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六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四)  
   
第三十六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四)

第六集涅槃第三十六章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四) 水龍暴起,攻得黑影有點手足無措,但它也是了得,一雙匕首在自己胸前交錯斬出,竟然循著凝結水龍的靈力縫隙,把兩頭水龍給“肢解”了,但水龍雖然被它擊潰,只是其中的靈力還是撞得影子不得不向後飛退。 影子一著地,便想後撤,它的行蹤已經暴露,更加不能讓小夏將其留下,可是小夏卻不想就此放過它。 小夏浸在池中的雙手各劃出一個符錄,聖池嘩聲大作,一道水龍卷自池中卷出,聲勢浩大得嚇人。 水龍卷比黑影超前一線的速度砸向它,萬分無奈下,黑影只得腳尖一點,倒退向聖池的方向,那水龍卷砸落地面後,卻不散去,反而迅速地結成冰霜,不出一秒,一大堵冰牆便擋在了黑影的前方,冰牆把通往石階的通路全部封了起來,黑影要離開,除非躍下山壁。 山壁到山腳的距離不下百米,即使功夫再好,冒然跳下去自不可幸免,黑影欲走無門,只得無奈地回過頭,面對這個她分明已經小看了的神女。 月光讓黑暗暴露了身形,她是一個女子,穿著夜行的黑衣,小夏看著她,然後笑呤呤地從池里起來。 “好了,三長老,請把臉上的蒙面拿下來吧。”小夏雖然沒有看到這女子的真面目,但她卻已經認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蒙面女子呆立片刻,隨後低歎一聲拿下了蒙面的黑布,黑布之後,果然是三長老菩芯。 “你一早就知道了?” “不,一開始我只是懷疑,但自從長生泉你的兄長那霸對我襲擊後,我便從懷疑轉為肯定。”小夏雙手自然地垂放著,但並不意味著她放棄了警惕,事實上,她手掌上還帶著從淨水戟里抽取出來的水力,而這水力緊緊和聖池中的水聯系在一起,好方便她隨時進行攻擊。 三長老剛才擊散水龍的功夫,完全出乎小夏意料之外,那霸雖然也震散了水龍,但他那是全憑蠻勁,但三長老不同,以小夏眼力,自然看得出來,她那一雙匕首完全是斬斷了凝聚水龍的靈力,這種眼力再加上如此技巧,已經有技近乎道的味道。 如無意外,三長老的實力尚在其兄長那霸之上,真是一尾深藏不露的大魚啊。 “果然還是露出了破綻啊。”三長老苦笑一聲:“兄長得知神女前往長生泉時,便生出了殺機,我曾竭力阻止,但他始終還是去了,所以你肯定了心中所猜測的東西,而我也不得不把刺殺的計劃提前,況且還有一個神器作餌,即使是你假傳消息,我也必須探上一探,因為這個餌實在太誘人了,今晚給你識破,我也無話可說,但我不明白,你是怎麼懷疑上我的?” “其實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小夏說道:“自想到隱者村中有內應的時候,我便想到你的身上,還用說嘛,你和那霸是兄妹啊,即使你的父親離開之前,你與之決裂,而且還為了保護當時的長老而挨了一劍,表面上看,你大義滅親,但不知為何,我總感覺你這是在做戲,巴不得讓人知道你和父親兄長決裂一般。” “難道單憑這一點,你就懷疑我?”菩芯上下打量著小夏,只要這個神女一露出破綻,她便會馬上出手,和兄長那大開大合的武技不同,菩芯走的是陰柔刺殺之技,只要對手一露出破綻,她便有把握對其一擊必殺,可惜的是,這神女的門戶守得太緊了,即使是在說話,眼睛卻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而且那一雙手看似隨意地放著,但自己卻感覺到那雙手間充斥著巨大的靈能。 菩芯說完,小夏露出一個笑容:“當然不可能就這樣輕易地下了判斷,問題是,大長老提及,你的功夫雖不行,卻對勞活頗有研究,村里的勞活多數是你帶領著村民們種作,那麼作物幾時收成,你自是很清楚啦,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婆婆他們拿作物下山換置物品時,那霸總能夠准確地把握到時間,他一個粗人,不可能對勞活有研究,何況他還知道婆婆他們的路線,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就開始懷疑你的。” “你很厲害啊,神女,我在村子里這麼多年,沒有一人知道我的事情,但你只來了兩天,卻比這村里呆了一輩子的人知道的還多。”菩芯平靜地說著,她必須套小夏說話,這樣,她才能找到出手的契機,因為她希望小夏在說話的時候分了心神,要不然,再和這個神女耗下去,情況一定對她不利。 “沒有人知道。”小夏冷冷一笑:“大長老他們雖老,但不糊塗,一次兩次可能沒有懷疑,但三次四次呢,或者這樣說吧,不是他們沒有懷疑,而是他們不願意,他們不願意懷疑一個和自己情同姐妹的人,所以他們下意識地回避這個問題,而我不一樣,我才剛來村子不久,和任何人沒有投入太大的感情,所以,我反而是看得最清楚的人。” “那麼,你是故意當著我的面,提及淨水戟的事情?”菩芯順著小夏的話說道。 “沒錯。”小夏大方地承認:“自長生泉那補襲擊之後,我便肯定那個內應是你,當時只有我的兩位朋友和三位長老在場,二長老和我一起到紅楓林,並為了阻止那霸重傷當場,自然可以排除在外,那麼剩下只有大長老和你,我比較傾向于懷疑是你,可這畢竟沒有一個確切的證劇,所以,我以淨水戟為餌,布下這個局引你上釣,事實上,你不得不上釣,即使明知這是一個局,你也不得不來,因為若是我說的是實情,那你們可就虧大了。” “你說得不錯,淨水戟對我們太重要了,不但假扮成受傷的樣子讓我掉以輕心,而且為了防止我先打開村口禁制,你還特意讓大長老發布禁止任何人接近村口的命令,逼得我不得不自己往局里鑽,神女啊神女,我確實是小看你了。”菩芯臉上不見任何表情的波動,只聽她繼續說道:“但被你識破了又何妨,我可是村里的二長老,即使由你神女親口說出來,怕是村民和長老們不會馬上就相信你的話吧。” “不錯。”小夏點著頭。“由我來說,他們自是不會輕易相信,但是,如果是你親口說出來又如何?” “你說什麼?” 菩芯終于露出震驚的模樣。 小夏打了一個響指,三長老身後的冰牆又化成了水,不斷地融化,融化了的冰牆之後,露出渾身因為憤怒而顫抖著的大長老。 “菩菁姐姐,你怎麼會在這里?”菩芯驚叫道。 “不要叫我姐姐。”菩菁婆婆怒喝:“我沒有你這樣的姐妹!菩茹告訴我的時候,我還打死也不相信,但想不到,這番話竟是從你嘴里親口說出來,我不信也得信,菩芯,你太讓我失望了!” 三長老頓時面如土色,她剛才用話吸引著小夏的注意力,這個神女又何嘗不是,當自己把心神完全集中在她身上的時候,竟連大長老人在冰牆之後也感覺不到,如此想來,這個神女,已經一早就把所有東西都預計好了,甚至還包括了自己的反應。 “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小夏已經把該做的事都做完了,而且也讓大長老親自聽到菩芯的話,接下來,她只要和大長老合力擒住這個天外村的內應,消除了內患後,再把神女回歸的消息傳回天外村,如此一來,事情便會向著她所希望的方向進行。 “還有什麼好說的,菩芯,我不願動手,你束手就擒吧。”菩菁長老喝道。 菩芯露出一絲苦笑:“抱歉,大長老,菩芯可不願意下半生面對著村民的白眼和責難。” 說完,她又看著小夏說:“神女,我承認你很厲害,但你畢竟只是人,而不是真正的神,所以,菩芯也有你所不知道的東西。” 當菩芯這樣說時,小夏心底便泛起一絲不安,剛要搶先動手,三長老雙手一翻,兩把匕首竟分別朝著她和大長老飛去。 萬不得已,小夏腰身一壓,人向後彎去,堪堪避過擦著鼻子而過的匕首,等她扳回了身子,卻見菩茹不知道拿出什麼東西,然後使勁捏碎。 三長老剛捏碎了手中的東西,後山之上便傳來陣陣不尋常的空氣波動,小夏一愣,這樣的空氣波動讓她感覺很熟悉,像是在什麼地方感受過一般。 突然,腦海靈光一閃,頓時想起冥王的來信,既而記起,這樣的波動,不是操偶師利用無盡魔方跨空而來的波動嗎? 真是大意了,以為封鎖了村口就萬事大吉,卻算漏了操偶師的無盡魔方,是可以直接穿越空間的魔器。 小夏暗罵了自己一聲,卻為時已晚,一個巨大的金屬人偶憑空出現,正一拳砸向大長老,小夏剛要去支援,便覺得後心一冷,她想也不想,一個箭步朝前飛竄,卻只覺後頸一涼。 等她回身看時,冷若冰霜的幽若正挑起了虛無之鐮,那巨大的鐮刀之上,正掛著一點晶藍。 那是,最後的蚩尤石!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五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三)     下篇:第三十七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五)