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三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一)  
   
第三十三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一)

第六集涅槃第三十三章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一) “想要我的命?”人在池中,小夏冷冷笑道:“真是大言不慚。” 那霸離去後,她那煞白的小臉立時湧上一片紅潮,臉蛋紅樸樸的,還哪有半分受傷的樣子。 小夏自池中上來,迅速穿上邊上的衣服後,連忙來到二長老身邊,真正受了重傷的是二長老,她運用以生命力為代價的鬼術在先,後又為那霸踢斷了鎖骨,整個臉比白紙還蒼白,人看上去沒有了平時的光彩,變得萎頓不已。 “長老,您怎麼樣?”小夏急忙問道。 二長老苦笑一聲,搖搖頭:“死不了,倒是神女你,剛才不是給那霸震傷麼,怎麼看上去一點事情也沒有。” 小夏狡慧地笑了笑:“那只是為了騙騙那霸,讓他以為我受了傷而已。” “為什麼?”菩茹長老感到疑惑。 “為了讓他放低戒心啊,他一放低了戒心,連帶他的內應也會稍微松泄下來,那樣我們才有機會啊。” 突然,菩茹長老覺得自己從一開始就小看了這個神女,她不僅能夠召喚強大的鬼神,而且心計也很厲害,竟然利用那霸自己來偷襲的機會開始反過來算計天外村。 “婆婆,你不覺得那霸來得太及時了嗎?”小夏看著二長老菩茹說道,現在只有她們兩個人,小夏覺得應該是要到攤牌的時候了,按照她剛才想到的計劃,所有的事情,將會在今晚劃上一個休止符。 “怎麼說?” “我想,這一次也和以前那霸偷襲你們的那幾次一樣,出現得很及時吧。”小夏開始引導起二長老的思維,有時候,你直接告訴他真相,還不如引導他自己去尋得那個真相,如此一來,反而顯得你的話更有可信度,現在,小夏就在做著引導者的角色。 二長老想了想,確實在以前那霸的幾次偷襲里,他出現得都相當及時,而且似乎是早知道她們會出現的一樣,菩茹和菩菁並不是笨人,自然也想到內應的可能,但她們一向視村民如自己的親人,于是總下意識去避免這種可怕的想法,但現在,現實的形勢已經不容她們再逃避下去,菩茹長老深吸了一口氣。 “神女說得不錯,看來那霸在很早之前,已經在村中安排了內應,不過,這個人究竟會是誰呢?” 小夏把菩茹婆婆抱起來,讓她靠在自己的肩上,小夏則把自己上衣的T恤扯下一些布條來,然後用這些布條綁住二長老的左肩,幫她固定好被震斷的鎖骨。 見二長老已經漸漸被她引導到她所想要的軌道上來,小夏于是繼續說道。 “婆婆,你再想想,在決定出行的路線,包括我們這一次來長生泉,都有什麼人在場,而這些人中,又有誰最有可能是內應的?”小夏看著二長老的眼睛,她一雙眼睛黑亮,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菩茹發現自己沒辦法回避這雙眼睛,就如同無法回避這個殘酷的現實一般。 “不可能,你是想說,是菩……” 小夏突然掩住她的嘴:“婆婆不用說出來,只要心中有數便可,等回去的時候,婆婆什麼也不要說,就扮作重傷難語的樣子就好,其它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如無意外,今晚便可以把一切的事情都做個了結。” 這一刻,菩茹長老像是個聽話的孩子,只會愣愣的點著頭。 小夏摻扶著二長老回到村子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 我著急地等在村口,斜坡之上一陣光影的扭曲後,蒼白小臉的小夏和神情萎頓的二長老出現在我身前,看到二長老身上的血跡斑斑,只要不是盲的都知道她們出事了,我連忙上前,急急問道:“小夏,你們兩人怎麼了?” 小夏卻不回答,只問我說:“阿強,你的功力恢複了沒有?” 我點頭,要去扶她,小夏卻說不用,然後在我耳邊輕聲說出她的計劃。 “太危險了。”我皺著眉頭說道。 小夏卻相當有自信:“不,他們只會錯估了我的實力,所以危險的是他們而不是我,來吧,先幫我把婆婆扶到廟堂,她可不像我是在裝傷員,菩茹婆婆可是真的受傷了。” 雖然對這個自一開始便對小夏態度不友好的二長老沒有什麼好感,但這一次她確實保護了小夏,我還是對她心存感激的,聽小夏一說,我連忙扶過二長老,小夏也扮作內傷的樣子,走起路來腳步輕浮,如果我不是知道內情的話,恐怕也給她騙了去,再聽她剛才的計劃,雖然大膽,卻實在可行,我不由暗自在心中歎道,自從來到這個村子後,小夏不知不覺的變厲害了許多,不是指她的道行和功夫,而是指她的心思。 比起以前,她的心思已經慎密了許多。 當我們三人出現在廟堂的時候,大長老和三長老都嚇了一跳,神情緊張地圍了上來。 三長老從我手中接過菩茹婆婆,顫聲說道:“二姐,你怎麼會這樣,是誰傷了你?” 菩茹有氣無力地說道:“是那霸,那霸他偷襲我們,神女和我都受了傷,但總算在我們的合力下,把他打跑了。” 小夏也不知道用什麼功法,讓自己的臉蛋看上去沒有一點血色,顯得憔悴不已,大長老心疼地扶著她,把她摻扶到一邊坐下。 “神女,你感覺怎麼樣了?”菩菁長老滿臉的急色。 小夏搖了搖頭說道:“只是受了內傷,本來功力已經可以全愈,但現在一受傷,又減退了不少,而且是無法恢複的減退,看來要幾年時間,才能恢複到原來的功力。” “功力可以修煉,人沒事就好。”菩菁婆婆叨念道,她臉帶憤色,說道:“一定又是村中的內應傳出了消息,哼,好個那霸,嘴上說要帶同天外村回歸,暗地里卻打算要你們兩人的性命,真是夠卑鄙,夠無恥!” 三長老菩芯也自地上站起,憤概地說道:“等我先去殺了那個信使,也好讓天外村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 此時,聽得小夏回來的空虛自廟堂大門口進來,適好把要跑出門外的菩芯長老堵在了門邊,小夏見狀,連忙叫道。 “且慢,三長老,信使不能殺!” 菩芯長老跺著腳說道:“那霸雖然是我兄長,但他現在連神女你也敢殺,他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我殺他信使,為的是挫挫他的銳氣,神女你就讓我去吧。” 小夏卻說道:“沒用的,那霸也知道我和二長老都受了傷,而且都是不輕的傷,何況他這一次沒能夠取我們的性命,自然也知道信使的那一套說辭已經沒用,為了防止我們把消息放到天外村去,他一定會提早行動的,如無意外,這一兩天,甚至是今晚,那霸就會有所動作。” “那我們總不能什麼事情也不做吧?”三長老說道。 “不,我們還能利用信使,把內應找出來。”小夏的眼光在眾人的臉上劃過,大長老露出了沉思的神色,三長老的神情卻有一點不自然,這情形被小夏看在眼里,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該是收網的時候了。 “我們把那霸偷襲的事情當面說給信使知道,要當著他的面拆穿他們的陰謀,然後,告訴他明天早上,我們就會把神女回歸的消息傳給天外村,這時,信使一定會著急,因為只要我們把消息傳給他們村子,他們的優勢將會蕩然無存,而人一急了,就會做錯事。”小夏臉上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我敢肯定,信使和內應之間一定會有自己的一套聯系手法,當他得知這個消息,他一定要千番百計的把這個消息告訴內應,然後再由內應傳回村子去,而通過監視信使,我想便可以找出,誰就是那個內應。” 說到最後一個字時,小夏的眼光落在三長老身上,也不知為何,三長老雖然點著頭同意小夏的辦法,臉卻微微偏過了一邊。 “這倒是個好辦法。”菩菁長老也贊同說道:“不過,那霸現在知道事情敗露,對隱者村有所行動已經是在所難免的事情,那現在找出內應又有什麼作用呢?” “有作用。”小夏胸有成竹地說道:“大家別忘記了,我們隱者村還有一層禁制,這層禁制是外力所無法打開的,而如果想攻打我們村子,那霸一定會要求內應幫他打開這一層禁制,哪些一來,只要我們先一步抓住這個內應,那麼那霸便無法進入村子,爾後,我們可以反過來對付他,所以,內應一定要先找出來。” 小夏這麼一說,大長老才露出恍然的神色,但她接下來的話,卻更讓人震驚了。 “等一下,大長老麻煩你幫二長老療傷,三長老,這和信使攤牌之事就要交給你了,記住千萬不要一時沖動殺了他。至于我,則要到後山聖池去一趟。” “為什麼,神女要療傷的話,聖池那邊不是很適合,那兒地高,一到晚上風太大了,不適合靜心療傷啊。”菩菁婆婆關切地說道。 小夏卻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不,療傷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在長生泉療傷的時候,我進入一個似夢非夢的境界里,在那里,我見到了守護神使,而她,則告訴了我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今晚子夜,神器淨水戟將會出現在聖池之內!” “什麼?” 小夏話一出,除了我和二長老之外,其它人均失聲叫道。 小夏很滿意眾人的表現,現在,她終于把最具誘惑力的餌,也給放了出去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二章 長生泉…那霸強襲(四)     下篇:第三十四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