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二)  
   
第三十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二)

第六集涅槃第三十章長生泉…那霸強襲(二) “果然是這樣。”小夏坐在一個蒲團上嘿嘿笑道。 信使在見過素晴這個假神女後,菩菁婆婆便著一名少女“請”信使下去休息,當然,所謂的休息只是表面上的堂皇之辭,實際的情況是,大長老已經命令幾個可靠的村民把這個信使嚴密地軟禁起來。 而之所以這麼做,便是因為信使苗隼把素晴真的當成了神女。 “別忘記了,他之前說過,天外村的村才接到守護神使的夢喻,並且村長還要他代表全村的人問候我這個神女,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天外村的村長一定是事先在夢喻里通過守護神使知曉了我的模樣,但剛才,這信使分明沒有認出我來,我不相信,這麼重要的一件事情,天外村的村長竟然會忘記了把我的模樣告訴這個信使,所以,從信使沒有把我認出來的一事上便可以推測,天外村村長根本沒有接到什麼所謂的夢喻,而他這樣做的唯一目的,為的無非是要把神女回歸的消息堵死在隱者村內。”小夏笑道:“因為假如我們相信了他們的話,那麼我們便會順其自然地布置天外村的回歸事宜,而不會再把消息傳到那邊去,真是不錯的計謀,如果不是我臨時想到和素晴調換一下身份,以之試探天外村話中的真偽,還真是差點就給他們蒙混過去了。” “但是。”我心中生出一個疑問,于是說道:“問題是現在我們還沒有把神女回歸的消息傳到天外村,他們是怎麼知道這個消息的,難不成真的像我昨天所說的那樣?” 內應兩個字我沒有說出來,因為我話中的意思已經夠明顯的了,顯然隱者村里一定藏著天外村的內應,否則他們又是怎麼得到小夏回歸這個消息的。 三位長老臉上神色均是一變,二長老菩茹更是馬上站起來。 “我現在就去問那個苗隼,到底他們收買了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神女回來的事情。” 一見二長老激動得要去審人,小夏連忙站起來說道:“等一下,二長老,你這樣做只會打草驚蛇。” 菩茹長老回過頭來氣憤地說道:“那你說怎麼辦,現在他們天外村已經把手摸到我們村子里來,難道我們還要百般忍讓不成。” “不,我的意思並不是忍讓。”小夏搖搖頭:“如果我的推測沒錯的外,天外村這幾天就應該會有行動了,我想他們心里也清楚,沒有接受過神使夢喻的他們,謊言總會有揭穿的時候,因此,這個信使的作用,如果能夠以此麻痹我們最好,再不然,即使被我們看破了,我們也會因為出現內應的事情忙活,而把天外村的事情暫時放一放,事實上,他們確實已經達到了目的,在明知村子里存在著天外村內應的現在,我們首要任務確實是要把內應找出來,否則我們的一切布置都失去了意義。” “神女說得有道理,菩茹,你先坐下來吧,年紀都不小了,怎麼這毛毛躁躁的毛病還是改不了。”菩菁婆婆這個大長老也開口說道。 “好吧。”菩茹長老歎了一口氣坐了下來:“那你們倒是說說,怎樣把內應找出來吧”。 “這個嘛?”小夏露出一絲苦笑:“我也不知道要從哪下手好,因為我畢竟只到了村子兩天不到的時候,村里的人大部分還不認識,所以我想,這找出內應的事情還是要三位長老多擔當,畢竟你們在村子里久了,如果哪個人的行徑和平時不太一樣,我想三位一定能夠看得出來,而且今天之事不能對其它人提起來,以免我們知道村里有內應的事情泄露出去,再有就是要監視好那個信使苗隼,搞不好那個內應會去和他接觸也說不定。最後,請三位長老不時去和那信使聊聊,一來可以減低他的戒心,別讓他太快知道自己被軟禁了起來;二來嘛,自然是看看能否在他嘴里探出什麼口風來。” “這樣也好。” 三位長老在聽完小夏所說的話後,基本上都同意了她的安排。 小夏到這時,心里才放下一塊石頭,她拍了拍手說道:“那麼,基本的安排就這樣,具體的還要請三位長老隨機應變,接下來,大長老,請問這村子里可有什麼僻靜的地方,我要閉關療傷幾天才行。” 一聽小夏要閉關療傷,菩菁長老緊張地站了起來說道:“怎麼,神女你受傷了?” 小夏無奈地點頭說道:“在前不久的一次事件里,我和一只鬼王級的惡靈交了手,身體被對方的怨氣所侵,到現在還沒有完全驅除乾淨,所以現在只剩下半吊子的功力,趁現在天外村還沒有動作之前,我想加緊療傷,把體內的怨氣逼出來,這樣我才能恢複完整的功力,也不會因此而拖累大家。” “說什麼拖累不拖累的。”菩菁婆婆叨念道,她拉過小夏的手,按住她的脈門,半晌之後才放了開來。“果然,神女的體內深藏著很重的怨氣,雖然現在這股怨氣被壓制著,但這樣一樣你的功力也因此而有所減退,且怨氣滯留太久,終究不是什麼好事,待我想想,村子里有哪個安靜之地,可以供你靜心療傷。” 大長老細想著何處適合小夏療傷,三長老則親切地拉過小夏問長問短,唯獨二長老不聞不問,仿佛小夏死活不關她的事一般,看著她這個樣子,我不由生起一絲厭惡。 “想到了。”大長老呵呵笑道:“看來年紀真的大了,怎麼把這好地方給忘記了。” 菩菁婆婆叫過小夏說道:“在離村子的另一個山頭,那叫作碧秀山的山上,有一處名為紅楓林的樹林,那林里有一方小池,我們稱那作長生泉,只因那里面的泉水,彙聚了這大片山脈中的天然靈氣,即使是普通人在里面浸上一浸,也會起到強身健體之效,只要神女在泉水里泡上三五個鍾頭,再配合自身道力的話,不出意外,今天就能夠恢複全部的功力了。” “還有這種好地方?”小夏眼睛一亮。“那還等什麼,我現在就去。” “別急啊。”菩菁婆婆沒好氣地說道:“那地方雖好,但地處隱蔽,非是對山林十分熟悉的人,是不可能輕易找得著那個地方的,所以,還要找個人帶你去才行。” 三長老菩芯用一種相當惋惜的口氣說道:“這地方我倒是知道,可惜我這身子,實在無法上到紅楓林那種地方去。” “要不然,我自己帶神女去吧。”菩菁婆婆說道,其實她心里有一個更加合適的人選,但這事情她又不想強迫于人家,所以也就沒開這個口,誰知道她這話音剛落,那個合適的人選倒是自己開口了。 “我去吧。” 二長老菩茹站起來說道:“大長老你年事已高,況且村里諸多事情還要你安排,所以,還是讓我帶神女去長生泉吧。” 我一聽菩茹長老要帶小夏前去,心里馬上想到她和小夏之間的芥蒂,不由擔心她會不會趁機對小夏不利,也害怕她如果是那個天外村的內應就更加壞事了,所以二長老一說完,我便接著說道:“我也去。” 大長老面有難色地看著我說道:“這恐怕不大方便啊,神女在療傷之時,必須除去身上所有衣物,赤身入池,才能最大程度地吸納池中靈氣為已所用,所以,不方便有男人在場。” “這……”連大長老也這麼說,我倒是一時間找不出什麼理由一起跟去。 “你大可放心。”二長老菩茹冷冷說道:“我雖然和神女的婆婆有些不愉快,但還不至于做出對神女不利的事情,除非,你認為我就是那個內應?” 見二長老這麼說,我自然只能連說“不是”了,于是,由菩茹長老帶小夏前往長生泉療傷一事便這麼定下了,我見事不可為,也就不再勉強,想來以小夏的機智,即使菩茹長老真的是內應而要傷害小夏的話,她也應該能夠應付得了,自昨晚見識過實力大增後的利仞天,我相信除非是冥王那一級數的高手,才能夠傷害得了小夏。 而天下雖大,卻有幾個冥王呢? 中午用完膳後,再休息了片刻,菩茹長老便帶著小夏啟程了,我目送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昨天進來的那處斜坡之上,方回到自己的宿屋打起坐來,其實不只是小夏要療傷,我被冥王所傷的身體和功力也需要恢複,不過比起小夏,我恢複的速度明顯要快上許多,相信再過一個晚上,我便能回複如初了。 再說小夏二人,在出得村後,菩茹長老便帶著她往碧秀山的方向走去,行走間,兩人也不交談,小夏有好幾次想要打破這層沉默,卻在看到菩茹長老冷若冰霜的臉時,把要說的話又吞回肚子里去。 于是兩人便在這種稍嫌尷尬的氣氛里,越過了一個山頭,在花費了兩個鍾頭後,終于走到了碧秀山的最頂鋒,一片紅色的楓林也呈現在了小夏的眼中。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九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一)     下篇:第三十一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