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五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三)  
   
第三十五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三)

第六集涅槃第三十五章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三) 在日間清幽的楓樹林,在晚上則顯得陰森森的,月光透過樹隙在地面上留下斑駁的光影,像一塊被剪碎了的白綢被人隨意地灑在樹林的地面上。 陰暗的林子里,一道人影屹立著,似乎他的影子比黑暗還要更加黑暗,只是隨意的一站,強烈的存在感便在空氣中傳遞著,除了冥王,又有誰能夠做到這種以勢傳意的境界。 “你先回去吧。” 我低聲朝那村民說道,這村民也非庸手,他感覺到冥王的強勢後,也打消了留下來助陣的打算,這種程度的對手,並不是他能應付得了的,村民也不做作,只說了聲“保重”,便朝來路而去。 深吸了一口氣,我和空虛相視一笑,然後一起朝這個最強的敵手走去。 林內,君夜月一人一槍,我們朝他走來,他看到了我們,露出一個可堪玩味的笑容。 “你們,果真還是來了。” “當然,我們不會置朋友的安危不顧。”我說道,並暗暗提聚著功力,在整個下午的用力行功下,我已經恢複了八九成的功力,只要冥王不使出那一天威凌天下的一槍,我自問還接得下他其它的槍術,現在再加上一個空虛,想來即使不敵,也不至于在短時間內便落敗吧。 “朋友?”冥王露出不屑的笑容:“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不會有永遠的敵人,就如同你我一般,如果不是立場不同,或者我們可以在這月下幽林煮茶談歡,可惜,我們的立場,決定了我們只是敵人,所以,請收起你們那所謂的友情,在利益面前,友情只像一張紙般的薄弱。” “廢話少說,姬冰心呢?”我喝道,雙方的思想存在著太大的差異,因此也沒必要糾纏在這種問題上,更重要的是,我們是為了姬冰心而來,而不是來這里和冥王大談人生道理的。 “姬冰心……”君夜月臉上的笑容更甚了,似乎他從來沒有這一刻如此開心過一般:“真是可惜,她的功夫不錯,卻偏學了那些所謂名門的一身偽善,我本來是有打算擒下她以之威脅她的師門不再插手我的事情,但最後,還是教那丫頭溜走了。” “你騙我們?”我雙眼不自覺地眯上,同時,解放了“念鎖”,眯上了的眼睛不讓其中的銀芒外泄,我打算給冥王一個驚喜。 卻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背後吹過來的風帶著一絲異樣。 夜晚的山峰之上,自有夜風吹拂,從我們走進楓林開始,風便沒有一刻停歇過,但這時從我們背後吹過來的風,卻帶著一絲危險的氣氛,就像深海里一條鯊魚悄無聲息地來到你的身旁一般。 我來不及細想,猛地回過身來,一手往那絲危險感覺的方向擊去。 咚-- 我連退三步,方止住胸口翻騰的氣血,而在我的身前,一個鐵塔般的身影也退了兩步,他的手中拿著一把厚背刀,剛才我一拳正是擊打在這大刀的刀背上,讓我意外的是,這大刀渾雄之極,這人使來卻全無一絲破風之聲,如果不是我解開軒轅鎖,感知比普通狀態上提高了百倍,否則還真被他這一刀所傷。 “你是誰?” 我問道,空虛搶到我的身後,防止冥王出手偷襲,我也趁機把剛才擊刀的手放到了身後,現在拳頭傳來陣陣刺痛,剛才那刀上的巨力震得我的手腕差一些就脫臼了,足證此人亦是功力非凡。 那鐵塔身影走前一步,身形暴露在了月光之下,此人身形極為高大,一站在那便讓人生出高山仰止般之感,他赤裸著上身,身體上卻用白布包紮著,顯是剛受了傷不久。 看著我們的神情有如盯上了獵物的野獸,此人一抖厚背刀,嘿嘿笑道:“雖然我這偷襲的一刀,為了不引起風聲之故,只用上了三分功力,但自問即使你我易位,也很難察覺到這一刀才是,而你不但察覺到了,還能夠毫發無傷地擋下來,就憑這一點,確實有知道我名字的資格。” 他輕輕說道:“初次見面,隱者村的客人,我是那霸。” 那霸?天外村的村長?他怎麼會在這里,而且還和冥王看起來是同一路的,莫非他們一開始便打算把我們誘出來,然後合二人之力把我們困在這,甚至擊殺? 一瞬間,我腦海里閃過無數念頭,在念鎖解放的狀態下,我的思維比平時要靈敏上許多,數息間,我已經想通其中的關鍵,頓時,殺氣不可抑止地從我的身上流露出來。 “你們真正的目標,是小夏?”我沉聲說道,雙眼中的銀芒也為之大盛。 冥王微微露出訝色。 我繼續說道:“一開始,你們就算准了那封信,一定會把我們兩人引出來,因為和姬冰心有關系的,只有我們三人,隱者村大可不顧姬冰心的死活,但我們卻不能,小夏因為神女的身份,自然不會前來,而單是一個空虛,也無法對抗冥王,因此,我也必須和他一起來。如果此處只是冥王一人的話,那麼我們完全可以假設你是為了蚩尤石而來,可現在多了一個天外村的村長,那麼整件事情的意義就不一樣了。” “把我們從村里調走的你們,是有意思把我們拖延在此地,好讓你們的內應對小夏下手嗎?”我拿出了斬魂。“但小夏身邊還有一個大長老,內應是無法輕易接近小夏,而你們看起來有持無恐,也就是說,內應定是一個讓大長老也不會起疑心的人,照這樣推來,二長老重傷,自無法對小夏構成威脅,排除了這一切後,剩下的,那個內應,真的是三長老菩芯?” “哈哈,小子有意思,竟被你猜著了。”那霸狂笑道。 “但僅憑一個二長老,她能夠殺得了小夏?” “有何不可?”那霸說道:“即使我的妹子殺不了神女,但卻還有一樣東西能夠致其死地,甚至就此毀了隱者村。” 我雙眼一縮,腦海靈光一閃,想起了一樣東西:“刑天魔斧?你們准備在緊要關頭解放被封印在魔斧中的凶神刑天?” 這個時候,我知道小夏一定算漏了這一著,把心神都放在內應一事上的她,必定忽略了那由信使送上門的魔斧,那件魔器可以是天外村示誠的道具,也可以是他們一早埋伏在隱者村的定時炸彈。 如此一來,小夏將置身于巨大的危險當中,我冷冷說道:“讓開,否則,殺!” “你大可一試。”那霸曬道。 他話音方落,眼前一花,我已經欺到他的身前,斬魂紅鋒綻放,一點腥紅刺向那霸的咽喉。 同一時間,冥王一聲輕歎,一槍往空虛刺去。 冷月之下,絕峰之上,這場四個人的混戰,終拉開了序幕。 隱者村,後山聖池。 小夏浸在池水中,後山風大,但她又不是普通的小女人,自然不會因此感冒什麼的,相反,她此時身體正暖哄哄著呢。 自從功力恢複之後,她發現自己已經開始能夠調用淨水戟中那澎湃的水力,即使淨水戟沒有恢複原貌,但調用了一絲水力後的小夏,只要在有水的地方,她便能弄出幾頭在紅楓林里擊退那霸的水龍來。 所以,她現在半浸在聖池里,不斷從中指上的藍晶戒中抽出水力在自己的體內游走著,這蘊含著生命大能的水力讓小夏體內的經脈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般充滿了活力,讓水力這麼游走上幾個周天,小夏便感到功力又精進了兩分。 當真是個寶貝。怪不得那霸想得到它都想瘋了,確實只要有這神器,即使是個普通人也能修煉成一流高手。 一想到自己做了一個夢,便得到人家夢寐以求的神器,小夏就傻傻地笑了幾聲。 風大了些,嗚嗚的風聲里,似乎還傳來了另一些聲響,這些聲響傳入小夏耳中聲,她止住了傻笑。 大魚,上鉤了。 小夏的嘴角牽出一個微笑,隨後,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方法,臉上的紅暈退去,換上蒼白失血的面容,現在的她,就像一個重病中的病人一樣。 一道影子貼著山壁,不停地登上石階,影子以奇異的步伐,總能使自己融入物體的陰影之中,無論是石階還是樹木,這些物體的陰影都成為它絕佳的掩體。 它像貓,落地無聲,它更像幽靈,輕盈地游走著。 風起的時候,它迅速地潛行,風聲為它遮去輕微的破空聲;而風停時,它亦停了下來,躲在陰影里,耐心等候著風起的時候。 它很小心,沒有露出一絲破綻地到達了後山之上,在樹與樹之間的影子中迅速地前進著,用不了多久,它看到了聖池,還有浸在聖池中臉色蒼白的小夏。 它看到小夏正因冷風而微微顫抖的身體,笑了。 兩把被特意弄得漆黑的匕首來到它的手上,然後它小心地來到聖池周圍的樹木後,現在,它離小夏只有三米不到的距離,它相信,只要和自然條件配合得好,下一刻,這隱者村的神女便會變成一具尸體。 此時,風起了。 影子像沒有任何重量的東西一般,隨著風飄向了小夏,一雙匕首隱藏在風聲里,無聲無自地刺向小夏那晶瑩玉潤的脖子。 卻在即將得手的一刻,小夏突然睜開了眼睛,嘩的一聲,她身後的聖池中,竄起了兩頭張大著嘴巴的水龍。 影子大驚失色。 小夏卻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 “你終于來了,我可是等你很久了呢,菩芯長老!”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四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二)     下篇:第三十六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