,小夏的心情蠻不錯的,事情向著她預計的方向發展,既然神女的身份已經確定,那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便是把神女回歸的消息傳到天外村那邊,就不知道那個村子聽到這個消息後會有什麼反應,是舉村來投,還是繼續保持對峙之姿。 小夏不知道,也懶得去想,只要按照計劃確切地做出了行動,那麼至于結果會怎樣,小夏並不會去做太多的考慮,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完美計劃,有時候,人算不如天算。 一番梳洗後,被指派來服侍小夏這個神女的少女素晴便帶著她來到大長老家,大長老的家里,已經坐滿了人,我和空虛也是梳洗完畢後被侍女帶過來用早餐的,但一進屋子,才發現二長老菩茹和三長老菩芯已經到了,連小夏這個神女也計算在內的話,這一天的早餐便足有五六人共用。 一桌子的人吃著經過細火慢熬的素菜粥,我早餓得饑腸轆轆,聞得菜粥的清香,不由食指大動,當下也顧不得形象,一連便是喝上了幾碗,小夏忍得最辛苦,她一向就不是扮淑女的料,現在因為神女的身份,吃相自然不能太過難看,因此一碗粥吃下來,別人基本上已經吃飽了,她的小肚子卻只滿了一小半,要再添嘛,又怕人笑話,最後只能難過地看了碗中剩下的粥汁一眼,說了聲吃好了,便離坐而起。 接下來,眾人便在大長老的屋子里討論著要怎樣把消息傳到天外村去,而且傳消息的人選也很重要,首先要在村子里有一定地位的,其次則是需要一定的身手,要知道兩村不和,萬一傳消息的人還沒到天外村,就給他們當成偷襲的人捉了去,那才冤枉呢。 自承認了小夏身份之後,二長老菩茹對她的態度再不似從前那麼充滿了敵意,但也談不上和善,只是適到其份地說出一個長老該說的話而已,這也算是一個良好的開端,大長老菩菁婆婆看在眼里,也暗自放下心中的一塊石頭。 話說回來,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小夏所召喚的利仞天在占盡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還放過羅刹惡鬼一馬,說不定二長老也不會有現在的態度,要知道在當時的情況下,即使利仞天斬殺了羅刹惡鬼,菩茹長老也只得把這口惡氣往自個肚子里咽,因為她是挑畔小夏這個神女在先,所以就算是鬼役被殺,別人也不會說小夏一個不是的。 但小夏在那種優勢下卻放過了她的鬼役,不禁讓小夏羸得寬容的美名,也讓菩茹長老再忌恨小夏的婆婆,短時間之內也找不出理由和借口來刁難她,否則,她二長老的臉大概在村子里就找不到地方擱了。 卻說眾人議論了半天也沒決定出一個合適的人選時,一個村民卻匆匆忙忙地來到大長老門外求見。 讓其進來後,這個年紀在四十多歲上下的男村民說道:“大長老,村外有一人求見,說是天外村的信使,聽他說,他們的村長那霸也得到了守護神使的夢喻,在夢喻中,守護神使命他帶同天外村回歸咱們村,現在天外村先派出一個信使來商討回歸之事,而且把從咱們村帶走的刑天魔斧也帶了回來,說是表示回歸的誠意,您看,這事該怎麼處理?” “有這事?”大長老奇道。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覷,這神女昨天方自回歸,消息還沒傳到天外村去,這下倒好,他們自己先過來了。 有古怪,一定有古怪。 小夏在心中想道,自己昨天才到達村子,如果天外村那麼快得到消息的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村中內應所為,二則是他們真的得到了守護神使的夢喻。 這兩個可能都在五五之數,小夏也判斷不出哪一種可能居多,最後,她想到了一個辦法,于是她起身來到菩菁婆婆身旁,伏在她耳朵旁一番交待之後,大長老從椅子上起來說道。 “把天外村的信使帶到廟堂來吧,我們就在廟堂和他見面好了。” 村民應“是”之後,便退了出去。 大長老隨後對我們說道:“走,讓咱們一起去廟堂。” 除開二三長老均面露疑色,就連我也猜不透小夏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只見她和少女素晴也咬了一陣耳朵後,兩人便先告辭先行一步,我欲問小夏,卻為她的眼色所阻止,便也只能作罷。 來到廟堂,我們等不了多久,那村民便領著另一個男人來見,這天外村的信使年紀約在三十歲左右,白面無須,相貌尚算端正,一雙靈活的眼睛在我們一眾人等臉上劃過,然後他的臉上便露出了笑容。 信使用雙手捧上一把通體幽黑的戰斧,即使離得較遠,我也能清晰感覺到那黑斧之上散發出一陣陣凶劣的氣息。 “在下苗隼,奉本村村長之命,特帶刑天魔斧而來,以示我村回歸的誠意。” 信使苗隼高高舉起刑天魔斧,大長老菩菁微一點頭,菩茹長老便走到信使身前,接過了魔斧。 退回來時,菩茹長老朝大長老點一點頭,表示確是刑天魔斧,菩菁婆婆這才說道:“天外村回歸,我們隱者村自是歡迎,卻不知道為何天外村的村長那霸不親自前來,要知道天外村回歸乃是大事,難道就讓你一個信使來決定諸般事宜?” 面對大長老的質問,這信使臉上卻未見驚惶,只聽他不亢不卑地說道:“回大長老的話,本村村長因為得到守護神使夢喻之故,得知神女已經回歸隱者村,且神使在夢中也命天外村即日回歸,但回歸之事非比尋常,村子在今天召開全村的緊急會議,因此無法前來,苗隼只是信使一個,自然無法決定諸般事宜,但隱者村的各位長老有什麼要求,苗隼一定把話帶到,也請長老們放心,最多兩三天後,待村長處理完村中事宜,自會親自來訪,請各位長者勿要懷疑本村的誠意。” 這信使說得句句皆在情理之中,大長老也只能說上一句“如此甚好”,卻待長老話畢,苗隼便又說道:“卻不知神女現在在哪,也不知道苗隼能否見上神女一面,也好回村時給村長一個交待。” 菩菁婆婆點點頭,而後又揚掌一拍,馬上一名少女便自廟堂外進來。 “請神女過來。”菩菁婆婆說道。 過得片刻,兩道身影自廟堂外進來,我一看,差點沒叫出聲來,但還是硬生生把要說的話吞回肚子里去。 除了大長老外,二長老和三長老臉上也露出古怪的神情,原來這走進來的兩人確是小夏和素晴,只不過兩人似乎掉轉了角色,因為素晴穿著的,正是昨天夜里小夏所著的神女裝,而小夏只是穿了一套樸素的女服,怎麼看也像是個服侍人的丫頭,而不是隱者村最受人尊敬的神女。 一見小夏和素晴進來,信使苗隼迅速看了兩人一眼,隨後朝素晴深深一鞠躬說道:“尊敬的神女,在下天外村的苗隼,代表本村村長及所有村民,向神女致以最崇高的問候。” 苗隼這話一出,小夏的臉上掛上了壞笑,而二三長老的古怪神情則是更甚,我恍然大悟,也終于知道小夏二女為什麼會掉轉身份了,原因無他,只是為了試探這所謂的信使而已。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八章 夜宴(四)     下篇:第三十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