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一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三)  
   
第三十一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三)

第六集涅槃第三十一章長生泉…那霸強襲(三) 紅楓林,顧名思義自是種滿了楓樹的林子,只可惜現在是夏未,尚未到秋季,所以小夏看不到紅楓滿山的情景。 二長老走到前面帶路,兩人一直朝著樹林深處走去,林子里雖然楓葉遮天蓋日的生長著,但此處始終已是山頂,倒也不顯得過于陰涼,反而透著一股躁熱。 踩著積墊著厚厚樹葉的地面,兩人來到了林子的最深處,一處山壁出現在這深外之地上,幾道清泉嘩啦啦不斷自山壁上流出來,然後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約五六米寬度的池子,數片楓葉在池水上飄蕩著,透著一種幽靜的美。 “這就是長生泉?”小夏在池邊蹲下來,捧起一鞠池水輕添了一口。 二長老不冷不熱地說道:“這不是長生泉是什麼。” 小夏在嘗過這泉水之後,也不得不同意長生泉這個叫法,她剛才只是不嘗了一口,那微微甘甜的泉水中蘊含著一股難以想像的靈力,只是一小口的水,但那水中的靈力卻像激電般探入她的體內,受這靈力一激,體內的怨氣頓時便消散了幾分。 一小口泉水已經如此受用,整個人浸到其中,所吸收的靈力之大自更不在話下了。 難怪這泉名喚長生,若是天天在此泡上一泡,想不長壽都難。 小夏如此想道,二長老面容一整,說:“你就在這里泡一泡吧,我會守在這里,不會讓動物什麼的接近此地,你安心療傷吧。” 說完,菩茹長老便走了開去,她在離長生泉約有三米的地方,找了棵大樹當靠背坐了下來,只見她盤膝坐下,隨即閉上了眼睛似是不想去看小夏。 小夏吐了吐舌頭,隨後把身上的衣物逐件除下,直到不著一縷時,她才在長生泉邊,一腳輕輕地伸往池中。 那玉脂般的腳指頭觸到池水時,小夏感到一陣溫而不熱的感覺自腳指頭傳了上來,瞬間掠過了全身,那種感覺舒服得她差點叫出聲來,隨後,“撲通”一聲,小夏干脆跳進了池水里。 這個時候,菩茹婆婆的耳朵抽動了一下,隨後嘴角逸出一絲笑容,但這笑容又很快的斂去,又恢複了她那沒有表情的臉。 長生泉的池水並不深,小夏站在其中,池水只來到她的鎖骨位置,腳底下踩著由楓葉所形成的柔軟地面,小夏只感覺到一陣陣的舒爽,這池水中蘊含的每一滴靈力像百川入海般往她身體內灌注而入,全身上下三百多個穴位都充溢著活力澎湃的靈力,讓小夏像吃了人參果似的說不出的舒服。 但她知道現在可不是享受的時候,于是她放緩了呼吸,漸漸讓心靈沉澱下來,然後以體內的道力引導著長生泉的靈力在體內流動著,一絲一毫地清除著深藏在體內的怨氣。 這一番運功,便直到日落西山之時,當血紅的夕陽把楓樹林染成一片紅色的時候,小夏睜開了眼睛,體內的怨氣已經清理得差不多了,只是仍有一兩分深藏在重要的竅穴之中,只要把這剩余的怨氣也清理乾淨,那麼她的功力便會恢複如常。 當下小夏又再閉上眼睛,運轉全身道力,再融合了長生泉的龐大靈力,准備一鼓作氣地清除掉剩余的怨氣。 便在這個時候,小夏裸露在泉水外的皮膚突然感覺到一股冷意,這股冷意讓小夏生出有如針刺般的微微痛感。 是殺氣! 小夏一驚,便要睜開眼睛,卻聽菩茹婆婆喝道:“你不要理會,繼續運功,有什麼事情我自會處理!” 二長老只比小夏慢了一線感覺到這股殺氣,她雙眼猛睜,緩緩站起身來。 夕陽下的樹林,楓葉片片灑落,而一個鐵塔般的身影,正自遠處走來。 “那霸!” 菩茹長老雙眼微微一縮,想不到,來的人竟然是天外村的村長。 “站住,神女在此淋浴,誰都不許接近!”二長老提氣揚聲,聲音遙遙傳遍了整片樹林,只要不是聾子,誰都聽得見。 那霸自然不會是聾子,只是他並不把二長老的話放在心上,他步伐不止,嘿嘿笑道:“神女在長生泉沐浴,那定是受了重傷,此時不取她的性命,更待何時,菩茹你識相的就讓開,否則,今天那霸手上也不過多加一條人命而已。” “好膽!”菩茹怒極,她雖然不喜歡小夏,但小夏終是神女,菩茹身為二長老,自不會讓人傷害到神女,更何況是要取神女性命。“你竟然想殺神女,那霸,你的心已經給了魔鬼了嗎?” “哪來那麼多廢話,淨水戟是我必得之物,為了它,我有什麼事不能做,即使神佛擋道,我也舉刀相向,何況只是區區一個神女。”那霸狂態畢露,他的右手持一厚背大刀,說話間,大刀微微揚起,已是出手在即。 菩茹婆婆手結法印,大喝:“要殺神女,就先跨過我老婆子的尸體吧。” “鬼仆?羅刹,招來!” 頓時,林內的熱度漸漸消退,十二道黃泉冥光自菩茹腳底下射出,接著又迅速地合而為一,在冥光的通道中,惡鬼羅刹緩緩自地面浮了上來。 但單靠羅刹是無法對付眼前這個男人的,已經和那霸交手數次的菩茹自知這個男人的厲害,于是二長老法印又變,在羅刹的背後迅速劃出另一個符號。 “鬼神?憑依!” 羅刹惡鬼一聲尖嘯,手一揚,巨大的骨刃旋轉著飛上半空,而惡鬼全身則冒出濃烈的黑氣,黑氣把羅刹全部包圍住之後,呼一聲分成五道黑流卷向後面的菩茹婆婆,菩茹長老張開了手臂,任由黑氣纏上她的身體,頓時,二長老被黑氣包裹了起來。 黑色氣流越旋越急,到了最後,連地上的楓葉也給卷上了半空,當骨刃即將落下的時候,黑色氣流才漸漸消失了,漫天楓葉之下,二長老不知何時換上了一件漆黑的黑袍,黑袍之飾以金邊,金邊上則寫滿了奇異符號。 二長老伸手接住那巨大的骨刃,另一手則後前方虛空一抓,只見她五指抓出一片黑色氣流,黑流滾滾,瞬間形成一張羅刹的鬼面具,菩茹長老二話不說,便把這鬼面具往自己臉上一套,頓時,混合著靈力和鬼氣的奇異力量如山洪迸發,強烈的氣流以菩茹長老為中心向四周吹襲,落葉被吹了起來,就連一些樹干稍細的楓樹,也給吹得不斷搖晃。 “菩茹,鬼神依憑雖然能換來強大的武力,但這始終只是外道,以前我不欲取你們長老性命,你才能在我手下支持上那麼久的時間,但這一次,可沒那麼容易了啊!” 那霸大喝一聲,身形頓時像豹子般竄向菩茹,他的速度何其之快,身影一過,地上的落葉全部被掀了起來,鬼面具之下的二長老,雙眼露出凝重的神色。 呼吸間,那霸已經來到二長老身前,他再一聲暴喝,一腳用力往地上踏去,地面馬上被踏出一個深陷的腳印,借著這股大力,那霸騰身而起,厚背大刀帶起一陣惡風朝二長老當頭斬落。 呯-- 巨響暴起,楓樹林仿佛也被這爆響震得搖晃起來,而這巨大的響聲,源自兩把交擊在一起的兵器。 菩茹長老單手持劍,架住了那霸的斬擊,那把巨大的骨刃,現在正不斷冒出深厚的黑煙,而仔細看的話,當可看出那霸的大刀,其實只是斬在這層黑煙之外,這黑煙竟然有如實質,擋下了那霸的雷霆一擊。 “鬼劍?”那霸雙眼一縮,喝道:“菩茹你竟一開始就用上鬼劍,那可是以生命為代價所催動的鬼道之劍啊,難道你想自殺嗎?” “我說過。”在鬼面具下的菩茹長老淡淡說道,但現在她的聲音卻像經過電腦改變了聲波一般,變得冰冷且機械起來。“要殺神女,就先跨過我的尸體,那麼,以生命所催動的鬼劍術,又算得了什麼!” 二長老一聲大喝,骨刃上的黑氣突然大盛,菩茹長老運力一挑,骨刃揚起,把那霸的厚背刀挑開,且劍上的黑氣劃出一個半月轟在那霸身上,頓時,黑氣炸裂,那霸的身體被強烈的氣流掀向了後頭。 他只來得及在空中調整一下姿勢,身體還沒落下,突然眼前一黑,菩茹長老那鬼面具已經出現在他眼前,跟著,鬼面之中紅光一閃,然後無數的黑色劍影像暴雨般朝他落下,那霸大喝一聲,厚背刀翻起一片刀浪迎上。 頓時,楓樹林內金鐵交鳴之聲此起彼伏。 菩茹長老完全是一付不要命的打法,在鬼劍之術的催動下,她的一把骨刃黑氣翻滾,劈出的刀力勁且急,一時間,骨刃像一片黑潮般把那霸籠罩在其中,每接一刀,那霸必退一步,他雖未曾敗勢,卻招架得辛苦,菩茹的每一刀都具萬均之力,而且刀刀都逼他硬拼,那霸知道這樣的打法,菩茹並不能持久,問題是,自己能否撐得到她力竭的那一刻。 那霸不知道,菩茹自己也不知道,于是,那一片黑潮不斷在樹林內騰移著,而離小夏所在的長生泉,也越來越遠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二)     下篇:第三十二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