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四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二)  
   
第三十四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二)

第六集涅槃第三十四章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二) 一聽說淨水戟即將出現,大長老和三長老喜顏于色,二長老則低站頭,卻看不出什麼表情。 早在得到淨水戟之時,小夏便借意向大長老打聽起這神器,從大長老口中,小夏知道淨水戟只會由神使交付或告知每一代的神女淨水戟的出現,所以小夏早有以這神器為餌的打算,現在總算各種時機都相當成熟。 首先,那霸已經沒有時間拖延,一定會對隱者村采取行動。 其次,無論是內應還是那霸都以為自己受了內傷,再加上內應大有可能是這廟堂里的人,現在又知道了淨水戟出現的時間和地點,他們一定會趁自己受傷的時候動手搶奪,如此便可把內應引了出來。 “那麼,不如晚上讓老身陪著神女吧。”菩菁婆婆緊張地說道,神女如果得到淨水戟,即使她現在功力有所減退,但有這神器之助,或可以此抗衡那霸的武力,再說神器已經百年不見,她身為長老,哪會不緊張。 小夏卻婉言氣絕了菩菁長老的要求:“不必了,婆婆,二長老還需要你的照顧,再說,那霸即使有所行動,也無法那麼快攻入村子,因此就今晚而言,小夏還是挺完全的,最多讓他們兩人當一回苦力,為我護法羅。” 說完,她指了指我和空虛二人,我們自是樂意,小夏又轉向三長老說:“菩芯長老,你的任務最重要,和信使苗隼見面後,務必密切監視他的住所,看看什麼人會來和他接觸。” 三長老點說道:“這是自然。” 見一切交待完畢,小夏站起來,打算前往後山聖池,突然,一個村民匆忙從廟堂外跑了進來,他朝大長老和小夏微微一禮後,便拿出一樣東西。 “大長老,我方才巡山之際,發現有人觸動了禁制,于是出到村外一探,一個男人見我出來,便要求我把這東西和一封信交給神女,那男人好生厲害,我才一出現,便為他所制,我看此事不簡單,所以冒昧闖了進來,還請幾位莫怪。” 大長老從這村民手中接過一塊東西和一封信,隨後示意他先出去,這東西是一塊青色的小盾牌,盾牌上蘊含著深厚的靈氣,顯非凡物,菩菁長老把盾牌和信都拿給了小夏。 小夏還沒看信,空虛卻低呼出口:“仙甲四方?” 和尚一個箭步來到小夏身旁,一手拿過盾牌看了起來,不出片刻,他臉色沉重地說道:“果然是仙甲四方的其中一甲,這是姬冰心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空虛師兄雖著急,我先看一下信中的內容。” 小夏揭開信封,從里面抽出一張便簽張,雖說是信,但紙上卻只有廖廖幾字。 欲救仙甲的主人,請到碧秀山頂,長生泉畔一遇。 落款則是:君夜月敬上。 小夏一征,隨後把信拿給了空虛,她皺了皺眉頭,思索著這變數是巧合還是故意安排的。 這兩天忙著設計對付天外村,倒把這冥王君夜月給忘了,在現在一切安排妥當的情況下,君夜月卻插了一腳過來,他這番舉動是巧合,還是他和那霸有著某種程度的關系? 小夏在廟堂里來回踱著圈子。 從之前冥王的舉動看來,便已經覺得他似乎是在趕著自己一行盡快來到隱者村,假設他和那霸一早認識,並有著某種程度的合作,那麼他以種種危局匆促著自己一行往隱者村趕,便有了合理的解釋,畢竟那霸一早從內應之處得知自己這個神女即將回歸,在山外要殺自己,那霸需要承擔極大的風險,所以最好的方法莫過于等自己來到隱者村後再動手。 但話又說回來,即使冥王和那霸相識,那霸又憑什麼條件能夠令冥王放棄奪取自己手上的蚩尤石,而反過來幫助他呢。 除非…… 小夏迅速擰過頭,看向女媧神像上的蚩尤碑。 原來如此,那霸一定跟冥王說過蚩尤碑的事情,也以這蚩尤碑為餌,讓冥王不得不幫他,這樣一來,一切的事情就可以解釋了,現在冥王來插上這一腳,時機可謂是准確之極,在那霸隨時會動手的現在,即使冥王沒有把姬冰心捉在手上,自己這方卻因為不敢冒這個險而勢必分出人手。 冥王……果然厲害! “小夏,我必須去,即使冥王只是布下了一個局,我也必須去,我不能拿姬冰心的性命冒這個險。”空虛說道,姬冰心是他從昆侖上清宮里帶下山的,所以,空虛自覺應該為姬冰心的安全負責。 小夏點點頭。 冥王的這一著已經開始打亂自己的布置,首先,單是一個冥王,就不是空虛一人所能對付得了的,要抗衡冥王,至少還要加上一個阿強。可是,即使沒有空虛和阿強,但有村外的禁制在,那霸也無法攻入村子上,而內應,已經拋出了淨水戟這個餌,她不相信內應會不上釣。 那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無非是加派人手守在村口,不是為了防那霸入村,而是為了不讓內應解開禁制,只要明令從現在開始,一律人等包括長老在內不得接近村口,那麼內應便不會在得到淨水戟之前冒著被識破的危險去解開村口的禁制。 如此想來,應該沒有破綻才對,但為什麼,自己卻覺得有什麼地方疏忽了。 小夏搖了搖頭,把這不好的感覺甩出腦袋外頭去,沒有任何一個計劃都是完美的,現在想太多,反而自亂的陣腳,那就按原計劃進行好了,只是加派人手守住村口便是。 一有了決定,小夏馬上說道:“空虛師兄,請你馬上前往吧,還有阿強也去,單憑你一人是無法對抗冥王的。” 雖然小夏說得有理,便我還是擔心她一個人留在村子:“可是,小夏你……” 小夏朝我擺手道:“你不用擔心我了,這村里有禁制在反而是最安全的,但你們就不同了,冥王槍術已經冠絕天下,千萬要小心啊。” 我點了點頭,想想也是,村口可是初代神女所布下的禁制,曆經千萬年也未曾消失,便可見其厲害之處,所以我也不再堅持,畢竟我也不放心空虛一個人前往,這和尚確實比我厲害幾分,但說到變通處,卻還遠不如我,所以我和他一起去,好歹也有個照應。 見我同意,小夏便轉而朝大長老說:“婆婆,請你挑選一些信得過的村民,讓他們守在村口,並要求他們,不得讓任何人接近村口,包括三位長老在內。” 說完,小夏又補充一句:“當然,我不是懷疑三位長老是內應,只是如果那內應懂得易容之術,要是他扮作三位長老的其中一人,那就糟糕了。” 小夏的顧慮並不是多余的,因此三位長老也沒有反對,菩菁長老說道:“我這就去辦,還有菩茹的傷也要盡早醫治,而兩位客人前往碧秀山一事,就讓我找一位村民給二位帶路吧。” 我們自然同意,小夏見一切布置完畢,便說道:“那麼,各位請自己小心吧,我現在便前往聖池,務求第一時間得到這神器,有淨水戟在手,哪怕那霸來襲,我也能夠應付了。” 于是,眾人出了廟堂,依各自的任務行動起來。 大長老菩菁親自送我們到了村口,並找了一位村民為我們帶路,夜晚的山里黑漆漆的一片,所幸我們並不是普通人,運起功力,再借著月光,倒也看得清楚。 村民在前方引路,我和空虛則緊跟其後,一路三人皆默默無語,但越是離碧秀山近了,我心中便越感到不安,也不知道是因為冥王的壓力,還是在擔心小夏的安危,總之,一股不安纏繞在我的心頭揮之不去。 “怎麼了,阿強?”空虛注意到我的神色有異,于是開口打破了這陣沉默。 我不想因為自己的不安而影響了空虛的心境,也就不把那無法言喻的不安說出來,只是轉變了話題說道:“沒什麼,只是感覺小夏好像改變了許多,自從她到了這村子之後,我感覺,她正在飛快地成長,不是說她在修為上,而是感覺上,她的心思慎密了許多。” “嗯,我也感覺到了。”空虛說道:“之前看到隱者村的人對神女萬分尊敬的時候,我還奇怪,究竟神女有什麼這麼值得他們敬重的,是因為神女的力量,還是只因為她是女媧大神的血裔,現在看到小夏的樣子,我依稀有些明白了,神女的力量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恐怕是那能夠在村子出現危機時,帶領著村民走過危機的那種智慧吧,而小夏,則朝著這個方面發展呢。” 我用力地點了下頭:“就是這樣,我也有這種感覺,就是說不清楚,現在空虛師兄說出來,我大有豁然開朗之感,小夏不僅變厲害了,而且膽子更是大了不少,你不覺得她剛才在廟堂時,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神器將會出現的時間和地點,便像是在開賭麼?” “開賭?”空虛一愣:“賭什麼?” “賭三位長老中,有一人是內應啊。”我解釋說道:“小夏她分明是要把神器的事情故意說給三位長老知道,要不然,她大可不必說出來,只要悄悄自個拿到神器後再說不就得了,所以我猜她是懷疑三位長老中有人是內應,而她這麼做,便是在引內應上釣,可能一個不好,這丫頭早得到神器也說不定呢。” 空虛看著我,良久笑道:“看來不只是小夏,阿強你也變厲害了嘛,至少我可沒想到這種種可能。” 被和尚這麼一贊,我不由老臉一紅,還好在晚上,倒是不太明顯,說話間,村民已經帶著我們登上了碧秀山山頂,清冷的月光當頭灑下,那昏暗的樹林之內,似乎正立著一道人影。 “到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四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二)     下篇:第三十五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